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根 線上小說閱讀

(九)神仙留下來的好玩東西



  先回藍家峒去,是比較安全的措施。回去之後,我們至少可以設法準備相當的武器,和那兇徒進行公平的鬥爭。當然,歸途之中,也要步步提防。

  白素對我的提議,沒有作出即時的反應。

  紅綾看到我們神色凝重,她有點不明白:「甚麼叫瘋子?」

  一時之間,要向她解釋這個問題,倒也不是易事,我握住了她的手:「這個人的行為失常,像是毒蛇,見人就不問情由地去咬。」

  紅綾的神情更是疑惑:「不對啊,毒蛇可不會不問情由咬人。」

  我不禁苦笑──常用「蛇蠍之心」來形容某種人類行為,實在是很冤枉了蛇或蠍的。

  我再解釋:「總之,這個人十分危險,很可怕,要是遇上了他,他很可能把我們殺死。」

  紅綾仍像是不很明白,但是她沒有再問下去。

  白素慢慢走了幾步,才道:「我們先把骸骨集中在一起,唉,要恢復原狀。是沒有可能的了。」

  我們的處境很危險,那心理變態的兇徒可能就在附近,隨時會出現,我不明白何以白素還有這樣的心情去集中散亂的骸骨。

  我向她望了一眼,沒有立即行動,她已經拾起兩個骷髏來,走向山洞的一角,用很是恭謹的態度放下。

  看到她的神情如此鄭重,我心中一亮,明白了她這樣做的目的。

  那些骸骨屬於「烈火女」──她們的肉體在剎那間被消滅,而她們的生命形式,在這個過程之中,起了轉變,變成了外星人。

  以上是我們推斷所得的結論。

  白素的母親陳大小姐,也有可能經歷了同樣的過程,變成了外星人。

  只怕白素此際所想到的,不單是自己的母親可能和這些烈火女一樣。她更可能潛意識之中,希望她母親遺下的骸骨也在其中,所以才覺得要妥為處理。

  一想通了白素的心意,我忙向紅綾作了一個手勢,三個人一起把散亂的骸骨,都堆在山洞的一角。我道:「我們離開時,盡可能把這山洞封起來,別再讓甚麼人闖了進來破壞。」

  白素望著那堆骸骨,長歎了一聲,轉身向洞外走去。

  要把山洞封起來,那是紅綾的拿手工作,她搬來了大小石塊,在洞口堆起來,再拉了許多藤蔓,塞進石塊之中,然後道:「等這些藤蔓長起來,再要發現這個山洞,難之又難了。」

  我這才走到白素的身邊:「我們是不是回藍家峒去?」

  白素卻答非所問,她說:「沒有人會無緣無故到苗疆來,沒有人會無緣無故對那麼罕見的兩頭銀猿下殺手。」

  我心中想到了一句話:「或許是甚麼卑劣的獵人,想要猴皮。」可是我隨即想到,在紅綾面前說這些話,實在太殘忍了,所以忍住了沒有說。

  白素在繼續說著,聽來像是在自言自語,我知道她正在集中精神思索,所以並不打斷她的話,也向紅綾作了一個手勢,示意她不要出聲。

  白素道:「我兩次見到『發光的人』,都是銀猿穿了那件像是背心一樣的物件──」

  她向我望來,我忙道:「就當它是背心好了。」

  白素又搖了搖頭,那表示她的設想連貫不起來,難以成立。我鼓勵她:「說來聽聽。」

  白素仍在搖頭:「先得假設那兇徒知道有背心的存在,兇徒也知道靈猴的身分──但如果在這種情形之下,還要殺害他們,那就說不過去。」

  我用力一揮手:「怎麼說不過去,你剛才不是說,不會有人無緣無故殺靈猴嗎?這就是原因──兇徒知道那背心,他要得到那背心──」

  說到這裡,紅綾陡地插了一句:「咦,那和我們一樣,我們也想要那──背心。」

  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剎那之間,由於紅綾的話,使我們想到了一些甚麼,可是卻又全然抓不住中心。

