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手 線上小說閱讀

【第九部:欻如飛電來】



  當哈山在望遠鏡中,看到了在海面上漂浮的那隻大箱子時,心中就疑惑之極。他熱愛航海,在海上消磨了不少時日,自然也知道在海上,什麼怪事都可以發生,可是像這樣的一隻大箱子,究竟從何而來,裡面有什麼東西,都極度不可思議。

  他感到高興的是,事情只有兩個人知道,一個是他的親信,他可以使他保持秘密(哈山這樣做了,而且做得很成功,秘密一直被保持,直到後來怪事發生,才暴露了出來)。他立即把那容器,運到了自己的別墅之中,想把它打開來。哈山未能打開容器,是意料中事,因為後來,在雲四風的工廠之中,也要動用到最先進的激光儀器,而且,還要有戈壁沙漠這類大師級的人物來親自主持,才能將之打開來,哈山所用的方法,自然萬萬不及。

  不過,哈山除了急於想知道那容器之內,究竟是什麼,也動用了效率十分高的X光透視儀,自然,也沒有任何結果。

  在半個月之後,哈山已經知道這個在海面上撈起來的東西,絕不尋常,而且,它又是來自一直神秘莫測的,所謂「百慕達三角」的那個地區。在這容器之內,就可以是任何東西。

  他好幾次想去找白老大,也想通過白老大和我聯繫──這是後來,為什麼他聽到白老大肯派我陪他「講故事」作為賭注,他便一口答應的原因。因為他心中有許多疑問,正想向我詢問。可惜,哈山和白老大兩人,好勝心都十分強,兩個老人家一言不合,就要大起爭論,哈山怕被白老大嘲笑說他在海上撈了什麼破爛上來當寶貝,所以就忍住了沒有說。

  不過他自己,一直在花時間研究那容器,在一個月之後,他已經用盡了辦法,仍然無法打開那容器之際,他又是焦躁,又是好奇,那幾乎令得他坐立不安。

  那容器一直安放在他別墅的地窖之中,那天晚上,他從一個宴會回來,有了幾分酒意,在宴會上,他拒絕了一個金髮碧眼的性感尤物對他的挑逗,又感到了有點後侮──

  總之,他是處在一種情緒十分不快,十分落寞的情形之中,一回到了別墅,他自然而然,來到了地窖,站在那容器之前,盯著看,越看越是煩躁,一轉身,看到有一根鐵棒在不遠處。

  那種一端扁平的鐵棒是用來撬開一些東西用的,正像我首先想用這種原始的工具去打開容器一樣,哈山也曾用過這種鐵棒,想把那容器的門撬開來而不成功,那鐵棒就放在一邊。

  哈山拿起鐵棒來,衝到那容器之前,大聲呼喝著,呼喝一句,就用鐵棒在容器上大力敲擊一下,在地窖中,回響著金屬敲擊的聲音。

  哈山那時呼喝的,全是一些沒有意義的話,例如「你究竟是什麼怪物」,「不論你裡面有什麼,我都一定要弄清楚」之類的話。

  他記不清自己究竟叫嚷了多久,和敲打了多少下。自他把那容器安放在地窖中之後,他下令別墅中的任何人都不准到地窖來。再加上地窖的隔音設備十分好,所以哈山在地窖中胡鬧,別墅中十幾個僕人,都不知道。

  哈山畢竟年紀不輕了,折騰了一陣之後,他感到疲倦,酒意也過去了,他握著鐵棒,喘著氣,他仍然盯著那容器,還想再努力舉起鐵棒來,再敲打幾下──從這一點上,也可以知道哈山這老頭子的性格。

  而就在這時候,他陡然聽到,那容器之內,有一些聲音傳出來。

  哈山當時,其實並不能肯定聲音是由容器中傳出來的,由於剛才他敲打那容器,發出的聲音震耳欲聾,這時靜了下來,聽覺也就不那麼敏感。

  他呆了一呆,直到再度聽到有聲音發出,像是有什麼在轉動時所發出的聲響,哈山才真正酒醒了,不由自主,向後退出了一步。

  他在和我們敘說經過,說到這裡的時候,猶有餘悸,伸手在臉上抹了一下,問:「當時我極害怕,猜猜我最先想到了什麼?」

  各人都回答不出,沉默了大約一分鐘左右,我正想催他,要他別浪費時間,白素用試探的語氣道:「神話中,囚禁一個巨大妖魔的瓶子?」

  哈山立時大聲道:「正是!我想到的是,從那大箱子中,會走出一個巨大的妖魔來!」

  哈山那時的心態,很容易瞭解:他一個多月來,終日都在幻想那容器中有什麼,開始的時候,自然從平凡方面去想。由於那容器外形像一個大凍肉櫃,他甚至想像這裡面全是冷藏食物。

  隨著他用盡方法打不開那容器,他對容器內是什麼的想像,自然也越來越古怪,終於想到了容器之內,可能是什麼怪物。

  這時他一聽到有聲音傳出,就想到了怪物,十分合理。

  哈山在敘述的時候,有點不好意思:「是不是人在越是緊張的時候,就越是無法集中精神,更喜歡胡思亂想?我那時僵立著,心中在想的,全是一些雜七雜八,根本不該在這時想到的問題。」

  哈山那時,想到的是,從那容器中走出來的妖魔,不知是什麼樣的?是被囚禁在那容器之中太久了,一出來就充滿了仇恨,要毀滅一切的復仇之魔呢?還是一個制服的妖魔,如阿拉丁神燈一樣,可以為主人去做任何的事?

  在哈山胡思亂想的時候,大約有三分鐘之久,容器之內的聲響又停止了。

  哈山畢竟久經世界,在這時候,他已經定下神來。對著那容器大聲叫:「不論是妖是怪,快現身出來!」

  他這時這樣叫嚷,當然更大的作用,還是為了自己壯膽,他一面叫嚷著,一面跨步向前,掄起手中的鐵棒來,又待向前砸去。

  可是就在這時,他陡然僵凝,因為他看到,那容器的門,他用盡了心機也打不開的門,正緩緩打了開來。在打開了約二十公分之後,停了一停,像是在裡面的什麼怪物,要打量清楚了外面的情形之後,再決定下一步的行動。

  而這時,哈山的一顆心,幾乎要從口腔之中,直跳了出來。

  門打開不過二十公分,他根本無法看清容器中有什麼在,他一直有心臟病,事後,他都詫異自己沒有在那時心臟不堪負荷而死!

