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蕩婦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八章



  他輕輕地分開甘夫人雪白的玉腿,甘夫人用手遮住了她的雙眼,不敢看高達,但是高達卻在恣意地欣賞著甘夫人嬌軀上最美妙的一切。

  然後,他漸漸地接近甘夫人。

  在他壯健的、男性的身體上,像是有著一股異樣的吸力,當他在漸漸接近甘夫人之際,甘夫人的小腿,使自然而然向上挺來。

  高達突然俯下身,啜住了甘夫人的朱唇,甘夫人的嬌軀,抖得更劇烈,她放開了遮住臉龐的手,而緊緊將高達抱住。

  她偏過頭去,並不是她不讓高達吻,而是這時,她需要高達的喘息,她的口中,發出一連串含糊的聲響來,她的手指,陷進高達的背肉之中。

  那時的高達,快樂得就像神仙一樣,他雙手向後伸,將甘夫人一直平伸著的玉腿,漸漸抬高,甘夫人緊咬著嘴唇,從她臉上的神情,可以看得出,她是在享受著前所未有的歡愉。

  而這種歡愉,只有一個男人才能給她,而不是任何的金錢所能給予她的。她的氣息是那樣急促,自她口中吁出來的,帶著幽香的氣息,是灼熱的。高達漸漸變得瘋狂了起來,但是當他一看到甘夫人緊蹙著雙眉的時候,他又變得輕柔,甘夫人的腰肢款擺著,他們兩人,完全沉醉在難以形容的輕憐蜜愛之中。然而,他們兩人體內的烈火,也越燃越烈,高達將甘夫人的玉腿托得更高,終於,他的手臂穿過了甘夫人的腿彎。

  甘夫人的雙腿蹬踢著,發出一陣又一陣的呼叫聲來。但是高達卻將她的雙腿壓得更緊,甘夫人美麗修長的玉腿幾乎壓到了她自己的胸前。

  甘夫人的喘息更加沉重,她的頭左右擺著,束成一束的長髮散亂了,披在她緋紅的臉龐上,使她看起來更加嬌豔萬分。她的腰肢擺動更劇烈,像是想藉此逃避高達,但是她的擺動,卻令高達感到難以形容的歡愉。高達眼前,是晶瑩雪白的嬌軀,當嬌軀擺動之際,飽滿的乳房在顫動著,鮮紅的乳尖堅挺著,高達用力地啜吸著那美妙動人的乳尖。

