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根 線上小說閱讀

(十一)遇仙



  紅綾回來了!

  等到我們三人一起叫出聲音來的時候,紅綾離我們的頭頂,只不過一百公尺了──本來,她會落向一公里外我們原來所在之處,但白素取出了電筒,向天照射搖動,而紅綾看來竟學會了使用那「背心」,向我們飛來,在我們的頭上,停在半空之中!

  我用盡了氣力叫:「快下來,你這猴頭!」

  她多手多腳,幾乎沒害死她的父母,這上下還不肯立刻下來,直是可惡!

  紅綾身子一沉,就落了下來。她一落下,就急急道:「我沒事,我很好,怕你們發急,才趕回來說一聲,我立刻要走!」

  我和白素急叫:「你到哪裡去?」

  紅綾說得飛快:「現在沒時間說,我會回藍家峒,到時告訴你們!」

  說到「你們」時,「轟」地一聲,人又沖天而起,我們三人一起躍起,想去抓她,其中自然以何先達跳得最高,可是他一伸手時,紅綾早已升高了幾十公尺,哪裡抓得住她絲毫!

  這一次,她沖天而去的速度,竟然比上次更快!

  我們三人落下來時,天際紅光一閃,早已看不見了!

  何先達最先出聲:「老天,她──這是成了神仙了還是怎麼著?」

  照她這種倏來倏去的情形,說她成了神仙,也不為過。

  白素仰頭望著天:「我看她不是成了神仙,倒大有可能是遇到了神仙!」

  我怔了一怔,白素一向不是說話誇張的人,她這樣說是甚麼意思呢?

  我只略想了一想,就明白了!

  白素的意思是:紅綾由那飛行儀器帶上了天之後,見到了外星人!

  她為了免我們牽掛(事實上我們幾乎喪命),所以又趕回來向我們報平安。看她來回的方式,她顯然已學會了如何操縱那飛行儀器──若不是外星人教她,她再聰明,也沒有法子學得會!

  一想通了這一點,我不禁心頭狂跳,這實在太令人興奮了,紅綾她不久之前,還是全身長滿了長毛的野人,現在不但已成了文明人,而且還有了和外星人接觸的機會,這一切變化,發生在她的身上,她是不是能承受得起?

  白素自然也關心紅綾,她也看出了我的心意,她道:「我們女兒的潛力之深,無可比擬,放心好了,她能適應一切環境,會應付任何劇變!」

  我嚇了一跳:「你說話好嚇人,不是暗示她會變外星人吧?」

  白素給我的大驚小怪逗得笑了起來:「當然不,我的意思是,她會成為一個走在時代尖端的,極其傑出的地球人,她還是我們的女兒!」

  我鬆了一口氣,心想,只要她是我們的女兒就好,管她是傑出的地球人還是野人!

  何先達也感染到了我們的高興,大聲道:「看,我早說過,紅綾生得有福,不會有兇險!」

  我道:「謝謝你──紅綾遇到的──神仙,會不會恰好是她的外婆?」

  白素吸了一口氣:「但願是──但願我能見一見自己的母親!」

  白素自己也早已是母親了,還那麼想念自己的母親,看來那是由於她自小從來未曾見過自己母親的緣故。很多朝夕相對幾十年的母女,只怕就不會有那麼熱切了。

  白素感歎了一聲之後,立時道:「我們回藍家峒去,歸途,可以多走一些路,到二姨的墳上去看看!」

  身形高大魁梧的何先達,一聽得白素這樣說,立時全身篩糠也似抖了起來,甚至可以聽到他骨頭因為抖動所發出的「格格」聲。

  我立時重重一拳,打在他的胸口,喝道:「你總要去的,是不是?」

  何先達連連點頭:「自然,自然,不但要去,而且要在墓旁結廬而居──長伴──芳魂!我沒有說不去,只是一想起來,身子便把不住發抖!」

  他斷斷續續說出了這番話,令我和白素都很感動──他這時武術造詣之高,已經可以說舉世無雙,可是仍然會這樣發抖,可知他內心深處,自責之深,無與倫比!

  紅綾雖然倏來倏去,但我們已知她平安,心情大好,我就開始把發生在苗疆和大帥府的一切事,擇要說給何先達聽,那些經過,曲折複雜,地域縱橫萬里,時間半個世紀,聽得何先達張口結舌。

  我們三人一面走一面說話,但並沒有放棄警惕,因為我們知道,另外有一個手持先進武器的人在附近出沒,其人行為乖張,目的不明,是一個危險人物。

  那人很有可能就是鐵天音。

  有時,在聽了我的敘述之後,何先達大是感歎欷歔,我就讓他去發洩一下情緒,趁機和白素交談幾句。

  我道:「看來,那人手中只有一枚火箭,不然,紅綾再度來去,他何以不再發射?」

  白素點頭:「雖然手提火箭發射器很精巧,但也很沉重,他不可能帶太多,怪的是,他深入蠻荒,為甚麼要攜帶火箭?難道他早已預料到會遇上高速的飛行物體?」

  白素的這一問,令得我也大是疑惑,對此,這人(他是鐵天音也好,不是鐵天音也好),到苗疆來,為甚麼要攜帶火箭這樣的武器?

