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手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七章:夢裡不知身是客】



  廠長在介紹那四個人的時候,居然仍然只介紹他們的職銜,而不提及他們的姓名──而且,他在那樣做的時候,神態十分自然,像是應該就是如此一樣!

  我也知道為什麼我一直有被隔離的陌生感了,就是因為我只知道這個人是廠長,而對這個人的其餘一切,一無所知之故。

  職銜只是一個空的名稱,任何人都可以頂著這個名稱活動,一個人,如果只有職銜,沒有名字,那麼在感覺上來說,這個人在感覺上,只是一個機械人。

  我記得白素的話,我們只是不速之客,所以我盡量不使自己的不快表現出來。廠長介紹的那四個人首先是一個樣子看來十分木訥,可是他一雙閃爍的眼睛卻告訴人他實在心思十分玲瓏的中年人,看來像是亞洲人,他的職銜是副廠長。

  然後是總工程師──那是一個皮膚蒼白得異樣,手伸出來,手指修長柔軟,看來更像鋼琴師的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有著一頭灰髮,眼珠也是灰色,看起來,像是一種什麼野獸的眼睛。

  再一個是總務主任,在一和他握手的時候,這胖子卻十分熱忱,而且他握手的氣力很大,他道:「在工程上,我幫不了什麼忙,可是在設備上如果有需要,我會盡一切力量來調度,哪怕遠在阿拉斯加的東西,如有需要,我也可以最快弄了來。」

  到了這裡之後,遇到的人,都有陰陽怪氣之感,難得有一個熱情的,我也感到高興,連聲道:「打擾你了,總務主任先生!」

  在我這樣稱呼他的時候,他略有尷尬的神情,可是也一閃即過:「哪裡!哪裡!雲先生吩咐下來的事,我們一定要盡力而為!」

  我沒有再說什麼,廠長介紹第四個人,是一個有著體育家身型的青年人,全身上下,瀰漫著急待散發的精力,他的職銜是技工領班──全工廠的技術工人,都歸他調度。

  廠長介紹完了四人,向我望來:「還是不是需要有特別人員?」

  白素想了一想,才道:「在工程進行之時,最好有一組急救醫務人員在場!」

  在什麼都沒有說明之前,白素這樣的要求,聽來十分突兀。

  我自然知道她的意思,她一直認為哈山還有可能在那隻大箱子之中,要急救人員在箱子一打開之後,第一時間接觸他。

  可是白素那種突兀的提議,卻沒有使得在場的任何一個人有訝異的神色,似乎他們每一個人都有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本領!

  當每一個人都坐了下來之後,我就把事情的經歷,說了一遍。我說得相當簡單扼要,當我說到一半的時候,總算在每個人的臉上,都看到了好奇的神色,不然,我還以為在這裡的人,根本沒有好奇心的了。

  等我說完──在這之前,也說了在船上弄不開的箱子的情形──之前,我道:「想請各位完成的是,把那隻大箱子打開來!」

  這時,廠長按動了幾個掣鈕,牆上現出一幅巨大的螢光幕來,已被卸下,停放在空地上的那隻「大箱子」,清楚地出現在螢光幕上。

  那胖子總管這時道:「看來真像是一隻大凍肉櫃,是在海上發現的?」

  總工程師卻已下了命令:「立即對目標物進行金屬成分測試。」

  技工領班是小伙子,頭腦也十分靈活:「不妨先進行X光透視!」

  總工程師立時同意,又下令X光組立即行動。

  廠長到這時,才會意白素剛才那突兀的要求,他有點駭然:「不可能有人躲在裡面八十天吧!」

  白素道:「可是哈山先生不見了,他有可能在這──容器之中,出了意外。」

  幾個人互望著,顯然他們心中都有不少猜測,可是他們又感到,在這裡胡猜,不如立刻展開行動,把箱子打開,弄個真相大白的好。

  他們全是實際行動派,廠長道:「兩位請先住下來,我們會每小時向兩位匯報工程的進度!」

  這時,在螢光幕上,已經可以看到,一輛重型吊車,正輕而易舉地把那大箱子吊了起來。廠長道:「一到施工的廠房,一切可以立刻進行。」

  我提出:「我要參加工程的進行!」

  廠長面有難色,遲疑著不知如何回答才好,總工程師卻已有了相當不客氣的拒絕。

  總工程師以他聽來相當堅定的聲音道:「對不起,我們所使用的一些機械,都十分新型,而且,操作起來,十分──不按常規,如果不是熟悉的技術人員,很容易有意外!」

  他講到這裡,沒有再說下去,還是由廠長來下結論:「所以──讓我們來進行工程,比較──好些!」

  我不出聲,白素也不出聲,我們兩人,都顯著地表示了自己的不滿,氣氛十分僵。

  那小伙子的頭腦十分靈活,在僵硬的氣氛中,他道:「這樣好不好,我們在施工現場,裝置直播電視,使兩位可以看到施工的一切過程,並且也可以提出任何詢問,我們會立刻回答!」