  時間在一剎那間,彷彿完全停頓了。

  他們兩人,一起發出歡樂的叫聲,那是原始的歡樂的叫聲,是每一個成熟的人,都渴望的歡樂,也是人最根本的天性所帶來的歡樂。

  高達只感到甘夫人的身子,突然停止了擺動,而在那一剎間,高達更感到了異樣的灼熱,異樣的緊縮,異樣的吸吮感。

  這種種,交織成一片無比的快感,他的全身卻像通了電一樣,麻顫著,他像是在一朵柔軟的雲上,而那朵雲,則正冉冉地向天上飛去。

  高達就躺在雲上,他閉上了眼睛,他只覺得有兩片濡濕的,灼熱的唇,在向他的唇上貼來,於是他便吮住了那兩片唇。

  他在極度快樂中,變得人像處在半昏迷中一樣。

  終於冉冉向上升去的雲,又緩緩的飄跌了下來,但是高達仍然感到那難以形容的柔軟,那是甘夫人柔軟的嬌軀,承受著他。

  ※※※

  高達睜開眼來,甘夫人的妙目正望著他。

  高達慢慢抬起身子,甘夫人堅挺的雙乳,立時隨著他身子的抬起,而向上彈了起來,雪白的乳房,在美妙地輕輕地顫動著。

  高達吻著她的雙乳,甘夫人咬了咬下唇,道:「我不後悔,我一點也不後悔。」

  高達搓揉著她的胸脯道:「妳根本不必後悔,像妳那樣的美人,如果沒有男人的滋潤,那豈不是太可惜?那是違反了人的本性的。」

  甘夫人現在可以體會出為什麼有些女人願意拋棄名利、財富、地位,只為了一個自己所愛的男人。

  原來作愛也可以美到這種程度,這是她在她那年邁的丈夫身上所無法獲得的,也只有高達才可以給她的,所以她對自己目前的所為沒有一點內疚感。

  如果環境可以允許的話,她甚至希望自己可以一輩子躺在高達的懷中,在他的懷中睡去,在他的懷中醒來。

  甘夫人的身子向上俯來,他們重新又緊緊地擁在一起,高達享受著那異樣的溫馨,甘夫人的臉鑽在他的懷中,他們兩人的身體之間,幾乎一點空隙也沒有。

  過了好一會,甘夫人才慢慢地抬起頭來,高達側轉身,當他離開甘夫人的嬌軀之際,甘夫人又不由自主發出了一下嬌呼聲來。

  甘夫人握住了他的手,望著他,低聲道:「高達,別走,在這裡陪我!」高達由衷地說道:「那是我最大的幸運,可是妳──」

  「別擔心我了,」甘夫人立刻道,「他在國外參加一個重要的會議,他的錢已經夠多了,但是,他說這個會議可以使他的錢更多。」


  不必要解釋,高達也可以知道那個「他」是什麼人。高達哼了一聲道:「他可以說是天下最大的傻瓜,是不是?」

  甘夫人笑了起來,抬起雪白的、玉一樣的手臂,掠了掠秀髮。

  她笑著道:「他也不算得傻,可是他卻老了,我是他第六個妻子,你以為他年輕的時候,也會那樣地冷落他的妻子嗎?」

  甘夫人說那句話時,她嬌俏臉龐上現出一種極其動人的嬌憨的神色來,使得高達不禁深深地吻著她。

  甘夫人又道:「他還要五天才能回來,高達,你能在這裡陪我五天嗎?」高達連忙道:「自然可以!」

  他們手攜著手,離開了床,走進了一間美麗無比的浴室中,那浴室中央,是一個大浴池,他們一起跳進浴池中,嬉戲著,洗濯著。

  然後,高達將赤裸的,已不再害羞,而變得風情萬種的甘夫人抱著,離開了浴室,他將甘夫人放在床沿上,提起了她的玉腿。

  甘夫人忙翻過身子,將她的豐臀,對住了高達道:「不,我們有五天的時間了!」

  高達的雙手在她凝脂、渾圓的股上。用力撫摸著道:「我要妳在這五天中,身上不要有任何衣服,妳明白嗎?」

  甘夫人臉上又紅了起來道:「我也是!」

  高達不知道如果他五天不回去的話,杜雪會怎麼想?她一定知道他是和甘夫人在一起,回去之後他八成又得看杜雪好一陣子的臉色。

  不過目前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和甘夫人所能擁有的這五天。

  他們又緊擁在一起,從床上滾到了地上,柔軟的地毯,高達的重壓,男性的刺激,巧妙的愛撫,使得剛才還在說「不」的甘夫人,自動地舉起了玉腿,挺起了小腹,搖擺著腰肢。

  他們又一次享受著至高無上的歡愉,然後,相擁著睡了過去,就在地上。整整五天,他們沒有離開過那間房間,食物由女侍送進來,當女侍推著餐車進來的時候,高達和甘夫人緊緊相擁著,躲在門後。

  送食物進來的女侍,自然是甘夫人的心腹,她似乎也想知道房間中的祕奧,所以她雖然低著頭,但是眼珠卻是在不斷地轉動。

  整整五天,甘夫人才重又坐在妝檯之前,由高達替她描著眉,她的臉上有一股難以形容的憂鬱,高達替她描完了眉,她愣愣地望著高達。

  高達托著她的下額,也望著她。

  過了好一會,甘夫人才低聲道:「我要走了!高達,由於我的身分,我們以後可能再也不會見面了,但是,我會永遠記得你的。」

  「我也是。」

  甘夫人的神情更黯然,她又道:「你可以說是我生命中唯一的男人,但是你──」甘夫人撫摸著高達結實的胸肌,低低地嘆了一聲:「可是你卻是浪子,在你的生命中,有著數不清的女人,你說不定過幾天就將我忘記了。」

  高達將甘夫人抱了起來,就在妝檯前,他們兩人緊貼著,擁抱著,高達一面吻著她的肩,在這五天中,他不知吻遍了甘夫人的嬌軀多少次,但是他是永遠也吻不厭的。他道:「不會的,一定不會的。」

