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寒五年文集 線上小說閱讀

三重門 (5)

林雨翔就太平多了。他的愛意就像原生動物的偽足,隨處可以萌生,隨時又可以收回到身體內。操控自如的快樂是羅天誠所沒有的。

林雨翔另一方面被逼在抓學業,家裡的作業每天都要做到半夜,白天在學校里接受素質教育,晚上在家裡大搞應試教育。人的精力一少,愛意就少。林雨翔寧願這樣按兵不動。

文學社這裡,林雨翔已經逃了幾次。上回那篇參加全國徵文比賽的大作已經湊出了交了上去,杳無音訊。

一天他收到他表哥的信。他大哥現就讀於一所名牌大學中文系,高二時,他就把唐寅的招牌搶掉,自封「江南第一大風流才子」,自誇「妙文無人可及,才華無與倫比」。高考如有神助,竟進了一所許多高中生看了都會垂涎的高校。進中文系後狂傲自詡是中國第一文章巨人,結果發現系裡的其他人更狂傲,「第一」都排不上名次,那裡都從負數開始數了。和他同一寢室的一位「詩仙」,狂傲有方,詩才橫溢,在床頭貼一幅自勉,寫道「文思如尿崩,誰與我爭峰」,嚇得眾生俯首認輸。這自勉在中文系被傳為佳話,恨不能推為本系口號。中文系在大學裡是頗被看不起的,同是語言類,外文系的就吃香多了。但那自勉給中文系爭了臉,一次一個自詡「無所不譯」的外文系高材生參觀中文系寢室,硬是被這自勉里的「尿崩」給卡住了,尋遍所學詞彙,仍不得其解,嘆中文的豐富。只好根據意義,硬譯成「Failtocommandtheurethrabyselfthenurinateforalongtime」自己無法控制尿道而長時間地排尿。,顯冗長累贅,倒是中文系的學生,不諳英語,但根據「海量」一詞,生造出一個「seawring」海尿。,引得外文系自嘆弗如。值得林雨翔自豪的是,那「seaurine」就是他大哥發明的。

這些奇聞軼事自然是林大哥親口告訴的,真假難辨。林大哥在中文系學習兩年,最大的體會是現在搞文學的,又狂又黃,黃是沒有辦法的,黃種人嘛,哪有不黃的道理。最要命的是狂,知識是無止境的,狂語也是無止境的,一堆狂人湊一起就完了,各自賣狂,都說什麼:「曹聚仁是誰?我呸!不及老子一根汗毛!」「陳寅恪算個鳥?還不是多識幾個字,有本才子的學識嗎?」「我念初一時,讀的書就比錢鍾書多!」林大哥小狂見大狂,功力不夠,隱退下來細讀書,倒頗得教授賞識。林雨翔前兩年念書時,和他大哥每兩個禮拜通一次信;上了畢業班後,他大哥終於有了女朋友,據說可愛不凡,長得像范曉萱,所以他大哥疼愛有加,把讀書的精力放在讀女人身上——這是女人像書的另一個原因。歷來博學之人,大多奇醜。要不是實在沒有女孩子問津,誰會靜下心來讀書。

林大哥的相貌距奇醜僅一步之遙。那范曉萱仰慕他的才華,忽略外表,和林大哥廝守。他高興之餘把這事告訴了林雨翔,林雨翔把這事告訴了自己父母。林父林母驚奇得像看見滯銷貨被賣出去了,紛紛貢獻智慧,寫信過去提建議。林父還童心大發,一句話道破了男人的心聲,說「抓住時機,主動出擊,煮完生米,就是勝利」。他從事編輯工作數十年,從沒寫出這麼像樣的文章,喜不自禁,恨不能發表出去。

林雨翔的大哥顯然不喜歡內政被干涉,收到林父林母信後很是不滿,責問林雨翔,雨翔道歉說不是有心,表哥從此便無信過來。

這次意外來信內容如下:

小弟:

大哥近日十分忙碌,前些日子溺色過度,學習脫節,正拚命補學分呢。大學裡的人都特別懶,中文係為甚。大哥本想複印他人筆記,不料每人之想法與大哥不議而同也!偌大班級,無人記錄,只好由大家硬着頭皮向教授借之。

不知小弟生活如何?大學裡輕鬆無比,本大學中文系裡一男對十女,故男士非常暢銷,如今供不應求,不知小弟有意緩解歟?嗚呼!玩笑而已!小弟尚在求學階段,萬不可思之!花如白居易者,大學裡放眼皆是,待小弟考取大學,便可知,大學美女如我國浩瀚書林,享用不盡也!得一女相伴是人生之快樂也!

