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唱團 線上小說閱讀

北山:你們去卅城

獨唱團-第一輯

作者:北山

不在卅城,就在去卅城的路上

電話響起,方強拿起聽筒,那邊是老同學老五極富感染力的罵娘聲。

媽的,傻飛機晚點了!我剛出機場,正在打車去酒店,安頓好就去找你。現在5點,到那能趕上走秀嗎?

還沒輪到方強講話,電話那頭已經自己作答,算了,我現在直接過去找你,晚上回來再去酒店。

放下電話,想着這小子氣急敗壞的樣子,他笑得肚子都痛了。

方強完全理解這種氣急敗壞。

欺上瞞下,公然曠工,頂着老婆查崗的壓力,編出弱智的出差理由;忍痛買全價機票飛來G省省城,次日還得屁顛屁顛趕回去一就只為了這麼一個晚上。而且,當然絕不是為了找老同學聚會而已。該死的航空公司,幾乎使這一切都白忙活。

老五遠在華東,非要這樣千里奔襲,只是因為收到了一條短信,內容如下:卅城新開五星灑店。歐美風情東北韻昧,奔馳車模氣質文員,94女兒紅,太型T台秀。特別推介上海x x學院32位學生妹正式掛牌。

此類短信並不陌生,尤其是對那些手機號碼比較陽亢的朋友來說。人們通常將其歸為垃圾短信而果斷刪除一當然,內容帶勁兒的。還會樂滋滋地回味一會兒。不過,對幹這條短信的含金量,老五卻毫不懷疑。方強也不懷疑。只因為它來自卅城。

很少人會無緣無故收到來自卅城的邀請。同樣,收信者也很少會懷疑其真實性。事實上,全國哪裡的色情短信你都可以懷疑,唯獨發自卅城的,你大可相信。

這就是信譽。

半個小時,這廝已經到了樓下,方強不敢相信。拿着槍抵着的士司機的腦袋也就這麼快了吧。他開車出來。老五還沒坐穩,就指着手機短信里附帶的詳細行車路線,說:走吧。一個小時應該能到。

因為生活在卅城的一小時生活圈,方強這年經常被聚會,頻率甚至比讀書時還要高。他找到了學生時代沒有體會到的集體感。

從這個意義上說,方強覺得自己跟中國製造業一樣,都挺感激卅城的。

上路後,兩人一邊閒扯,一邊展望未來幾個小時的美麗時光。曾經是酒桌上的敘舊,如今在往返卅城的路上進行,而這比酒精更拉近感情。請人吃飯。不如請人洗澡,這話精闢啊。

車窗外。南方的夜晚姍姍來遲。

二十八鎮風光

經過詳細計算,方強選擇了時間成本最低的廣深高速,這條路現狀如下:年久失修的路面,匪夷所思的關卡,變幻莫測的交通指示。幽靈一般的各式車輛,時而飛馳,時而蠕動,此情此最,使他想起張楚那首歌。雙腿夾着靈魂,趕路匆忙。

進入卅城境內。路上的車輛變得極具暗示性:車牌主要是外地的。幾乎都是轎車.還有時而飄過身邊的乘客表情,憧憬,滿足。各路人馬浩浩蕩蕩,空氣里瀰漫着心照不宣的默契。路過加油站,老五鑽進旁邊的便利店,神神叨叨地捧着一堆瓶瓶罐罐出來。力保健、元氣神,發奮圖強。殺氣騰騰。江湖有云:不到北京,不知官小。不到上海,小知錢少,不到卅城。不知身體差也。

不久轉入號稱黃金走廊的107國道,這表達很藝術化,可事實上,像所有國道一樣,這條路破敗不堪、危機重重,充斥着各式機動車的噪音、廢氣,夾雜着橫衝直撞的各色人等,頹廢的店鋪和民居占據兩邊。詭異的是,這樣穿鄉越鎮的公路,卻時時有金碧輝煌的各色酒店、會所在道邊赫然矗立,其中不乏五星級酒店。霓虹閃爍,極盡曖昧。黃金兩字。就此而來。外人常常驚嘆:一個鎮的豪華酒店數量,堪比一個中等城市。這人未必知道,卅城一個鎮的年輕外來人口,庶凡也可與一個中等城市相比。

