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手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部: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上一節說到「很有些老人乾淨利落,絕不囉嗦」,倒也不盡是閒話,和這個故事一開始,很有點關係。

  白素的父親白老大,就是一個絕不含糊的老人,這個曾是江湖上第一奇人的老人,晚年隱居法國南部,優哉游哉,又自稱「晚年唯好靜,萬事不關心」,總以為在他身上不會再有什麼事發生的了,尤其在若干年前,他又做了一個腦科手術,手術十分順利,更令他慶幸得享餘年,人自然也更豁達,更不會有什麼節外生枝的意外。可是,世事真是難料得很──世事若是全在意料之中,人生也就沒有什麼味道,忽然又有一些事,發生在他的身上,成為這個故事的開端。

  故事一開始,白老大身在一艘豪華的郵輪之上,這艘大郵輪,載著將近七百名遊客,正在作環遊世界的航行──這種航行,甚至是沒有目的地的,只是在旅途中,經過一些著名的沿海城市,便停泊下來,玩些日子,然後再啟航,又到下一個城市。

  這種方式的環遊世界,自然十分舒服,可是也十分費時間,至少要三五十天,而且,費用極其昂貴,所以青年人決不參加,中年人也絕少參加,老年人參加的很多──不過要注意,白老大在郵輪上,參加了這種形式的旅行,絕不是因為他年紀大了,而是另有原因。

  原因說來十分孩子氣,或許人到年紀大了,會有返老還童的現象,白老大會到郵輪上去,是因為他和一個人打了一個賭。

  (白老大性烈如火,不是很受得起激,所以,也十分容易和人家打賭。)

  和他打賭的是另一個老人,年紀和他差不多,脾氣一定也和白老大相去無幾,不然,怎麼兩個都活了將近一世紀的老人,會因為小事而爭吵起來,終於形成非打賭來解決不可的局面呢?那另一個老人,在工作上早已退休,可是仍然擁有一家大輪船公司的大多數股權,是世界上著名的富豪,簡單一點來說,也就是擁有白老大後來搭乘的那艘郵輪的船公司的真正主人,哈山先生。

  哈山先生是一個傳奇人物,他究竟是什麼地方人,連他自己也說不上來,他和中國很有點關係,因為他是被一個猶太富商,從上海的一間孤兒院中領養出來,接受教育而長大的。

  他之所以會被那個猶太富商領養,原因說出來也十分滑稽──雖然他三歲,外形看來,已明顯地不是中國人,眼大鼻高,皮膚卻又黝黑,那是中東一帶的人的特徵,猶太富商便也把他當作是猶太人了。

  哈山後來常開自己的玩笑,說:「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外型看來都差不多,都是在那一帶生活的,我可能根本是一個阿拉伯人,卻被當作是猶太人,這和一個男人從小被人當作女人養大,實在沒有什麼分別,是一宗荒謬的錯誤!」

  阿拉伯人也好,猶太人也好,哈山其實都不在乎,因為他根本無法確定──孤兒院中沒有任何記錄,他在未滿月時就被人棄置街頭,那一年冬天,上海最低溫是攝氏零下六度,作為一個棄嬰,他沒有凍死,真是奇蹟。

  白老大和他相識甚早,大家十多歲的時候,在上海,就由少年人的打架,打成了相識。別看哈山的樣子,沒有一點像中國人,可是一開口,那一口流利的上海話,尤其是講起一連串的粗話來,也真的能叫人愕然。

  到了二十歲之後,兩人各奔東西,互有發展,撫養哈山的那個猶太富商,可能早已看出哈山聰明絕頂,非同凡響,所以對他很好,也有可能,暗中留下了一部分財產給他去發展,那猶太富商,富可敵國,就算只留下一點點,也是龐大的數字,再加上哈山的經營本領,自然哈山很快也成為富豪。

  當哈山和白老大各自三十出頭之後,兩人倒也合作過幾件事,例如大批的軍火交易,大規模的戰時的物資交易和破壞活動等等。

  總之,他們是從小就相識的好朋友,白老大退隱法國南部之後,定居在巴黎的哈山,時常來探望他,兩人不論在什麼地方,都高談闊論,上一分鐘是流利之極的法語,下一分鐘,就用在法國誰也聽不懂的上海話,使得在他們身邊的人為之側目,以為這兩個老人,來自外星。

  兩人有這樣的交情,居然為了一言不合,還要打賭,付諸行動,因此也可知這兩個老人的少年心境。

  他們打的是什麼賭呢?完全從閒談開始,那天,哈山自己駕著他那輛鮮紅色的跑車,一路上逢車過車,來到白老大的小農莊,意氣風發之極,對白老大道:「你不應該在這種鄉下地方孵豆芽,到外面見見世面去!」

