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蹤 線上小說閱讀

第九部:真有那樣一幅畫



  良辰駕車(事實上我根本分不清誰駕車),美景坐在她旁邊,我坐在後面,車子一開始行駛,我就道:「駕車的最好少說話。」

  她們說話,一人半句,我怕影響駕駛,所以才這樣吩咐。

  美景在座位上,半轉過身子來,臉向著我:「巴圖叔叔人非常有趣,我們和他,一見就投緣,也就沒有隱瞞自己的來歷。」

  我「嗯」了一聲,良辰美景的來歷,也相當駭人聽聞,所以我道:「以後,還是盡量少告訴人的好。」

  兩人齊聲答應,美景又道:「我們也另有作用,心想我們把來歷秘密說了,他也應該把那十年中在作什麼,向我們說一說了吧。誰知道他半晌不語,突然──突然有了一個極怪的動作。」

  (良辰美景的神秘身世,在(廢墟》這個故事中。)

  我忙問「什麼動作?」

  開車的良辰美景是忍不住插了一句:「他閉上眼睛,拿出紙筆,閉著眼睛寫字。」

  我吸了一口氣,良辰美景不明白巴圖何以那麼怪,要閉著眼睛寫字,可是我知道──巴圖果然直到現在,還未曾擺脫他「半機械人」的身份。我奇怪的是,他離開蒙古草原,已有七年,在這七年中,他大有機會把植入的「零件」取出來,他為什麼不那麼做?

  美景瞪著我,我道:「你管你說,稍後我會解釋。」

  美景眨了眨眼:「他先寫了一句:絕不要把我所寫的唸出來,最大的特務行動,牽涉範圍之廣,等於是一場世界大戰。」

  良辰連連點頭:「他是那樣寫的,閉著眼,而且,樣子神秘得要命。」

  我「唔」地一聲,心中在想:巴圖不會騙兩個小女娃,他所說的「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間諜」,是怎麼一回事?全世界的特務,難道在十年之後,還在找那個帶了一整箱機密文件,墜機未死的元帥?

  美景見我神色凝重,也就住口不言,我想了片刻,不得要領,示意她再說下去,美景道:「他又寫道:你們明白了?請在我手背上碰一下。」

  良辰道:「他竟不讓我們出聲。」

  連在駕車的良辰,也轉頭向我望來,神情十分疑惑,我吃了一驚,心知不解開她們心中的疑團,只怕會出車禍,所以我極簡單地解釋:「他腦部曾植入電子裝置,他看到形象,聽到的聲音,在一定距離內,可以通過儀器接收到。」

  良辰美景現出怪異莫名的神情。

  我又道:「他一定不願意告訴你們的事給別人知道,所以才用這種怪方法。」

  兩人同時吁了一口氣,顯然巴圖用這種怪方法告訴她們一些事,使她們疑惑了許久,憋了許久的疑惑,一旦有了答案,自然會鬆一口氣。

  美景道:「他繼續寫的是:過去十年,開始三年的遭遇,我已經用隱秘的方式,告訴衛斯理,他如果不太笨,這時應該已經發現了。」

  良辰問:「衛叔叔,發現了嗎?」

  我悶哼一聲:「我太笨,所以沒有發現。」

  兩個小鬼頭見我神色不善,各自伸了一下舌頭,不敢再說什麼。

  我催她們:「揀重要的說。」

  兩人朗聲答應,美景仍然伏在椅背上,面向著我:「我們在他手背上碰著,他又告訴我們,他已經有了一點眉目,大有可能,他會成為最偉大的間諜。」

  我不禁苦笑,連巴圖這樣出色的人,也避不開人性的弱點──最偉大,世界第一─等等的虛名,看得那麼重,看來他不除去「零件」,純屬自願,因為他要當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間諜。