  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我道:「既然各位堅持我們不適宜在現場,也只好這樣了!」

  廠長一聽,有如釋重負之感,副廠長等人,看來急於展開工作,匆匆離去。廠長又逗留了一會,告訴我們,這建築物中,到處都有巨大的螢光幕,各種設備,都有遙控器控制,他叫來了那兩個侍者,把一具有著許多按鈕的遙控器和一具小型流動電話交給了我們。

  一直到這時為止,主人方面的一切行為,都周到之極!廠長還詳細解釋了那遙控器的用途。對於雲四風先生的一切,我本就略有所聞,他是一個電子機械的狂熱分子,有過許多精巧之極的新發明,這一點,單從現在在我手中的那具多功能的遙控器,就可以看出來。

  這遙控器,甚至可以按鈕召喚一架無人駕駛的直升機,停在這屋子的屋頂上,使有需要的人,立時可以駕機到目的地去。

  廠長指著那具小型的流動電話:「這是我們工業系統的出品之一,作為一種禮物,送給好朋友。」

  我聳聳肩:「我對這種東西,不是很有興趣。」

  廠長陪著笑:「是,是,有的人認為隨身攜帶流動電話,十分沒有身分,也干擾生活。不過這一具的發射和接收系統,和世界各地的電話傳遞系統都有聯絡,又有雲氏工業系統的通訊衛星作總調度,所以,還算是相當實用的東西。」廠長看來十分擅於辭令,他一方面並不反對我的意思,一方面不亢不卑地介紹著那部電話的功能──那是一具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和任何地方通話的超功能電話!而雲氏工業系統,居然擁有自己的通訊衛星,這也頗令人刮目相看。

  我沒有作什麼特別的表示,白素把那具如一包香煙大小的電話接在手中,把玩著:「看起來比戈壁沙漠設計的一些東西還要有趣。」

  戈壁沙漠是兩個人的名字,他們兩人都極歡喜自己發明製造許多小巧無比的小玩意,如個人飛行器等等。白素這時,當然是隨便說說的,可是廠長的反應,卻十分熱烈,他「啊」地一聲:「夫人認識戈壁沙漠?」

  白素微笑:「不是很熟。」

  廠長現出十分佩服的神情:「這兩位先生是雲氏工業系統的高級顧問,年前,他們曾到本廠來三天,提了不少改進的意見,實用之極!」

  我趁機道:「要不是路途太遠,我們會把那大箱子交給他們!他們一定能打得開它。」

  廠長的自尊心,似乎受到了傷害,他紅了紅臉:「請放心,如果我們這裡打不開它,我相信地球上再也沒有地方可以打開它了!」

  我笑了笑:「拜託拜託!」

  廠長這才離我們而去,白素望了我一眼,嘆了一聲:「我們實在不能再埋怨什麼了!」

  我冷笑:「這個工廠是生產什麼的,你知道嗎?」

  白素皺著眉:「你要求太多了!你只不過是要求在這裡打開一隻大箱子,人家絕沒有必要向你介紹整個工廠的業務!」

  我又悶哼了一聲:「他們堅持不讓我們在現場,這一點,你也曾表示不滿!」

  白素十分容易原諒別人,她淡然笑道:「用電視直接轉播,有何不同?」

  我呵呵笑了起來:「電視播映可以做手腳的,有不能讓我們看到的情形,可以輕而易舉的掩飾過去!」白素望著我,那神情像是望著一個無可藥救的頑童:「任何人都有權保留自己的秘密,那是他們的權利!」

  我咕噥道:「凡是要保守秘密的,總不會是什麼好東西,鬼頭鬼腦,最討厭這種行為!」

  我說到這裡,忽然起了一個念頭,所以在說話之間,略有停頓──那不會超過十分之一秒,別人根本不可能覺察得到!

