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根 線上小說閱讀

(八)痛苦深淵中練成了絕世本領



  如果是「可能之二」,那麼這個人,肯定是敵非友,他要我們誤以為山洞中沒有人,目的當然是叫我們進來,可以對付我們。

  目前的情形,很令人為難──我們不能肯定山洞中有沒有人,就不能貿然前去察看。在這樣的情形下,紅綾就算把樹枝拋進山洞去,也沒有用處。山洞很大,裡面的人可以騰挪趨避,他要不出聲,不出來,我們還是沒有辦法。

  照目前的情形來看,只能僵持下去,但自然也不是辦法。我沉聲道:「火。」

  拋火把進山洞去,如果山洞內有人,那一定會把人薰出來。

  白素卻搖頭:「不,山洞中有烈火女的骸骨,說不定我們要找的外星人的物件也在其中,會被火損毀。」

  紅綾焦躁起來:「我進洞去看個究竟。」

  我們仍以怒目相向否決了她的提議。

  正在我們想不出辦法時,事情突然又有了意外之極的變化,只見一團不知是甚麼東西,以極高的速度,斜刺裡在長草叢中,疾竄了出來,行動快到了極點,眼前一花,連那是甚麼東西都沒有看清,足有三十公尺的距離。那東西已進了山洞之中。

  這一下變故,當真是意外之極。更意外的是,那一團迅速移動的是甚麼東西,都沒有看清楚。

  一樣東西,能以那麼高的速度移動,當然是動物,或至少是由動物控制的甚麼東西。可是剛才那一瞥之間,我們看到的那東西,卻像是一個小土丘──一個長著一簇不知名植物,有枝有葉有花的植物的小土丘。

  一個小土丘,怎麼會以那樣的高速,一下子就飛進了那山洞中去了?

  一時之間,我們一家三口,面面相覷,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最先開口的,竟然是紅綾,她「噓」地吸了一口氣:「剛才那──是甚麼東西?那──就是──爸常說的──外星人?」

  我常說外星人可以是任何形狀,這種話紅綾聽得多了,所以這時就如此問。

  我不知該如何反應才好,因為外星人雖然可以是任何形狀,但也很難接受是剛才看到的那模樣。

  白素對紅綾的問題,倒有了答案:「那是一個人,一個偽裝得很好,身手極高的人。」

  紅綾「啊」地一聲:「良辰美景到了?」

  她一下子就想到了良辰美景,那很容易理解。因為剛才那物體移動的速度極高,而白素又說那是人,能移動得那麼快的人,自然是良辰美景了。

  白素搖頭:「不,不是她們,若是良辰美景,不必偽裝得那麼好,一直跟著我們。」

  在白素提到「偽裝」時,我已經想到這一點了──那個人就是我們一直在尋找的跟蹤者。那人竟把自己扮成了一個小土丘。

  像那樣的小土丘,到處都是,誰也不曾注意,我們可能都會站在這小丘上而四面眺望過,而不知腳下有人,正在近距離窺伺我們。

  一想到這一點,心中登時有了極不舒服的感覺,可是問題接著紛至沓來:這人跟蹤我們,目的不明。只能說,他如有惡意,我們防不勝防。

  這時,他暴露了自己,掠進了那山洞去,又是所為何來?

  這人的行為,直是古怪神秘之極。

  我一面心念電轉,一面仍回應著白素的話:「這人身法之快,看來還在良辰美景之上。」

  世上竟然還有比良辰美景輕功更好的人,這也有點不可思議了。

  白素的眉心打結,壓低了聲音:「真怪。」

  每當白素有這個神情的時候,總是她心中想到了一些事,解開了一些結的時候,但這時,我卻不知道她想到了甚麼。

  我向她望去,她已低聲在對紅綾說:「如果我估計不錯,而又沒有意外,那人很快就會從山洞中出來,你設法把他攔下來。」

  紅綾一聽,大是興奮,身子挺立了一下,我連忙又把她拉了下來──為了提防有自動步槍的人,我們一直在大樹後,半矮著身子。我們沒有武器可以反抗,唯有用最好的方法掩護自己。

  所以,我聽得白素竟然吩咐紅綾去做這樣的事,大是意外。而紅綾由於有事可做,又知道了剛才撲進山洞去的那人,大有可能就是連日來她用盡心機也找不出來的跟蹤者,當然大是興奮。

  白素看出了我的緊張,伸手拍了我一下,示意我放心,而被我拉下來的紅綾,身子一挺,又站了起來,手中持著那根削尖了的樹枝,身子傾向前,像是一頭蓄滿了勁力,伺機一撲的獵豹。

