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脫 線上小說閱讀

三、咒語



  對小寶的說法,我並不感到突兀。

  因為,我曾參加過許多次,各種形式和靈魂接觸的行動。靈魂,正是小寶口中「類似精靈的存在」。通常,為了避免不受非目標中的靈魂的干擾,都會先設法將之驅走,以免妨礙降靈的進行。

  看來,降頭術中的召集精靈之法,也要有這一項事先準備功夫。

  這項準備功夫的理論基礎,和我對鬼魂的理論,十分吻合。

  我的理論是,靈魂幾乎存在於所有的空間之中,只是沒有通過特殊的情形,接觸不到而已,那情形一如,若沒有電視接收器,就看不到電視畫面,但形成電視畫面的電波,卻充塞空間,無處不在。

  這理論並不神秘,也經多次證實。

  溫寶裕剛才所說,唸咒語的目的,就是不要其他的精靈,干擾了召靈的行動。

  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溫寶裕道:「那咒語十分長──」

  我不耐煩:「這你剛才說過了!」

  溫寶裕道:「是──可是事情是從這咒語開始的,這咒語很長──」

  我重重的哼了一聲,溫寶裕續道:「可是在唸的時候,一個音也錯不得,藍絲千叮萬囑,要我小心,我自然也很是緊張。」

  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咒語」這玩意,在玄學中佔有極其重要的地位。古今中外的魔術巫術法術召靈降神等等行為,都有各自的咒語。一唸咒語,就有一種奇異力量的產生,可以達到種種想達成的目的。

  至於咒語的力量,自何而來,或者說為何唸了咒語,就會有力量產生,這一個問題,至今為此,還沒有確切的答案。

  凡是沒有確切答案的問題,各人就可以憑自己的想像力來做設想。

  我在長久涉足玄學範疇的過程之中,對「咒語」這種神秘的現象,也作過不少假設。在我的假設之中,有兩項值得一提──這個故事和咒語的關係很大,所以我又不嫌其煩,把我對咒語的假設闡說一下。

  我對咒語的第一個假設是:咒語,毫無例外,是由一個以上的音節組成,咒語是要大聲誦唸的,而咒語的發音,連串起來,又並沒有語言上的意義,所以,咒語只是一種特殊形式的發音。

  在發音的過程中,有可能引起空氣中或其他物質對聲音的共振,而在聲音的共振過程中,又導致一些變化,例如實用科學還不能解釋的磁場變化等等,從而,在不可知的因素之中,產生了力量。

  這個假設比較簡單,不可知的因素也太多,所以不是很被人接納。

  我的另一個假設是:各種咒語,其實是各種語言,特定的咒語,是特定的語言,說給特定的對象聽,只有特定的對象,才能聽得明白特定的咒語。

  說得明白一點,我假設諸神具有超凡力量,都是外星人,那麼,咒語,就是各類外星人傳下來的語言,你用這種語言說話,這種外星人能聽懂,它就發揮力量,使你達到目的。而你用那種語言說話,那種外星人就明白,他就能應你邀請,去完成一定的目的。

  當你高聲誦讀咒語之際,目的是要有超能力的外星人聽到,才能發揮力量來幫你。

  自然不是每次有人唸咒語,就一定奏效,而是要各方面配合,使咒語的特定目標,可以聽得到,這咒語才有效。之所以咒語不是人人可唸,其中還包含了能「上達天庭」的訣竅在。

  而外星人在傳下咒語的時候,一定也作過某些承諾,只要聽到了咒語,他們就會實現承諾,發揮力量,出現不可思議的效果。

  這一個假設,雖然只是原則,許多細節問題都是未知之數,但很可以說得通。

  當然,也有人譏嘲:「衛斯理的任何假設,都離不開外星人。」

  確然如此,我的許多假設,都離不開外星人,因為我堅信,許多許多不可思議的事,除了用外星人去解釋之外,永不會有結果。

  如果不相信有外星人,那麼,就一直只好在謎團之中打滾。

  好了,咒語在我的心目之中,既然可以作如此的假設,那麼我自然同意溫寶裕的話。那是一個音節也錯不得的,非但錯不得,而且音要唸得標準──音不準,就不是那個語言,人家就聽不懂了。

  中外歷來所傳的咒語極多,但是絕大多數都失了靈,當然是因為在傳習的過程之中,越來越走了音的緣故,變得初授者都聽不懂了,如何還會有效?