  甘夫人擁著高達,她道:「我想送一樣東西給你做紀念,你看到了我送給你的紀念物,就自然會想起我來了,你會不會接受?」

  「當然!我一定接受!」

  甘夫人繼續道:「這幢別墅,是我最喜歡的,因為我太喜歡它了,所以我竟一直隱瞞著,不讓我丈夫知道我有一幢這樣的別墅!」

  高達呆了呆道:「妳不是──」「正是,我現在將它送給你了。」

  高達將甘夫人推開了些,又將她緊擁著道:「好的,我會將它當作是我的家,我是從來沒有家的,現在妳賜給了我。」

  高達講到這裡,他的語氣也是黯然的,他又道:「可惜沒有妳在我的身邊。」

  甘夫人道:「這間別墅一共有八十七間房間,高達,答應我一件事,以後別在這間房中和任何女人親熱!」

  高達忙道:「我答應妳,一定答應妳。」

  甘夫人淒然地笑了一笑,她轉過身,來到了衣櫥前,開始穿著衣服,當她穿好了衣服之後,高達也已經穿著整齊了。


  甘夫人道:「我會將所有的僕人全帶走,你可以找到新的僕人,所有房間的鑰匙,我會叫管家放在大廳的圓桌之上。」

  高達摸住了她的手背,她仰起頭來,他們又熱吻著,高達看到在甘夫人長長的睫毛上,又有淚珠在閃耀著,高達的心中,也有說不出的難過。

  那個令人窒息的長吻,持續了好幾分鐘,甘夫人才向後退去。退到了門口道:「我走了,我還要到機場去迎接他!」

  她迅速地打開了門,向外走去。

  ※※※

  當門還未關上的時候,高達聽到了她的哭聲。

  高達想立刻衝向前去,拉開門,將她擁在懷中,不讓她離去。但高達卻只是那樣想,並沒有那樣做。

  因為他知道,他是不該阻止甘夫人的,甘夫人不是屬於能和他在一起的女人,而他,卻是一個浪子,也不能永遠陪伴著甘夫人。

  既然是那樣。那麼雖然分手時,是如此黯然,但是如果不分手,卻只怕更會有精神上的痛苦,所以高達並沒有追出去。

  他在房間中間呆立了很久,才走到了陽台前,他推開了通向陽台的玻璃門,向外望去,只見好幾輛車子,已經駛出了後門。

  高達眼看著車子越駛越遠,他才轉過身,出了房間,整幢別墅之中,顯然只有他一個人了,靜得他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他走下了樓,到了大廳中,在大廳左側的一張圓桌上,排列著一百多把鑰匙。

  如果不是那些鑰匙,高達可能以為這五天只是一場夢。

  他穿過了大廳,來到了草地上,噴泉在嘩嘩地噴著水,水珠在陽光下,發出奪目的光彩來,使高達聯想起那一批晶瑩的珍珠來。

  因為那批珍珠,高達才有了那麼奇妙的五天!

  他在草地上站立了一會,回到了大廳,他推開了一扇門,那是一間十分寬宏的書房,他在一張古色古香的桃花心木書桌前,坐了下來。

  然後,他拿起了電話聽筒,撥了時律師的號碼。

  當他聽到了時律師的聲音之際,他只是簡單地道:「我是高達!」

  時律師的聲音,卻緊張得異樣,他顯然是遣開了身邊的人,然後,又不由自主地喘著氣道:「首領,你怎麼那麼多天音訊全無!」

  「事情怎麼樣?」高達間。

  「惡劣極了,警方對這件案子重視之極,幾乎全部的幹探都出動了。」時律師說,「他們已知道鮑勃的妻子當時也在島上。」

  高達呆了呆道:「那蕩婦不至於出賣我們吧!」

  「瞥方現在還未曾找到那蕩婦!」時律師回答:「但她遲早會出現的,就算她說了什麼,也不足以成為我們有罪的證據,我已安排好了一切反證,但是那總是麻煩,而且保險公司和珠寶公司都準備了巨額的獎金,很多黑吃黑的人馬,也在留意我們!」

  高達用心地聰著,等到時律師講完,他才問道:「甘夫人那張支票,你動用了沒有?」

  「還沒有,沒有你的吩咐,我們不敢動用,真是糟糕透了,我們就算想到外埠去避避風頭,連旅費也籌不出來了!」時律師苦笑著。

  高達卻笑了起來道:「不必擔心,將那張支票,填上──我看,就填上三千萬吧,她不會在乎的,你知道嗎?她已將她的一幢有兩英畝花園,七八個大廳和八十七間房間的大別墅送給我了。」