  白素對我實在太熟悉了,她立即覺察,而且也立刻知道了我想幹什麼,她又吃驚又責備:「你不是想要弄清楚這工廠的生產秘密吧?」

  我沉聲道:「正有此意。」

  白素十分不高興:「那太過分了,人家這樣幫我們,卻反而招惹麻煩上身,開門揖盜,引人刺探他們的秘密來了。」

  我一聽,連忙向白素作了一個長揖:「娘子言重了,怎麼連『開門揖盜』這種成語也用上了?」

  白素笑了起來:「你若是在這裡刺探秘密,那句成語也就很用得上!」

  我也笑:「我確然很想知道這個工廠的一切,因為我覺得在這裡進行的事,極其神秘,一定牽涉到一個十分重大的秘密,你知道,探索秘密,這是我與生俱來的性格,不可能改變的!」

  白素指著我:「那你也不能胡亂來,世上神秘事件太多,你哪能一一探索?」

  我趁機握住她的手:「為什麼那麼緊張?」

  白素嘆了一聲:「老實說,這個工廠是雲氏工業系統的一部分,和木蘭花極有關係,我不想你的行動影響我和木蘭花之間的友誼!」

  我呵呵笑著:「看來這位大名鼎鼎的女俠,極具魅力,什麼時候倒要會一會她。」

  白素道:「一定有機會──不過最好不要處在敵對的地位,不然,傳奇人物衛斯理的一世英名,只怕會付諸流水!」

  我誇張地大笑了三聲:「我才不會──」

  我講到這裡,陡然住了口,沒有再說下去,白素則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沒有說出來的話是「我才不會陰溝裡翻船!」我之所以不說出來,是由於這句話,對木蘭花女俠頗為不敬,那也不是我的本意,流於輕浮,所以我才這時把下半句話嚥了下去。

  我接著又十分自得,因為我有了新的主意:「我想知道這工廠的一切,可以說輕而易舉,例如換上夜行衣,帶一隻小電筒,偷進去刺探秘密!」

  白素用相當疑惑的神情望我,我拍著手笑:「你聽了廠長的,戈壁沙漠曾以高級顧問的身分在這裡指導過生產,只要一問他們,不就什麼都知道了?」

  我說著,已從白素的手中接過電話來,迅速地按著鈕掣。我的行動,頗出乎白素的意料之外,她像是想阻止,但是卻又沒有行動。

  我明白她的心意,她其實也很想知道這個工廠究竟在幹什麼事,可是又怕傷害她和木蘭花之間才建立起來的友誼,如果我可以從戈壁沙漠那裡,知道一切,她自然不會反對。

  事情到這時為止,我想知道這工廠的一些情形,顯然是出於好奇。

  我是一個好奇心極強的人,熟悉我的人都知道這一點。正如我剛才對白素所說,那是我與生俱來的性格,除非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的染色體都經過改造,不然,「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再也改不了的了。

  極強烈的好奇心,可以算是我的一大優點,也可以說是我的一大缺點!但不論如何,種種怪異的遭遇,變成許多離奇的故事,十之七八,都是由於有強烈的好奇心而來的──這時,我忽然解釋了那麼多,其實只是想說明,當時我只是好奇,以後又發生了一些事,那不是始料所及的。

  在廠長離開之後,我和白素一面說話,一面也早已離開了會議室,在屋子到處走動,還不時試著遙控器的功能,令得屋子中許多機械人,穿來插去,十分熱鬧──由於先著意講我和白素之間的對話,所以這些全部略去了。

  當我按下電話的按鈕時,我們在一個十分舒適的起居室之中,我坐在一張柔軟的椅子上,白素則佇立在一幅嵌在牆中的螢光幕前。

  我也向螢光幕看了一眼,看到螢光幕上顯示的,是許多數字,還不時有彩色的光譜現出來。我不禁讚歎:「他們的行動快,對那大箱子的金屬探測,已經開始了!」

  白素點了點頭,全神貫注。

  那顯示出來的數據和光譜,自然只有專家才看得懂,不過白素常識豐富,至少也可以瞭解一個梗概,她在喃喃地道:「看來電腦無法對那種金屬進行肯定的分析!」

  我趁電話還未接通,我「哈哈」一笑,說了一句我說過不知多少次的話:「那不是地球上的金屬!」

  我預期白素會失笑,可是她卻沒有笑,顯然她認為大有這個可能。

  接下來的事,要分開來敘述:我去打電話,白素在注視螢光幕,以及和廠長他們通話,我心有兩用,同時進行,但在敘述的時候,卻只能一一敘來。

  電話接通,我聽到了一個懶洋洋的,拖長了尾音的聲音:「喂──」

  一聽到這種腔調,我心中就大是有氣,所以我大喝一聲:「振作一點,別把自己看作是一頭思春的小雄貓!」

  發出那陰陽怪氣的「喂」的一聲,自然是溫寶裕,他多半又在想他的那個苗女藍絲,我這樣責備他,絕不會冤枉他!可是,也不發生作用。

  我聽到的,又是悠悠一聲長嘆,他居然吟起詩來:「唉,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別責怪說粗話的人,有時,還真非說粗話不可,像溫寶裕現在這種情形,粗話就極有效!不過,溫寶裕畢竟是一個少年人,我縱使生氣,但如果竟然說起粗話來,卻也有大失身分之嫌了。