  尚幸,停頓的時間不是太多,大約三秒鐘左右,門就一下子打開,哈山看到了一個人,有點腳步蹣跚地,跨了出來。

  那人一跨出來,一抬頭,就看到了哈山,哈山也看到了他,兩人打了一個照面,那人的動作凝止──那是一種身子挺直到了一半的怪異姿勢,而哈山,則高掄著鐵棒,想要向前砸出的樣子。

  兩個人這樣子對峙著,大約也只有幾秒鐘,可是雙方一定都覺得十分長久。哈山的驚駭程度極甚,但是出現的並不是什麼大怪物,只是一個人(雖然從這樣的一個容器中忽然走出一個人來,也怪之極矣,但出來一個人,總比出來一個怪物好),總使他的震駭程度減輕。

  在他略為鎮定之後,他雖然還沒有改變僵凝的姿勢,但至少已可打量那個人了。那個人看來二十多歲,面貌和身量,都十分普通,並不起眼,這樣的人,混在任何許多人中,也不會引起特別的注意,甚至一時之間,無法分得清他是亞洲人還是非洲人!

  這個人有一雙靈活之極的眼睛,一開始他一動也不動,但隨即,他眼珠就開始活動,亂溜亂轉,和他的眼光一接觸,就有眼花撩亂之感。

  那人身上的衣服,乍一看,也沒有什麼特別,類如普通工人的工作服,不過有幾個厚鼓鼓的口袋。

  在打量了那個人,可以假定他不是什麼怪物後,哈山才問:「你是什麼人?」

  這時,那人的視線,停留在哈山手中的那根鐵棒之上,他緩緩站直了身子,向鐵棒指了一指,用一種相當粗的聲音問:「這算是一種歡迎儀式?」

  哈山這時,心中的驚疑,實在是到了極點,他下意識地揮動了手中的鐵棒一下,然後喝道:「讓開!」

  一面喝著,一面他已向前衝了過去,那人果然向旁讓了一讓,哈山來到了容器之前,把半開著的門,用鐵棒一下子撥開,然後,他就看到了另一扇半開的橢圓形的門,等到他再用鐵捧撥開橢圓門之後,他所看到的情形,就像我們在廠房之中,終於打開了容器之後所見到的情形,一模一樣。

  他盯著所見的一切發呆──那是任何人一看到了容器內部的情形之後,必然的反應。

  他不知自己發呆發了多久,當然,在那段時間中,他也有許多想像,他思路敏捷,可是也難以作出一個假定來,他轉過身,看到那人仍在原地沒動,看起來,至少不是有敵意的樣子,才又定了定神。

  (人和人之間,在許多情形下,都要判定了對方是不是有敵意之後,才能行動。)

  (不但人和人之間,人和許多生物之間也如此,真是一種叫人悲哀的現象。)

  哈山先問:「你──一直在這裡面,一個多月,你一直在這裡面?」

  那人重複了一句,「一個多月?我在裡面──」

  他說到這裡,忽然苦笑了一下,然後,又急急向前走去,一下子就越過哈山,又坐到了那張座椅上,可是並沒有關上門,所以哈山可以清楚地看到一切。

  只見那人坐下之後,雙眼直視前面分成了九格的銀灰色的屏,神情焦急緊張。

  他雙手不斷迅速無比地按著椅子扶手上的按鈕,按動了不下七八十次之多。哈山注意到那椅子扶手上的按鈕,至少有一百多個,也不知道那人何以看也不看,竟然可以按得如此熟練,不會出錯。

  當他按下第一個按鈕之際,那九格銀灰色的屏上,就有形象出現,哈山開始還有點不好意思偷看,可是那人顯然絕不注意哈山,只是盯著看,哈山也就湊近去看。他看到的究竟是什麼,他直至這時,和我們敘述經過情形時,仍然說不上來,他只是照實說。

  哈山的敘述是:「我看到的是幾種不同的畫面,可是那些畫面表示了什麼,我卻一點也不知道,有兩三幅,像是波紋,有的是絢麗無比,變幻不定的色彩──色彩耀目之至,那種變幻的色彩,一定是在傳達著什麼信息,可是我卻看不懂。正中央一幅是密密麻麻的文字,好像是文字,嗯──應該是文字,可是我在門外,比較遠,又不好意思湊得太近去看,所以也不知那是什麼。還有一兩幅的畫面,簡直亂七八糟,不知所云。」

  總之,時間並不短,那人在椅子上,至少坐了十分鐘左右,在這十分鐘之內,他幾乎不斷地按著按鈕,那九幅畫面,也在不斷變換,但是哈山一點也看不懂。

  然後,那人呆了一呆,轉過頭來,神情仍然相當焦急,他一轉過頭來,就呆了一呆,像是到這時,才發現哈山的存在一樣。

  他語氣相當著急地問:「你──在是海面上發現我的?」

  哈山的回答,十分謹慎:「我是在海面上發現這個容器的。」

  那人一躍而下,到了哈山的身前,一伸手,就握住了哈山的手。

  他的手冰涼,哈山甚至因之而打了一個寒戰,那人又問:「很多人知道?」

  哈山忙道:「不多,只有另外一個人,他──很會保守秘密。」

  那人像是多少放心了一些,鬆了哈山的手,團團打著轉。哈山有豐富的人生閱歷,看出這個古怪的人,處於十分值得焦慮的處境之中,他就問:「你有什麼需要幫助的?」

  那人忙道:「有!有!我不會忘記你曾幫助過我,不會忘記。」

  哈山驕傲地笑了一下:「你弄錯了,我絕對不會希罕你的報答。」

  那人對於哈山先生這樣的說法,像是頗感意外,他看了哈山一會,才道:「我第一件要你幫忙的是,別對任何人說過曾見過我,記得,任何人都不能說。」

  在當時的情形下,那人的這個要求,自然不算是過分,所以他並沒有什麼考慮,就點頭答應。

  當哈山說他的經歷,說到這全的時候,他略停了一停,喝了一口酒,很有點難過的神情。

  聽他敘述的人,都知道他為什麼難過,因為他曾答應過那人,絕不對人提起見過這樣的一個人,但現在,他卻向我們許多人和盤托出了。

  他食言──他一定不常食言,所以他才會感到難過。

  我安慰他:「哈山先生,常言道此一時,彼一時也,情形不同了,那人一定有什麼──古怪的地方,所以你才決定把一切經過告訴我們的。」

  哈山聽了我的話之後,連連點頭:「對啊,這個人,簡直古怪之極──你們看,他究竟是什麼人?什麼來歷?從哪裡來的?」

  我道:「你太心急,你還沒有把有關那人的一切說完,我們怎能判斷?」

  哈山苦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那時,我們都不知道哈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是什麼意思,看到他準備繼續講下去,才沒有問。

  原來,那人要哈山答應了他的要求之後,就道:「請告訴我出路在哪裡,我有急事要去做。」

  哈山向通向大廳的樓梯,指了一指,那人的動作十分快,已急急向樓梯走去,他一下子又跳上了那樓梯,才轉過身來,指著那容器,道:「你可以暫時保留這東西,但也絕不要給別人知道。」

  哈山看到這人竟然說走就走,不禁大是著急,忙了幾步:「等一等,這東西是什麼?有什麼作用?」

  那人「啊」地一聲,在哈山說那幾句話之際,他又竄上了幾級樓梯,看來是有急事在身,這時才轉過身來:「對不起,這東西對你十分陌生,它的作用太多了,一時之間,絕講不完,你要注意,那椅子柄上的許多按鈕,你絕不能亂按,一按,就會變化不測,對你──或任何按動鈕掣的人,造成極大的傷害。」

