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言 線上小說閱讀

銀宮就學記



  不久以前看了兩張富有教育意味的電影,「新生」與「漁家女」(後者或許不能歸入教育片一欄,可是從某一觀點看來,它對於中國人的教育心理方面是有相當貢獻的)。受訓之餘,不免將我的一點心得寫下來,供大家參考。

  「新生」描寫農村的純潔怎樣為都市的罪惡所沾污──一個沒有時間性的現象。七八年前的「三個摩登女性」與「人道」也採取了同樣的題材,也像「新生」一般地用了上城讀書的農家子為代表。中國電影最近的趨勢似乎是重新發掘一九三幾年間流行的故事。這未嘗不是有益的。因為一九三幾年間是一個智力活躍的時代,雖然它有太多的偏見與小心眼兒;雖然它的單調的洋八股有點討人厭。那種緊張,毛躁的心情已經過去,可是它所採取的文藝與電影材料,值得留的還是留了下來。

  「新生」的目的在「發揚教育精神,指導青年迷津,」(引用廣告)可是群眾對於這教育是否感到興趣,製片人似乎很抱懷疑,因此不得不妥協一下,將「迷津」誇張起來,將「指導」一節竭力的簡單化。這也不能怪他們──這種態度是有所本的。美國的教會有一支叫做「復興派」(Revivalists),做禮拜後每每舉行公開的懺悔,長篇大論敘述過往的罪惡。發起人把自己描寫成凶徒與淫棍,越壞越動聽,烘雲托月,襯出今日的善良,得救後的快樂。在美國的窮鄉僻壤,沒有大腿戲可看的地方,村民唯一的娛樂便是這些有聲有色酣暢淋漓的懺悔。

  「新生」沒有做得到有聲有色這一點。它缺乏真實性,一部分是經濟方面的原因。並非電影公司不肯花錢,而是戲裏把貨幣價值計算得不大準確的緣故。父母給了兒子六百元買書,不肖的兒子用這六百元賃了一所美輪美奐的大廈,僱了女傭,不斷地請客,應酬女朋友。一個唯利是圖的交際花願意嫁給他,如果他能再籌到二千元的鉅款。即使以十年前的生活程度為標準,這筆賬也還使人糊塗。

  男主角回心向善了,可是「善」在哪裏?「新生」設法回答這問題──一個勇敢而略有點慌亂的嘗試。至少它比它的姐妹作切實得多──從前的影片往往只給你一種虛無飄渺的自新的感覺,彷彿年初一早上賭的咒,發的願心似的。「新生」介紹了那最合理想的現代少女(王丹鳳演),她和男主角做朋友純為交換智識。他想再進一步的時候,她拒絕了他的愛,因為這年頭兒不是談情說愛的時候。畢業之後她到內地去教書,成為一個美麗悅目的教務主任,頭髮上紮一個大蝶結。受了她的影響,男主角加入了一個開發邊疆的旅行團,墾荒去了。他做這件事,並沒有預先考慮過,光是由於一時的衝動,詩意的憧憬,近於逃避主義。如果他在此地犯了罪,為什麼他不能在此地贖罪呢?在我們近週的環境裏,一個身強力壯,具有相當知識的年輕人竟會無事可做麼?一定要叫他走到「遼遠的,遼遠的地方,」是很不合實際的建議。

  「新生」另提出了一個很值得討論的問題:大眾的初步教育,是否比少數人的高等教育更為重要,更為迫切?男主角的父親拒絕幫助一個鄰居的孩子進小學,因為他的錢要留著給他自己的孩子入大學。然而他的不成器的孩子辜負了他的一片苦心,他受了刺激,便毀家興學,造福全村的兒童。在這裡,劇作者隱約地對於我們的最高學府表示不滿,可是他所攻擊的僅限於大學四周的混雜腐敗有傳染性的環境。

  在「漁家女」裏面找尋教育的真諦,我們走的是死胡同,因為「漁家女」的英雄是個美術專門生。西洋美術在中國始終是有錢人消閒的玩藝兒。差不多所有的職業畫家畫的都是傳統的中國畫。「漁家女」的英雄一開頭便得罪了觀眾,(如果這觀眾是有點常識的話)因為他不知天高地厚,滿以為畫兩個令人肅然起敬的偉岸的裸體女人便可以掙錢養家了。

  「漁家女」的創造人多半從來沒看見過一個游泳著的魚──除了在金魚缸裏,但是他用稀有的甜淨的風格敘說他的故事,還有些神來之筆,在有意無意間點染出中國人的脾氣,譬如說,漁家女向美術家道歉,她配不上他,他便激楚地回答:「我不喜歡受過教育的女人。」可是,他雖然對大自然的女兒充滿了盧騷式的景仰,他不由自主地要教她認字。他不能抵抗這誘惑。以往的中國學者有過這樣一個普遍的嗜好:教姨太太讀書。其實,教太太也未嘗不可,如果太太生得美麗,但是這一類的風流蘊藉的勾當往往要到暮年的時候,退休以後,才有這閒心,收個「紅袖添香」的女弟子以娛晚景,太太顯然是不合格了。

  從前的士子很少有機會教授女學生,因此袁隨園為人極度豔羨,因此鄭康成窮極無聊只得把自己家裏的丫頭權充門牆桃李。現在情形不同了,可是幾千年的情操上的習慣畢竟一時很難更改,到處我們可以找到遺跡。女人也必須受教育,中國人對於這一點表示同意了,然而他們甯願自己教育自己的太太,直接地或是間接地。在通俗的小說裏,一個男子如果送一個窮女孩子上學堂,那就等於下了聘了,即使他堅決地聲明他不過是成全她的志向,因為她是個可造之材。報上的徵婚廣告裏每每有「願助學費」的句子。

  「漁家女」的戀人樂意教她書,所以「漁家女」之受教育完全是為了她的先生的享受。而美術專門生所受的教育又於他毫無好處。他同爸爸吵翻了,出來謀獨立,失敗了,幸而有一個鍾情於他的闊小姐加以援手,隨後這闊小姐就詭計多端破壞他同「漁家女」的感情。在最後的一剎那,收買靈魂的女魔終於天良發現,一對戀人遂得團圓,美術家用闊小姐贈他的錢僱了花馬車迎接他的新娘。悲劇變為喜劇,關鍵全在一個闊小姐的不甚可靠的良心──「漁家女」因而成為更深一層的悲劇了。

流言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