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言 線上小說閱讀

說胡蘿蔔



  有一天,我們飯桌上有一樣蘿蔔煨肉湯。我問我姑姑:「洋花蘿蔔跟胡蘿蔔都是古時候從外國傳進來的罷?」她說:「別問我這些事。我不知道。」她想了一想,接下去說道:

  「我第一次同胡蘿蔔接觸,是小時候養「叫油子」,就餵牠胡蘿蔔。還記得那時候奶奶(指我的祖母)總是把胡蘿蔔一切兩半,再對半一切,塞在籠子裏,大約那樣算切得小了。──要不然我們吃的菜裏是向來沒有胡蘿蔔這樣東西的。──為什麼給「叫油子」吃這個,我也不懂。」

  我把這一席話暗暗記下,一字不移地寫下來,看看忍不住要笑,因為只消加上「說胡蘿蔔」的標題,就是一篇時髦的散文,雖說不上沖淡雋永,至少放在報章雜誌裏也可以充充數。而且妙在短──才抬頭,已經完了,更使人低徊不已。

流言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