  哈山怪叫了一聲:「你留下了這樣的一件東西走了,卻叫我碰也不能碰,我如何忍得住?」

  那人聽哈山這樣抗議,他居然十分通情達理,側頭想了一想:「那我還是把門關上的好,反正你絕無可能把門打開,也就不會因為好奇而亂按了。」

  他一面說,一面急速地走了下來。這下子,哈山沒有放過他,一在身邊經過時,哈山就雙手緊緊抓住了他,叫道:「不行!關上了門,我更會急死!你得把一切告訴我才准走!」

  那人嘆了一聲:「老實說,老先生,你已經沒有可能知道一切了,時間不夠了。」

  哈山知道那人的意思,是說他已老了,時間也不夠使他瞭解一切!由此也可知,這東西所包含的一切,複雜無比,那更令他心癢難熬。

  相信他是一個好奇心比我還要強烈的人──這一點,從他那麼喜歡聽各種故事,便可見一斑。對一個好奇心強烈的人來說,在這種情形下,若是不讓他知道一點那容器的秘奧,他只怕會被好奇的情緒,折磨致死。

  那人顯然體諒他的心情,就道:「好,我不關上門,只不過你一定要聽我的話。」

  哈山連連點頭,那人又想了一想,才指著兩個上面各有兩個小圓點的按鈕,道:「你坐上椅子,按下這兩個按鈕。」

  哈山急急道:「會發生什麼事?」

  那人道:「兩扇門會自動關上,你在座椅之上,心跳停頓,呼吸停止──」

  哈山大吃一驚,張大了口,說不出話來。那人呵呵笑了起來,伸手在他肩頭之上,輕輕拍了一下:「別怕,那不是死亡的狀態,而是靜止狀態,這種狀態,對你的健康,十分有益。」

  哈山遲遲疑疑:「我怎樣才能醒過來?」

  那人「哦」地一聲,又指著一個掣:「按一下,就表示一個階段──嗯,是一天。」

  他說了之後,又加強語氣:「你所能動的,一共只是三個掣扭,其餘的,絕不能動。」

  哈山還不滿足:「如果動了,會發生什麼事?」

  那人對哈山的糾纏不休,有點惱怒,大聲道:「會發生任何事。」

  他看來其急無比,話一說完,轉身就向樓梯上竄去,哈山忙跟在後面,又叫:「門要是關上了,怎麼打開?」

  那人道:「你在裡面,門一拉就開。」

  哈山跟在他的後面,等到上了樓梯,已是氣喘如牛,那人上了樓梯之後,略停了一停,哈山指著一扇門:「走那邊,到大廳。」

  那人急急走進去,哈山又勉力跟了上去,只見那人到了大廳之後,略停了一停,四面打量了一下。哈山別墅的大廳,自然豪華之極,可是那人看了,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表示,就急急向大門口走去。

  恰好有一個僕人在大門之旁,看到這樣的一個人走了過來,主人又在後面,急急跟著,驚訝得說不出話來。那人來到門前,僕人在他想打開門時,想去阻止他,那人憤怒地責斥了一聲。哈山忙道:「開門,請問,你什麼時候回來?」

  僕人急忙打開門,那人一步跨將出去,頭也不回,但總算回答了哈山的問題:「說不定。記得我的一切吩咐。」

  哈山來不及答應,他氣急敗壞追了出去,追出大門,早已不見了那人的蹤影。

  哈山在門口呆立了半晌,回到了地窖,他幾乎沒有考慮,就坐上了那座椅,他才坐上去,門就自動關上,門自動關上之後,眼前並非一片黑暗,而是亮起了一片十分柔和,舒服之極的光芒。

  哈山真想在隨便哪一個按鈕上,按上一下,看看會有什麼事發生,可是考慮再三,始終不敢。

  於是,他只是按照那人的吩咐,按下了那兩個掣扭,然後,再在另一個按掣上,按了一下。

  在他面前的那九幅螢幕上,什麼變化也沒有,可是椅子卻自動轉了一下,面前對著那九幅屏,至多只在十秒鐘之內,他只感到自己舒暢無比,自然而然,閉上了眼睛,就像是一個心無掛礙,又十分疲倦的人進入睡鄉一樣,一下子就在極舒服的情形下,失去了知覺。

  哈山先生的敘述,到這裡,又停了一停。

  然後,哈山強調:「那是一種舒服之極的感覺,真是舒服安詳之至,我後來試了許多次,每一次都一樣,那種安詳的感覺,使人感到,就算就此永遠不醒,死了,這都是最好的死法!」

  戈壁問:「你按了一次那掣扭──你在一天之後,醒了過來?」

  哈山點頭。當時,他並不知道自己醒過來時,已過了整整二十四小時。當他又醒過來的時候,只覺得神清氣爽,一下子推開了門,竟然一躍而下──雖然他年逾古稀,健康情況一直很好,但是這樣子跳跳蹦蹦,卻也有十年以上未曾有過了,連他自己,也不禁呆了一呆。

  而當他離開地窖,看見每一個僕人都神情極其焦急時,他才知道,自己在地窖之中,已足足二十四小時了,僕人又不敢進去找他,又怕有意外,所以焦急莫名!

  哈山卻感到異常興奮──他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可是他可以肯定,自己有了一項奇遇。

  這項奇遇在他的晚年發生,就有更大的意義:在接連幾次,他在那容器之中「休息」之後(最長的一次是七天),他不但覺得心理上愉快,而且身體上的健康,也大有增進,不但如此,而且心境,竟也大有返老還童的傾向──他後來駕了去看白老大那輛鮮紅色的跑車,就是在心境回復年少之後新買的,不然,十分難以想像他已年屆八十高齡,怎麼還會駕這樣子的一輛車子!

  哈山不但在那容器中「休息」,而且,仍然在不斷研究那容器的其它按鈕的作用。可是那人臨走時的告誡,哈山卻也不敢違背,他連伸手去輕撫那些按鈕一下都不敢,生怕一個錯手,就闖了大禍。

  他自然不敢向任何人提起這件事──在這期間,他曾過訪白老大四次,每次都想對白老大說起這件事,可是卻不敢違反那人的囑咐。

  他打的主意是,事情,一定要告訴白老大,可是等到那人回來了再說,那人說「有急事要辦」,可是一去之後,杳如黃鶴,竟然再無消息,哈山每天都在等他出現,而且吩咐了所有僕人,那人一出現,就把他當作自己一樣!

  哈山也做了不少別的工作,他把那容器的內外,拍攝了許多照片,以他的地位而論,自然認得不少有識之士,他一有機會,就把那些照片拿出來給人看。

  可是看到的人,表示的意見,大同小異,都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最多的意見是「看來像一艘小潛艇」,或是「像是太空囊」。

  哈山向他的醫生朋友問起人是否可以有不呼吸不心跳的靜止狀態時,得到的回答,多數是哈哈大笑。有的則向他解釋,人有可能在某種情形下,處於一些生物常在的「冬眠」狀態,但決不可能全然停止心跳和呼吸!