  溫寶裕見我諒解他的困難,很是高興:「這咒語,一共有兩百二十二個音。」

  我吃了一驚,望住了他不出聲──溫寶裕生性活潑,不耐死記,這全無意義的兩百來個音,要他死記下來,對他來說,那可比甚麼都難。而且,我不相信他可以記得下來。

  我吸了一口氣:「你記錯了?」

  誰也不知道若是記錯了咒語,或是唸錯了咒語,會產生甚麼樣的結果,所以我才吃驚。

  溫寶裕道:「若不是記得一字不差,誰敢亂唸?說來好笑,咒語本來是玄學的,最不科學的東西,可是我卻借用了科學的發明──在藍絲唸的時候,我用錄音機,把它全錄下來了。

  我悶哼了一聲:「沒聽說咒語可以用錄音機代唸的。」

  溫寶裕道:「當然不,我照著錄音來練,練了上千遍,總算記得了。」

  我由衷地道:「真是不容易之至。」

  溫寶裕感嘆:「簡直困難之極,我戰戰兢兢,一個音也不敢錯。背熟了之後,每天也至少唸它七八十遍。等到把藍絲給的粉末,溶進了無根水之中,照藍絲的吩咐,是要對著這盆水來唸這驅趕野精靈的咒語的。唸完咒語,就可以進行了。」

  紅綾在一旁,看來已經忍耐到了極限,她大聲道:「那你就快唸咒語吧!」

  溫寶裕苦笑了一下:「我準備好了一切,就要來找你們,要和你們一起進行,我臨出門找你們時,由於這幾天來,唸咒語唸成了習慣,所以一面走,一面又把那咒語,唸了一遍──其間,曾有短暫的時間,經過這盆水──」

  他說到這裏,停了一停,而我,也聽出一些名堂來了。

  我道:「你那一遍咒語,起了作用?」

  溫寶裕皺著眉:「我──我不知道──」

  紅綾的性子比我還急:「起不起作用都沒有關係?反正咒語是用來驅趕精靈的,早趕走和遲趕走,還不是一樣?就算驅走了再來,重唸一遍就是!」

  溫寶裕作了一個手勢,我道:「聽小寶說下去。」

  溫寶裕道:「我一面唸,一面向外走,等到唸完,恰好推開門。」

  他伸手向前面那扇門,指了一指。接著,他急步走到了那扇門前。

  當時,溫寶裕走到了門前,打開門,心中很是興奮,因為他即將和我見面,又有一樁如此稀奇古怪的事,可以和我一起進行。

  他又自覺這種難記的咒語,唸來很是暢順,所以心情也很愉快,就在這種情形下,他雖然聽得身後,有人叫了他一聲,他也自然而然,大聲答應。

  那叫他的聲音,叫的是:「小寶!」

  溫寶裕在答應了之後,才陡地一震,但立時感到,那聲音極熟,應該是一聽就知道是誰。可是,卻又奇怪在,他一時之間,竟想不起是誰來──在極度的意外之下,就會產生這樣的情形。

  所以,他也陡然一呆,心中在想,「是誰?」

  而那聲音又已傳來,這次,大有責備之意,「小寶,你在搞甚麼鬼?」

  這句話一傳入耳中,溫寶裕心頭突然亂跳,喜得大叫一聲,竟直跳了起來,這才在半空中一個轉身,大叫道:「陳長青,是你?」

  他已認出了那是陳長青的聲音。

  他這時的高興,實是難以形容,陳長青和他的交情極好,要不然,也不會把偌大的家財,全都交給了他,當時溫寶裕只不過是一個少年,能得到朋友這樣的信任,自然銘感心中。

  雖然說陳長青是「上山學道」去了,可是他一去之後,了無音訊,那情形也就和「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差不多。有時,我和溫寶裕提起陳長青,他都免不了要眼紅,這時,突然聽到了陳長青的聲音,其樂可知。

  所以,當他在半空中一個轉身,落下地來之際,甚至感到了一陣暈眩,幾乎站立不穩。

  可是當他站定了之後,他卻為之一呆,因為眼前一個人也沒有,而且,他也立即發覺,眼前並沒有可供人躲藏之處。

  他站著發呆,剛才,他明明聽到了陳長青的聲音,何以竟聞聲不見人?

  他一面拍打著自己的頭,一面也叫了起來:「陳長青,你在搞甚麼鬼?」

  這句話一出口,居然立刻有了回響,陳長青的聲音又入耳:「你才在搞鬼啦!剛才你唸的是甚麼咒?」

  溫寶裕畢竟是和我在一起,經過了不少古怪事件,他立時知道,這時發生的是怎麼一回事。

  他知道,其實,實際上並沒有甚麼聲音,而他之所以「聽」到了陳長青的話,是因為有某種力量,影響了他腦部的聽覺部分。

  也就是說,陳長青人並不在,是陳長青的精神力量,或是陳長青通過某種方法使他「聽」到。

  剎時之間,溫寶裕的思緒,紊亂之極,他首先想到的是,陳長青學道有成,已經練成了類似「他心通」之類的神術。

  所以,這時自己能聽到他的聲音,陳長青他人,可能不知道在喜馬拉雅山的哪一個雪峰頂上。

  接著,他忽然又想到,陳長青可能是回來了,只不過回來的,不是他的人,而是他的靈魂──這樣說來,陳長青竟是死了!