  「孵豆芽」是上海話,就是說人沒有事情做,一到晚躲在家裡的意思。

  白老大一聽,心中已有三分不喜歡,心想,花花世界,我白老大還有什麼沒見過的?但是礙在大家都是老朋友,所以他並沒有立刻發作,只是面色也就有點不很好看,雙眼向上略翻:「有什麼好看的?」他順手一指哈山駕來的那輛跑車:「像這種東西,一個甲子之前,已經白相得不要再白相了!」

  「一個甲子」是六十年,「白相」就是玩,那自然是白老大對哈山剛才的話,表示不滿。

  哈山一揚眉,他的眉極濃,年輕時,因之常有人說他像泰隆鮑華──一個三四十年代的好萊塢大明星,他也很以此自豪,所以一直養成了動不動就揚眉的動作,以突出他面部的特點,至老不變,他揚眉的動作相當誇張,說的話也很誇張:「要是你見識過我那艘新的郵輪,你才知道船可以大到什麼程度。」

  白老大立即學著他的樣子,也誇張地揚了揚眉,同時,打了一個哈哈:「是麼,我知道有一艘船極大的!」

  哈山再揚眉,不服氣:「大到什麼程度?」

  白老大比比手勢:「一個在船頭工作的人,生了一個兒子跑去通知在船尾上工作的朋友,等到他回來,他兒子已經結婚了!」

  白老大說完,已忍不住轟笑了起來,哈山的臉色,也就不怎麼好看。

  白老大剛才的笑話,其實並不好笑,但是那都是一個上海頗出名的老笑話。老笑話聽起來有親切感,好笑的程度也格外高些。

  哈山冷冷地道:「一點也不好笑,你沒有真正見識過大船有什麼好說的?」

  白老大搖頭道:「你不必激我,我才不會像那些傻瓜那樣坐船去旅行,每到吃晚飯還要穿上禮服,浪費生命在海洋上晃來晃去,留著你自己去見識吧!」

  兩個老人話說到這裡,已經很僵了,哈山還道:「你這種鄉下人,保證一上我這新郵輪,就暈頭轉身,七葷八素,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

  哈山若是單這樣講,還不要緊,可是他在這樣說的時候,還伸手指向白老大的鼻尖──

  幸而哈山的指尖和白老大鼻尖之間,還有大約一公分的距離,若是一下子碰了上去,兩位老人家只怕就要大打出手。

  白老大狠狠盯著哈山的手指。「移開你的腳爪,一條小破船,也來吹牛皮!沉在水裡,只怕也沒有人來撈!」

  哈山的事業,很大部分是靠航運起家的,所以他對船有深厚的感情,這句話,傷害了他的感情,也傷害了他的自尊心。

  而且,白老大最後那句話,還是有典故的,典故和他們兩人有關,也和一樁歷史事實有關。

  第二次世界大戰才爆發時,交戰的雙方,組成了同盟國和軸心國。軸心國的主要國家是德國、義大利和日本,當時上海的租界勢力,則是同盟國的英國和法國。恰好有一艘義大利郵輪,那時停泊在上海的外灘,宣戰令一下,自然要把它扣留。義大利郵輪的船長,漏夜把船弄沉,不肯交到同盟國之手。

  這艘郵輪極大,沉沒之後,整個翻轉,船底向天(就像有一部描述巨輪翻轉的海難電影一樣),整個船底赭紅色露在外灘的海面之旁,人來人往,個個可見。

  許多冒險家都想把這艘巨輪撈起來,因為傳說,這艘巨輪中,載有大量的金塊,都是軸心國在上海的財產,要由這艘船款走的。

  可是船實在太大,經過許多方法嘗試,都未能成功,後來日本軍隊入侵上海成功,並且收回租界,整個上海,變成了日本人的勢力範圍。日本皇軍想出來的辦法是,用粗大之極的鐵鏈,纏住船身,再把鐵鏈伸延到岸上,繞過建造在外灘上的巨大建築物上,再用絞盤去絞動鐵鏈。經歷兩年了久,才把這艘巨大的郵輪,翻了過來,那些大廈由於承受的力量太重,竟然都有輕微的傾斜。

  當時,日本軍方進行這項巨大的工程,就由哈山組織的一間公司承包進行。在工程一開始的時候,哈山就找到白老大,兩人一起商量「擺日本赤佬一道當」(讓日本鬼子上當),他們的計劃是,趁工程進行之便,派出優秀的潛水人員,先潛進郵船內部去,把船上的黃金和其他貴重物品全部弄走,等到船撈起來的,讓日本人只得到一隻空船殼子!