  這些答案,都不能令哈山滿意,可是那人不再出現,哈山也就沒有特別的辦法可想。

  他還做了一件工作:他請了三個出色的人像描繪家,根據他的描述,把那突然在容器中出現的人的樣貌,畫了出來,然後,通過他的關係,調查這個人的來歷,可是一點結果也沒有。

  後來,我才知道小郭的偵探事務所,也接受了這項委託,哈山出的賞格十分高。據小郭說,世界各地,他的行家接受了同樣委託的,超過三千家!

  等到第五次,他再去見白老大的時候,就發生了「打賭」的事件。

  哈山說到這裡,聽的人,都十分緊張。那場打賭的結果,人人皆知,可是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卻又沒有一個人知道──包括當事人哈山在內!

  我再給了哈山一杯酒,哈山一口喝乾,清了清喉嚨:「白老大和我打賭,要在船上把我找出來,我立刻想到了那個容器,雖然以前,我最多只在那裡休息過七天,可是那人說,在裡面多久都可以,想來八十天也不成問題──我接下來的行動,你們都知道了?」

  我和白素只是點了點頭,因為接下來他的行為,全是由於船長的提供才知道的,而船長是受了賄才提供的,那並不是十分光彩的事。

  哈山側著頭,想了一會:「我離開了甲板,就進入蒸氣室,只有船長一個人知道我的行蹤,我進入那容器之際,並沒有人看到。由於我已經有好多次『休息』的經驗,所以並不覺得怎樣,只是想到八十天之後,我突然出現時白老大那種驚駭的樣子,覺得好笑,而且我相信,八十天的長時期休息,一定對我的健康,大有好處。」

  哈山說到這裡,又頓了一頓,舐了一下口唇,我趁機問:「你是不是做錯了一些什麼?」

  哈山的神情駭然,他顯然做錯了什麼,因為當容器被我們打開時,他並不在其中,後來才又出現的,他曾經消失過!

  過了一會,哈山才道:「我不能記得十分確切,八十天,要按那個按鈕八十下,我要十分用心地數,一下子也不能多,一下子也不能少,在那個過程之中,我很有可能錯手按下了附近的鈕掣──你們都看到過,那些鈕掣排得十分密,我畢竟老了,手指不是那麼──靈活!」

  大家都屏住了氣息,哈山的這種解釋,很可以接受。哈山不會故意去按別的掣鈕,自然只有不小心碰到了別的掣鈕的可能。

  我用力一揮手,示意他不必說過程,重要的是,他在按錯了掣鈕之後,發生了什麼事!

  幾個人已把這個問題提了出來。哈山的神情迷惘,伸手在臉上撫摸了一下:「對我來說,什麼也沒有發生過,和往常一樣,我在十分舒暢的情形下,進入靜止狀態,然後又醒來──當我醒來時,看到了你們──那是我一生中最驚訝的一刻!」

  戈壁沙漠齊聲叫:「可是我們才打開那容器的時候,你根本不在裡面!見到你突然出現的時候,也是我們一生之中最驚訝的時刻!」

  哈山搖頭:「我不知道我曾去過何處,我在那個密封的容器之中,能到什麼地方去?去了,又如何能夠突然之間又回來?」

  戈壁沙漠的神情十分嚴肅:「有一種設想,一種裝置,可以把人分解成為分子發射出去,然後再在另一個裝置之中再還原。」

  哈山駭然大笑:「這位小朋友,你別嚇我!」

  沙漠搖頭:「這個可能性不大,他若是曾化解成為分子,又聚在一起,那麼,他應該知道自己曾被發射到什麼地方去過!」

  戈壁反駁:「如果他是在靜止狀態之下被分解的,根本沒有知覺,也就不會知道自己去過什麼地方。」

  沙漠搖頭:「我寧願假設他按錯了掣鈕之後,這容器中的某種裝置,使他成了隱形人,所以我們才一打開容器的時候,看不到他!」

  聽戈壁沙漠爭辯,十分有趣,由於他們的想像力十分豐富,而又有足夠的知識之故。我一聽得沙漠這樣說,不禁發出了「啊」地一下低呼聲。

  因為當容器第一次被打開時,我們只看到裡面沒有人,並沒有伸手去摸索一下,如果那時哈山是一個隱身人,當然也大有可能。

  哈山有點啼笑皆非:「兩位小朋友別把我想得太神奇了,我只是不知道出了什麼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看──別追究了!」

  他雖然見過世面,可是這時在討論的是和他有關的一件怪事,而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發生過什麼事,自然不是十分愉快。

  我安慰他:「哈山先生,你現在平安無事,至多以後碰也別去碰那東西,不會再有麻煩。」

  哈山卻又現出十分不捨得的神情來,我自然知道,叫他別去碰那東西,那是不可能的事!

  一剎那間,各人都靜了下來,戈壁來回踱了幾步:「那人說,這東西──的按鈕,有許多作用,多到你已經沒有時間學得完了?」

  哈山點頭:「他是那麼說,可是我不服氣,怎知我不能活它一百二十歲?」

  戈壁搓著手,和沙漠互望著,兩人都是一副心癢難熬的神情,他們一起再問哈山:「我們兩人對一切新奇的設計都有興趣,也很有心得,是不是可以把那東西交給我們研究?」

  哈山不等他們講完,就叫了起來:「當然不能,那東西又不是我的,人家只不過暫時放在我這裡,我怎能夠自作主張?」

  哈山用這個理由來拒絕,自然再好沒有,戈壁又試探著道:「可以和我們一起研究?」

  沙漠忙道:「和我們一起研究,對你來說,有利無弊!」

  這時,我對那東西已充滿了好奇心,所以我道:「我們可以一起研究,而且,就在這工廠進行,因為這裡可以提供一切需要的設備!如果不是在這裡,就沒有可能把容器打開來。」

  戈壁沙漠直盯著哈山:「如果不是我們打開了容器,你有可能永遠不知道在什麼地方飄蕩,不但再也回不來,而且永遠散成了幾千億件──」

  戈壁在這樣說的時候,不但堅持了他的「分子分解」說,而且神情十分陰森,所以令哈山嚇了一跳。白素在這時也插言:「這裡不但可以提供良好的研究條件,而且可以有十分舒適的生活環境,可惜我不能參加了!」

  我忙道:「你──」

  白素笑:「我至少要離開一下,爹那裡沒有電話,我也有必要親自去告訴他,由於意外,所以他看來才打賭輸了,其實並不!」

  哈山一聽,就嚷了起來:「不對,他可沒有把我在八十天內找出來!」白素微笑:「在七十天頭上,我們就已經找到了這容器,如果你在裡面,你就輸了!你根本不在容器之中,也不在船上,已經犯了打賭的規則!」

  她講到這裡,略停了一停,才慢慢地道:「通常來說,若是犯了規,就當輸了!」

  哈山還想反駁,可是一時之間,不知如何說才好,急得雙眼直翻。

  我就出言打圓場:「哈山先生不是故意犯規的!」

  看起來,我像是在幫哈山的忙,替他講話,替他在開脫,可是我的話,卻說得十分陰險,哈山若是一時不察,非上當不可。

  果然,哈山雖然人生經驗豐富,可是在這種情形之下,也不免「丹佬吃進」(中了奸計,或著了道兒之意),他立時道:「是啊,我又不是故意犯規!」

  白素和我之間的默契何等契合,她立時道:「故意也好,無意也好,總是犯了規,是不是?」

  給白素這樣一問,哈山立時恍然大悟我不是在幫他開脫,而是要通過他自己的口說出犯規兩個字來!

