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線上小說閱讀

53‧



  不喜歡喝酒,不,應該說是厭惡至極。

  但小恩畢竟還是從過去半年密集陪酒的生活裡練出了好酒量。

  她灌下半瓶威士忌,一瓶紅酒,臉便開始發熱,意識忽深忽淺。

  「不能睡。」她深呼吸。

  晚上九點半。

  昏昏暗暗的光線下,詢著黃雞的「口供」,小恩在永吉市場的地下停車場找到了黃雞口中的墨綠色舊BMW三系列,正好就停在一根漆上閃黃線的水泥柱旁。

  她稍微抓亂頭髮,選了背對整個停車場的角度,靠著柱子坐下。

  小恩在心中反覆演練即將上演的一切。

  皮包裡有好幾顆紅白藥丸,用指甲輕輕將膠囊拔開,只要將粉末加在液體裡一瞬間就會化開,最多只要半小時就能讓對方睡到不省人事。

  下藥──幾乎是小恩唯一可以替鐵塊復仇的唯一方法。

  只是為了避免被懷疑,這次小恩的揹袋裡並沒有帶著兇器,只有鑲著花花綠綠水鑽、喬裝成情趣用品的手銬──這倒是非常冒險的一著,畢竟她的好兄弟黃雞在汽車旅館被注射空氣腦部缺氧致死的屍體,手腕上就有明顯掙扎的手銬傷痕。

  「如果這一次再得手的話,其他兩個人就不來這一招了。」小恩默默發誓。

  一個小時過去了,該死的那個人還沒來。

  她很想起來上廁所。記得剛剛下來的樓梯轉角就有一間。

  但這樣的話,萬一錯過了好時機可就不妙了。命運欺負她已不是一次兩次。

  心念一動,小恩乾脆就用昏睡的姿勢,就地便溺下去。

  這樣一來,一定更像醉倒在路邊的淫亂少女了吧。小恩一點也沒有感到不好意思,只是擔心那個男人今晚不來取車,或是,男人不是一個人的話,自己就等於白白在這坐了一個晚上。

  至於那個男人會不會因為她尿了滿地,就打消占她便宜的念頭?

  不。

  不可能的,比起就地便溺的迷醉少女,男人更賤。


  十幾分鐘後,解除汽車防盜的啾啾聲響起。


  男人輕快的皮鞋聲接近,小恩內心開始激動。

  那是六個名字裡,最讓鐵塊直接受苦的──

  果然,是一個人。

  「春夏秋冬,一天過一天,對妳的思念──‧」

  男人哼著不成調的歌走到車旁,這才發現柱子邊倒了一個酩酊大醉的女孩。

  看年紀,最多不過二十初頭吧,還刻意濃妝豔抹的,一定不是什麼正經女人。

  男人聞到一股臊味,忍不住皺起愉快的眉頭。

  他媽的,這個女的居然在我車子旁邊撒尿?

  這下子不帶回去好好教訓一下怎麼划得來!

  男人蹲下來,仔細端詳這女的──

  長得挺標緻,嘖嘖,不,比標緻再好一點,還挺有姿色的。

  最重要是年輕,年輕的女孩緊實多了。

  胸部?

  男人伸手捧了捧,嗯,不是挺大,但只騎她一個晚上,沒必要計較這麼多吧。

  騎完後,再拍著照,最後把這個醉醺醺的女人丟到隨便一個騎樓下,便宜那些饑渴的遊民也就是了。

  打開後車門,男人將渾身酒氣的女人抱了起來。

  「我還要喝──我還要喝──」女人迷迷糊糊的。

  「好好好!大哥帶妳再去喝一杯啊!」男人笑得可燦爛。

  關上車門,旋轉鑰匙,發動。

  邪惡的微笑。

  下體發腫的男人不知道,自己已駛進了鬼門關。

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