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線上小說閱讀

56‧



  兇案現場不時閃起相機的蒐證聲。

  慘不忍睹是所有在場警察想到的第一個成語。

  第二個成語是怵目驚心。


  「誰第一個發現的?」川哥彎腰,檢視死者開始發黑的屍體。

  「死者的姊姊,她說連續兩天打了電話都沒接。」丞閔的聲音被口罩蒙得有點含糊:「她早就約好要跟死者拿欠款,乾脆自己找來了。」

  川哥順著丞閔的手指,看見死者姊姊站在封鎖線外不住啜泣。

  嗯。

  真想過去揉揉她的肩膀。川哥嘆氣。

  「川哥。」

  「知道了。」

  川哥將視線壓回慘死的屍體。

  全身上下沒有真正致命的一處傷口。

  但零零碎碎、穿肉沒骨的傷口加起來──

  「被神經病盯上,就會死得拖拖拉拉的啊。」川哥皺眉。好臭。

  兇器再明顯不過,是扔在地上的電動釘槍。

  屍體的手腕上有手銬摩擦破皮的刻痕,腳上還纏著拆下來被當作綁繩用的被單跟衣服。

  手銬不在現場。

  「對兇手來說,可能手銬還會繼續使用,但電動釘槍卻不會──電動釘槍應該是死者自己所有的吧?」川哥喃喃。

  「對,這個工具箱是死者的。」

  心照不宣,眼前所見的屍體,跟前幾天慘死在蘋果日報頭版的那具屍體,一定大有關係。同樣都是被這樣動彈不得地銬著,然後被慢條斯理地宰掉。

  「藥物反應呢?」

  「報告還沒出來。」

  「這個死者叫張曜華,也是鬼道盟的。」

  川哥不意外:「他跟誰?」

  「跟義雄。更上頭的老大是瑯鐺大仔。」

  「嗯。」川哥近距離細看死者的臉:「他們幫裡的人知道了嗎?」

  至少有五枚鋼釘鑽進死者的臉骨、下顎、上下排齒槽。

  全都圍著嘴巴亂釘一通。嘖嘖嘖,真的是太恐怖。

  「不知道的話也快了吧?這裡總有幾個警察專給瑯鐺大仔通風報信的。」

  「嗯。」

  川哥順著穩定的血腳印走到浴室。

  浴室裡留下很多血手印,明顯是女人的大小。

  跟汽車旅館的慘案如出一轍。

  「指紋比對,初步認為是同一個兇手。」丞閔聽著無線電對講機裡的最新回報,說:「只是指紋資料庫裡沒有建檔,根本不知道是誰幹的。」

  「等到有嫌疑犯的時候就用得上了。」

  川哥看著浴室,想像著女兇手犯案後在這裡清洗血污的畫面。

  只有報仇,才會幹得這麼絕吧?

  據說鬼道盟裡有個著名的酷刑,叫釘刑,跟這個被「處死」的死者狀態有點相像。不過鬼道盟的釘刑講究展現行刑者的男子氣愾,用的不是電動釘槍,而是傳統的榔頭跟釘子。

  行刑者不顧被刑者的苦苦哀求,用榔頭將釘子硬是敲進對方的骨頭裡,如果能敲足十釘,就會被幫內視為正港的男子漢。只有正港的男子漢,才有資格協助幫裡管理賺錢的事業。

  釘刑──看起來不是,但也不能說絕對沒有關係。

  下手的是女人,會不會她沒有足夠的力氣敲釘子,所以才用電動釘槍?

  如果是,那她為什麼要用釘刑?是想回敬死者?還是想對鬼道盟說什麼?

  還是說,電動釘槍是死者的,所以拿來用也只是巧合?不,用電動釘槍在太陽穴釘兩槍也可以殺死對方,為什麼要花那麼多力氣把人家釘成蜂窩?

  一定有關係。

  果然還是復仇。

  「川哥,鬼道盟的盟主選舉好像快要舉行了吧?」

  「嗯。」

  「那,要不要查查看這件命案跟選舉有沒有關係?」

  「沒事做的話,去查一下也好啊。」川哥隨便說說。

  「川哥,川哥,會不會是鬼道盟裡自己幹的呢?處死叛徒那種?」

  「──」

  當差的沒有人不知道,鬼道盟養了一間很大的殯儀館,除了賺死人錢外,偶而也替幫裡燒幾個人。如果這具屍體是鬼道盟自己榮譽出品的,絕不會傻傻擺在這裡等警察驗收。

  丞閔有種天將降大任於斯人矣的感覺,握拳:「說不定,這兩個命案只是暴風雨前的追魂曲,背後的勢力已經蠢蠢欲動,或許,這會是鬼道盟史上最慘烈自相殘殺的開始!」

  「那真的很嚴重喔。」川哥拉開褐斑點點的浴簾。

  死者的皮包被扔在浴缸裡,各式各樣的卡片黏在缸底,就是沒有提款卡。


  一定是跟上次一樣,存款被盜領出來。

  若調出提款機的監視器畫面,一定又是戴著帽子什麼也看不清楚的女孩。

  「對了,死者的手機呢?」

  川哥突然想到,在汽車旅館那案子裡,死者黃雞的手機也被兇手拿走了。

  「不知道,沒看見耶。」丞閔皺眉說:「難道川哥你懷疑是──鬼來電殺人!」

  「──」川哥沒有幹丞閔。

  連一個白眼也沒給。

  一個菜鳥看了這種番茄醬亂撒不用錢的場面,還可以說得出冷笑話,意味這份鳥工作他可以幹得很久。

  這樣,也不錯。

  「川哥,我覺得兇手──會把殺人搞得那麼複雜,動機一定不只是報仇。」丞閔若有所思:「說不定,她有可能是想逼問死者一些祕密,例如──例如鬼道盟有份流傳已久的神祕藏寶圖之類的,會不會──」

  丞閔邊說邊走出一片狼藉的浴室。

  不知何時川哥正站在封鎖線外,摟著火山哥哭到不行的姊姊,細心安慰著。

  「我就這麼一個弟弟,他走了──他這樣死掉,我要怎麼跟家裡的人說──」那頗有姿色的女人哭得肝腸寸斷,隨時都會暈倒似的。

  「哭吧,什麼也別想,就哭吧!」川哥用力拍著她的背。拍拍,拍拍。

  丞閔一向很羨慕川哥的好興致,不,應該說是悲天憫人的性能力。

  摸摸鼻子,丞閔看著地上的電動釘槍。

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