  片刻之間,思潮起伏,情緒變化之大,令他難以承受,竟至於額上,沁出了老大的汗珠來。

  他一發急,連聲音都啞了,他嘶叫:「你別嚇我,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他問了之後,卻好久沒有得到回音,這更急得他團團亂轉,又一再連連發問。

  大約過了兩三分鐘──對溫寶裕來說,這兩三分鐘,簡直猶如在地獄中被火烤一樣難受。

  然後,他才又聽到了陳長青的聲音:「我回來了。」

  一聽這四個字,溫寶裕先是呆了一呆,下意識地四面張望了一下,他當然看不到甚麼,而接下來,他聽到陳長青的話,卻叫他涼了半截。

  他聽得陳長青道:「可是,怎麼一回事,幹甚麼要趕我走?為甚麼全要把我們趕走?」

  陳長青的聲音,聽來很是憤怒,溫寶裕陡然想起,剛才在聽到陳長青的聲音之前,自己正在唸藍絲所授的那篇咒語!

  而那篇咒語,目的是驅趕附近周圍的精靈──也就是說,在這屋子中,如果有精靈在,這篇咒語,加上那盆混了粉末的無根水的配合,就會起一種奇妙的作用,把那些精靈全趕走。

  所謂「精靈」,本來就是和靈魂、鬼,是同一性質的存在,而陳長青卻同時遭到了驅趕,那豈不是說,陳長青已不再是人,而是鬼魂了?

  溫寶裕張大了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在好一陣「咯咯」發響之後,他才道:「不是──不是──是──是──」

  若說他平時喜歡語無倫次,那是冤枉了他,這時,他才是真正的語無倫次了。

  這時,陳長青的聲音又響起:「小寶,你究竟在搞什麼鬼,這一個大洞,裏面是甚麼?怎麼會有輪迴光彩,那是甚麼?」

  這幾句話,聽得溫寶裕目定口呆,甚麼「大洞」、「輪迴的光彩」等等,都令溫寶裕莫名其妙,不知所指。他急得幾乎哭了出來,叫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你究竟怎麼啦?」

  陳長青卻又重複了那句話:「我回來了。」

  溫寶裕大叫:「你回來了,你在哪裏?為甚麼我看不見你?你──你現在是人是鬼?」

  溫寶裕的精神狀態,那時處於極不正常的狀況之下,所以他一時情急,就問出了這樣一句話來。

  我一聽得他說到這裏,就失聲道:「你不應該用這樣的話問他的。」

  當我這樣說的時候,我只是直覺才如此說的,說了之後,我才知道,我之所以如此說,是我也認定了陳長青已經是鬼而不是人。

  而且,情形還更可怕的是,陳長青極可能,並不知自己是鬼,他只知道自己回來了。

  人死在外面,靈魂自然也回家,這種情形,並不罕見。通常在這樣的情形下,回家者並不知自己已經死了,若驟然問他是人還是鬼,提醒他其實已經死了,自然不是很好,所以我才直覺地說溫寶裕不能這樣問他。

  我一說,溫寶裕的神情,比剛才我一進門看到他的時候,更加難看。

  他喃喃地道:「問了之後,我也感到不應該這樣問,可是──可是──」

  我道:「你且說下去,後來怎樣?」

  當下,溫寶裕也覺得自己如此問,太突兀了些,他心中很是不安,等著陳長青的回答,同時,急速地思索著陳長青的話。

  陳長青說屋子裏有一個「大洞」,溫寶裕自然看不到,他只看到那盆水,水中的粉末,正在翻滾捲動,放出異樣的色彩。於是,他又想到了陳長青說甚麼「輪迴的光彩」,是不是就是指這盆水?

  這盆水,可以起到把精靈召集來的作用,陳長青如今的存在狀態,如果和精靈接近,那麼,這盆「法水」,在他看來,自然便大具異相了!