  他向我狠狠瞪了一眼,鼓氣不說話,我笑道:「哈山先生,你這時能和我們在一起說話喝酒,我認為和容器的門被打開十分有關,若不是有了這樣的變化,你不知道處在一種什麼樣的情形之下,那比死更可怕!」

  哈山怎說得過我們這許多人,他悻然一揮手:「好!好!就在這裡,一起研究!」

  哈山一答應,各人都極高興,戈壁沙漠簡直大喜若狂,號叫著,蹦跳得老高。

  白素道:「有一件事,哈山先生必須立即進行──快打電話回去,看那個人是不是曾經出現過!又過了超過三個月了!」

  哈山被白素一言提醒,連忙要了電話來,打回別墅去,總管的回答令人失望,那人不但沒有出現過,也沒有用任何方式聯絡過!

  哈山又吩咐了只要一有那人的信息,就立刻和他聯絡,看來,哈山準備長期在這個工廠住下去。

  白素又道:「不是我潑冷水,這個容器的來源十分古怪,各位的研究,可能一點結果也沒有,只怕還是要等那人出現!」

  戈壁沙漠兩人的神情大是不服:「就算那是外星人的東西,我們也可以研究出一個名堂來!」

  他們兩人這樣說的時候,又望向哈山,哈山知道他們的意思:「那個人──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外星人!」

  我反倒十分支持白素的意見,但這時候,人人興高采烈,摩拳擦掌,我自然也不便澆冷水,所以沒有說什麼。

  白素說走就走,這就要告辭,廠長忙吩咐準備車子,我陪她到門口去等車,白素沉聲道:「不論研究工作如何進行,都不要亂按那容器的任何掣鈕,真的什麼事都可能發生,那──是一隻大魔術箱,不知是屬於什麼人所有的,不可冒失!」

  白素說得十分認真,我輕輕親了她一下:「你說話越來越像一個詩人了!」

  白素笑了一下,一個工廠職員駕了一輛性能極佳的跑車來,白素上了車,一面向我揮著手,一面已呼嘯而去。

  等到車子看不見了,我才迴轉身,已看到所有人都湧了出來,我知道他們急於回到車房去,就先把白素剛才臨走時所說的話,重複了一遍。

  戈壁笑道:「當然,要不然亂按掣鈕,忽然之間身體不見了一半,那倒十分糟糕。」

  沙漠縮了縮肩:「豈止十分糟糕,簡直糟糕之極了!」

  我笑:「那也得看是如何只剩下一半,是只剩上一半,還是下一半,左一半,還是右一半!」

  幾句話說得眾人駭然失笑,技工領班失聲道:「人要是只剩了一半,那算是什麼?」

  一時之間,大家都靜了約有好幾秒鐘,想是各人對這種不可測的情形,都有不寒而慄之感──這自然也是後來在各方面的研究工作之中,始終沒有人敢去亂按掣鈕的緣故,一直到後來,白老大出現,才被打破──那是後話,先表過就算。

  還未曾到達廠房,各人就已經商量好研究的步驟,決定第一步,先找出這東西的能量來源和性質來。這一點十分重要,若是弄清楚了這一點,對這東西的來龍去脈,就可以有一定的瞭解。

  展開工作之後,詳細的經過,自然不必細表,有許多程序,連我也不是很明白,所以我只是旁觀,而更多的時間,花在觀望那容器的內部一切裝置上,尤其是那許多按鈕,和上面的圖案。

  我知道那些圖案式的符號,一定每一個都有獨特的意義,可是卻無法知道它的真正意義,就像是看到了不認識的文字一樣,根本無從猜測。

  三天之後,第一項研究項目宣告失敗。

  因為用盡了方法,也找不出這容器的能源來源──知道一定在這容器之中,可是無法把容器拆開來,自然也不容易尋找。

  戈壁的推測是:「可能是極小型而又高效力的核動能裝置,又保護得十分周密,所以探測不出。」

  哈山在一旁聽了,用上海話咕噥了一句:「講之等於匆講!」(講了等於不講)。

  在過去的三天中,大家都休息不多,而且人人眉心都打著結,一直到這時戈壁宣佈放棄,我才提出了一個比較戲劇性的提議,我指著那座椅:「至少有三個按鈕是可以動的,動了之後,不會有什麼壞結果,人會在二十四小時之中,像是熟睡一樣,而且睡醒了之後,神清氣定!」

  哈山點頭:「我試過許多次,確然如此。」

  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尖:「讓我去試一試──放兩具閉路電視進去,看看我在靜止狀態之中是什麼樣子的,會不會有可能成為隱形,或者消失!」

  我的提議,立時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意,戈壁沙漠連連打自己的頭,說怎麼沒有想到,顯然他們也十分想試一下「靜止」的滋味。

  我笑著說:「不要緊,看來我們有的是時間,每人可以輪上一天,人人不落空。」

  很快就找來了閉路電視攝影機,連結上了大型的彩色螢幕,哈山一再向我指出那三枚按鈕,和按動它們的次序。

  我坐上了那座椅,按下了那三個按鈕,正如哈山所說的那樣,亮起了一片柔和之極的光芒,門也自動關上。我還想欠過身子去推門,看看是不是推得開,可是我的身子根本沒有動過(事後看錄影帶肯定的),剎那之間,我只覺得身子酥麻得舒服無比,一種懶洋洋的感覺襲上心頭,眼睛閉了起來(看錄影帶的過程,只有三秒鐘),已經睡著了。

  這一覺睡得暢美之極,一覺睡醒,自然而然伸了一個懶腰,門也打了開來,我一躍而下,看到所有人都在,但是他們的神情,又都悶不可言。

  哈山大大打了一個阿欠:「二十四小時,你連動都沒有動過,像個死人一樣!」

  他一面說,一面指著電視錄影彩屏,我自然也知道了人人神情並不興奮的原因!二十四小時看著一個睡著了的人,自然悶不堪言!

