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線上小說閱讀

52‧



  比起鐵塊,黃雞那種死法真是太便宜了。

  是的,汽車旅館留下了很多她的指紋,但她的指紋從來就沒有被建檔過。

  監視器那方面也特別留心,拍到的應該都是一些無法辨識特徵的垂首快步。

  憑她,她當然不覺得自己永遠能夠逍遙法外。

  但在被逮到之前,她還有六個名字必須處理。


  據說親手釘死鐵塊的混混,火山哥。

  在場參與釘刑的兩個混混,阿敖,跟洨鱉。

  聘雇豺狼、朝鐵塊膝蓋開槍的二當家,義雄。

  暗算鐵塊的變態殺手,豺狼。

  鐵塊沒能得手的遺願,瑯鐺大仔。


  六個名字裡,最容易殺掉的當然是火山哥、阿敖,跟洨鱉。

  豺狼恐怕是最不可能的。人在哪裡都不知道。

  除非可以從聯繫豺狼的二當家義雄那裡逼問出來,那就還有一點渺茫的機會。

  怕死的瑯鐺大仔身邊總是跟了好幾個保鏢,鐵塊既然也失手了,自己就更不必想。只是若可以從義雄那裡逼問出瑯鐺大仔的動態還是弱點什麼的,以她一個柔弱女子的身分要趁其不備,例如陪酒過陪宿,說不定,說不定真的有點機會。

  所以關鍵自然是二當家義雄了。


  小恩走到租用的郵政信箱面前,打開,那封信還在,三十萬也沒有人動過。

  她將新寫好的信放在舊信下面,再將從黃雞兩張提款卡裡盜領出來的二十萬跟自己存的三十萬放在一起,用蘋果日報的舊報紙包起來。

  雙手合十,向自己幻想出來的女神祈禱。

  然後關上。

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