  我低歎了兩聲,美景繼續道:「以後,還有一兩次,他用這個怪方法和我們交談,大多數情形,十分正常。」

  我作手勢,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在接下來一個半小時的行程之中,她們把幾天來發生的事,詳細說了一遍,等到車子停在一幢相當宏偉,看來又極典雅的房子前時,她們講完了已有十分鐘之久,可是我還是一句話都講不出來。

  巴圖和她們這幾天的遭遇不算十分怪異,但卻有難以形容的震駭。

  以下,就是他們那幾天的遭遇。

  飛機上,巴圖和良辰美景,絕不寂寞,巴圖見多識廣,兩個小鬼頭能說會道,一老兩少,談天說地,只覺得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一到赫爾辛基,巴圖就把她們帶到了一個被她們形容為「十分神秘」的所在──那地方的確神秘,從一間舊書店的店堂走進去,移開一架子舊書,現出一道暗門,經過一條甬道,才能到達,是佈置得極舒適的,有三間房間的居住單位。

  (良辰美景見識少,像這種「神秘地方」,各國的特工人員都十分喜歡採用,那「舊書店」,自然只是障眼法,根本也是特務機構開的。)

  (由此可知,巴圖的確還在從事間諜工作。)

  休息了一會,他們就開始去調查「失蹤事件」,良辰美景認為巴圖的調查方法不當,她們要「另闢蹊徑」,一下就到了「失蹤」的現場,巴圖到過現場很多次,本來不想去,但良辰美景堅持,他也只好勉為其難。

  良辰美景全副滑雪裝備出發,到了那裡,哪裡做什麼研究調查,只是嘻嘻哈哈滑雪嬉戲,巴圖在一旁,跌足不已,提了三次抗議無效之後,嚴重警告:「你們年輕,能浪費時間,浪費十年,也還是二十來歲,我可不行了,我是老頭子,時間過一秒少一秒不能陪你們這樣浪費,從現在起,分道揚鑣。」

  巴圖說著就要走,由於他的那番話,說得相當重,良辰美景嚇得不敢再玩,當下就除了滑雪裝備,仔細看著附近的形勢,搖著頭,發表她們的意見。

  良辰道:「根本沒有人失蹤,其實不應該查他們到哪裡去了。」

  美景道:「對,應該查他們從哪裡來。」

  這都是曾討論過的了,若不是她們兩人模樣實在可愛,巴圖絕不會再和她們耗下去。這時,巴圖沒好氣:「他們會從哪裡來?難道憑空冒出來?」

  良辰「啊」地一聲:「我看過一些故事,有人,有馬,不是憑空冒出來,是畫中走出來的。」

  美景道:「對,這類故事多得很,一個書生買了一幅畫,畫上是一個美女,那美女就會走下來,幫書生洗衣服煮飯。」

  良辰又道:「也有人日日看到有一匹馬,飛快地在路上跑來跑去,後來看到了一幅畫,畫中就是他天天見到的那匹馬。」

  她們自顧自講著,沒有留意到巴圖的面色,難看到了極點。

  她們還想巴圖也同意她們的假定,可是當她們向巴圖望去時,卻嚇了一大跳:「巴圖叔叔,你──不舒服?」

  巴圖臉色難看,自然由於她們的話,在他聽來,所受的震動,遠在別人之上的緣故。因為他曾被攝進一幅畫中,達三年之久。

  良辰美景這時,信口開河,提出了這種匪夷所思的假設,對別人來說,或許一笑置之,但對他來說,卻不能鄭重考慮。

  兩人一叫,他又震動了一下,望向兩人:「你們──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良辰美景一時之間,吃不準巴圖是同意她們的看法,還是要責斥她們,是以支支吾吾:「只是隨便想想──沒有可能的可能,什麼都要想想。」

  巴圖深深吸了一口氣:「如果他們──那些失蹤者,真是從一幅畫中走出來的,那麼,這幅畫──會是什麼樣的畫?」

  良辰美景一聽,巴圖竟然大有同意她們的假設之意,不禁喜得手舞足蹈:「當然是一幅好畫,畫要是不好,畫中的人,怎會成精?」

  她們由於從小在一個封閉的環境中長大,所以說起話來,用的詞彙,也不免大有「古意」,像「成精」這種說法,別的少女,就很少使用。在中國的傳說中,什麼東西,都可以成精,樹可以成精,狐狸可以成精,洪鈞老祖的手杖也成了精,一塊石頭也同樣有成精的資格,畫,自然也可以成精。