很多人都到過卅城,但未必到過卅城市區。方強沒去過,經常來G省的老五也沒去過。兩人對各個鎮的情況如數家珍,對卅城市區卻毫無興趣。事實上,卅城的知名度很大程度上是由它所轄的28鎮得來。不光是尋歡客,一般人對於卅城的印象一世界工廠、民工之鄉人多也產生於因製造業而存在、演變的鄉鎮。這個城市的靈魂,似乎始終游離於市區那索然無味的城市文明之外,而在這些雜色斑駁、光怪陸離的小鎮中澎湃生長。

走秀

T酒店,這是本鎮最豪華的酒店,小鎮外圍的荒郊野地之中。一-棟金色太廈傲然挺立,通體散發着亮徹夜空的光芒,突兀得令人恍惚。這地方名為灑店,其實沒有客房,也不留宿。掛着羊頭,賣的是人肉整棟大廈數百個(套)房間,全是豪華奢侈的桑拿房。

桑拿這個詞實在是現代漢語詞彙中最銷魂的一個,連發音都令人發酥。舊時說法青樓,令人遐想,現代人的創意都用在了詞義演變上,乾巴巴的白話文也可以意味深長。當然,桑拿前面再加上卅式兩宇,就更加妙不可言。

方強正在胡思亂想,只聽先生您好,T酒店有您更精彩!是酒店門口的一群迎賓小姐。衣着光鮮,笑容可掬。

兩人昂首挺胸,目不斜視。這些小姐很漂亮,但是這時大家都還是人,不是狼。

大廳里一位知客走過來,點頭哈腰說:先生,請問桑拿還是淋足?

桑拿,剛剛打過電話給經理。來之前老五已經按照短信聯繫了一位王經理。

請問先生手機尾號是多少?

方強告訴了她號碼。她用對講機唧唧歪歪了一陣。_過了兩分鐘,一個瘦小的身影健步如飛趕了過來。這位就是王經理,有的地方也也叫主任、主管。

一番熱情寒暄後,王經理領着二人穿過大堂,來到酒店附設的夜總會。通過介紹得知,本地收贊標準為房費加小費,分不同的級別。這幾天正趕上酒店舉行上海灘風情之夜活動,據說是新招了一批上海學院出來社會實踐的學生,在這裡打短工。夜總會門廊里,已經密密麻麻掛滿了奼紫嫣紅的美人照,攝影技術高超,模特表現一流,千姿百態。勾魂攝魄。照片裡的人,官方說法叫性從業人員。通俗說法叫小蛆。在卅城。大家稱之為技師,或直接說女孩子",前者聽起來專業。後者聽起來親呢。照片下方,是技師的工號和個人簽名檔,活力四射,生氣勃勃。

妖嬈的燈光下。方強感覺心跳加劇,再看老五,一張臉也生氣勃勃起來。此刻在大廳正中的T形台上。一場山寨時裝秀正在火熱進行。一排排性感佳麗在環繞全場的糜靡之音中輪番登場,燕瘦環肥,曼妙天成。泳裝。內農、簿紗、旗袍,不一而足。千嬌百媚。儀態萬方。這就是走秀,細數之下,登台者竟達兩百人之多。卅式兩個字的份量這才開始顯示出來。性交易已經脫離了一手交錢,一手脫褲的猥瑣。化身為豐富而高稚的精神享受了。值了,值了,沒白來。老五噴噴有聲。不愧是大手筆,跟看春晚似的。

方強剛呷的一口紅酒差點噴出來。這算個屁!你在家看A片不更刺激。看得見又摸得着,這才是卅城精神。

確實,滿眼春色不過癮,任君採擷才是關鍵。台下一桌桌客人。此刻心裡都無比踏實,黑暗的角落裡,欲望開始發酵。無數雙眼睛閃着狼一般的光芒。經理們開始穿梭往來。為客人送上玫瑰花枝。看中哪位女孩子。客人即示意經理將玫瑰送上。

