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三章



  我們總是在這個世界上,尋找跟我們「連結」的另一個人。

  聯結的方式有很多種,有的連結是一種陪伴,有的連結是一種互相取暖,有的連結則是一種淡淡的默契。

  而透過愛情而連結的伴侶,則是我們最嚮往的關係。

  在安達充的經典漫畫《H2好逑雙物語》中,矮雅玲一個頭的比呂,最後在身高追過雅玲後,還是沒有能夠跟雅玲在一起。

  漫畫如此,你們所見的更不是一本虛構的小說,而是我跌跌撞撞的真實人生。

  我只能盡力,並不能真正掌握永遠曖昧不清的結局。

  而我,跟沈佳儀的追逐依舊停留在無法跨越的那三公分,很辛苦的三公分。

  放棄很苦,真的很苦。苦到我完全想像不到任何比喻去裝載它。

  在我學習、或者說習慣「不能跟沈佳儀在一起」的日子裏,我也得重新連結自己與沈佳儀之間的情感。多半是刻意迴避吧,我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再見到沈佳儀,只是在電話裏祝福沈佳儀與她的男朋友,聽她緩緩訴說他們之間的相處,就像……真正的朋友一樣。

  而我。與我在一起的女友,暱稱叫毛毛狗。

  與毛毛狗交往,對我來說是個很難形容的愛情經驗。我追求沈佳儀的八年歲月裏耗竭了許多氣力,個性裏許多瘋狂的素質都已燒盡,因此我以一種平平淡淡的節奏,重新去學習另一個女生。

  這一喜歡,又是另一個漫長的八年。

  人生永遠比虛構的小說更離奇。就在我與毛毛狗在一起幾個月後,沈佳儀跟男朋友竟然草草分手了。

  我在電話這頭聽到這個消息,精神整個抖擻起來。

  「未免太快了吧,為什麼會分手?」我驚訝,心情卻很好。

  「喂,你幹嘛裝出驚訝的樣子?你聽起來一點也不覺得有什麼奇怪的。」沈佳儀的語氣也沒什麼傷心。

  「妳沒有選我,卻選了他,那麼他應該是一個比我還要好的人。說實話我覺得自己已經非常不錯了,但他顯然更好不是?怎麼會對這樣的人提出分手?」我有些難以想像。

  「要跟誰在一起,這跟他好不好關係不大吧?主要還是感覺。」沈佳儀頓了頓,慢慢說:「其實從很久以前,我就猜你是不是在喜歡我了。」

  「可是我裝得很像吧?」我笑。

  「不管你裝得再怎麼像普通朋友,我還是可以感覺你對我的喜歡……不,應該說是重視。」沈佳儀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強調:「你對我,很重視。」

  「……」

  「讓我覺得,自己很幸福。」

  某種沉重的情感壓迫我的胸口。我的呼吸驟止。

  「從來,不討厭嗎?」我吐出一口長氣。

  「怎麼可能……我很喜歡你,你喜歡我。」她小心翼翼的說道,像是話中每個字,都有獨特的重量。

  那重量擠壓著我。我沉默了很久,沈佳儀也沒有說什麼。

  許久。

  「那,妳還是沒有說為什麼分手啊?是他對妳不好嗎?還是妳又喜歡上了另一個男生?」我故作輕鬆。

  「都不是。我只覺得,他不夠喜歡我。」電話那頭,沈佳儀若有所思的嘆氣:「其實我也知道自己這樣不好,但就是無法不提出分手。經歷過你是怎麼喜歡我,就會覺得其他人對我的喜歡,無論如何都沒辦法跟你相比……」