  成了精的畫,畫中的人,自然會離畫而出,在人間活動,順理成章,他們要回去,自然也回到畫中去。

  兩人咭咭呱呱,把自己想到的,進一步發揮出來,巴圖聽得神情嚴肅,喃喃自語:「真──有這樣的魔法,真有的。」

  那時,良辰美景正為自己那假設,興奮莫名,巴圖自言自語,用的又是蒙古話,所以她們沒有注意。不然,這樣的話,要是被她們聽到了,自然追根問底,巴圖曾進入畫中的秘密,只怕會守不住。

  當下,一老二少,也不再勘察現場了,他們決定:在赫爾辛基各藝術博物館中去找那幅畫。

  他們這樣的決定,溫寶裕若在,自然雙手贊成,陳長青也會,胡說就難說,我要是在,更不會同意。

  一連兩天,他們駕著那輛名貴車子,風馳電掣,一個一個畫館博物館走,引得整個北歐的畫商,都不知發生了什麼事,議論紛紛,一致認為三個神秘的東方人,一定擁有大量現金,想購買大批名畫。到第三天,就有人向他們來主動搭訕,那是他們在離開一個畫廊,並無發現垂頭喪氣的時候,一個看來十分神氣,衣著華貴的中年人,跟了出來:「三位若是想買畫,我知道有一間私人博物館,藏的好畫十分多,可是一定要整批出售。」

  巴圖「哦」地一聲,並不是很感興趣。

  因為在北歐,收藏藝術品的風氣甚盛,普通的收藏,大都不會有什麼真正的精品。

  那中年人壓低了聲音:「出售者不願透露身份,可是據知,可能是匈牙利還帝國時期的一位煊赫人物。」

  巴圖還想拒絕,良辰美景已然道:「反正我們要看畫,就去看看。」

  四個人上了車,那人先對車子讚不絕口,接著,他對西洋油畫,還真是內行,一路上滔滔不絕,數說著名畫家的名字,風格、歷史,和近四十年來,名畫的市場價格的起跌。

  巴圖雖然見多識廣,但對藝術卻是外行,良辰美景自然更不會懂,聽得他們三人,目瞪口呆,只是「嗯嗯哦哦」,不敢搭腔,良辰美景最後想起,自己的目的,只是要找一幅成了精的畫,不知讓那經紀知道了,會有什麼感想?一想到這裡,兩人忍不住大笑起來,巴圖知道她們在笑什麼,也笑得前仰後合,那個中年人把口張得老大,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到了目的地,走進建築物,看到建築物的牆上,掛滿了各種各樣的油畫,「私人收藏」竟也可以豐富到這一程度,巴圖等三人也不禁肅然起敬,他們在那人的帶領下,粗略地看了一下,最近三天來,他們三人加起來,至少看了上萬幅畫(為了在最短時間內可以看到更多的畫,他們分頭各看各的。)

  三層樓的藏畫,匆匆看完,大約是由於他們三人失望的神情太甚,那中年人也覺察到了他有點訕訕地:「地窖裡還有一批,不過都不是名家的。」

  巴圖隨口問了一句:「這屋子在郊外,屋子裡的畫又那麼值錢,不怕人偷嗎?」

  那人神情有點尷尬:「保險公司雇有護衛,剛才開門給我們的,就護衛之一。」

  巴圖聽出這人的話中,很有點不盡不實之處,但巴圖根本無意買畫,事不關己,自然沒有再追問下去,他連到地窖去都不想,留在大堂上,良辰美景跟著那中年人下去,約莫過了二十分鐘,還沒有上來,巴圖有點不耐煩,踱到地窖的入口處,還沒有張口叫,就聽到良辰美景發出的驚呼聲。