  我只在喉間咕噥一聲,隨即道:「不要再吟詩了,怎麼能和戈壁沙漠聯絡?」

  溫寶裕「啊哈」一聲:「發生了什麼事?人家想見你幾次,你都推三搪四,怎麼反而要主動和人聯絡了?」

  我大是惱火:「你能不能少說點廢話?」

  溫寶裕沉默了幾秒鐘,才道:「真可怕,白老爺子打賭輸了,那個叫哈山的老頭子竟然一直沒有出現?」

  我感到奇怪,剛想問「你是怎麼知道的」,就陡然明白,溫寶裕知道了經過,不消說,一定是白老大打電話告訴他的。

  白老大和溫寶裕,一老一少,大是投機,白老大輸了這場打賭,而且哈山竟然一直未曾露面,他老人家又是沮喪,又是訝異之餘,自然要找人說說話,或許他覺得我和白素話不投機,所以才去找溫寶裕訴說的。

  溫寶裕這小子,這時閒閒地提起來,只怕目的就是要我問他「怎麼知道的」,那麼,他就可以笑我「連這一點都猜不到」了。

  所以,我也淡然置之,一點也不覺得奇怪:「我正在探索哈山老頭的下落,戈壁沙漠──」

  溫寶裕立即告訴了我一個電話號碼,跟著又道:「我有一個想法,有許多記載,人躲起來,結果躲到了另一個空間之中,出不來了!」

  我吸了一口氣,溫寶裕這種說法,不算是特別新鮮,在許多記載之中,人會無緣無故失蹤(甚至是整隊車隊),都可以歸於進入了另一個空間。在捉迷藏的遊戲之中,也有進入另一個空間,甚至在時間之中自由來去的記載──地球上有若干「點」,是空間和時間的突破點,只要找到了這個點,就可在不同的空間和時間之中,自由進出,變得神密莫名。

  我的回答是:「有這個可能!」

  溫寶裕又道:「我曾假設過哈山利用鏡子折光的原理隱藏他自己,他在鏡子之中久了,忽然進入了鏡子之中,也大有可能!」

  我不禁苦笑:「據我所知,至少有兩部電影,七篇小說有過人進入鏡子之中的情節,有的在我沒出世之前就存在了!」

  溫寶裕咕噥了一句:「任何可能都要設想一下,那大箱子是怎麼一回事?還沒有打開來?」

  我悶哼一聲,看來白老大對他說的經過,十分詳細,我簡略地回答了幾句,溫寶裕忽然高叫起來:「我知道了!你找戈壁沙漠,是想他們幫助你打開那隻大箱子來。」

  我大聲回答:「不是。」

  溫寶裕卻自顧自十分興奮地道:「我來幫你聯絡,你在什地方?那大箱子要是打開來,哈山老頭還在裡面的話,那才是奇怪之極的事情了。」

  他滔滔不絕地說著,我好幾次喝令他停止說話,可是他堅決不聽,仍在發表他的意見:「生物有時可以在不可思議的環境下生存,你自己就親眼見過超過十公尺的硬土之中不知生活了多少年的黃鱔,也有在煤層之中被發現的青蛙,哈山老頭在那箱子中不過八九十天,大有可能,鮮蹦活跳出來!」

  我嘆了一聲:「你也不想想,他若是鮮蹦活跳在箱子裡,為什麼打賭贏了,還不出來?」

  我可以想像得出溫寶裕在聽了我的問題之後,急速地眨眼的樣子,他居然很快就有了回答:「或許他算錯了日子?人老了總不免糊塗些!」

  我大喝一聲:「你一點也不老,可是一切卻糊塗透頂!」

  溫寶裕道:「我一點也不──」

  我沒有等他把話說完,就按下了電話,同時,長長吁了一口氣。

  白素望著我笑:「小寶越來越有趣了。」

  我向上翻了翻眼,停了片刻──和溫寶裕這種人講過話之後,至少要有一分鐘的時間,調整一下呼吸的頻率,和使自己的思想方法,趨於平常。

  然後,我撥了溫寶裕給我的那個電話,電話才一通,我甚至沒有聽到對方的電話鈴聲,就已經有人接聽了。我第一個想法是,那一定是戈壁沙漠他們的什麼新裝置,可以在第一時間接聽電話。

  可是我立即知道自己想錯了,因為那裡面傳來的是十分高興的聲音,我還根本沒有出聲,那高興的聲音就道:「你好,衛斯理先生,我是戈壁。」

  接著,另一個聲音,比較沉重,也道:「你好,衛斯理先生,我是沙漠!」

  我不禁啞然,那一定是溫寶裕搶先告訴了他們,我會打電話去的原因,長途電話有電腦開始計時的聲音,他們要猜知是我的電話,也就十分容易。

  白素在一旁,聽到戈壁沙漠的聲音,自然也猜到了原因,向我作了一個鬼臉,我也連忙向他們問好,他們立刻又道:「有什麼事能為你效勞!」

  我不禁呆了一呆。我找他們,目的向他們查問這個屬於雲氏工業系統的工廠,究竟主要的業務是什麼。可是在那一剎間,我卻很難問得出口,因為那畢竟是屬於打聽他人隱私的一種行為,不很光明正大,我和他們又不熟,不好意思問出口來。