  時律師道:「首領,你真有辦法!」

  高達不禁苦笑了一聲道:「還有,你告訴費胖子,在我們的銀行戶口中一有了錢之後,立即就提一筆現款出來。」

  「是的,你要多少?」時律師說。

  「不是我要,數目是那批珍珠公開出售價格的一倍,送到珠寶公司去作為我們的賠償,那樣,珠寶公司就會放棄追究,我們也不必到外埠去避風頭了!」

  時律師大大地鬆了一口氣道:「你想得真周到,首領,真周到。」

  高達道:「還有我們需要招募大約二十名各種類型的僕人,來照料這間別墅,記得二樓走廊盡頭兩間大房間,任何人都不能進去。」

  「是!是!」時律師一迭聲答應著。

  「杜雪呢?杜雪怎麼樣了?」

  「你到第三天還沒有回來,她和克魯斯就走了,臨走之前好像很難過也不太開心。本來我們還勸她留下來玩幾天,但是她說什麼都要回去,所以克魯斯就陪她走了。」時律師接著有些納悶。「她還說她不欠你什麼,不過你卻欠她五十萬美金了。」

  高達知道杜雪指的是他們打賭的事。原來杜雪是認為他輸了,好吧!就算他輸好了。

  「我知道了。」

  「首領!你和杜太后──」

  「我回去再說了。」

  ※※※

  高達放下了電話,他的身子向後仰去,他坐的那張椅子,椅背立刻跟著放平,高達躺在那柔軟舒適的真皮椅面上睡著了。

  當他睡醒的時候,天色早已黑了。

  他看了看鐘,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他離開了那別墅,駕著車,不多久便來到了燈火輝煌的市區,他在經過他們的集團的那幢洋房時,取了兩串珍珠在身邊,到了市區之後,他一直來到了白美玉的住宅,當他將那串珍珠,用手指勾著,在白美玉面前晃動之際,白美玉聳身投入高達的懷中。

  但是白美玉立刻吃驚地道:「高達,原來那是你,是你做的!」

  高達笑了起來,他吻著白美玉的櫻唇,手也從白美玉衣領中伸了進去,握住了白美玉的乳房,他道:「所以妳別在公共場合佩戴它。」

  白美玉立刻點著頭,頻頻地道:「太刺激了!」

  高達再吻著她道:「為了妳,是值得的。」

  高達沒有忘記甘夫人,但是他卻是一個浪子,浪子的心是羈不住的,在每一個美人兒之前,浪子都那麼能令她們歡心。

  白美玉的嬌軀,因為高達摸著她的乳尖,而扭動了起來,他們一起滾跌在床上,那串珍珠跌在地上,高達和白美玉都沒有去拾它。

  白美玉倒在床上之後,玉腿蹬躍著,她有點迫不及待了,她的肌膚是雪白的,當她的雙腿抖動之際,高達的慾火也陡然上升。

  高達是在第二天中午,離開了白美玉的香閨,那時,白美玉還在沉睡。高達來到了他經常來到的餐室中坐了下來。侍者向他走來,他只是揮了揮手,侍者知道他喜歡的是什麼,所以立刻走了開去。侍者才一走開,「啪」地一聲,一份報紙,突然落在桌上。

  高達向報紙看了一眼,頭條新聞是:珠寶公司收到巨額款項,已放棄追究珍珠劫案。

  高達抬起頭來,站在他而前的是黎探長。

  高達友善地道:「請坐,探長,好久不見了!」

  黎探長笑了笑來道:「高達,不必隱瞞,那是你幹的對不對!那是你的作風,不肯白佔人家的便宜,將錢還給珠寶公司!」

  高達笑著,攤了攤手道:「照你那樣來說,我不是成了笨蛋了?為什麼要冒坐牢的危險,還要付出雙倍的代價,請問?」

  黎探長搔著頭,他是一個極精明的警務人員,但是他也沒有辦法回答高達這個問題,他道:「我不知道,但那一定是你做的。」

  高達向侍者揮手,道:「開一瓶一九二四年的香檳,探長喜歡黑魚子醬,黎探長,別客氣,請你吃一餐午飯,不算行賄吧?」

  黎探長望著高達,搖了搖頭,而侍者已在他的面前擺下了刀叉!