  呼叫聲之中,充滿了驚詫,也充滿了快樂,巴圖聽得心頭一熱,幾乎立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倏然之間,只聽得那中年人的驚呼聲中,兩條紅影疾竄了上來,眼看要撞在巴圖的身上,卻又倏然分開,貼著巴圖的身子掠了過去,接著,在巴圖的身後,紅影交叉而過,立時又並肩站在巴圖的面前。

  兩人手指著下面,張大了口,瞪大了眼,由於太興奮緊張刺激,竟然半個字也講不出來。

  巴圖想問什麼,可是也發不出聲,他作了一個手勢,良辰美景會意,轉身,又向地窖下掠了下去,通往地窖的梯子相當高,她們兩人幾乎一躍而下,巴圖衝下去,看到那中年人目瞪口呆,在光線並不明亮的地窖之中,面色格外蒼白──他實在無法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地窖相當寬敞乾爽,也不雜亂,有三列豎放著的畫,每列約有七八十幅,其中一列,有七八幅倒在地上,正面對著入口處的一幅,一進來就可以看到,而一看到,巴圖只覺得「嗡」地一聲響,像是身上所有的血,都沸騰著,湧到了腦際,幾乎連看出來的東西,都變成紅的了。

  那幅畫,是一幅一公尺乘一公尺半左右的油畫,白皚皚的積雪是背景,一個美麗的女郎在畫的右方,二十來個男女小孩在她的四周,有兩個還仰頭望著她,分明她是那群孩子的領袖。

  這本來沒有什麼特別,畫家畫的是一個小學女教師和孩子,可是那女教師!那些孩子!

  巴圖做的調查工作十分廣泛,包括請了人像描繪專家,要目擊者把那女教師的容貌畫出來。畫成之後,給那旅遊車的司機看過,那小伙子說:「簡直就像本人一樣。」

  而這時,油畫上的那個女教師,就是那個樣子,別說巴圖是早已看熟了的,連良辰美景一看之下,也可以認得出來。

  過了好久,巴圖才漸漸恢復知覺,慢慢挪動雙腳,移到了油畫之前,他盯著看,可以認出幾個小孩子的樣貌來,自然也是根據曾見過他們人的描述而畫出來的。

  良辰美景盯著畫,也不住地吸氣,他們三人這種神情,真正的原因,那中年人想上一萬年也想不出,但這幅畫深深地吸引了他們,那是誰也看得出來的。

  他耐心地等了好久,才道:「藝術,有時候真是震撼人心的,是不是?」

  巴圖的聲音聽來像是在夢遊:「是──的確震撼。」

  良辰問:「這幅畫,誰畫的?有多久歷史?」

  那中年人俯身向前,看了看,搖頭:「對不起,無名畫家的簽名,很難辨認,我也說不上來。」

  美景一揮手:「賣多少錢?」

  那中年人神情為難:「這裡所有的畫,整批出售,不分賣。」

  良辰一揚眉:「總售價多少?」

  巴圖一聽良辰講話的氣派,定過神來,知道小鬼頭要上大洋當,連連擺手。

  那中年人氣定神閒:「連建築物,一億英磅。」

  巴圖早知會有那樣的結果,這時也不擺手,也不施眼色,只是看兩個小丫頭怎麼應付,看她們怎麼下台。可是巴圖卻大失所望,因為在良辰美景的心目中,根本不存在什麼面子不面子的問題,也覺得沒有什麼下不了台的,她們只是實話實說,半秒鐘也沒有考慮,就道:「太貴了,我們買不起。巴圖叔叔,走吧。」

  她們一面說,一面反倒向巴圖眨了眨眼睛,巴圖會意,向那中年人道:「如果你不介意,請你自己回去,我們在車中,要商量點事。」

  那中年人神情難看之極,但一老二少,不等他有任何反應,早已急急離去,上了車,疾馳而去,三人都抿著嘴不出聲,直到駛出了好遠,才齊齊吁了一口氣,良辰美景的聲音尖得很:「真有一幅成了精的畫。」

