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言 線上小說閱讀

炎櫻語錄



  ※※※

  我的朋友炎櫻說:「每一個蝴蝶都是從前的一朵花的鬼魂,回來尋找它自己。」

  ※※※

  炎櫻個子生得小而豐滿,時時有發胖的危險,然而她從來不為這擔憂,很達觀說:「兩個滿懷較勝於不滿懷。」(這是我根據「軟玉溫香抱滿懷」勉強翻譯的。她原來的話是:"Two armfuls is better than no armful")

  ※※※

  關於加拿大的一胎五孩,炎櫻說:「一加一等於二,但是在加拿大,一加一等於五。」

  ※※※

  炎櫻描寫一個女人的頭髮,非常非常黑,那種黑是盲人的黑。

  ※※※

  炎櫻在報攤上翻閱畫報,統統翻遍之後,一本也沒買。報販諷刺地說:「謝謝你!」炎櫻答道:「不要客氣。」

  ※※※

  有人說:「我本來打算週遊世界,尤其是想看看撒哈拉沙漠,偏偏現在打仗了。」炎櫻說:「不要緊,等他們仗打完了再去。撒哈拉沙漠大約不會給炸光了的。我很樂觀。」

  ※※※

  炎櫻買東西,付賬的時候總要抹掉一些零頭,甚至於在虹口,猶太人的商店裏,她也這樣做。她把皮包的內容兜底掏出來,說:「你看,沒有了,真的,全在這兒了。還多下二十塊錢,我們還要吃茶去呢。專為吃茶來的,原沒有想到要買東西,後來看見你們這兒的貨色實在好……」

  猶太女人微弱地抗議了一下:「二十塊錢也不夠你吃茶的……」

  可是店老板為炎櫻的孩子氣所感動──也許他有過這樣的一個棕黃皮膚的初戀,或是早夭的妹妹。他淒慘地微笑,讓步了。「就這樣罷。不然是不行的,但是為了吃茶的緣故……」他告訴她附近那一家茶室的蛋糕最好。

  ※※※

  炎櫻說:「月亮叫喊著,叫出生命的喜悅;一顆小星是它的羞澀的回聲。」

  ※※※

  中國人有這句話:「三個臭皮匠,湊成一個諸葛亮。」西方有一句相彷彿的諺語:「兩個頭總比一個好。」炎櫻說:「兩個頭總比一個好──在枕上。」她這句話是寫在作文裏面的,看卷子的教授是教堂的神父。她這種大膽,任何以大膽著名的作家恐怕也望塵莫及。

  ※※※

  炎櫻也頗有做作家的意思,正在積極學習華文。在馬路上走著,一看見店鋪招牌,大幅廣告,她便停住腳來研究,隨即高聲讀出來:『大什麼昌。老什麼什麼。「表」我認得,「飛」我認得,──你說「鳴」是鳥唱歌:但是「表飛鳴」是什麼意思?「咖啡」的「咖」是什麼意思?』

  中國字是從右讀到左的,她知道。可是現代的中文有時候又是從左向右。每逢她從左向右讀,偏偏又碰著從右向左。中國文字奧妙無窮,因此我們要等這位會說俏皮話,而於俏皮話之外還另有使人吃驚的思想的文人寫文章給我們看。還得等些時。

流言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