  我向白素望去,白素卻只是笑瞇瞇地望著我,大有幸災樂禍之意──她本來就勸過我不要那麼好奇的。

  我遲疑了一下,只好含糊地道:「我現在在法國,里昂附近的一家工廠中,工廠屬於雲氏工業系統。」

  我立時聽到了回音,那高而嘹亮的聲音,我認得出他是戈壁,戈壁立時道:「啊,那工廠,他們生產最先進的電子設備,專供各國太空總署的各種宇航設備之用,衛先生,你準備自己弄一顆人造衛星玩玩。還是想自備一架太空穿梭機?」

  戈壁他在這樣問我的時候,語氣十分認真,像是我真有這樣興趣的話,也就不難達到目的一樣。

  我忙道:「不!不!暫時我還沒有這樣的打算!」

  沙漠的聲音比較低沉:「那家工廠完全可以做得到,他們的出品裝箱運出去,運到目的地之後,再裝配起來,就成了目的地國家自己的出品,還好他們很有交易原則,不然,只怕要世界大亂了!」

  我和白素互相望了一眼,不由自主,各自伸了伸舌頭。難怪這家工廠的保安如此嚴密,看來我們找錯了地方,正合上了「殺雞用牛刀」這句話了,生產那麼高度精密產品的工廠,我們卻來要求他們打開一隻箱子!

  白素作了一個手勢,我連連點頭,白素的意思是,若不是通過木蘭花,當然絕無可能得到工廠方面的接待。

  這工廠的產品,世界各國,不論大小,沒有不想得到的,如果他們無原則地供應,那麼,什麼國家都可以擁有最新、最有效的武器,戰爭的危險,自然也大大地增加了。

  戈壁又補充了幾句:「美國的星際戰爭計劃。也在他們答應協助之後才公佈的!」

  我苦笑了一聲,還沒有說話,沙漠已經又說了話,從他的話聽來,他這個人,性格十分直率,所以他的話,雖然令我尷尬,但我喜歡直率性格的人,所以並不怪他。

  沙漠說的是:「衛先生,聽小寶說,你要求工廠方面打開一隻大箱子?只怕你令得他們十分為難了,他們的工作不包括這種原始的工作,那就像──就像──」

  我苦笑,在他還沒有找出一個適當的譬喻時,我已經自嘲:「那等於一本正經向愛因斯坦求助,請他解答一個簡單的乘數問題一樣!」

  沙漠「呵呵」笑了起來:「很生動,衛先生,箱子一定已經打開了?」

  白素接了口:「沒有,看起來,那箱子不是那麼容易打得開。」

  在我和溫寶裕、戈壁沙漠通電話的時候,白素一面旁聽,一面仍十分專注地在留意著螢光幕上的變化。

  工廠方面十分守信,在那個廠房之中,對那大箱子的測試工作的所有情形,都通過電視設備,直接在螢光幕上出現,我們和身在現場,也沒有什麼分別。

  這時,金屬成分的分析,看來沒有結果,電腦數字還在不斷閃耀,沒有結論。

  有幾個技工,已在用各種不同的工具,試圖打開箱子,看來並不成功。另有一架看來奇形怪狀的儀器,正被移近。

  戈壁沙漠在這時,同時叫了起來:「怎麼可能?」

  我吸了一口氣:「現在,有一架像舊式重型機槍一樣的儀器正在移近那大箱子──」。

  戈壁「啊」地一聲:「那是激光切割儀,衛先生,出動到這副儀器,事情可不簡單──」

  沙漠的聲音也傳來:「我們還等什麼,有這種事,我們豈可不在場?」

  戈壁大聲回答:「說得是,衛先生,我們見面再說,立刻就到!」

  我又是好氣,又是好笑:「立刻到,多久?」

  戈壁沙漠齊聲長嘆,想來是我的話,觸及了他們的隱痛,因為他們的發明再多,所製造的東西再走在時代的尖端,也無法立刻從地球的一端,趕到另一端出來。

  戈壁糾正了他剛才的說法:「盡快趕來──我們和工廠的關係十分好,隨時可以來,廠方還保留著我們顧問的名義!」

  他們要來,我自然也無法阻止,才說了一個「好」字,白素比我細心,在一旁道:「兩位是不是先和廠方聯絡一下,並且表示兩位是自己要來的,不是出於我們的邀請,免得廠方以為我們低估他們的工作能力!」