  「高達!你總有一天會失手的!」

  「希望那一天到來的時候,黎探長你還沒有退休。」

  高達不甘示弱的笑著道。

  黎探長有些無奈,但是面對著陳年的香檳和黑魚子醬,他也沒有什麼好抱怨的,何況他和高達的關係始終是亦敵亦友。

  「高達!算是滿足我的好奇心,我既沒有帶隱藏的麥克風也沒有偷偷的錄音存證,所以請你承認是你做的,我聽過了就算,絕對不會找你的麻煩。」

  「探長!」高達故作為難狀。

  「你不會說?!」

  「不是我做的!」

  黎探長向來都鬥不過高達,此刻他也只有微笑了事。

  服務生拿了電話過來。

  「高先生!找您的。」

  高達接過話筒,簡單的幾句就結束了電話。

  「又有什麼任務了嗎?」黎探長一本職業精神。「拜託你不要和我過不去好嗎?」

  「是杜雪!」

  「那個富家千金還和你們混在一起?」

  「黎探長!你知道你為什麼老是當不上分局長嗎?」高達一臉的惋惜。「因為你太不會說話,太不知道怎麼去管好自己的舌頭。」

  黎探長自嘲的一笑。

  高達拿起桌上的帳單。「我不陪你吃了,你自己好好的享用,我還有事。」


  高達走沒兩步又回過頭。「不要派人跟蹤我,只是一點私事,不是驚天動地的大案子。」

  「我可以相信你嗎?」

  「如果你不想浪費人力就不要派人跟蹤。」

  「好吧!」

  「後會有期了。」

  ※※※

  在杜家豪華的花園裡,杜雪正不停的來回踱步著,她的臉上有著焦慮和不耐,能叫她煩的人或事還真是不多,但是她現在就碰到了。

  高達悠悠哉哉的走了過來。

  杜雪一見到高達就好像見到了救星似的。「你總算是來了。」

  「看妳那副緊張樣子!」高達不知道這世上能有什麼事可以讓杜雪大驚失措。

  「我要你幫我做一件事,然後你欠我的那五十萬美金就算了。」她一副寬宏大量,毫不計較的爽快狀。

  「什麼五十萬美金?」

  「不准耍賴!」

  「妳才耍賴!我沒有向妳要五十萬美金已經是很客氣了。」高達這次可不上當了,杜雪鬼靈精怪,她有本事把死的說成活的,歪理變成道埋。

  杜雪把脾氣控制得很好,她勾著高達的手臂,一副萬事好商量的撒嬌表情。「高達!過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不管那五十萬美金是誰欠誰,反正你一定要幫我一個忙,我會感謝你的!」

  高達總算有揚眉吐氣的時候了。

  他正要好好的整整杜雪時──

  「不准刁難我!」杜雪事先警告。

  「我話都還沒有說一句。」

  「總之你休想整我冤枉。」

  高達嘆了一口氣。「反正都是我欠妳,妳說吧!上刀山下油鍋我都不會有第二句話!」

  「少把自己說得那麼完美。」

  「到底要我做什麼?」

  「我要你當我的丈夫。」

  高達的嘴角微微的一揚,他深怕是自己聽錯了,但是他明知道自己的聽力是一級棒。

  杜雪是吃錯藥了嗎?

  「杜雪!妳的神智還清醒吧?!」

  「你明知道我說了什麼!」

  高達故意低下頭瞄瞄杜雪的肚子。「其實發生這種事也不能全怪妳,站在朋友的立場我是一定得幫妳的,不過未免太便宜了那個不負責任的傢伙了。」

  杜雪本想狠狠的給高達一拳,或是踢他一腳,甚至是給他防不勝防的一巴掌,但是她都忍住了,求人的時候總得擺出低姿態,何況君子報仇,三年都不晚。

  「那你是答應了?!」

  「說清楚!」

  「我要你冒充是我的丈夫。」

  「為什麼不找克魯斯?」

  「因為『他』看過你的相片。」

  「『他』是誰?」

  於是杜雪就把在法國度假時碰到那個男人的經過說了一遍,那傢伙神通廣大的追到這裡來,而且硬是軟硬兼施的讓杜雪和他見了一面,他開始賴在這裡不想走,除非杜雪答應嫁他,並且和他回法國。

  高達聽完只是笑了笑。

  「他可不是說著玩的!」

  「妳到底給了他多少希望和暗示?」

  「我沒有!」

  「否則他怎麼會那麼死心塌地?飛過半個地球來找妳,妳一定是自找的。」

  杜雪要不是已經給法蘭克看過高達的相片,不能再找別人來冒充她的丈夫。否則她早就把高達捏死了,也不用在這時接受他的冷嘲熱諷。

  「高達!我不習慣求人。」

  「我沒有要妳求我!」他故作仁慈的拍拍她的手,其實在心裡他早就答應她。

  高達不可能讓杜雪遠嫁法國,就算她不開口要他幫忙,他自己也會毛遂自薦的。他不能忍受見到任何美女落難,更何況是杜雪呢!