  帶著火箭,會使他行動不便,可知必有目的,他知道會有高速的飛行體,他──

  我想到這裡,陡然一揮手:「真是鐵天音──老十二天官的記錄之中,一定有關於『神仙』的記載,他知道『神仙』會在天上飛來飛去,所以帶上了火箭──」

  說到這裡,我又有點說不下去,因為若是說他有意要把外星人用火箭射下來,那似乎有點說不過去!

  白素也皺著眉,顯然她也沒有想通這一點。

  這時,何先達才從往事之中,清醒過來,他道:「那次我和月梅來找你──」

  白素搶著道:「我還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母親是誰!」

  何先達長歎了一聲,沒有說甚麼,那一下長歎聲,簡直像是一塊大石壓向聽到的人心頭,使我不由自主,在自己的胸口上搓揉了好一會。

  我再敘述往事,有間歇的時候,就和白素討論鐵天音的行為,兩人一致的結論是:鐵天音在老十二天官的記載之中,知道了有「神仙」的存在,也可能知道了和「神仙」聯絡的方法,他到苗疆來,是來尋找「神仙」的!

  有了這樣的結論之後,我不禁大搖其頭:「雖然是傳說,但所有的傳說之中,有機會遇仙的人,不會有壞心腸的,像他那樣,用火箭射神仙,若是神仙一還擊,他能抵抗嗎?」

  白素道:「這一點暫時想不通,等見到了鐵天音時,他必然有所解釋。」

  我沒好氣道:「他還敢來見我們?」

  白素沉默了片刻,才道:「他一定會來見我們──他心中並不以為他自己的行為不對,像他這種,在兒童或少年時期,經過殘酷的生活環境的人,會有一種變態心理,認為全世界都虧負了他,他有權向全世界索償!」

  白素的分析很有理,鐵天音的童年,正是他父親鐵大將軍自權力的高位上摔下來的時候,必然影響他的心理狀態,變得不正常!

  我歎了一聲:「照我想來,他無論如何,難以解釋自己的行為!」

  白素沒有再和我爭下去,那時,已經度過了漫漫長夜,到了破曉時分。我們三人的腳步又快,在聽到了河水滔滔的聲音之後,更加快了腳步。所以,當東方幻出了一大片彩霞時,已經可以看到那座「陳月梅之墓」了。

  猛哥已經把墓修得很像樣,在墓旁還有一間石屋。在我們走近的時候,石屋中有一個苗人走了出來,見了我很是高興,快步迎了上來。那是一個很紮實的中年人,隔遠就叫:「我叫麻責,猛哥族長叫我來看守這墓的!」

  我走過去,拍打他的肩頭:「你可以回去了,回去告訴猛哥族長。一願神蟲要找的那人已找到,他不必到處奔波了!」

  那個叫麻責的苗人,聽了大是高興──顯然在這裡守墓,絕非優差,能回苗峒去,當然再好不過。

  我在說到「要找的那人已找到了」的時候,伸手向何先達指了一指。

  何先達這時,離墓大約有十來步,他不是不動,而是以極慢的速度,一寸一寸地在移動,雙眼睜得老大,胸脯起伏,呼吸急促,雙手緊握。

  我知白素都沒有催他,白素自顧自把天亮之後摘來的鮮花,一大簇,放到了墓前,然後和我並肩而立。

  何先達慢慢移向墓前,再慢慢地伸出手臂來,抱住了墓碑──猛哥已改立了石碑,刻的就是當日寫在木頭上的字,他把自己的頭,抵在石碑上,抵得極緊,不一會,在他的頭和石碑之間,就有鮮血滲出來!

  他不是一頭撞上去,而是用力抵著石頭,以致流血,看來更是駭人,以他的氣力而論,我不懷疑他可以把頭骨壓碎!

  我大聲說了一句:「你還沒見過你女兒!」

  何先達──我相信他在那一剎間,真是又萌了死意的,被我一言提醒,身子陡然一怔,抬起頭。額上一縷鮮血流下來,樣子甚是駭人。

  他聲言發顫:「是,我還沒見過藍絲!」

  我道:「我會和她聯絡,要她來看你,我看你不會再離開的了!」

  我說著,指了指那石屋。何先達連聲道:「是!是!有現成的屋子,太好了!」

  那蠱苗也弄明白了何先達是替代他的人,所以很是殷勤:「這屋及四周,我都施過術,百毒不侵,可以放心打開門睡覺!」

  何先達倒不在意這些,他在苗疆遊蕩那麼多年都沒有事,本身早已百毒不侵了!