  戈壁沙漠沒口答應,和他們的通話結束了。

  這時,在螢光幕上看到他的情形是,那大箱子被推進了一個很大的罩子之中──大箱子被放置在一排滾軸上,所以推動並不困難。

  那具激光切割儀,也被推了進去,接著,是一個穿了如同潛水蛙人一樣的保護服裝的人,進了那個罩子,罩子打開的一面,也被關上,罩子中的情形如何,我看不見了,而在外面的人,神情都十分緊張,總工程師在叫著:「開始倒數!」

  在螢光幕上看到的情形,同時也可以聽到聲音,只不過工程進行時,沒有人說話,也幾乎沒有什麼雜聲發出來,所以總工程師的那一個命令,聽來就十分響亮。

  也就在這時候,我和白素齊聲叫:「等一等!」

  事後,我和白素都說,在這樣叫的時候,根本不知道對方是不是也聽得到我們的聲音!

  在那個廠房之中,也有巨大的螢光幕,顯示的是在那個罩子之中,激光切割儀將要工作的情形。

  (在螢光幕上看螢光幕上的情形,可算複雜。)

  我們一叫了出來之後,就立刻可以知道,在那個廠房之中,可以聽到我們的聲音。廠長、總工程師等所有人,都向一個方向裡去──那自然是我們聲音傳出的方向。

  接著,就是總工程師的聲音,他在說話之前,先用力揮一下手,才叫:「停止倒數!」

  然後,他睜大了眼,望著一個方向,我們在螢光幕看來,他就像是面對著我們,他蒼白的臉上,現出了十分不耐煩,和大有惱怒的神色,他沒有說什麼,顯然只是在等待我們進一步的解釋。廠長、副廠長的神情也和總工程師一樣,未見那個技工領班,我推測穿了保護服裝,準備操縱激光儀的就是他。

  我和白素同時又急道:「如果那容器內有人,激光儀是否會對他造成損害?」

  總工程師咕噥了一句:「如果容器中有人!」我忽然想起,這個問題,不必「如果」,應該很容易肯定!所以我立刻叫了起來:「為什麼不對這容器進行X光透視?」

  廠長嘆了一聲,擺了擺頭:「對不起,我們心急,在移運這容器的途中,我們已經進行過了。」

  我和白素齊聲問:「內部的情形如何?」

  廠長的聲音很沮喪:「這容器有防止X光透視的裝置,相信是一層相當厚的夾層,所以什麼結果也沒有!」

  廠長說到這裡,忽然停了一停,自口袋中取出了一具流動電話來,接聽電話。

  我估計那是戈壁沙漠給他的電話,我又道:「我看不出在廠房現場有什麼危險,也很不喜歡這樣子隔著通訊設備來見面,請派人來帶領我們到廠房去!」

  相信在廠房中的所有人,都聽到了我強烈的要求,廠長也在這時,收起了電話,我看到了很多人都向他望去,等待他的決定。

  廠長的答覆來得極快:「好,衛先生,請你稍等一下,會有人帶你到廠房來。」

  我知道廠長答應得那麼爽快,多半和戈壁沙漠的電話有關連。也有可能,他們一直把打開那個容器看得太簡單了,但到了現在,他們知道那並不是容易的事,所以也感到要有我們在現場參加。

  大約五分鐘之後,總工程師親自來到,我們離開一那幢建築物,登上了一輛輕便車,在樹蔭花叢之間穿插著──這座工廠一點也不像工廠,甚至寧靜之極,倒像博物院或者圖書館。

  不一會,就進入了另一幢建築物,就是我們在螢光幕上看到的那個廠房,廠長和副廠長都迎了上來。廠長的神情頗有些不好意思,他說的第一句話是:「雲四風先生早就吩咐過我們,一切都要盡衛先生之意,而不想衛先生伉儷在現場,確然是為了安全的理由。」

  我和白素淡然笑,我道:「我對貴廠所給予的熱切招待,十分感激。」

  廠長像是吁了一口氣──他可能開始時並不是很知道我的真正來頭,這時一定已知道大半了。所以態度上,基本已把我當作了「自己人」,沒有了那種陌生感。

  寒暄完畢之後,白素又提出了老問題,總工程師苦笑:「激光能切割硬度達到九點八度的特種合金鋼,所以,如果容器中有人,當然會受到傷害!」

  白素皺著眉,望向我,我也作不出決定,雖然哈山在那容器內的可能性,少之又少,但是總不能完全排除,萬一他在那容器之中呢?