  「那就這麼說定了。」她小心的說。

  「告訴我時間、地點就可以。」

  「明天中午在半島酒店。」

  「你要怎麼謝我?」

  杜雪勉強的一笑,如果高達是對她有非分之想或是希望她以身相許的話,那他最好一頭撞死算了。

  「你說呢?」

  「妳自己說啊!」

  杜雪咬著唇,她告訴自己要忍,小不忍則亂大謀,等這一件事解決之後,高達就有得瞧了。

  「錢?!」

  「甘夫人的那一筆錢就可以撐上好一陣子。」

  「你要我退出這個集團?」

  「我沒有這麼卑鄙,趁人之危。」

  「那你要我──」她的臉色一變,她會給他一巴掌,她會把他打進地獄的。

  「我要妳在以後我分配任務的時候不能有意見,不能和我唱反調,我怎麼分配妳就怎麼做。」

  杜雪鬆了一口氣,這個她做得到,在她的能力範圈之內,所以她點點頭。其實高達也不是那麼可惡的!

  「那就一言為定!」高達朝杜雪伸出手。

  杜雪伸出了她的手,和高達緊緊的一握。

  「高太太!」他笑道。

  「高先生!」她也笑道。

  ※※※

  半島酒店的咖啡座裡。

  法蘭克是一個金髮、碧眼、高大、魁武的典型外國佬,濃厚的法國味,帶著點矯飾的脂粉氣,高達一看就知道不會是杜雪欣賞的典型。

  杜雪親熱的挽著高達入座,法蘭克起身朝杜雪致意,紳士味十足。

  杜雪用英文為兩個男士介紹。法蘭克不太相信的一直打量著高達,似乎想從高達的臉上一探真偽。

  高達平日是苦無機會,這會杜雪自己送上門來的,也難怪他要吃吃她的豆腐,佔佔她的便宜,否則怎麼對得起自己?

  高達親密的抓著杜雪擱在桌上的手。杜雪雖然給了他一個笑容,但是在笑容中警告著高達。

  高達裝作視而不見,自作主張的點了兩杯咖啡,在法蘭克的面前表現出他一家之主,大男人主義的氣勢,他太喜歡這種感覺了,而且他也太喜歡這個「任務」。

  「法蘭克!他就是我的老公。」杜雪依舊用英文。「你不是一直希望能見見他的嗎?」

  法蘭克有點落寞的點頭,他從一開始就深為這個東方女子所吸引,在法國的時候,她並沒有說她已經結婚,結果等他一追到這裡,她卻搖身一變,成了個已婚婦人,實在是在玩弄他的感情嘛!

  杜雪為了使自己的說詞合理,不致離譜。「法蘭克!原先我不是有意隱瞞我結婚的事實,而是每一個人都不相信我像結過婚的樣子,加上我的結婚戒指因為太名貴而鎖在保險箱裡,所以度假時我總是沒戴戒指,我真的不是想玩弄任何人。」

  高達聽了都想鼓掌了。

  他從來不知道杜雪這麼會觀察人,而且反應是那麼的敏銳、機智,她好像一眼就能看穿法蘭克的想法。

  「法蘭克先生,我老婆向來比較活潑、外向、熱情,她本身是沒有什麼意思,是很容易引起別人的誤會,我已經不知道說過她多少次了!」高達幫腔。杜雪故作內疚的低下頭。

  「不是她的錯!」法蘭克立刻替杜雪說話。「她沒有錯,是我太冒昧。」

  「法蘭克!」杜雪有些不忍。

  高達不著痕跡的朝杜雪搖頭,現在可不是來婦人之仁的時候,否則一穿幫的話,對法蘭克的傷害更大,他們也都下不了台。

  杜雪想想也是,她可不想嫁給法蘭克,她最好把「高太太」的角色扮演好。

  「你們結婚幾年了?」

  「兩年!」杜雪說。

  「三年!」高達說。

  法蘭克不解而且帶著一絲逮到了他們的眼神,來回的看著他們。

  杜雪和高達也看對方,兩人無聲的指責著對方。

  「是這樣的!」高達立刻有了主意。「我們是在三年前註的冊,但是一直到兩年前才正式的辦理結婚手續,所以我老是覺得自己已經結婚了三年,杜雪就以為自己只結婚了兩年而已。」