  我沒有再想下去:「兇徒想要那件背心,靈猴不給,所以才下毒手的。」

  我的推論很合情理,白素卻仍在搖頭:「還是回到了老問題:兇徒是怎麼知道有這件背心的?」

  我道:「那不成問題,我們能知道的事,別人也能知道。事實上,我們所知的根本不多,別人所知可能比我們更多,遠在我們之上──」

  我講到這裡,白素陡然面色有異,一伸手,阻止我再講下去。我和她心意相通,電光石火之間,我也陡然心中一亮,想起了一個人,只有他,才可能在「神仙」、在「神仙留下的物件」有關資料上,比我們知道得更多。

  因為他看過老十二天官留下的記錄,而老十二天官是曾和「神仙」打過交道,最後,還有可能是被神仙「渡」上天去的。

  這個人,就是鐵天音。

  鐵天音把這個經過告訴了我,但是語焉不詳。他說「就是這樣了」,當然是說謊,他知道得更多,所以他也到苗疆來了。

  他到苗疆來的目的,也很容易知道:他想來找「神仙」,至少,他想得到「神仙」留下來的物件!

  一想到這一點,我不禁遍體生寒,和白素面面相覷(白素自然也想到了),各自說不出話來。我們的形狀一定十分滑稽,所以紅綾瞪大了眼,望著我們,感到很有趣。

  足有一分鐘之久,我們才一起吁了一口氣。我說了一句蠢話:「若是他,總不見得會殺我們。」

  白素只給了我一個眼神,我就知道自己說了一句蠢話了──貪慾是一切惡行之源,是一切禍害之根。一旦貪慾高於一切時,除了達到目的之外,其他的一切都可以不顧了。

  當年,老龍天官為了要登上領袖的寶座,可以設下陰謀殺害父親。

  若是鐵天音懷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在貪慾和野心的結合之下,我不排除他會踢開一切阻礙他行事的阻礙,只怕連他坐輪椅的老父,也難以倖免。而我只不過是「衛叔」而已,只怕和那兩頭銀猿,沒有甚麼不同。

  在這樣的情形之下,我只好再說一句蠢話:「只是我們推測,或許不是他。」

  紅綾問:「你們說的是誰?」

  當然不能告訴她我們是在說鐵天音──萬一不是他,就不好解釋了,所以就支吾了過去,紅綾畢竟「入世未深」,要支吾過去是很容易。

  白素揚了揚眉:「如果你設想對,那麼,那背心,他到手了沒有?」

  我想了一想:「沒有。他雖然下了毒手,可是我推測,他被靈猴戲弄了。背心沒有到手,他也不知中了槍之後的靈猴到了何處,所以他找到了這個山洞,在山洞中也沒有發現,所以他怒發如狂,用槍狂掃烈火女的骸骨,以宣洩心中的憤怒。」

  白素顯然同意我的分析,而且繼續下去:「假設銀猿在中槍時,其中的一頭,還穿著那件『背心』──」

  白素說到這裡,一直在用心傾聽的紅綾,一聲唿哨,就把那兩頭背負著銀猿屍體的猿猴叫了來。

  由此可知,她完全可以領悟到我們在討論的是甚麼,這自然令我們身為父母的心花怒放,我和白素,不約而同,一起握住了她的手。

  我們一起去看銀猿的屍體,只見有一頭,胸背之間,沒有彈孔。白素道:「背心,是穿在這頭身上。」

  我道:「銀猿中槍之後,立即知道自己死亡在即,所以飛奔開去,兇徒追趕不及,銀猿最後,死在那棵大樹之上──」

  我說到這裡,向紅綾望去,紅綾拍著手叫:「那──背心,留在那棵大樹上了。」

  經過了推測,得出了這個理所當然的結論,我們是很是高興。紅綾參加了我們的推理,而且條理分明,分析力強,這更令我們興奮。

  這時,兇徒的身分可以說已經弄清楚了。那是極度令人不快的事,要不是有事同時令人高興,我們的情緒,必然壞到極點了。

  我們開始走回頭路,又來到了那一排大樹之前,這時已是下午時分,在枝葉繁茂的古樹之下,更是陰暗,我和白素,不能一下子就分辨出是哪一棵大樹,因為所有的大樹看來都差不多,但紅綾一下子就到了那棵大樹之下。