  麻責歡天喜地離去,石屋中設備齊全,還有好幾筒酒,我和何先達喝著酒,何先達的情緒,像是平復了些。多年來,他一直想在苗疆中發現陳二小姐,現在,雖然事實殘酷,但也算是「找到了」。他的悲痛,也有了歸宿,情緒自然也不再那麼激動了。

  他把一杯酒,澆在墓上,在墓前跪了下來,我趁機道:「我們告辭了!」

  何先達並不挽留,只是向我們揮了揮手,甚至連頭也不回。

  我和白素手拉著手離去,走出了老遠,兩人都不說話。我們都在想,何先達這一生,不知如何詳述,他若是肯拋開自責,以他武術的高超造詣,還是很可以有一番作為的,但是看來,他這一輩子,是不打算重回社會的了。

  白素先開口:「只顧向他說往事,忘了向他問往事了。」

  我點了點頭:「是,該向他問當年白老大大鬧哥老會總壇的事。」

  當年,白老大在哥老會的總壇,大展神威,最後雖然不免身受重傷離開,當時何先達還是一個少年,但也有幸目睹。據他自己說,他嚇得躲到了桌子底下。雖是如此,當年如此驚心動魄的場面,由親身經歷過的人來說,一定也有聲有色!

  白素靜了一會,又道:「不要緊,二姨的墓,總會常來,有的是機會!」

  我知道白素的心意──她母親下落不明,生死未卜,阿姨的墓,自然也可以略慰孝思。

  因為紅綾曾說「在藍家峒見」,我們心急想見她,所以趕得很急,一路上,兩人都不斷地抬頭看天,希望可以看到紅綾自天而降,或是在天上飛過。

  到了第三天中午,離藍家峒已經不是很遠,已有自峒中外出的苗人見到我們。

  我招手叫來了幾個,問他們:「十二天官回來了沒有?」

  苗人都答:「回來了,昨天晚上回來的,可是──可是──可是──」

  眾苗人說得很吞吞吐吐,我不禁大奇,因為苗人性直,很少講話半湯不水的。

  我追問:「可是怎麼?」

  一個年紀較輕的苗人道:「他們回來之後,就一直躲起來不見人。」

  白素細心:「往年不是那樣的嗎?」

  那苗人道:「往年,祭老天官回來,十二天官都會問眾人說說祭祀的情形,和說老天官當年遇到神仙之後,自身也升仙的故事。」

  另一個補充道:「這次一回來,就甚麼人都不見!」

  白素道:「峒主沒告訴他們我們來過?」

  苗人道:「峒主根本沒有機會見到他們!」

  雖然十二天官在藍家峒的地位極突出,但是他們回來之後,連一峒之主也沒有見過他們,這事情就顯得很不尋常了。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一時之間,想不出是發生了甚麼事。

  我們別過了那幾個苗人──看得出,由於十二天官的行為失常,苗人都有點憂心忡忡。

  我們加快了腳步,越過了那道水流湍急的山溪。就看到有不少苗人,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愁眉不展,見了我們,雖然一樣打招呼,可是在熱情之中,也難以掩飾他們心中的憂慮。

  不問可知,苗人的這種情形,也是和十二天官有關的了。我們才一進峒,就有人去報告了峒主,所以又高又瘦的峒主,迎了出來。

  我們急急地行了禮,我就問:「十二天官呢?」

  峒主順手指了一指,我對藍家峒的一切已經很熟悉,知道十二天官自成一國,十二個人有一座竹屋,和其他苗人的居所,有幾十公尺的距離,峒主這時所指的,正是那幢竹屋。

  峒主的神情很是沮喪:「他們一回來,就飛快進了屋,傳出話來,不准人接近,不准人打擾!」

  我吸了一口氣:「我──和白素,可以例外吧?」

  峒主搖了搖頭,表示他也不能肯定。

  我和白素逕自向那屋子走去,到了距離只有十公尺左右時,峒主和幾個苗人,便不再跟在我們的後面。我又走近了幾步,也感到了雖然一點動靜他沒有,可是在寂靜之中,卻有一般神秘之極的氣氛。

  我站定了身子,和白素握著手,朗聲道:「十二天官,我和白素來了!」

  我可以肯定,只要十二天官在屋子裡,一定可以聽到我的聲音。可是第一遍、第二遍之後,屋子中一點反應也沒有。

  那種寂靜,就更令人感覺異樣了。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又說了第三遍,並且加了一句:「我們看了老十二天官的記述,發現他們遇到神仙的那一部分,神秘莫測,所以來和你們商量一下!」