  「對!就是這樣!」杜雪笑著看了高達一眼。

  「那你們有寶寶了嗎?」

  「沒有!」這次兩人倒是異口同聲。

  「沒有打算生嗎?」

  「我們現在正在努力。」高達朝杜雪眨了眨眼。「法蘭克!其實你並不是第一個找來這裡的人,杜雪老是喜歡往外跑,四處旅遊,我看現在只有用小孩來綁住她了,你說是不是?」

  法蘭克勉強的點頭,到了這個時候他還能做什麼?他還能說什麼?就他所見,杜雪和高達似乎是一對幸福、快樂的夫妻,他沒有道理拆散他們,他更沒有資格突然的冒出來,萬一引起家庭糾紛──

  「高先生!妳不會因為我的出現而怪罪杜雪吧?」

  「怎麼會呢!我愛她都來不及!」高達說著自己都覺得有點過火。「你提醒了我不該太忽略她,不該老是讓她一個人出去旅遊,所以我們正在計劃來一個二度蜜月。」


  「真好!」杜雪一副與奮狀。

  「你們可以到法國來玩,我會盡地主之誼,好好的招待你們的。」

  「那怎麼好意思!」

  「你們就不要和我客氣了。」

  事情到此似乎可以有一個圓滿的結局了,法蘭克就算一時不能馬上忘掉她,但是就憑他是一個天生浪漫、多情的法國男人,不會太久的,馬上就會出現一個取代杜雪的女人來。

  「可惜杜雪沒有妹妹,」高達嘆息道:「不然就可以介紹給你了。」

  「沒關係!」杜雪補充的說:「我在這裡有好多未婚又條件不錯的朋友,我可以把她們介紹給你。」

  「不!我已經訂了今晚的機票回法國。」

  「這麼急幹什麼?」

  「是嘛!為什麼不多留幾天呢?」

  法蘭克看著杜雪。「本來我是帶著希望而來的,但是現在是完全的絕望了,我多留在這裡只會使自己更傷心,知道杜雪快樂,她的先生對她很好就夠了。」

  連高達這個浪子都不得不佩服法蘭克了。

  杜雪也有一絲悵然,但是這種結果也是必然的。

  三個人在談開之後,倒成了不錯的朋友,看來在法蘭克面前,杜雪和高達一直要假扮夫妻下去了,因為他們不可能讓法蘭克知道事實而覺得自己受到欺騙。

  他們陪了法蘭克一個下午,直到他要上機前。法蘭克依依不捨的吻別杜雪,高達也只能故作大方狀,雖然他的醋罈子早就打翻了。

  在送杜雪返家的途中,杜雪有些悶悶不樂的,連和高達鬥嘴的興致都沒有。

  「有必要這麼傷心嗎?」

  「法蘭克其實不錯!」杜雪低聲的說。

  「現在妳還可以包架飛機追過去,就說他一走後,我們就大吵了一架,然後協議離婚。」

  「你去死吧!」

  「過河拆橋啊?!」

  杜雪的心情已經是夠差的了,偏偏高達還要嘔她,她忍著氣,等一下有他好受的了。

  高達也是看杜雪的心情不好所以才想逗逗她,讓她開心一下的,誰知道卻是反效果。

  兩人一路沉默的到了杜雪家。

  杜雪卻出乎高達意外的堅持要他送進屋裡。

  「妳家那麼多的警衛!」高達邊走邊唸著。「而且還非要從花園走,妳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你馬上就知道了。」

  的確!

  在經過游泳池的時候,杜雪出其不意的將高達推進游泳池裡。她笑嘻嘻的站在池邊,一掃臉上的陰霾,低頭看著池中的高達。

  「杜雪!這筆帳我記上了。」

  「隨時等著你來討!」

  (全書完)

珍珠蕩婦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