大哥心胸寬廣,已不計較你泄密一案,你日後小心,他人托你之事,切不可懈!

大哥泡妞成績卓著,每逢休息日,便與你的「小魔女大嫂」進舞廳翩躚不已,舞廳里情人駢闐,惟你大哥「大嫂」一對郎才女貌,奪目萬分。舞畢即看電影,生活幸福。人皆誇你大嫂娉婷婀娜,可見其美貌。

吾正謨發展矣!吾常自問,吾之愛爰其適歸?他人忮吾,因吾萬事皆順;然吾未嘗,反憂之。幸得汝父指點,照辦之,(其過程不便縷),方知茲為真理。甚爽,切記,汝萬萬萬萬不可仿之!汝嫂子對汝大哥已萬事俱從,!何至及此乎!吾嘗失悔。然亟憶汝父之箴言,爰覺正確。念汝愚昧未開,故用古文,不懂也罷,期汝不懂!茲為交待,以備汝不虞。

好了,說正事吧。你快要中考了,這是一件大事,你一定要好好地讀書,勝敗在此一舉了,如果你進不了好的學校,那你的一生算是完了。現在人只看文憑不看水平,你真的要加油努力了!

如果有什麼不懂,你問大哥,我幫你解答。

好好學習!

考個好成績!

江南第一大風流才子

小弟切記保存此信

日後可值大錢

晚11時

於懷古樓

林雨翔讀得極累,那古文怕是古人都看不懂。林雨翔憑兒時碩果僅存的一些記憶,把生疏的字譯出來,起初不明白什麼意思,也就真的罷了。但那些古文宛如大多數能致人命的疾病,可以長期在林雨翔身體裡潛伏,靜候發作。林雨翔是在馬德保的課上發作的,覺得有了點破解的思路,取出信仔細看,眼球差點掉下來——是真的,他大哥已經和那「曉萱」幹了那事!還洋洋自得以為從此鎖住她的心了。他替他大哥着急,怪他顯然落伍了,九十年代這招是沒用的,時下男女之愛莫過是三個階段——吻關係、性關係、然後沒關係,大哥危在旦夕!

林雨翔忙寫信挽救,挽救之餘,還向他索詩一首:

大哥:

沒有想到你已「越過道德的邊境」,「與她」走過愛的禁區,享受幸福的錯覺,誤解了快樂的意義。

小弟不才,但奉勸你,事值如此,你倆真愛已耗去大半,你要謹慎啊!

你的信真是難懂Verymuch,害我幾乎要查字典了。

我的一個朋友向我要宋詞,我向她推薦了你,你最好速寄幾首詞過來,好讓我炫耀。

我複習得很苦,用你們北方的話來說,是「賊苦」,苦啊!成績還好,你可以放心。

祝你們情投意合。

速速寄詞。否則……

表哥看到信,嚇了一跳,想這小子古文基礎果然了得,這麼艱深的內容都破譯出來了,恨自己一時興起,把這樣的機密寫了上去。

信一來一去的幾個星期里,雨翔表哥已經和「曉萱」沒了關係。那幾天裡,他大哥的足跡遍布了大學裡有啤酒喝的地方。分了手不喝酒,好比大完便不擦屁股,算不得功德圓滿,醉過後醒來,才算戀情真正消逝的標誌。

雨翔表哥是個堅強的男人,這類男人失戀的悲傷仿佛歐美發達國家的尖端產品,只內銷而不出口。他把哀愁放在肚子裡,等胃酸把那些大悲化小,小悲化無。剛剛化掉一半,收到表弟的信,觸景傷情,喝了三瓶啤酒,醉倒在校園裡,第二天陽光明媚,醒來就有佳句——今朝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可惜被人先他一千多年用掉了。

他惦着給表弟寫詩,不為親情,是給那「否則……」嚇的。佩服自己的弟弟敲詐有方,不敢怠慢。

所幸林雨翔敲詐的是詩詞而不是錢。對文人而言,最缺少的是錢而最不值錢的便是詩詞,平日寫了都沒人看,如今不寫都有人預定,敲詐全當是約稿,何樂不為?