  白老大自然同意,兩人就照計劃實行,兩年來,潛進郵輪內部外過一千人次,可是什麼也沒有發現,一直到船翻正,白老大和哈山也無法知道郵船上是不是真的有大量金塊存在。

  他們永遠也無法解開這個謎了,因為這艘船翻正之後,日本人大肆慶祝,準備將之拖回日本。

  郵船才拖出吳淞口,就遇上了同盟國的大群轟炸機,不知多少噸炸彈投下來,那艘船從此沉入海底,再也沒法撈得起來了。

  這一次行動,哈山和白老大都虧了老本,兩個人都生性好強,要面子得很,像這種「觸霉頭」(倒霉)的事情,兩個人都絕口不提好幾十年了。

  這時,白老大忽然用不屑的語氣,一副不懷好意的神情似有意似無意地提起了打撈沉船,哈山滿面通紅,大大沉不住氣,揮著手:「我看你,說起來好像是什麼事都經歷過,只怕叫你在郵船上找一個人,你就找不到──」

  白老大悠然:「三五分鐘自然找不到!」

  哈山的臉漲得更紅:「給你八十日,那是郵輪環球航行的日子,你也找不到。」

  白老大仰天大笑,表示那是天方夜譚,決無可能,所以不必置答。哈山卻認了真:「要是一個人躲起來,你在八十天之內,能把他找出來,我那條新船,就是你的了!」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本來越說越快,說到這裡,忽然停了下來。

  白老大緩緩轉著手中的酒杯,盯著琥珀一樣的酒。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後來,知道他想的是:弄一艘大輪船來。自己沒有什麼用處,送給小孩子玩玩,也是好的。他慢吞吞地問:「這艘船的造價是多少?」

  哈山臉紅脖子粗,彈眼碌睛:「兩億英鎊──怎麼,夠你行動了吧?」

  白老大喝了一口酒:「勉強!」

  接著,白老大也一伸手,指尖和哈山的鼻尖之間的距離,也是一公分:「你上船去躲著,看我把你拎出來!」

  他不說「找出來」,「揪出來」,而說了一句上海話「拎出來」,含有相當程度的侮辱性,有略作說明的必要。

  本來,「拎」這個動詞,在上海話之中,就是用手提一樣東西之意,沒有什麼,特別,也說不上什麼侮辱性。可是,上海,別看早就是繁榮之極的大城市,但其實,城市建設相當差,衛生設備更差,許多地方,根本沒有抽水廁所的設備,用的是中國人傳統的馬桶。

  (一直到現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了,最近的統計資料透露,上海至少還有八十萬居民,在使用這種馬桶來解決大便問題,落後得真叫人吃驚!)

  馬桶盛載了糞便之後,每日要清理,於是每日清晨,便有工人推著糞車,沿街或走進弄堂去叫,去逐家逐戶來清理糞便。

  這類工人一面走,一面大叫的便是拖長聲的:「拎──出來!」

  哈山在上海長大,怎有聽不出來之理,他大喊一聲:「你要是輸了,該怎麼樣?」

  本來,這兩個老頭子吵將起來,事情和我,衛斯理,可謂風馬牛不相干,全然沒有關係,他們在法國南部爭執,我在上萬公里之外,真個是穩如泰山,連眉毛都不會跳動一下。

  可是天下偏偏有那麼荒唐的事,人家說城門失火,殃及池魚,也得那個池接近城門才是,我人在萬里之外,卻也被拖了進去,真正是冤哉枉也之至了!

  荒唐事先由白老大發起,哈山一問他輸了便輸什麼,問得也有道理,因為他拿出來的賭注,是一艘造價兩億英鎊的大郵輪!

  白老大自然沒有哈山那麼多錢,可是他也絕不自卑,在慢條斯理,喝了三杯酒之後,伸手在他自己的大腿上用力一拍,大喝一聲:「有了!要是在八十日內,在那隻船上找不著你,就叫我女婿衛斯理,陪你八十日!」

  這種「賭注」,簡直是荒謬之極了,也虧白老大想得出來。

  而更荒謬的是,哈山一聽,居然大叫一聲,也伸手在自己的大腿上重重一拍,立時向白老大伸出手來,白老大也伸手,他們兩人並不是「擊掌為誓」,而是各自伸出了尾指,用力勾了一勾──上海小孩子為了表示合作的決心,就有這種勾手指頭的動作,一面勾手指一面還唸唸有詞,有一套說詞,起著誓言的作用。

  兩人決定了之後,再也不提,開杯暢飲,談些當年發生的令人高興的事,白老大又提及了奇人卓長根──這個秦朝人的後代,令得哈山大有興趣,可是白老大又只說了一個開頭,就說:「下面的事,叫衛斯理講給你聽!」