  一想到這一點,溫寶裕不由自主,發出了一陣呻吟聲,連忙脫下了外衣,覆蓋在那隻盆上。

  他仍然未曾得到陳長青的回答,他又等了一會,才又道:「你──還在嗎?你回來了,再好沒有,再好沒有,怎會有人趕你走,你──你──」

  他想不斷地說話,以驅趕心中的恐懼感──那時,他心頭真的感到了恐懼,因為他不知道陳長青究竟是人是鬼,究竟怎麼樣了。

  他又斷續地說著,說到後來,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在說些甚麼,但求有聲音發出來就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總算又聽到了陳長青的聲音。

  照溫寶裕說,若是他聽不到陳長青聲音的話,他會一直不停地說下去,成為一個不斷說話的瘋子──溫寶裕的說話雖然誇張,但若是陳長青不再出聲,必然給他極大的打擊,這一點殆無疑問,因為他認定陳長青已成了「鬼魂」一類,而被他的咒語以及降頭術「趕走了」,他會因此而感到極度的不安。

  謝天謝地,陳長青的聲音又傳來了,說的竟然還是那一句話:「小寶,你在搞什麼鬼?」

  溫寶裕一聽,高興激動又生氣,以致眼淚直流。他高興激動,是因為再聽到了陳長青的聲音,而他生氣,卻是因為陳長青一個勁兒在追問他「搞甚麼鬼」,卻又不說他自己是在搞甚麼鬼。

  溫寶裕一急之下,忍不住大聲叫:「你在搞甚麼鬼啊,你人在哪裏,是學會了隔身法,還是神遊到此?我是個凡夫俗子,你要對我說明才好!」

  他不敢再問陳長青「是人是鬼」這樣問法,在當時的情形下,已經可以算是最佳措詞了。他問了之後,又是好一會兒,陳長青才有了回答。陳長青的回答,令溫寶裕在肚子裏,罵了幾十聲「混蛋」。可是溫寶裕雖然沒有罵出聲,陳長青卻也知道,他竟然道:「你先別罵我。」

  溫寶裕吃了一驚,也坦承不諱:「我是在罵你,你也該罵,你剛才給我的,是甚麼回答。」

  剛才,陳長青的回答是:「你先別管,和你說,也說不明白,我回來了,你只要明白這個事實就好了!」

  陳長青的這個回答,實在有點不像話,這難怪溫寶裕會「腹誹」。

  溫寶裕本來還想追問下去,問他若不是鬼,何以會有被咒語趕出去的感覺,但是,一轉念間,他並沒有問,因為,他想到陳長青此際的處境如何,自己雖不知道,但多半已不是人。

  如果他真是鬼,再問下去,他一怒離去,自己上哪兒找他去?還是啞忍的為是。

  而接下來,陳長青所說的話,卻又令他很是感動。陳長青道:「小寶,你又在做甚麼?這人鬼殊途,可不是亂玩得的,其中有太多情形,人類一無所知,出了差錯,還不知差錯在哪裏。」

  陳長青說得很是沉重,而且這番話,和他唯恐天下不亂的性格,大相逕庭,但卻是出於對溫寶裕真正的關心,所以才令溫寶裕感動。

  溫寶裕答道:「也沒有甚麼,這是一種降頭術,說是能召集精靈,所以──」

  他滔滔不絕說他準備做甚麼,又簡單地介紹藍絲。

  在他說的時候,陳長青一點反應也沒有。說完,才聽得陳長青詫異道:「原來降頭術中,也有如此深奧的一環,不過我看,傳你這降頭術的人,也知其一不知其二,其中還有重要的訣竅,未曾告與你知。」

  溫寶裕一怔,他知道藍絲決不會騙他,瞞住了一些事不告訴他。

  如果陳長青所說的情形屬實,那麼一定是藍絲自己也不知道──不單是藍絲不知道,連藍絲的師父,猜王大降頭師也不知道。

  溫寶裕心中,又不免疑惑之至:這是降頭術中的大秘密,若是藍絲都不知道,陳長青難道對降頭術也大有研究,反而能知究竟?

  他一面想,一面道:「還有甚麼,是我不知道的?」

  陳長青的回答,又令溫寶裕氣結:「你不要管了,快別玩這把戲了。」

  若是這樣的一句話,能叫溫寶裕就此停手,那溫寶裕也就不是溫寶裕了。儘管這樣的一句話,來自聞聲不見人的陳長青,比正常人說的分量,重了幾倍,可是一樣對溫寶裕不起作用。

  溫寶裕理所當然的回答是:「不行!」

  陳長青道:「離開那麼多年,以為你已長大了,怎知你還是愛闖禍如昔!」

  溫寶裕大聲道:「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你若是說出會有甚麼結果,有甚麼是我所不知道的,那我還可以考慮是不是會放棄。」

  陳長青這時,雖然不知道是以甚麼的形式存在,但是和他對答,卻如同他人在對面一樣。

解脫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