  當時,我全然不知道有甚麼事發生在十二天官身上,我之所以特別提出老十二天官遇到「金甲神」的事,只是想及這類奇遇,任何人都會有興趣,十二天官是苗人,篤信神仙的存在,自然更容易打動他們的心,使他們不再拒絕和別人接觸後來,才知道誤打誤撞,我那一番話,恰好和十二天官的近來遭遇有關。

  說了那一番話之後,沒有多久,我見到屋子的門打開,有一隻手自打開了一些的門中伸出來,向我們招了一招,示意我們進去。

  我們還沒有舉步,就先聽得身後,傳來了許多人鬆一口氣的聲音。原來連峒主在內,許多苗人,都在十多公尺外等著,不敢接近。他們看到十二天官邀請我們進屋去,都猜想事情不會太嚴重,所以才不約而同,大家一起鬆了一口氣。

  那門始終不曾大開,我和白素,是側著身子進去的,一進去,門就關上,屋子中很是黑暗。只知道有許多人在,可是卻看不到人,也沒有人出聲。

  我們閉上眼睛一會,再睜開眼來,才隱約看到十二天官列成了一個圓圈,圍著我們。

  我剛想問究竟發生了甚麼事,白素輕輕用肘撞了我一下,她已開口:「你們可是也遇到了神仙?」

  本來,屋中靜極,各人甚至連呼吸都是抑制著在進行的,可是白素此言一出。十二個人一起發出了驚呼聲──有的沉得住氣的,還只是低呼聲。沉不住氣的,我認出其中有嗜酒的牛天官的聲音,那已是毫不掩飾的驚呼!

  由此可知,白素說中了!

  剎那之間,我的思緒,也不禁很是紊亂,因為近日來,「遇到神仙」的情形,好像很多。

  紅綾「遇仙」,十二天官也「遇仙」,我們更推測到鐵天音攜帶了火箭進入苗疆,目的也大有可能是為了尋找「神仙」,不知是不是也已經遇到神仙了。

  而令人不解的是,十二天官就算是遇了仙,何以要那麼神秘,看來非但不像是喜事,反倒像是大禍臨頭一樣!

  我沉聲道:「恭喜你們了,自然在──神仙那裡,得到了指引!」

  我心知,所謂「神仙」也者,就是那一批用扁圓形的飛船來到地球的外星人,我也稱之為「神仙」,只不過是稱呼上的方便。

  這時,眼睛適應了黑暗。看出去,不單是影影綽綽人影,也可以看到他們的臉面,個個人都神情凝重,我對十二天官所知更多,也知道其中的龍天官身分與眾不同,可是哪一個是龍天官,這時我也認不出來。

  我認出了鼠天官,他們沒有立即回答我的話,我又道:「究竟怎麼了?」

  鼠天官一揚手,十二個人齊聲道:「你們是我們的朋友,是不是?」

  我雙手一攤:「太『是』了,你們甚至把老十二天官的記述給了我們,這中間,有太多的秘密,只有最親密的朋友,才能分享!」

  十二天官的神情,像是放心了些,鼠天官又作了一個手勢,十二人各自坐了下來。牛天官自己坐在地上,卻將一張大竹椅推到了我的面前。

  牛天官身形粗壯,他的那張竹椅,足夠我和白素兩人一起坐。更妙的是,椅子兩旁,各有一大筒酒在──牛天官嗜酒,那是他自己的設計。

  我先不說甚麼,取下了一筒酒,打開,自己喝一口,遞給白素,白素也喝一口,遞了開去。等到所有人都喝了一口酒,我才開口。

  苗人有「共喝一筒酒」的習慣,這種習慣,可使雙方的關係拉近,變得親密。

  我一開口就道:「說說你們遇到神仙的情形!」

  鼠天官道:「師父升仙之後──」

  他才說了一句,我又想問老十二天官升仙的事,因為這件事也神秘之極,而我所知不多,只是靠鐵天音告訴了我幾句,當然非弄清楚不可。

  因為所謂「升仙」,其實就是變成了外星人──白素的母親,就大有可能有同樣的改變。在許多曲折的事情變化之中,那種外星人始終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但是,我還沒有問口,白素就伸手在我唇上按了一按。我明白她的意思,是讓十二天官一樣一樣地說,別打亂了他們的思想。

  鼠天官又重複了一句:「師父升仙之後──」

  停了一會,他再度重複了一次,而神情和語氣之疑惑,一次比一次更甚。我忽不住問:「老十二天官的升仙,有甚麼疑問?」

禍根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