眼花繚亂看了半天。二人只覺喉頭髮干,一根煙叼存嘴上,卻忘了點。這時一位裝扮有如聖誕樹的帥哥走了出來,各位嘉賓各位朋友,歡迎來到大型T台秀,濃情上海灘-一番動員講話後,宣布開始今晚的抽獎儀式。

抽獎?兩人對視一眼。

為豐富客人性前生活,卅城酒店經常舉辦各種活動,任何節日和事件都可以拿來為卅城性產業助威。情人節、七夕這種節日,當然得太辦特辦,國慶、中秋等節日,普天同慶,當然也不例外,還有一些如慶奧運、迎亞運等特殊活動。祖國母親可以選擇性遺忘性產業,但是這個行業可能比什麼都更愛今天的中國哦,也許不如房地產業愛得那麼強烈。

抽獎也有花樣:十位佳麗站在台上,每人胸前掛一個氣球。

由前十位到達酒店的客人上台將氣球弄破。獎券就藏於其中。不許用手.不許用頭,因為氣球掛得比較低,似乎只能用腰以下、腿以上的部位發力。獎品豐厚,中獎者桑拿費用減免,而且是百分之百中獎率。

台下開始騷動,十位幸運者意氣風發上台。在主持人的插科打渾中與美女開始第一次親密接觸。

方強和老五是第十二批到達的客人,就差十幾分鐘。

傻飛機!兩人同時開罵。

半個多小時後,走秀結束,客人們左擁右抱絡繹而出。兩人心蕩神馳,難以決定遞玫瑰給誰,王經理不愧是業務骨幹,_二話不說。帶他們進行二次選擇一美女吧。

這裡俗稱金魚缸又一個妙不可言的詞兒。一個大房間被一堵璃璃牆隔開了兩個世界。那一邊,是柔情款款的女人,強烈的燈光照射下,豐乳肥臀.一覽無餘。這一邊,是如饑似渴的男人。接踵並肩。躍躍欲試。這堵玻璃牆是單面可視的,也就是說客人們能看到技師。並可以指指點點。評頭論足,但是技師們卻看不見客人。只能憑感覺展現自己最誘惑的一面。表演難度堪比好菜塢特效片中的明星。誰想出來的,真他媽太有才了!

方強不禁折服。

這是另一種刺激。像在黑夜裡偷窺光明,角落裡覬覦世界。所有的羞澀、矜持都被這一堵魔幻的牆消弭於無形。

王經理開始介紹不同的級別:某某工號系列的。屬於B牌。小費500;某某系列。屬於小公主,小費500,往上是A牌,小費600;然後是模特,小費800;最後是麗人,小費1000。

分類的標準主要是身高,1.60米以上的才能算是A牌。模特就更是高得出奇。間或也有特殊標準,比如小公主通常長相清純可愛,麗人要氣質出眾,直追電影明星。

老五如願以償。挑到了一位模特,據說就是那批滬上名媛之一。按他的話來說,這女孩子有一一種初戀的感覺。

此刻初戀正親熱地挽着老五的手,像白雪公主拉着個小矮人。

完事前,嫖客都是詩人,完事後,詩人也不過差錢的嫖客。方強沒有老五那麼詩情畫意,主要原因是他的初戀實在不堪回首。那女人令天回想起來只會倒盡胃口。他看中了一位B牌的女孩兒,看上去有點不合時宜的冷漠,方強想滿足一下有已的征服欲。

不過他心裡清楚得很,能征服這女人的,是500塊小費罷了。

方強指着她,對王經理說:這個吧,168號。跟所有客人一樣,他的口氣像是在菜市場買根黃瓜。

女兒紅

這根黃瓜的名字叫董萍,董萍的冷漠不是裝出來的...(後文暫缺,稍後補上。。。)

獨唱團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