  我也大是緊張,雙手各抓了一塊石頭在手,三個人之中,只有白素,仍然是那麼自若。

  大約只等了兩分鐘左右,那一團物體──一個上面長著花草灌木的小土丘,帶起一股勁風,又從洞口,向外疾掠而出。

  就在洞口有物體閃動之際,紅綾已發出了一下驚天動地的呼叫聲,整個人如箭離弦,向前撲了出去。

  她向前撲,那「土丘」向外掠,雙方的勢子都快絕,距離又不是太遠,眼看就要撞上了。

  我一顆心,像是懸在半空之中一樣──說那「土丘」之下是一個輕功絕頂的人,那畢竟只是我們的猜測,誰知道那究竟會是甚麼怪物,紅綾與之一撞之下,會有甚麼樣的結果,誰也不能逆料。

  本來,白素已給我吃了「定心丸」,我不應該如此害怕,但紅綾是我的女兒,關心則亂,若不是白素拉住了我,我也早疾衝出去了。

  雖然我未能衝出去,但白素沒有掩住我的口,所以我還是大叫了一聲。

  就在這一聲大叫中,眼看非迎面相撞的紅綾和「土丘」,忽然又起了變化。

  只見那「土丘」陡然平生拔高了兩公尺,「呼」地一聲,就在紅綾的頭上掠了過去。

  也就在雙方一高一下相錯而過的那至多只有百分之一秒的時間中,紅綾又大叫一聲,手中削尖的樹枝,自下而上,向「土丘」的底部,疾刺而出。

  假設那「土丘」是人的偽裝,那麼,「土丘」的底部自然是空的,可以看到藏在「土丘」中的人,紅綾那一下攻擊,在時間上,拿捏得恰到好處,尤其是在這樣突如其來的變化之中,能發出這樣閃電般的一擊,真值得喝采。

  (上海人有一句話:「癩痢頭兒子自己好」。)

  那一刺,是雙方在一上一下交錯而過時刺出的,樹枝刺進了「土丘」之中,紅綾的身子,已和「土丘」交錯而過,只見「土丘」底下,忽然伸出了一隻手來,抓住了樹枝,可是才一抓住,立刻又鬆開。

  剎那之間,手縮了回去,「土丘」和紅綾也已分開,雙雙落地。

  紅綾才一落地,用樹枝在地上一點,人已倒翻了過來,一面大叫道:「我看到你了。」

  那「土丘」在一落地之後,卻又向上疾彈了起來,速度快絕,彈起落下,已在十公尺開外,再一落地,再彈起,又遠了十公尺,到這時候,紅綾才能蓄勢起步去追,自然是追不上了。

  白素忙叫:「不必追,夠了。」

  那時,我和白素,都從那大樹後走了出來,由於剛才發生的事,太驚心動魄,所以我一時之間,也顧不得防範山洞中的「半自動步鎗」了。

  那時,「土丘」早已看不見了,紅綾叫著:「我看到了那人,真是一個人,藏在那個罩子裡。」

  她把那個空心的「土丘」稱為「罩子」,倒也適合。我不知道那「土丘」是用甚麼材料製成的,就算它很輕,要帶著它而可以移動得如此之快,若不是親眼所見,由他人來轉述,也不易相信。

  而且,人要作那樣高速的行動,身體四肢,都需要大幅度的擺動,那「土丘」的大小,至多只能夠使藏在其中的人彎著身子,他是如何能在身子蜷縮的情形下作高速運動的,當真難以想像之至。

  我一面想著,一面又驚告:「小心。躲回大樹後面去。」

  白素搖頭:「沒有必要,山洞中沒有人,不會有危險。」

  我呆了一呆,白素補充:「剛才那人,已替我們去探察過了。」

  一聽得白素那樣說,我立即明白了她的全部推想,也明白她何以會要紅綾把那「土丘」攔下來了。

  白素的推斷是:那藏在「土丘」中的人,一直近距離跟著我們,我們找不到他,他行動詭秘,可是卻沒有惡意,因為這幾天來,我們並沒有遭到任何暗算。

  由於那人離我們近,所以我們的一舉一動,他都知道,甚至於我們所說的話,他也可以聽到(真可惡),他完全知道我們要做甚麼。

  白素的推斷,更進一步認為,這人不但沒有惡意,而且對我們有好意──當我們為難,不知該如何去決定持半自動步鎗的人是不是在山洞中時,他不惜暴露自己,衝進山洞去,再掠出來,向我們表示山洞中沒有人。

  白素的推斷雖然有點怪,但一切事實的發展,又確然如此。那人一伸手,已抓住了紅綾刺出的樹枝,可是立刻又鬆手,並沒有把樹枝奪過去,也沒有為難紅綾,可知他絕無惡意。

  這當真是怪之極矣,怎麼會有這樣的一個人在苗疆和我們在一起,這一下「嚇」走了他,他還會不會再出現?