  接著,戈壁沙漠都要試,就又過了兩天,在戈壁沙漠進入那容器,門關上之後,看到螢幕上的情形,就像是他們都沉沉熟睡一樣。

  一共過去了五天,對那容器的研究,可以說一點進展也沒有。那天,沙漠才「醒」了過來,大聲道:「睡得真舒服,真是不知人間是何鄉,一輩子沒有睡得那樣酣暢過,舒服極了!」

  工廠方面的人聽了,也都想試,就在這時,一陣豪邁的「呵呵」笑聲,傳了過來,循聲看去,白髮白眉白鬚的白老大在前,白素在後,一起走了起來。

  白老大一進來,哈山就迎了上去。兩人各自伸出手來,指著對方。白老大先開口:「哈山,誰也沒輸,誰也沒贏──你別生氣!」

  哈山一聽,心中高興,臉色也好看了許多:「出了點意外,誰也不必負責。」

  白老大向戈壁沙漠一瞪眼──白素顯然已詳細向他說起過在這裡的人,所以他早已知道各人的身分,這才一下子就望向他們兩人的。

  戈壁沙漠一見白老大這等威勢陣仗,自然也根本不必介紹,就知道他是何方神聖了,立時十分恭敬地站著,白老大笑:「有了什麼結果?」

  我搶著回答:「什麼結果也沒有,倒是我們三個人都輪流試了一下『靜』的味道,那是極酣暢的熟睡,要不要試一試?」

  白老大一口答應:「好!」

  他對那容器,像是十分熟悉,說著,已大踏步向前,跨了出去。

  這時候,真的要佩服白素,一則,是她精細過人,二則,或者是她最瞭解白老大的性格,白老大才向前走出了兩步,她就從後面趕上來,一把拉住了白老大:「爹,我知道你想幹什麼!」

  白老大呆了一呆,沒有出聲,在這方面,我的反應比較慢,我道:「還能幹什麼,自然是試一試徹底休息的那種特別感受!」

  白素狠狠瞪了我一眼:「才不!我知道他想幹什麼!他想進去之後,亂按那些扭掣!」

  我嚇了一大跳,所有人都嚇了一大跳,白老大卻反倒哈哈大笑了起來:「你倒真能知道我的心意!」

  白素急叫:「爹,會闖禍的!」

  白老大豪氣干雲:「闖什麼禍!大不了是我消失,死掉,你們怕死不敢試,我不怕,我來試!」

  白素頓足:「只怕不死不活,人失去了一半!」

  白老大呆了一呆,神情古怪之極,想是想到了人失去了一半之後大是糟糕的情形。

  可是隨即,他又堅持:「總要試一試,我看不會有什麼大不了的情形,不然,那人一回來,顯得我們無能之至,哈山也曾經按錯了鈕,還不是一根毛也沒少?」

  大家都不出聲,老實說,人人都感到可以試一試,但是由於結果會發生什麼事全然不可測,所以也沒有人敢出聲表示同意。

  我知道白老大一定會針對我,所以已經轉過頭去,可是他還是大聲叫了我的名字:「你應該同意我的做法,事實上,我以為你早做了!」

  我立即道:「老婆叫我別那麼做,所以我沒有做!」

  這個回答,十分巧妙,白老大大笑:「好,好在我沒有了這種人際關係,不必聽話了!」

  接下來,他的動作之出人意外,是真正出人意料,全然沒有人料得到,而他的動作,又快捷絕倫,所以只好由得他行為得逞!

  他好端端地在說著話,陡然抬腿,一腳踢出,卻是踢向白素!

  那一腳去勢之快,足見白老大在武學上的造詣,老而彌堅,白素發出了一下驚呼聲,身子向後閃,白老大的那一腳,還是沒有踢中她,可是她由於身子急閃,也退出了好幾步。

  這就是白老大的目的,他一逼開了白素,立時一聳身,已經退到了那容器之前,只要一轉身,就可以進入那容器之中!

  這一下變化,突兀之極,令得人人震驚。大家都知道白老大準備以身犯險,不計一切後果,要去按動那些按鈕,看看會發生什麼事,也人人都知道這樣做十分危險,因為我們對這個容器,一無所知!

  當白素阻止她父親行動時,誰都以為就算白老大不願意,總也可以有一陣子商量,誰知道白老大說幹就幹,竟然發動得如此之快!

  這時,只有我離白老大最近,若是我立即發動,相信可以阻上一阻,可是我卻猶豫了一下,因為我知道我一出手,必然會和蓄足了勢子的白老大交上手,我總不成真的和白老大打起來!

  在這種時候,薑是老的辣,哈山陡然用上海話叫:「有些話我沒對他們講,你一定要聽!」

  哈山一叫,白老大怔了一怔──白老大以為自己在白素處已經知道了一切,哈山的話,正好打中了他的心坎,所以他怔了一怔,而哈山要爭取的,也就是這一刻。白素在後退之後,已經站定,這時,她又陡然向前,撲了過來。

  他不是撲向白老大,而是撲向我,我也立時知道了她的用意──她離白老大很遠,不能一下撲過去,所以她先撲向我,我雙手一伸,在她來到了我身前之際,雙手在她的腰際一托,一個轉身,借力把她向白老大處一送,這一下,去勢更快,白素身形飄飄,倏起倏落,已經在白老大和那容器之間,落了下來,阻止了白老大進入那容器。

  白老大知道又要多費一番周折了,他竟不回頭看白素,只是盯著哈山,喝:「什麼話你沒有對人說?」

  哈山的喉間,發出了「咯」地一聲響,向容器指了一指:「從那容器中走出來的那個人,是上海人!」

  聽得哈山那樣說法的人,神情都啼笑皆非,怪異莫名,白老大悶哼了一聲,哈山急急分辨:「他講上海話,一口上海話!」

  白素阻在那容器和白老大之間,已幾次發力,想把白老大推開一點,可是白老大偉岸的身體,卻一動也不動,我在這時,也已經靠近了容器,白老大想憑使蠻而以身犯險,自然沒有那麼容易了。

  我搖頭:「他說上海話,不能代表他是上海人,他可能是通過語言傳譯儀,在你那裡,學會了上海話的!」

  哈山急得頓腳:「他是上海人,他叫劉根生,他是小刀會的!」

  哈山叫了三句話,前兩句還不希奇,最後一句,別人聽不懂,我,白老大和白素,自然知道。小刀會是清末的一個幫會組織,勢力十分龐大,而且曾有過行動,佔領上海地區,也有稱之為「起義」的。這段歷史,相當冷門,不是對上海近代史有興趣的,大多不知。

  一個小刀會的會員(或頭目),會在這樣的一個容器之中走出來,而這個容器,在我們這群現代人的心目之中,被認為不屬於地球,來自外星!

  而且,一個小刀會的會員,一百多年前的人,又怎麼懂得操縱那麼複雜的按鈕?

  白老大最先發難,他喝:「你別插科打諢了!」

  哈山叫:「真的,他一直用上海話和我交談,最後他說了幾遍:這些按鈕,一碰也不能碰!」

  哈山又特別用上海話,重複了兩次「一碰也不能碰」!