  她向樹上指了一指:「當然是我上去。」

  我知道紅綾的身手好,可是那樹實在不是容易上去的,尤其是最初的二十來公尺,是直上直下的樹幹,連可供踏腳的地方都沒有。

  我想了一想,把自己身邊的一柄小刀取了出來,遞給了紅綾,紅綾當時明白,也取出了她自己的小刀來,雙手各握刀在手。

  那兩柄小刀都極其鋒利,她氣力又大,一刀插下去,「入木三分」,足可固定她的身子,使她的身子向上移。我和白素抬著頭,看她用這個奇特的方法,向上攀去,轉眼之間,便到了有橫枝之處。一攀上了橫枝,紅綾就像是魚兒入了水一樣。轉眼之間,沒入枝葉之中,看不見了。

  她像是也知道我們會不放心,所以不時在樹上,發出一下呼叫聲,只聽得她的呼叫聲越來越高,可能已經攀到了樹頂,而且叫聲還在移動。

  我們知道她還未曾找到甚麼,因為如果有發覺,她必然會發出歡呼聲。

  眼看天色黑下來,時間飛快地過去,自上面傳下來的呼叫聲,也越來越無精打采。

  白素沉聲道:「她沒找到背心。」

  我十分疑惑:「一定在樹上,不可能在別處。」

  白素搖頭:「叫她別找了。」

  我向上大聲叫:「紅綾,下來,別找了──」

  我才叫到一半,就聽得上面,傳來了一下歡呼聲:「找到了。找到了。」

  接著,看到大樹極高處,樹枝和樹葉,一陣晃動。顯然是紅綾由於興奮,正在亂蹦亂跳,或是搖動樹枝。身在樹上,她一點也沒有驚懼之心。

  接著,就看到她從枝葉之中躍了下來,不一會,只見她身上穿著那件背心,雙手抱著樹幹,疾滑了下來,一下子就落了地。

  我和白素趕過去抱住她,卻發現她雖然高興,可是眼中竟然有淚水──這令得我們大惑不解。

  紅綾一面抹淚,一面道:「剛才在樹上,在一個很深的樹洞中,找到這──背心的,樹洞外,還有兩條毒蛇在,可知靈猴是故意選擇,使東西不容易落入別人手中。靈猴是神仙飼養的,自然知道神仙的東西,不能胡亂給人,他們就是因此而死。」

  她一說就是一大篇,可是仍然沒有說到她為甚麼要流淚。紅綾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我取出了背心,想起牠們──對我來說,和人一樣。再也不能和牠們在一起了,我不想哭,卻不知怎麼,鼻子一酸,眼中就有水冒了出來。」

  我和白素這才鬆了一口氣,感到了悲哀,就流眼淚,這是人類感情的自然反應。

  我道:「你應該流淚,那兩頭靈猴,我甚至可以斷定,是『神仙』託他們照顧你的:你外婆要跟神仙上天,你還那麼小,需要照顧,神仙一定曾託過他們。」

  紅綾聽得我這樣說,發了一會獃,用力搖了搖頭,把身上的背心脫下給我們,她自己奔到了銀猿的屍體之旁,摟住了他們。

  我低聲道:「讓她去,感到悲傷是正常的。」

  那件「背心」一到了我手上,沉重得出奇,至少有十五公斤。

  那真的是一件背心,情形和普通的避彈衣差不多,前面左右兩邊,都有長方形的硬盒,有的上面有許多按鈕,有許多指示燈,也有小型的顯示屏,數了一數,一共是十八個──那顯然是十八個有著不同功用的精密儀器。