  紅綾現出沮喪的神情:「我沒有把那人攔住。」

  白素道:「你已看清確是一個人,已經很成功了。」

  紅綾高興起來:「那人的──手好可怕。」

  那人是甚麼樣子的,我還沒有問,紅綾先說他的手「可怕」──這一點,我也有同感,在他伸手抓住那樹枝時,我和白素,都見過那人的手。

  紅綾說那手「可怕」,確然如此。若不是有五隻手指,又曾見那五隻手指靈活地抓住了樹枝的尖端,再鬆開,我很難想像那是一隻人手。因為在那隻手的手背上,全是各種各樣傷痕結成的疤,有的可能還是疤上加疤,所以猶如生滿了瘤。

  而且,膚色黝黑,五隻手指又粗又短,好像,一樣長短,古怪之至。

  紅綾自己的手,自然也不是屬於細滑白膩的那一種,而是粗糙巨大,可是比起那隻手來,卻好得多了。

  那隻手在一伸一縮之間,給我的印象也十分深刻──我倒不是感到它可怕,而是第一時間想到,只有這樣的手,才能在崇山峻嶺之上對付豺狼虎豹,才能在原始森林之中對付毒蛇猛獸,那人的行動如此之快,如果是輕功的話,那麼如此醜陋的一隻手,也有可能是甚麼奇門武術的結果。

  一想到這一點,我心中陡然一動,抬頭向白素望去,沒頭沒腦地問了句:「你看這人練的是甚麼掌法?」

  別人或許會不懂我這樣問是甚麼意思,白素自然懂,她立即道:「像是鐵砂掌一類,或許是藍砂掌、紅砂掌,那是經過苦練的結果。」

  我歎了一聲:「這種武術,在練的時候,身體要經歷可怕的痛苦,真想不到現在還會有人去練這種功夫。」

  白素閒閒地道:「或許練的人,正想藉身體上的痛苦,去減輕心靈上的痛苦。」

  白素的話,才一入耳,我陡然之間,發出了一下怪叫聲,整個人直跳了起來。

  自從我問了那個問題之後,我和白素之間的對話,紅綾就不是很明白,她只是睜大了眼,望望我,又望望白素。她再也想不到,我和白素好端端地在說著話,忽然之間,我會有如此強烈的反應。她竟然也跟著我大叫了一聲,也跳了起來。

  我反手握住了紅綾的手,示意她沒有事,要她別吃驚,一面我指住了白素,張大了口,卻發不出聲音來。白素很肯定地點頭:「是他。」

  白素一說了那句話,我就想到了何先達。

  何先達在酒後冒犯了陳二小姐之後,第二天陳二小姐失蹤,自此他就由於內疚,後悔而跌進了痛苦的深淵之中。他精神上由於自責而感受到的苦痛,相信在現代人之中,很少有這樣的例子了。

  何先達出身哥老會──這一點很重要,江湖幫會很重義氣,侵犯朋友或上司或弟兄的女眷,那是十惡不赦的死罪,腦袋落地之後,還要為人不齒。而陳二小姐是何先達上司三堂主的夫人──雖然三堂主已經過了世,但是名分還在的。

  自然,如此深切的自責,和何先達這個人的性格,也有很大的關係。可以想像,他心中一直對陳二小姐仰慕之至,但也一直把自己的感情,深深埋在心底。若是沒有那一夜的狂亂,他毫無疑問,可以為陳二小姐做任何事。在他的心目中,陳二小姐如天仙,他會盡一切力量去保護她。一切都是純潔和美好的。

  可是一夜之間,卻改變了一切──他犯了這樣的錯誤,而且再也無法補救。

  在那種情形下,對何先達這個人來說,身體上的任何痛苦,都絕算不上甚麼了。

  白素自然是早已料到了在那空心土丘之中的人是何先達,所以才那樣說的。

  這其間包括的事情,複雜無比,有些紅綾明白,有些紅綾不明白,她拉著我的手問:「是誰?媽說那人是誰?」

  我吸了一口氣:「估計是──藍絲的爸爸。」

  紅綾並沒有那麼多的感慨,聽了之後,又是意外,又是高興:「咦,不是人人都在找他嗎?他為甚麼扮成了一個小土堆跟著我們,真古怪,又有趣。」

  我問:「他在你頭上掠過去的時候,你看到了他,是怎麼樣的情形?」

  我的意思是,那「土丘」並不大,老大一個人,怎麼可以藏在裡面呢?

  紅綾興致昂然,伸出手臂,又岔開腿:「就這樣撐在那罩子裡。」

  我和白素駭然,白素道:「臉向下?」

  紅綾更有興趣:「是,臉向下,像是烏龜背著一隻殼一樣。」

  紅綾這樣的比擬,自然沒有故意不敬的意思在,只是聽來刺耳,但我立即想到,一個人要在這種的情形之下,如此快速地行動,他的體能之強,到了甚麼程度?那十多年來,他在極度的自責之中,可能不斷以高難度、高強度的各種鍛鍊折磨他自己,所以在不知不覺之中,練成了絕世的本領?

