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稿2003 線上小說閱讀

學校的問題

現在的教育是有很多問題,很多問題我覺得都是因為上面的問題而不是下面的問題。最近又有很多新聞:

新華網華盛頓4月7日電中國湖南省一個教育團組7日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不幸遭遇車禍,七人死亡、三人重傷。

中國駐美使館領事部張健青參贊說,根據目前初步了解的情況,這個教育團組是應猶他州州立大學之邀對該校進行為期兩周訪問的。訪問結束後,該團組乘車前往紐約州布法羅市參加活動,在路經賓夕法尼亞州蒙哥馬利縣境內時由於路滑發生了翻車事故。

然後還有新聞:

中新網4月8日電據香港新城電台報道,一載有十一名中國人的客貨車在美國費城蒙哥馬利市失事,七人死亡。

警方表示,事發在當地時間下午兩時。由於言語障礙,救援工作受阻。當局正調查意外原因。

上面新聞的意思是說,湖南的一個教育考察團(後來中國媒體上出現的死傷者名單顯示車上的人都是湖南省各個高校的校長級別的人物)出事了,然後因為傷者不會英語,救援工作出現了一點困難。

我想,如果這次活動是青海或者山西之類的地方邀請訪問,應該不會有這麼多人要去,如果是緬甸老撾請同樣的人數去幫助教育發展,那去的人應該更少。我很懷疑他們在進行了「為期兩周的考察」以後能給自己學校的學生帶來什麼,或者對湖南的教育起到什麼推動。假如他們是公款旅遊,也算是因公犧牲了,並且直接到達「西方極樂世界」。人死了這麼多,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在學校里是這麼大的官,不能連英語四級都沒有過吧。

不幸的是,我們因為是局外人,所以才能以這樣幸災樂禍的眼光看待問題,當我們自己一步一步爬到學校校長副校長這樣的位置的時候,面對兩個禮拜的免費赴美旅遊,自己是否能夠拒絕,或者有我們幸災樂禍的人想得那麼多。因為什麼都有代價,所以沒有辦法。

我當年進學校的時候是作為體育特招生,但是因為分數始終有一些差距,所以每個學期都要多交幾千元的不知名費用。當然,這也是自願的事情,只是在班級數目固定的情況下,出錢的學生越來越多,公費的學生相對越來越少,肯定導致分數線越來越高,然後出錢的就更加多,以一個班級十五個自費學生來算,每個學生每年平均多交5000元。當然,人人都願意出錢進去的學校肯定小不了,所以以每年級十個班級一共三個年級計算,每年額外就是225萬收入。

我很想知道這筆錢幹什麼去了。

但是因為我們誰都不知道這筆錢幹什麼去了,所以不能瞎說。真要有人認真地追問起來,答案也是很簡單的——發展教育的建設經費。比如像上面文章提到的去美國考察之類,考察萬一考重傷了看病也得花錢啊,考察死了還得有撫恤金呢,政府給一點,學校也得出一點吧。或者上面來視察,或者有長達一個禮拜的對學校等級評定的小組過來,別的就不說了,差旅費應該負責一點吧,至少不能和學生一個待遇吃食堂吧?當然這錢是一定要花的,弄不好能讓學校從區重點變成市重點,從市重點變成全國重點,這樣分數線又可以高一點,自費又可以多一點。總之,好一點的學校基本上都是良性循環,而且似乎學校比北京的餐飲業還不容易虧錢。

最近還有一個新聞,說遼寧海城學生喝豆奶中毒了3000多人,還死了幾個,因為媒體很喜歡用誇張的數字,所以不知道這個數字真實不真實,但有很多人中毒是不爭的事實。這個悲劇完全是當地教育局的責任,你能否相信,他們強制學生訂下三塊錢五袋的豆奶是為了學生能夠更加健康地生長,更加好地學習,長大建設祖國?我想豆奶還不至於有這麼厲害的功效,明眼人都知道,這只是一個很平常的官商勾結而已。當然他們也沒想到這企業這麼不爭氣,第一天就毒倒了幾千人。

我上學的時候也有豆奶訂購,而且老師事先還賣力宣傳喝豆奶的好處。其實豆奶和任何保健類藥品是一樣的,基本上完全沒用,配製的原則就是不吃死人就行。而我當時不喜歡豆奶的原因很簡單,遠沒有現在想得那麼多,就是因為我不喜歡喝豆奶,我喜歡喝牛奶。

我想,學校的權利還沒有大到可以強迫你吃自己不喜歡吃的東西的份上吧。

現在想來,從我的小學到高中,真有不少學校對學生強制性消費。我上小學的時候,有一年學校在交學費的時候強行多收取100元,理由是向家長的貸款,以用於教育建設,至於還款,不僅無期,而且無息。到最後反正被借錢的人誰都不知道這錢究竟建設了一個什麼。

反正在我的學校生涯里,從來沒有見過學校或者高層人物用商量的語氣與學生們說過話或解決一個什麼問題。縱然借錢,也是屬於沒得商量。我覺得,任何以學校名義向學生或者家長借錢的校長都應該開除,因為這不是一個稱職的校長應該做的事情,一個稱職的校長應該有辦法以種種奇怪的名義將本來要借的錢一分不少收上來。如果數額實在巨大,哪怕收取5000元GUCCI校服校褲,加3000元PRADA校鞋也要上,原因是鑑於現在學生過於喜歡在衣物上攀比,為了杜絕這樣的現象,直接升級到國際最頂尖品牌。當時我上學,差點連書包都要統一,說是生產專用書包的廠的書包利於糾正脊椎問題,而且質量比外面的好,當然得稍微貴一點。幸虧後來取消(估計學校與廠方因為利益分配問題談崩了),否則依照學校多少錢都敢收的份上,弄不好三四年級就得背LV的包上學。

總之,似乎學校做的任何事情,哪怕是錯事,都是有崇高的理由的。並且都是為了學生。哪怕喝奶中毒。

通稿2003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