  上海話有些發音很特別,「一碰也不能碰」的「碰」字,上海話唸作「朋」字音,聽起來也就格外引人注意,叫人印象深刻。

  哈山的神情十分緊張,講話的時候,五官一起在動,他喘了幾口氣,才又道:「他說了,絕不能碰!你要是碰了,害你自己不要緊,害了別人怎麼說?」

  他講完了之後,盯著白老大,而且一步一步走近來。白老大冷冷地道:「講完了沒有?連這點險都不肯冒,都像你們這樣,人類還會有什麼進步?」

  白素在白老大的背後,柔聲道:「爹,別固執了,對自己不懂的東西,不要亂來。」

  白老大皺起了眉,臉色十分難看,一時之間,人人都不出聲,等待著他的決定。過了好一會,他才道:「那我們能做什麼?等那個小刀會會員回來?哈哈!」

  他笑了幾下,指著哈山:「他可能回上海去了,小刀會當年在海上活動,就搶掠了不少財寶,後來又佔領了上海一年多,可能有一筆大寶藏,在等他拿,你們慢慢等,他會回來的!」

  白老大說著,用力一揮手,擺出一副「再也不理睬你們」的姿態,大踏步向外走去,白素忙跟了出去,並且向我使了一個眼色。

  我也跟出去,到了外面,白老大轉過身來,十分惱怒:「為什麼要阻止我!」

  白素十分冷靜地回答:「因為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白老大雙眉聳動:「哈山老兒按錯了掣,還不是什麼事也沒有!」

  白素著急:「可是將近一百天之久,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也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

  白老大望了白素半晌,又望向我,「哼」地一聲:「你們年紀輕,不懂,人到了我這個年紀,根本沒有什麼可怕的事了!」

  白素也表示了她十分強烈的不滿:「世界上不止你一個人!」

  白老大悶哼:「那東西會炸開來?」

  白素沉聲:「不知道,就是因為不知道,所以才不能輕舉妄動!」

  白老大表現了一個老人的執拗(和兒童一樣),十分惱怒,發出了極度不滿的悶哼聲,恰好這時,哈山走了出來,白老大似乎覺得我們還不夠資格作他發脾氣的對象,一見哈山,立時爆發,他指著哈山就罵:「和你這種人做朋友,真是倒了十七八代的霉,不聲不響得了這樣稀奇的物事,半個屁都沒有放過!我看這東西留著給你當棺材,再好不過!」

  我很少看到白老大這樣「無理取鬧」的情形,一面皺著眉,自然不敢說什麼。

  哈山的神情苦惱,顯然他也有點自知理虧,他道:「我也是沒有辦法,人家千叮萬囑,我有什麼辦法?」

  白老大大吼:「你要朋友不要?」

  哈山怒:「不要就不要,誰和你再胡鬧下去?」

  白老大一下子就衝到了哈山的面前,一伸手,用手指戳向哈山的額頭,哈山居然不逃,我吃了一驚,想把白老大拉開去,白素向我作了一個手勢阻止我。

  白老大的聲音十分響亮:「你好好想一想,你躲進去的時候,按了哪幾個掣鈕!」

  哈山叫起來:「那是我錯手按的,怎麼能記得起?」

  白老大喝:「想!」

  哈山吞了一口口水:「可是我不能肯定,如果我記錯了的話──」

  白老大豪氣干雲,揚聲大笑:「大不了再錯手一次,我看不會有什麼大不了的後果!」

  說來說去,他還是要進那容器去,而且決不肯照已知可以叫人休息的按鈕休息,他至少要像哈山一樣,在裡面過上八九十天!

  若干時日之後,我和白素討論,都覺得白老大之所以要堅持如此,主要還是為了爭勝心──哈山有過那種經歷,他就也要有!

  心理學家常說,老人的心理,返老還童,和兒童心理相仿,看來有點道理。

  白素知道沒有辦法,只好低嘆了一聲,哈山在認真地想著,手指也在動,過了幾分鐘,他抬起頭來,點了點頭,轉身又走向廠房,我們又都跟了進去。

  工廠方面的人,都在交頭接耳,我們一進去,都靜了下來。白老大大踏步走向那容器,在那座椅之上,坐了下來,向哈山招手,哈山走了過去,在那些按鈕上,指指點點,期期艾艾地說著。

  白素站在我的身邊,神情緊張之極,我低聲道:「他說得對,他這個年紀,沒有什麼可怕的了!」

  白素狠狠瞪了我一眼,我思緒也十分紊亂,根本沒有話可說,白老大又招手叫總工程師前去,檢查那兩具電視攝錄儀。

  廠方人員活躍起來,調節著電視螢光幕,準備白老大一按鈕之後,仔細察看會起什麼變化。

  哈山和白老大說了幾分鐘,就後退了兩步,白老大轉過頭來,向望著他的人笑了一下,就伸手去按鈕掣,他才按下了兩個,橢圓形的門先關上,接著,外面那一層,長方形的門也關上。

  這時候,已經不能直接看到白老大了,只能在兩幅螢光幕上看到他,他的神態很安詳,仍然不斷在按鈕上按著!看來是根據哈山的記憶在按動,不一會,看到在那個「艙」中的九幅螢幕上,都有不規則的線條閃動,白老大正在聚精會神地看著,可是他顯然不明白那是什麼意思,因為他一片疑惑。

  等到他不再去按那些按鈕時,螢幕上的線條消失。我想,所有人都盯著螢光幕在看,想著白老大在那容器之中,有什麼變化,所以,沒有人注意別的事情,要不是在我身邊的哈山,忽然發出了十分古怪的聲音,我也絕不會回頭去看他(我連哈山是什麼時候來到了我身邊的都不知道),我一回頭,看到哈山面色煞白,滿頭大汗,口中喃喃地在唸:「別亂按,謝謝儂,別亂按!拜託儂!保佑我沒記錯!」

  我也由於緊張,而有一種抽搐感,白老大這個老人,任性之極,他在按了哈山記得曾按過的那些鈕掣之後,若是覺得不過癮,再亂按幾個,會闖出什麼禍來,誰也不能預料!

  白老大停下了手,忽然之間,瞪大了眼,現出了驚訝之極的神情來,但那只是極短時間內的事,接著,他就閉了眼睛,神態安詳之極,睡著了──進入了「休息狀態」之中。

  一進入了「休息狀態」,他和我們每一個進入這種狀態的人看來一模一樣,過了約莫有五分鐘之久,我首先打破沉寂,尖聲道:「我們過二十四小時就會醒來,他難道要八十天,或是更久才會醒!」

  我一面說,一面向哈山望去,哈山正在抹汗,滿面都濕,他吸了一口氣:「應該是這樣!」

  我又向白素望去,白素連望也不望向我,只是盯著螢光幕在看,神情關切之極!

  天地良心,我不是不關心白老大,但是要我面對一切不動的白老大八十天,那當真無趣之極,我寧願講八十天故事給哈山聽了!