  接下來直到天黑,白老大向哈山說些瞎七搭八的事,例如一大塊木炭居然要等體積的黃金才肯交換,原來木炭裡有一個鬼,又例如進了大廈的電梯,電梯竟然一直向上升,再不停止。再例如一個人總是做同一個夢,夢境竟然就是他的前生,以及每個人的行為,是好是壞,都由這個人的腦部活動所產生的能量,被記錄著,到時候就有報應之類。

  白老大把每一件稀奇古怪的事,都只說了一個開頭,然後,就說:「詳細情形,等衛斯理告訴你!」

  白老大說的,都是我許多奇遇中的一些事,倒是樁樁都曲折離奇之極。

  原來哈山最大的嗜好,便是聽各種怪誕曲折,奇異古怪的故事,可以聽得廢寢忘食,手舞足蹈,在其中得到無窮的樂趣。

  像哈山這樣身分的人,一生之中,什麼都有了,他自己的經歷,也豐富莫名,再要有能夠吸引他的故事不是易事。

  哈山從白老大處知道我有許多奇異莫名的遭遇,早就想「重金禮聘」我專門去替他講故事,向白老大提出了好幾次了。

  白老大素知我的脾氣,一定不會答應,所以連提都沒有向我提過,每次都支吾以對,把他敷衍了過去,可是卻又總透露一點我的經歷,讓哈山聽了,心癢難熬,欲知究竟。

  事後,白老大還十分得意,揚著頭,呵呵大笑,聲音宏亮之極,指著我和白素:「薑是老的辣,你們小孩子,學著一點!我一直向哈山提衛斯理的奇遇,只是下一著閒棋,怎知道有用?哼,要不是我下了一著閒棋在那裡,叫哈山對衛斯理大有印象,怎麼會我一提出來叫衛斯理陪他八十天,他立刻就接受了?」

  若是換上第二個人,我早已翻臉了,可是對方是白老大,能說什麼呢!想不說話卻不行,白素在我背後重重指了一下,我就連聲道:「是!是!你老人家深謀遠慮!」

  後來,白素還罵我:「看不出你這個人那麼虛偽,連說兩聲『是』也夠了,還說什麼『深謀遠慮』!」

  處世的學問大焉哉,後生小子,倒真的不可不學!

  白老大和哈山打賭,把我當作賭注一事,我在後來才知道,白老大和哈山一起上船的時候,並沒有告訴我──他想得很對,根本不必告訴我,因為一隻郵輪再大,有八十日的時間,要找出一個自小就相識的人來,應該絕無困難,更何況他們後來又討論了許多細節問題,如同一方不得化裝,不得被發現藏身之處後不出來。另一方不得暴力威脅船員透露消息之類。

  兩個老人家,除非不玩,一旦起了勁,玩得十分認真。

  八十日一次環球旅行,每次的起點,是在法國的馬賽港,以哈山的地位,要安排這樣的遊戲,自然再簡單也沒有。白老大表面上按兵不動,若無其事,可是也早已偵騎四出,有了安排。

  他得到的情報相當多,聽來令人咋舌,大郵輪的全部設計圖,照說是船公司的絕對機密,可是白老大也有辦法把全部電腦資料弄了出來,輸入了他準備隨身攜帶上船的小型電腦中,那也就是說,白老大手頭所有的資料,豐富之極,他只需按下鍵盤,電腦終端機的螢光幕上,就會現出有關這艘郵船的一切,包括平面圖在內。

  白老大也知道,在郵輪泊在馬賽港的當晚,全體船員,一共超過四百人,都得到哈山的招待,哈山包下了一家豪華酒店,招待船員。在宴會前後,哈山和高級船員,都有過密談。

  哈山要躲在船上不被人發覺,自然需要依靠船員的掩護,他要進食,也需要一定程度的活動,沒有船員掩護,十分容易被白老大「拎出來」。所以,他必然要有一番十分嚴密的佈置。

  白老大也不甘後人,找到了在船上擔任二級管事的華裔法國人,作為內線──他和哈山的協議細則,只說不能暴力威脅船員,沒有說不能高價收買船員,白老大要那人把哈山的佈置說出來。

  可是那人卻目瞪口呆,說的話大出白老大的意料之外:「哈山先生要躲在船上?我沒有聽說有這回事,要是有我一定會知道,我負責船上的所有給養,哈山先生總不能八十天不吃東西。好的,上了船,一有消息,我立刻向你報告!」

  白老大一時之間,難以判定那人所說是真是假,反正有八十日的時間,為了防止哈山出狡猾,例如根本不在船上之類,兩人一直在甲板上,直到船離岸之後,哈山向白老大大揮手告別,白老大在甲板上多逗留一小時,好讓哈山去躲起來,一切,和一般兒童所玩的捉迷藏遊戲無異。

錯手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