  巴圖喃喃苦笑:「我──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事,真有這樣的事。不知他們是什麼時候進去的?」

  他的話,良辰美景不是很聽得懂,但是也沒有問,因為發生的一切實在太駭人了。她們的腦筋轉不過來,只是說了一句:「什麼叫什麼時候進去的?」

  巴圖也沒有回答,事實上,巴圖的思緒也亂了套,他把自己攝進一幅畫中的事,套了上去。不過當時他這樣想,也大有道理,那女教師和那些小學生,可能是許多年之前,被「魔法」攝進畫中去,忽然又離開了一下,結果又回到了畫中。

  也有可能,是所有曾見過他們的人,在見到他們時,根本也被魔法攝進去。

  凌亂的思緒,使大家都不想講話,又過了好久,巴圖才問:「準備怎樣?」

  這句問話,聽來無頭無腦,良辰美景自然可以明白是「準備怎樣把那幅畫弄到手」的簡化。她們立時道:「偷,今晚就下手。」

  巴圖「唔」了一聲:「看來不會有什麼困難。」

  良辰美景豪氣干雲:「就算畫被鎖在國家銀行保險庫,也得把它弄出來。」

  巴圖想了一想:「這樣簡單的事,我看由我一個人去單獨進行就好了。」

  良辰美景十分認真地想了一想,一起搖頭:「不好,那女教師十分美貌,要是離開了畫,和巴圖叔叔談起戀愛來,巴圖叔叔一往情深,要給她做畫精,跟著她跑進畫裡去,那就不好玩了。」

  兩人在說這番話時,一人一句,說得就像一個人。巴圖聽了,又不禁臉上變色,叱道:「小鬼頭再胡言亂語,馬上押你們回去。」

  兩人互扮了一個鬼臉:「叫人說中心事,老羞成怒了。」

  巴圖閉上眼一會,想起自己見到過那女教師,的確十分美麗動人,若她是一個真實的人,兩人年齡相去甚遠,他自然不會動什麼綺念,可是如果那女郎只是「畫妖」,或是好久之前被攝進畫中去的,可能比他更老,那也就不存在年齡的隔閡了。

  他想到這裡,心中不禁起了一陣畢生之中,從來未曾有過的異樣感覺,有點空空洞洞,飄飄忽忽。他年輕時,正是戰爭最吃緊的歲月,他擔負的工作又重,後來,各種古怪的工作都幹過,各種經歷都有,就是未曾談過戀愛,這時他看起來,雖然仍精壯得像一頭牛,可是自己想想,毫沒來由地,忽然有了這種怪感覺,不禁自已了起來,對兩人的話,語氣也溫和了許多:「也不是太胡言亂語,人進畫中去,也不是絕不可能。」

  良辰美景不知他真有所指,所以也只是聽過就算。巴圖忽然間變得興奮,話也多了,回到了住所之後,忙進忙出,準備了「夜行人」所需要的一切,準備去把那幅畫偷出來。

  他還根據記憶,把那建築物的平面圖,畫了出來。地窖只有一個出入口,要進入建築物,也不是什麼難事。良辰美景也是興高采烈,一連串的行話,什麼「剛才該好好踩一踩盤子」,「總要有一個人把風」,「風緊了就各自扯乎」,那本來是她們說慣了的話,卻聽得巴圖目瞪口呆。

  只嫌時間過得慢,到得天黑,巴圖開始喝酒──他本來就喝酒相當多,這次重新出現之後,似乎喝得更兇,我不知道他在接下來的七年之中又發生了什麼事,但就是那三年在草原上兜圈了,人可能在一幅畫中的經歷,也夠刺激他多喝酒的了。好在他酒量甚宏,也醉不倒他,他在臨上車的時候,還揀了大半瓶威士忌在手,看得良辰美景直搖頭。

謎蹤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