  在我和白素猶豫不決時,看來外型更像藝術家的總工程師,忽然嘆了一口氣:「兩位不必擔心了,照我看,激光儀可能根本對付不了容器!我們的電腦竟然分析不出它是由什麼金屬製造的!」

  我道:「先切一隻角試試?」

  總工程師點頭:「我們正準備這樣做!」他說了之後,望著我們,見我們沒有異議,才又道:「倒數開始!」

  罩子中的情形,我們無法直接看得到,那自然是為了安全的理由。

  螢光幕的右上角,出現了數字,自九開始倒數,技工領班把激光儀的發射管調整得斜向上,對準了那「大箱子」的一角。

  如果激光能割開那容器的話,那麼一發射,容器的那一角就會被切割下來,先肯定了這一點之後,再來設法防止萬一裡面有人,如何可以避免發生意外。

  那十秒鐘的時間,異常的長,終於,看到一股激光,射向那容器的一角。

  接下來發生的事,令得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連得操縱激光儀的技工領班,也呆了將近兩秒鐘才能應變!

  那股激光,射了上去,非但不能損害那容器分毫,而且,立即反射了出來,以光線的折射角度,先反射向那個罩子,「嗤」地一聲,罩子就穿了一個洞,光線穿罩而出,疾射向廠房的頂。

  又是「嗤」地一聲響,看來無堅不摧,就是無可奈那容器何的激光,又已洞穿了廠房的頂,直射了出去!

  這時,所有人的吃驚程度,當真難以形容。誰都知道,激光必然循直線行進,理論上來說,可以達到無限遠,在激光行進的矩上,不論有什麼,都會被它摧毀,若是它一下子射到了月球上,會引起什麼天體的巨變,也是未知之數!

  在這種人人怔呆的情形之下,最鎮定的是白素,她在一秒鐘之後就急叫:「停止!」

  那技工領班──後來大家都對他佩服不已,他不知是聽到了白素的呼叫之後有了反應,還是他自己在危急之中先定過了神來。

  總之,在至多兩秒鐘之後,激光儀便已停止了操作。

  剎那之間,人人屏住了氣息,有幾個人,不由自主,抬頭凝望著廠房頂部的那個小孔。

  總工程師首先打破死一樣的寂寞,他的聲音有點發顫:「天,我們是不是闖了大禍?」

  這個問題,也是每一個人在這一剎間都想到的問題:剛才陡然射出去的那股激光,持續了兩秒鐘之久,是不是已闖下了大禍?

  激光以光速行進,兩秒鐘,可以射出去六十萬公里了,在這六十萬公里之中,要是有什麼遇上了這股激光,會有什麼結果?

  在大氣層之內,若是有任何飛行物體,不幸遇上了,自然立即解體,在大氣層之外,激光深入太空,也有可能遇上許多在太空軌跡中運行的物體!

  如果激光恰好射中了哪一國的人造衛星,那會被誤認為星際的激光大戰已經開始,那會有什麼後果?

  連我想起了有這樣的後果,也不禁手心冒汗,難怪人人都臉無人色。

  沒有人回答總工程師的問題,也沒有人出聲,大家都不知在等什麼。

  後來,我和他們熟了,自然也都知道了他們的名字,在一次閒談之中,又談起了那天在意外發生之後,至少有五分鐘的沉默,究竟是為了什麼。

  當然是為了極度的驚恐,但是也有很大的一部分,是下意識在等待若是闖了禍,所引起的後果!

  正如我在當時所想到的那樣,如果激光破壞了一個極重要的飛行體,那麼,有可能世界大戰,在三分鐘之內爆發,大有可能,就在我們等待的那幾分鐘之內,就有核子彈在上空爆炸。

  那幾分鐘的沉默,事後回憶起來,人人都震驚莫名,手足麻痺,副廠長甚至堅持他一直沒有呼吸過──當然不可能,哪能超過三分鐘不呼吸呢?

  (又後來,雲四風悄悄告訴我,那股發射了將近兩秒鐘的激光,還是闖了禍,所幸闖的禍不大。)

  (一枚蘇聯人造衛星,突然提前失效,跌落在加拿大北部人煙稀少的地區。)

  (從時間,那枚衛星運行的軌跡和角度來計算,應該正是被那股激光擊落的。)

  (好在這枚衛星早已被列入會跌回大氣層之列,蘇聯方面以為自己計算有誤,沒有作進一步的研究,這才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當時,首先從幾乎僵硬狀態中恢復過來的,依然是白素,可是她也說了一句相當莫名其妙的話:「沒事了,已經過去了幾分鐘!」

