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紅 線上小說閱讀

何員外:沒有預謀的寫作(2)

畢竟轉行不是那麼容易的,直到畢業前夕,我還是沒有工作,也沒有再面試過。

心情卻隨着一個網站而稍微好轉了,那就是貓撲的大雜燴。有人問我是不是也上貓撲,因為在上面發現了我的文章。我跑去看了一下,嚇了一大跳,別人轉載了我的《畢》,回復居然有好幾百,在眾人的讚譽聲中,我發現自己也並不是那麼一無是處的。我也開始上貓撲,用「何員外」的網名把自己新的Vol貼上去,每次均能獲得大量的喝彩,對那時候的我來說,這些對我的肯定是彌足珍貴的。確實,對於一個對自己產生懷疑的人來說,最需要的就是別人的肯定。現在看來,貓撲是一個要麼把人捧上天,要麼把人踩到地底下去的地方,很有幸我在那裡的遭遇是前者。曾經有個mopper對我說,貓撲上只有兩個帖子回復上千,其一是「最尷尬的事」,另一個就是員外你的《畢業那天我們一起失戀》。我把那裡當成了避難所,很感謝那時候廣大mopper給了我信心。 開始走向正式寫作

做做畢業設計,吃吃散夥飯,日子就這樣一天天地過去,轉眼間就到了6月份了。

某天正在網上鬼混的時候,有人加我的QQ,說要把我的小說拍成電視劇。我們就這樣認識了,他就是我現在一個很好的朋友—唐浚。儘管到現在這部電視還只是一個設想,但我通過他認識了很多影視圈的朋友,像王俊寒、張予楓、寧財神等等。

畢業的手續都辦完了,我也沒有工作,所以也不能租房子。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終於體會到了什麼叫「無助」。學校讓我們在6月底之前必須搬出去,我不知道能搬到哪兒去。這時候我接到了老姐打來的電話,問我有沒有找好房子,我說沒有,她就讓我搬到她家去,她和姐夫新買的房子,剛裝修好。這個電話無異於坐在馬桶上發現沒帶手紙的時候,隔壁桶友遞過來的一卷手紙。

25號那天,我終於又接了個面試通知,是一家台灣的動畫公司的動畫編劇,我去面試了。這次面試和往常的完全不同,一個漂亮的台灣小姐面試我的,沒問我任何問題,給了我兩集劇本,讓我根據劇本悟出人物關係然後續寫兩集。給了我三天時間。我對他們的這種面試方法很讚賞,他們要看的是你是否能夠適應這個職位而不是別的一些虛的東西。

回到學校,我沒有動手寫,因為我還要整理東西,搬出學校。25號除去面試,我整理了一天。26號再整理了一下,就把東西搬到了老姐家。東西很多,搬了整整一天。27號很累,睡到中午才起來,起來以後馬上開始揣摩劇本—那時還是我有生以來頭一次看到劇本長啥樣子。一個下午加一個通宵,我終於寫完了兩集,28號昏昏沉沉地到公司交掉,就回老姐家睡覺了。睡覺的時候接到了電話,我被錄用了,7月1日開始上班。

這樣一來,我的住宿和工作都基本解決了,我長長地鬆了一口氣。回首在學校里的日子,真的很感慨,終於過去了!

很感激老姐和姐夫,在我最困難的時候收容我住了很長時間;很感激那家台灣公司,雖然我做了一個禮拜就辭職了,但我很欣賞甚至感恩他們的用人之道。

關於我的經歷,就說到這兒吧。

這之後發生的事情有機會再告訴大家。之所以寫那麼多,我是想讓大家能得到一些啟示、借鑑、反思—特別是在校的學生和正在找工作的畢業生。

回頭來再談談我的小說,很多人都把我的《畢》當成搞笑作品去看的,很少有人會注意到我所要表達的一些思想。在聽了王慧媛師姐的建議後,我開始醞釀自己的小說,同時刻意地去閱讀一些別人的作品。其中對我影響最大的應該是小非的《謀殺》和《西遊往事》。我被這種非常簡單樸實又妙趣橫生的敘事方式所吸引。在「別人能寫我也能寫」的性格激勵下,我的前6集風格確實很接近小非。寫出來之後,我卻開始對模仿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厭惡,我覺得我應該走一條自己的路線,而自己的路線就是自己的思想。從第7集開始,我就有意識地加進自己的思想,甚至刻意加一些同劇情無關的東西,比如說上外本科生的事情。至於這個思想是什麼,說實話我對現在的很多大學生的生活有點反感,很多人都在混日子,沒有目標,揮霍父母的錢,去電腦房通宵打遊戲,平時不學習,考試的時候又作弊。看看每年四六級考試前夕各個BBS上那麼多找槍手的帖子就知道了。而當找不到工作的時候,他們又開始抱怨,抱怨學校不好,抱怨專業不好。他們不懂得為自己的目標付出努力,其中一部分人甚至沒有自己的目標,這是很可悲的。我希望我的這篇小說能夠稍微起一點警示作用吧,不管是否有人看到了會對自己進行反思,但至少我這麼做了。 寫作之後的日子 《畢業那天我們一起失戀》出版了以後,接下來的路便走得順了很多,先是把《畢業》改成了話劇,在上海十大高校進行了巡演;

再之後,《何樂不為》又出版了;

再之後,我便一直忙於寫作了……

閒下來想想,自己都會驚訝於自己的不小心……

那麼紅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