  在背部,是一個直徑三十公分的圓圈,圓圈之外,是一排許多管子,也不知是甚麼用處,在圓圈的中心,則是一個按鈕。

  我和白素用強力電筒照著,翻來覆去,看了很久,早已可以肯定這樣的東西,必然屬於外星人所有,可是對它的功用,卻一無所知。

  這時,天色早已黑了,也不知紅綾是甚麼時候來到我們身邊的,直到她忽然說了一句話。

  她說的是:「這東西不是會冒火的嗎?怎麼才能使它冒火?」

  這一問,將我們問倒了。這「背心」必然會「冒火」,但如何能使它冒火呢?當然是按動其中的一個按鈕──問題就在這裡了,它有超過三百個按鈕,應該按哪一個呢?

  這背心,毫無疑問是外星人的精密儀器,每一個按鈕,都有作用,不能亂按。

  紅綾得不到回答,把這個問題,又連問了兩次,我據實道:「它會冒火,但我不知道如何才能使它冒火。」

  紅綾聽了之後,現出了一個十分古怪的神情,她是想到甚麼就說甚麼的,所以她脫口道:「靈猴知道怎麼令它冒火。」

  這句話聽起來平淡無奇,可是我和白素,都知道她說這句話的用意何在──她也不是故意轉彎抹角,而是先說了這一句。要是我們不知道她的用意,她自己也跟著會說出來的。

  白素為了使她不再那麼野,曾努力糾正過她的許多習慣動作,例如拍打自己的身體之類。而當白素在那樣做的時候,都這樣告訴她:「只有猴子才那樣做,人不會。」

  我相信紅綾對這句話,一直有相當程度的反感──她不認為猴不如人,甚至還認為人不如猴。

  這時,她那樣說,就表達了她的那種觀念──靈猴都能,你們卻不能。

  白素指著背心:「那是『神仙』的東西,神仙可能教過靈猴怎樣用它。」

  紅綾側著頭,想了一會,總算接受了白素的說法。我向她作了一個手勢:「我們自己來研究,來,你先把它穿上,看看如何才能令它放光。」

  紅綾很是高興,讓我替她穿上了這件背心,在衣著之中,背心是最容易穿著的了。這背心沒有鈕扣。但是兩邊衣襟輕輕一碰,就連在了一起。

  紅綾穿上了這件背心之後,乍一看,就像是一個攝影專業人員──有一種給攝影師穿用,有許多口袋的背心,穿起來就是這樣子。

  紅綾低頭察看著,我道:「這裡的每一個按鈕,都有我們意想不到的用途。」

  紅綾道:「那就一個一個按來試試。」

  紅綾說著,雙手齊出,就要去按。我和白素,忙不迭一邊一個,抓住了她的手,叫:「別亂來。」

  紅綾瞪大了眼,我急急解釋:「我們對它一無所知,若是按錯了,不知會發生甚麼事。」

  紅綾道:「會發生甚麼事?」

  我看到「背心」的下半部分,像是有一排管子,所以隨口道:「可能一下子,「呼」地一聲,把你帶上天去。」

  紅綾的神情更是古怪之至,望定了我,分明是在說:那可好啊,求之不得。

  我笑著指向天:「飛上天去,當然好玩,可是你不知道如何下來,這便如何是好?」

  紅綾也抬頭望著天上,很認真地在想上了天下不來的處境,想了足有一分鐘之久,才想通了能飛上天去,固然愉快之至,但如一直在天上下不來,卻也不是很妙。所以她結果長歎一聲,沒有再說甚麼。

  我吸了一口氣:「能冒火的按鈕,一定最簡單,最容易使用──」

  我才說到這裡,紅綾就轉過身,背向著我:

  「這裏有一個大按鈕,你按來試試。」

  背心穿在紅綾的身上,我當然不能說按就按,所以猶豫了一下,誰知道紅綾說做就做,她的手臂長,而且動作靈活,一下子就彎了過來,在那大按鈕上,按了一下。

  剎那之間,只聽得「啪」的一下聲響,說是在紅綾的身上,忽然冒起了一蓬火來,也絕不誇張。

  我和白素,同時發出了一下驚呼聲──在這種情形下,正常的反應,會是疾退開去,以避火光。但身上忽然冒火的是我們的女兒,反應自然不一樣,隨著一聲驚呼,我們都一起撲向紅綾,把她擁在懷中。

  一抱住了她,我們立刻就知道,那不是一蓬火,只是一蓬光,因為並沒有火的熱力和破壞力,其所以一上來就使人感到是蓬火的原因,是光亮的顏色像火,而且閃爍不定,忽明忽暗,十足像火燄一樣。

  紅綾在火光乍現之際,也顯得很吃驚,但在被我們抱住之後,火光映著我們三人的臉,看起來更是詭異有趣,她首先叫了起來:「我成功了。」

  我和白素退開了幾步,紅綾又叫又跳,又翻著筋斗,她身子一動,發自她身上的光芒,更像是一蓬在熊熊燃燒的人。

  這背心,會發出這樣的光芒來,當然不是穿了它來跳「火神舞」的,可是究竟有甚麼作用,卻也說不上來。

  紅綾一面跳躍翻滾,一面發出呼叫聲。那兩頭負責銀猿屍體的大猴子,也跟著跳和叫,一時之間,黑暗之中,吵鬧不已,蔚為奇觀。

  看得出紅綾很是興奮,因為她一直在說「神仙的身上會發火」,現在她自己的身上也會冒火了,自然值得高興。

  她一下子自遠處翻跳近來,滿面紅光,臉上有著光輝流轉的汗珠,一臉喜容,叫著:「這東西真好玩。」

  接著,她不等我們有反應,就自己解釋:「是神仙的東西,自然好玩。」

  說的時候,她眼瞅著我,看來心中大有拿父母和神仙相比較,神仙比父母好玩之意。

  我心中說了一句:「那你就跟神仙去好了。」──沒有說出來的原因是,若是她真的跟神仙去了,那我們豈不是又失去了女兒。

  白素向她走過去:「好了,玩夠了,脫下來吧。」

  白素說得很認真,那極可能是她作為母親,已經有了會有甚麼事會發生的預感。

  可是紅綾正玩得興頭上,如何肯聽,她一面後退,一面道:「再玩一會,神仙會飛,說不定我也能飛。」

  她說著,一面後退,一面就在前面,按鈕上亂按。

  我反應和白素不同,又好氣又好笑,叫:「小心飛上天下不來。」

  白素則聲色俱厲:「快脫下來。」

  說時遲,那時快,我看到紅綾那時,雙手的大拇指,按在背心下面的兩個對稱的長方形按鈕上,那兩個按鈕,有光亮閃了一閃,緊接著,「轟」地一聲響,紅綾整個人,沖天而起。

  這一下變化,當真是意外之極,而且令人心膽俱裂,我張開口想大叫,可是沒有聲音發出來,因為正有一股極強大的氣流,自上而下,壓了下來。

  那股氣流壓進了我的口中,幾乎沒令我窒息,五臟六腑,就像被翻轉一樣,難過之至,一個站不穩,跌倒在地。

  我才一倒地,就有人也跌倒,壓在我身上,那兩個猿猴,雙手抱住了頭,滾了開去。

  我抬頭向上看去,只見一團火光,裹著一條扎手扎腳的人影,真叫作眨眨眼就上了天。

  更令人意外的是,忽然又有一聲巨響傳來。

禍根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