  可是,大家又都明白她的意思,是指如果有什麼大禍事的話,應該已經發生了,所以,居然人人都長長地吁了一口氣。

  在恢復了鎮定之後,我首先道:「激光儀並不能切割這容器!」

  這是毫無疑問的事了,總工程師搓著手,神情嚴肅,技工領班這時才從罩子中走了出來,除下了頭罩,神情蒼白之至。

  他望著各人,喘了好幾口氣,才道:「對不起!」

  顯然他也受到了極度的震驚,不然,不會這樣說。各人都苦笑,總工程師走過去,用力拍著他的肩頭,表示安慰他和支持他。

  事實上,所有的人,絕沒有責怪技工領班之意,可是他的神情,仍然十分激動,口唇發顫,卻又沒有發出聲音來。我看出他有話要說,所以向他作了一個鼓勵的手勢,可是他仍然沒有說出什麼來。

  一直到日後,技工領班才說出了當時他想說而由於驚恐實在太甚,以致無法說出來的話,他說:「幸好我在操作激光儀之前,選擇了射向右上角,激光在經過了反射之後,直射向天空。如果我選擇了射向中間部分,或者是那容器的下半部,那麼反射出來的激光,就有可能射中在廠房中的任何人!」

  雖然他說那番話的時候,已經隔了好久,可是他仍然十分駭然,他又補充:「不單是在這個廠房中的人會給激光射中,激光在穿出了廠房之後,天知道還會射中廠中的什麼設施!廠中有一些高度危險的設施,一被射中,會是難以想像的大災難!」

  當他那樣說的時候,當日在廠房中的人大都在,聽了之後,想起當時的情形,自然也都不免感到了一股寒意。

  我之所以詳細敘述激光儀器操作不到兩秒鐘所形成的震撼,是因為想說明接下來不久,戈壁沙漠到了之後,兩人所作的決定之驚人!

  當時廠房之中,人人都比較鎮定下來之後,都面面相覷,好一會沒有人說話。

  我有點明知故問:「沒有比這具激光更有效的工具了嗎?」

  至少有三個人同時回答我:「沒有了!」

  我吞嚥一口口水,總工程師強調了一句:「也沒有比我們這裡更能對付這容器的工廠了!」

  我作了幾個無意義的手勢,廠長宣佈:「我們工廠的兩個高級顧問兼程前來,聽取他們的意見之後,再作決定。」

  我知道他是指戈壁沙漠兩人,聽了廠長的宣佈後,都有充滿了希望的神色。

  那時,幾個工作已把使用激光儀時罩上去的大罩子移開去。激光儀也被推了開去,那像是大凍肉櫃一樣的容器,絲毫無損,在燈光之下,閃耀著悅目的金屬光芒,聳立在那裡,像是在向每一個人作挑戰!看誰能把我打開來!

  我突然感到一陣衝動,大聲道:「各位,我曾接觸過許多來自外星的生物和物體,這容器既然是用什麼材料製的都不知道,就有理由相信,它不是地球上的產物!」

  「那不是地球上的產物」這句話,本來是我常說的,有許多許多無可理解的事,只要承認那是來自另一星球的力量所形成的,就都可以迎刃而解!

  聽得我那樣說,各人都不出聲,過了一會,很不愛開口的副廠長才道:「你的意思是,在地球上,沒有什麼力量可以破壞它?」

  我點頭:「可以循正當途徑打開它,但不能硬弄開它。哈山先生懂得如何打開它,可惜他又不知所蹤。」

  一個看來很年輕的工人,這時忽然插了一句口:「如果這容器來自外星,那麼,它究竟是什麼?有什麼用途?」

  我苦笑:「不知道,只知道它是在海面飄浮時被發現之後,撈起來的!」

  那容器的發現過程,並不神秘,神秘在哈山發現了它之後,顯然曾對之下過一番研究功夫,也知道了一些這容器的功用。可是,哈山卻秘而不宣,沒有對任何人說起過,連白老大都瞞著。

  這其中,自然一定有十分特別的原因!

  接下來,在廠房之中,氣氛倒熱烈了起來,大家都在討論那容器,假定它來自外星,究竟是什麼。

  一個被半數人所接受的說法由總工程師提出,他說:「可能是外星的宇宙飛船經過地球時拋下來的,它如此堅硬,足可以達過大氣層,而落在海面上!」

  另一半不接受這種說法的人包括了我在內,意見是:「要進入大氣層,不是容易的事,回有強大動力裝置的飛行體,尚且要在極精確的、一定的角度切入大氣層!除非它是在宇宙飛船進入地球的大氣層之後,才被拋下來的!」

  意見最後經過調和,變成了那容器是一艘來自外星的宇宙飛船,在進入大氣層之後,才被拋下來的!

  它的來源有了初步的假設,可是它的用途是什麼,都沒有人說得上來。

  戈壁沙漠來得出乎意料之外的快,當時在各抒己見之後,我和白素就回到了那幢屋子之中休息,天還沒有亮,就被電話聲吵醒,一按下掣,就聽得他們兩人齊聲叫:「我們到了!」

錯手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