  在武俠小說之中,有很多在不知不覺中練成了絕世本領的描述,像何先達那樣,竟然在極度的痛苦中,為了自虐,而練成本領的情形,也很罕見。

  我吸了一口氣:「那你看清他的樣子了。」

  紅綾搖頭:「沒有,太快了,我沒看清他的樣子。」

  白素側頭想了一想:「我想他很想和我們見面,只是一時之間,擱不下這個臉來。」

  我曾在他居住的那個山洞之中留言,請他到藍家峒去,他並沒有現身。但從現在的情形來看,他一定常在藍家峒附近徘徊,所以我們一出現,他就跟上了我們。

  他自然很想和我們相會,但是又克服不了自己心理上的障礙,所以一直沒有露面。直到看出了我們的為難,他才挺身而出,替我們去弄明白那山洞之中,是不是有可怕的敵人在。

  事情推測到這一地步,那個神秘的跟蹤者,可以說真相大白了。

  我取出了小刀,在一株大樹上,刮下了一大塊樹皮,露出了白色的樹幹,然後取過筆來,寫了兩行大字:「欲知你女兒詳情,從速露面相見。過去種種,譬如昨日死,自責多年,已足見懺悔之誠心矣。」

  在我寫字的時候,白素指著樹上的字,對紅綾道:「看,會寫字,有時很有用。」

  紅綾不肯學寫字,她有「寫字無用論」,自成一家,白素一直拿她沒辦法,所以這時,抓緊機會,趁機教育一番。

  怎知紅綾仍然堅持己見:「我想他不會在很遠,大聲叫,他就可以聽到。」

  她說著,一吸氣,果然叫了起來:「想不想知道你女兒,我表姨的情形?快出來和我們相見。」

  她的叫聲,震耳欲聾,效果真有可能比我留字還好,白素只好暗暗搖頭。

  她叫了幾遍,白素道:「好了,好了。如果他在苗疆到處亂竄,在裡流河畔見到了二姨的墓,他就應該知道自己有個女兒。」

  我歎了一聲:「藍絲並不責怪他,他至少應該知道這一點。」

  我們逗留著不動,當然是希望何先達再出現,可是等了一會,並不見有甚麼跡象,白素道:「我們進山洞去看一看。」

  紅綾首先向前奔出,不一會,我們三人,都進了那個山洞──我們並不是第一次來這山洞,也早知山洞之中,有著烈火女的骸骨,照說,不會有甚麼使我們吃驚的了。

  可是,最先進洞的紅綾,才一進洞,就發出了一下怪叫聲,在山洞之中,引起了陣陣的回音。

  我和白素,接著看清了山洞中的情形,也大吃了一驚。山洞之中,眾多烈火女的骸骨還在,可是卻再也不是整齊地排列著,而是變得凌亂不堪。紅綾一進洞就怪叫,倒也不是她大驚小怪,而是她踢中了一個骷髏之故,那骷髏兀自在地上滾動。

  我一見這等情形,脫口而出:「何先達。」

  我以為那是剛才,何先達衝進來的時候,他人在「罩子」之中,沒看清山洞的情形,所以把烈火女的骸骨弄亂了的。

  但白素立時俯身,捧起了一個骷髏來:「別亂怪人,不是他。」

  白素一拿起那骷髏來,我也看到了,在骷髏上,至少有兩個子彈孔。

  而且,也發現了其他的骷髏上、骨頭上,都有子彈孔,地上,有子彈頭,也有子彈殼,山洞壁上,也彈痕纍纍,到處可見。

  子彈正是射殺銀猿的那種半自動步鎗的子彈。

  這種情形,說明了甚麼?

  說明那持半自動步鎗的兇徒,曾進入這山洞,而他在進入這山洞之後,對著烈火女的骸骨,亂鎗掃射,至少射出了兩百發子彈。

  這是一種甚麼的行為?那是一種變態的、瘋狂的行為。不但可怕,而且令人噁心。

  本來,白素還曾假設,那兇徒不知道銀猿的來歷,值得原諒,可是烈火女的骸骨又礙著他甚麼了,他要亂鎗掃射?

  我只感到全身發熱,怒意勃生。

  這時,紅綾也看出情形不對頭,忙拾起了幾枚彈頭:「這是殺人的東西──這山洞中沒有人,為甚麼會有那麼多,想幹甚麼?」

  白素沉聲道:「這人是一個瘋子。」

  我一字一頓:「一個危險之極的瘋子。」

  我們都意識到自己處境的危險──有這樣行為的瘋子,沒再可能是友,必然是敵。

  而至今為止,我們對這個兇徒,一無所知。我用力一揮手:「我主張先回藍家峒去。」

禍根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