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線上小說閱讀

68‧



  桌上放了兩張履歷表,用飲料壓著。

  下滲的水珠在A4紙上慢慢暈開。

  姓名欄上分別寫著:陳可誠,楊超甯。


  終於要走了。

  明天,就是最後一天上班的日子。

  昨天在藍色的工作備忘錄上寫下:「想了很久,我可以帶走長飛丸嗎?」

  今天打開,裡面回覆:「對不起,黃金梅利也是我的好夥伴。」


  她看著牠。

  結果還是場無解嗎?


  那條不守本分的流浪狗,趴在門口階梯上,看著馬路上偶而飛馳而過的夜車。

  牠兩個名字都喜歡,被叫什麼也無所謂。

  只不過要牠從此以後只能被叫一個名字,牠恐怕會有點落寞。


  深夜無人,她逕自拿起壓在應徵履歷表上的啤酒罐,走到門口,坐下。

  罐子上冰冷的水珠從她的指縫中滲出,滴在地上。

  「那個漂亮的女孩,一次也沒有來過了呢。」

  有點懷念那段一起拿著空啤酒罐,坐在階梯上嘻嘻哈哈的日子哩。

  打開拉環,喝了一口。

  好苦。

  帶著微笑將啤酒倒進腳下的排水孔,淅哩呼嚕,淅哩呼嚕。

  然後捧著空掉的啤酒罐,按照約定,想了一下她。


  有點踉蹌的排氣管聲噗噗噗接近,一輛方向燈壞掉的摩托車緩緩停下。

  男孩還戴著安全帽就下車,看樣子不像是要搶超商。

  女工讀生看著他。

  這個他,這個不知道是無敵囉唆還是超級悶鍋的乳八筒,今天晚上肯定是要來跟她搶狗來著。

  不管,等一下一定不能輸給他。


  「嗯。」乳八筒走到她面前。

  「嗯?」她注意到,他的手裡拿著一把牙刷。


  長飛丸加黃金梅利抬起頭來,目不轉睛地看著這突兀的畫面。

  牙刷?

  她的心突然跳得很快。


  「那個。」

  「嗯?」

  「潮與虎早就下檔了。」

  「嗯。」

  「黃金梅利號也被魯夫燒掉了。」

  「嗯。」

  「乾脆我們一起叫牠,太陽獅子號,好不好?」

  「好──好啊。」


  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囉唆啊,心跳得好快好快。

  等等,為什麼要一起叫?


  「還有,那個,有一個還算有一點可愛的女生,就妳也認識的那個。」

  「所以?」

  「好久以前她給我一份問卷,叫我幫她填,可是──那是一張關於化妝品的問卷,我又不懂,所以只好答應她,如果我將來有女朋友的話,一定會請她幫我把它填好,然後再交給她。」乳八筒的聲音有點急促。

  他突然忘了怎麼在說話時好好呼吸,竟越說越喘。

  「嗯。」女工讀生啞口無言。

  今天的八筒,多話得好反常。

  「妳知道,我們鄉下人最講義氣,也最講信用了。」

  乳八筒拿出口袋裡這張折了又折、皺得要命、隨身攜帶數個月的問卷。


  「那──妳可以幫我把它填好嗎?」

  「──好啊。」


  女工讀生接過慘遭凌虐的問卷。

  久久,大概三秒。

  三秒,足夠讓麥可喬丹投進六次逆轉球了。


  「這算是告白嗎?」她很努力才吐出這一句話。

  「不算。」乳八筒艱辛地舉起手中的牙刷,全身緊繃:「加上這個才算。」

  「幹嘛──送我牙刷?」女工讀生耳根發燙。

  「我想了很久,實在不知道為什麼,不過,據說這是一個男生很喜歡一個女生的時候,一定會送的禮物。」乳八筒手有點抖,遞出牙刷:「應該有它的道理。」

  「那──好啊。」女工讀生接過,感到異常的莫名其妙。

  但身體好熱好熱,有一種快要哭出來的衝動。

  「那就是在一起了嗎?」乳八筒吃力地靠近一步。

  「也可以──嗯。」女工讀生努力不後退。


  兩個人都很勇敢地看著對方。

  在這個距離裡,足夠發生很多很多,好幾年後還是難以忘記的回憶了。


  至於趴在地上的那個牠,不管過去是叫長飛丸,還是叫黃金梅利──

  應該不必再擔心以後要被叫什麼的問題了。

  於是牠有點酣酣地閉上眼睛。


  男孩抱住女孩。

  一陣淡淡的風兒吹過,狗兒忽地回頭。


  登。

  無人經過的電動門打開。


  好像是,甜甜的祝福似的──

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