  可是我這時卻又找不出什麼推托的言詞來,只好踱來踱去。

  過了兩個小時,我已經忍無可忍,我向廠長提議:「可不可以把電視畫面轉接到我們住所的電視機上去?那裡,至少環境舒服一些!」

  廠長連聲:「當然可以,太簡單了。」

  轉接電視自然是十分簡單的事,可是坐在柔軟舒適的沙發上,面對一動不動的白老大,那種悶氣法,也可想而知。到了當晚午夜,我已唉聲嘆氣,坐立不安,白素嘆了一口聲:「爹在那容器中要超過八十天,隨時都可以有意外,我必然盡可能注視他!」

  我說得委婉:「工廠方面,哈山,他們都在注視!」

  白素說了一個無可反駁的理由:「我是他的女兒!」

  我吐了吐舌頭,說不出什麼來,而且,也沒有再打退堂鼓的道理,我勸白素去休息,我們輪流注視白老大會發生什麼變化。

  一連過了三天,都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

  在「休息狀態」之中,人體的新陳代謝,緩慢得幾乎接近停止,像是根本不用呼吸,這種情形,奇特之至,無可解釋。

  第四天,哈山反手橫著腰,走來找我,我望了他半晌,他忙道:「我不是不肯說,而是事情很怪,說出來,你們會接受,工廠的那些人,一定當我是神經病!」他壓低了聲音,苦笑:「那個人說他的名字是劉根生,是小刀會領導人劉麗川的侄子,在小刀會地位十分高,不是普通人!」

  白素在這時候,問了一句十分關鍵性的話:「他走的時候,可有說交代些什麼?」

  哈山苦笑:「他只說,事情一辦完就回來,可是一點也沒有說什麼事,什麼地方去辦,什麼時候回來!」

  我十分惱怒,把一句話分成了兩半,只講了下一半:「你不會問他嗎?」

  哈山垂下了頭:「我問了,他哈哈大笑,用一柄小刀的刀柄敲著我的頭,說我不會相信的,不論他說什麼,我都不會相信的!他年輕力壯,我有什麼方法可以阻止得了他,請你告訴我!」

  我和白素互望著,也覺得無法太苛責哈山。

  可是這個劉根生若是一直不再出現,這個謎,也就一直不能解開來!

  又過去了十來天,悶真是悶到了極點,值得安慰的是,看來白老大的情形十分好。

  我想起在尼泊爾,多年之前,白素曾守候了六年之久,等候我從人類原來居住的星球上回來,我再不耐煩,也要等下去。

  白素後來,看出我的心意,她反倒道:「你性格生來不耐煩急躁,就讓我一個人在這裡好了。」

  我沒有出聲,只是聳了聳肩,結果,又過了七八天,那天晚上,哈山又來了,他道:「我明天要離開幾天,再回來,有點事。」

  我一聽,現出羨慕之極的神色來,可是看哈山的樣子,一直望著在螢光幕中看起來,十分安詳的白老大,反倒有點依依不捨,看來他不是很想離開,十分想弄明白他曾有一段時間失蹤,是到什麼地方去了。

  這時候,我心頭狂跳,想到了一個念頭,可是又不敢提出來,臉上的神情,只怕古怪之極。

  白素在這時,笑了一下:「哈山先生,如果你不想離開,有什麼事,交給衛斯理去代辦,我想他能夠脫離苦海,必然會盡心盡力!」

  我大喜過望,那正是我想到了而又不敢提出的念頭,白素真是知夫莫若妻之極矣!

  我興奮得搓著手,望向哈山,哈山真不失為老奸巨猾的生意人,他竟然提出來,豎起五只手指:「欠我五個故事!」

  我發出一聲悶吼,幾乎沒有張口把他的五只手指,一口咬它下來!一定是我的神情十分兇狠,哈山竟然不由自主,後退了一步,一隻一隻,縮回了手指,可是還剩下了一根手指的時候,卻說什麼也不肯收回去了!

  我盯了他半晌,只好屈服:「我,欠你一個故事,你準備離開去做什麼?」

  哈山道:「開幾個重要的業務會議,報告早就準備好了,你照讀就是,也一定會得到董事會的通過,很輕鬆,你可以住在我的別墅中,我這就去安排!」

  他轉身走了出去,我在白素的身後,輕輕摟住了白素,白素輕拍著我的手背,笑:「再叫你在這裡悶下去,只怕會把你悶成了植物人!」

  我抬起腳來:「真的,每天,我都怕腳底下,會生出根來!」

  當晚喝酒聽音樂,也就特別怡神,第二天一早,一輛豪華房車駛到廠門口,哈山的秘書、司機來接我,我就權充這位億萬富豪的代表。

  開一天的會,也十分沉悶,但總比在那個工廠之中的好。傍晚時分,我才回到哈山的別墅,就有事發生了!

  (聰明的朋友一定早已想到,必然會有事發生,不然,衛斯理的生命歷程如果這樣沉悶,那真的要變成植物人了!)

  我走進大廳,僕人列隊迎接──這可能是哈山訂下來的規矩,我也照單全收,一個僕人才把外套接在手中、就聽得警鐘聲陡然大作!

  哈山的別墅有一個不大不少的花園,當然有極完善的防盜系統,警鐘聲一響,不到十分鐘,就聽到了一群狼狗的吠叫聲,護衛人員的吆喝聲。

  我也立時衝出大廳,看到花園牆下,一個人對著四隻狼狗,毫無懼色,拳打腳踢,正在以中國的傳統武術對付那四頭受過訓練的狼狗,四頭狼狗居然近他不得。

  一看到那人的身手如此了得,我就喜歡,那時,警衛人員衝過去,紛紛舉槍相向,那人用十分憤怒的聲音,大叫了一句話。

  這句話,當然只有我一個人聽得懂,因為他叫的是十分標準的上海話。

  他先是罵了一句上海粗話,不用細表,然後說的是:「哈山迭這赤佬米勒亞里答?」(「米勒亞里答」就是「在那裡」)他受了這樣的對待,自然生氣,所以叫哈山為「迭這赤佬」(那是「這個壞人」的意思。)

  (若干年前,香港有一個著名的女電影演員自殺,影迷歸咎於她的丈夫,出殯時,輓聯之中,就有「迭這赤佬害人精」的上聯,極得上海話的精髓。)

  他一開口,剎那之間,我大喜若狂,我立即知道他是什麼人!

  他就是那個自稱是小刀會重要人物的劉根生!我雙手高舉,陡然高叫了起來,把在身邊的僕人,嚇了一跳,我用上海話大叫護衛後退,叫了三四下之後,才改用法文,幸好我醒覺得早,不然,其中一個性急的警衛,已經準備開槍了!

  護衛帶著狼狗離開去,那人大踏步向我走來,他身上的衣飾,正是哈山所形容,英氣勃勃,來到我身前站定,神情驚疑,我向他抱了抱拳,他立時也拱手,我道:「哈山對我說了經過!」

  他一聽之下,兩道濃眉一豎:「怎麼可以?」

  我忙道:「情況有些特殊,他也不是向全世界宣佈,只是對幾個有關的人說了。」

  他仍然盯著我,我又介紹了自己的名字──這名字,對他來。說,一點反應也沒有,十分正常。

錯手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