雨翔表哥立即端坐構思,不料這靈感仿佛是公共汽車,用不着它時只見路上一輛接一輛,等到真想乘了,守候半天連影子都不見。無奈翻出以前聽課時的筆記本,上面的東西都不符合意境,像四言絕句「××大學,星光璀璨,走近一看,破破爛爛,十個老師,九個笨蛋,還有一個,精神錯亂」,還有現代詩:

夜的女人在狂奔

裸露着天空的身子

在莫名的

棋盤裡

方格似的跳躍在我的

視野

這詩曾受到系裡才子的好評。那才子看多了現代派的東西,凡看不懂的都讚不絕口,現任校詩刊的主編。便可憐了那些詩人,寫詩要翻字典,翻到什麼詞就用上去,還要拖個人充當白居易的老嫗,只是那老嫗的功效相反,專負責聽不懂,詩人一寫出一首大眾都不懂的詩就狂奔去詩社交差。才子也寫詩,詩傾天下:

放屁的上帝撒出一包雪

香煙和電熨斗在屁里抱成一團地

抖抖抖

之乎者也

是凱撒這個裸奔者

用鞋帶

和肚臍眼

說的謊

呀!

我摔

跤。

這些詩引得慕名的女生紛紛來請教,雨翔表哥也擠在裡面聆聽教誨,回來後就在筆記本上仿了那首現代詩,但才子畢竟是才子,寫文章有羅素的風采,別人要學都學不像。

雨翔表哥咬筆尋思半天,還是功力不夠;女孩子要詩,那詩一定要是情詩,情詩的最高境界就是愛意要仿佛河裡的游魚,捉摸不定,若隱若現;象徵手法的運用要如同克林頓的緋聞一樣層出不窮。最後給人的感覺是看了等於沒看但沒看卻不等於看了。這才是情詩觀止。

這類詩詞往往只有女孩子寫得出來,所以雨翔表哥不得不去央求系裡的才女。那才女惡丑——史上大多才女都丑。因為上帝「從不偏袒」,據說給你此就不給你彼,所以女人有了身材就沒了文才,有了文才就沒了身材。

大學裡受人歡迎的文學巨作多數出現在課桌上和牆壁上,真正紙上的文學除情書外是沒人要看的。那才女收到雨翔表哥的文約,又和雨翔表哥共進一頓晚餐,不幸懷春,半夜煮文烹字,終於熬出了成品:

少年游·忘情

待到纏綿盡後,願重頭。煙雨迷樓,不問此景何處有,除卻巫山雲。

兩心滄桑曾用情,天涼秋更愁。容顏如冰,春光難守,退思忘紅豆。

作完後,雖然覺平仄大亂,但還是十分滿意。文人里,除同性戀如魏爾倫,異性戀如李煜者,還有自戀如這位才女——自戀者莫過兩種,一種人奇美,別人她都看不上;一種人奇醜,別人都看不上她。這兩種都只好與自己戀愛。才女屬後者,她越看這詞越覺得好,捨不得給人。

雨翔表哥又請她喝咖啡,那才女結合中西文學史,悟到自古少有愛情與文學的完美結合,思忖再三,終於慷慨獻詩,還附送了一首《蘇幕遮·絕情》

斷愁緒,空山居,天涯舊痛,盡染入秋意。緣盡分飛誓不續,時近寒冬,問他可尋覓?

緲蒼穹,淡別離,此情已去,願君多回憶。我欲孤身走四季,悲恨相續,漠然無耳語。

兩首詞情淒絕慘,感人肺腑,雨翔表哥從才女手上得到詩,好比從美女身上取得貞操,馬上不留戀地走了。到臭味薰天的男生寢室里,想到也許分量不夠,又想央人幫忙補兩首詩,那「文思如尿崩」的天才最近交桃花運,人都不知道在哪個角落裡,只好親自動筆,決定抄歌詞。男生寢室里的才子們為了樹立起自己比較帥的信心,聽歌都只聽趙傳的,手頭有歌詞,當然現抄:

那年你決定朝北而去

而我卻必須往南遠行

你渡過那條潺潺小河

而我卻翻越這座高山

經過多少年一切都無法找回

你我卻都背着各自的疲憊

是否該丟掉心中的累贅

擦乾這些年的眼淚

別忘了當年你我的約定

希望能總有一天再次相聚

共同分享彼此

過去的經歷

那年你堅持往左的路

而我卻抱定向右的心

你走進那座茫茫城市

而我卻……

…………

離別之情凝於筆端。雨翔表哥被感動,再抄一首《當初就該愛你》,直艷羨作詞人的才華。一併寄去後,心事也全了。那才女一度邀請他共同探討文學,他嚇得不敢露面,能躲則躲,自然,「探討文學」一事被他延宕無期。

林雨翔其實並沒有要詩的意思,說說而已,寄了信後都忘記了。這些日子越來越難過,過一天像是過一季,忙得每天都感覺消瘦了好幾斤。

突然收到大哥的信,見赫然四首詩詞,驚異無比。仔細一看,覺得略有水平,扔掉嫌可惜,以後可以備用,便往抽屜里一塞,繼續作習題。 -

韓寒五年文集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