  我的靈魂一震。

  「原來被你喜歡的感覺,真的很幸福。我以前都覺得太理所當然了。」沈佳儀幽幽的說道:「這是我的報應。」

  「如果妳在幾個月前告訴我,我不知道會有多開心。」我的聲音很虛弱。

  「現在告訴你,難道你就不開心嗎?」沈佳儀哈哈大笑起來。

  「……」我苦笑「非常非常的開心呢。」

  開心到,我只能做出苦笑這樣的反應。

  我能怎麼樣呢?我已經退出了與沈佳儀的愛情,守在一個名為「友誼長久」的疆界。這個疆界裏,有最充足的愉快陽光,如果我們需要,隨時都可以毫無芥蒂地拍拍彼此的背。

  這是塊,真正不求回報的土地。也是我始終沒有離開過的地方。

  「我也很喜歡,當年喜歡著妳的我。」我只能握緊話筒,慢慢說:「那時候的我,簡直無時無刻都在發光呢。」

  「謝謝你。」她說。

  上了大三的我們,一個個退出追求沈佳儀的世界。

  到了大三,除了實力最強的我與阿和,參加北醫慈濟青年社(想也知道為什麼!)的謝孟學追到了吃素的女孩,展開終生吃素的嶄新人生。參加逢甲大學慈濟青年社(真是善良啊!)的杜信賢也交了女友,對喜歡沈佳儀的過去只剩下一個微笑。

  那年農曆年的例行聚會,我們一群人圍坐在地上玩紙牌賭錢,話題還是在沈佳儀身上繞來繞去。

  「咦,看樣子『可以喜歡沈佳儀的人』只剩下廖英宏囉?」許博淳說,拿著紙牌環顧四周。

  「哈哈,對啊,不介意換我追沈佳儀吧?」廖英宏嘿嘿笑道:「對手越剩越少,而且我最近常常打電話給沈佳儀喔。」

  「追啊,交給你了。」我爽然一笑,將牌蓋住:「不跟了。」

  「有本事你就追啊。」阿和不置可否,將籌碼推前:「我梭哈。」

  於是廖英宏急起直追,每天晚上都打電話到沈佳儀的學校宿舍裏,用他的方式,慢慢地磨,磨啊磨……

  在某個夜裏,沈佳儀打電話給我,告訴我她決定跟廖英宏在一起了。

  「我第一個告訴你。」她說。

  我沒有太訝異,因為廖英宏的確是個很棒的人,更是我的死黨。喜歡沈佳儀的資歷厚厚一疊,裏面寫滿被我陷害的暗黑紀錄。

  「嘖嘖,我燃燒八年青春都追不到的女孩,他辦到了,真的非常了不起。」我儘量用最不在意的語氣,告訴沈佳儀:「要好好對我的朋友啊,他可是非常非常喜歡妳呢。」

  「嗯」她只是簡單應了聲。

  掛上電話,我心情之複雜全寫在臉上。

  毛毛狗捧著熱茶走了過來,問我發生什麼事,我只是笑笑說沒什麼。

  然後第二通電話打來,是廖英宏興奮的狂吼。

  「柯騰!沈佳儀剛剛在電話裏答應當我的女朋友啦!」廖英宏按捺不住的喜悅,看樣子是迫不及待用電話通知每一個死黨了。

  「真的嗎!你真是太厲害了!」我跟著笑了起來。

  「祝福我!快!祝福我啦!」廖英宏的聲音激動不已。

  「廢話,你們一定會很幸福的啦!」我深呼吸,朝著話筒大喊。

  廖英宏掛上電話,往下一個死黨報信去。

  兩個月後,連牽手都沒有,廖英宏與沈佳儀分手了。

  好像,根本沒有在一起過似的。

  在跟我們敘述分手的錯愕時,廖英宏好像還無法置信似的,表情超呆,不斷地喃喃自語。我想笑,卻又不敢。

  「媽的,這就跟打麻將一樣。」阿和卻是狂拍大腿猛笑,做了以下的批註:「我最早聽牌,柯騰則是硬要過水等自摸,廖英宏則終於胡了牌,可是仔細一看,卻是個詐胡!」

  「是啊,詐胡。」

  可我連個詐胡都沒有過……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