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寒五年文集 線上小說閱讀

像少年啦飛馳 第一部分 (1)

在某個時候我有一個朋友,號稱鐵牛,鐵牛的特徵是看上去像頭鐵牛。我們當時學一篇課文,說到長江有一個急彎的地方有一個小鎮,那裡就有兩座鎮江的鐵牛時,大家和鐵牛相視而笑。當時鐵牛就很豪邁,舉手說,報告老師,我以後要去支援長江的建設。那時正開家長會,大家紛紛向鐵牛的爹恭喜說國家有希望了。鐵牛以後就有了一個習慣,就是上課中無論什麼時候,在國家需要他的時候就會挺身而出支援建設。在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我和鐵牛雙雙留級。理由是考試的時候鐵牛看我的試卷。偷看是沒有錯的,錯就錯在鐵牛偷看的是我的,但是我因為沒有及格留級了,所以鐵牛也付出了代價。

四年級我和鐵牛念了兩次,在暑假的時候我們的父母管教嚴厲,使我和鐵牛上山當和尚的夢想破滅。當時鐵牛就有了一個女朋友,還是我在返校的時候發現的,因為鐵牛的腳大,平時穿回力球鞋的時候從來不繫鞋帶,體育課看得我們心裡直痒痒,想這小子什麼時候跌倒然後媽的摔個嚴重的。但是從那個暑假開始,鐵牛開始繫鞋帶,頭髮用水塗得很開,可惜畢竟是水,耐久性不行。於是,鐵牛一下課就噌地一下躥向廁所,回來後頭髮又是思路清晰,使我們常常懷疑這小子是尿撒在手上然後在頭髮上擦還是怎麼着。

一個禮拜之後我知道鐵牛喜歡的是我們留級以前的班級的一個女生,名字叫陳露,她爹是糧食局的局長,這使我和鐵牛很敬畏,我私下常對鐵牛說,鐵牛,你可要好好地招待陳露啊,否則我們就沒有糧食了。陳露在我的眼裡從來只是糧食的代言人。在鐵牛眼裡就不一樣了,鐵牛為她學唱小虎隊的歌,每天要把你的心我的心穿一穿穿一個同心圓穿一個什麼來着。鐵牛有自卑的傾向,因為他爹是打魚的,鐵牛對陳露的說法是,我爹是個漁夫,每天一早出海,有艘漁船,看見有魚浮起來了就一槍刺下去,一刺一個準。這是比較浪漫的說法。其實鐵牛的爹就是每天早上去附近大小河流里電魚,看見魚被電得浮起來了,就用兜把它們撈上來,一兜一個準。漁船倒是有,只是一個大小的問題,如果鐵牛他爹平躺在漁船上,後果是把船給遮了,岸上的人以為他是浮屍。

陳露是屬於剛開始看言情的女孩,在鐵牛留級以後更是對鐵牛的大無畏精神敬佩,天天夢想和鐵牛出海,兩個人在漁船上看星星。鐵牛在暑假裡學習了格鬥,為了轉移陳露對漁船的關注,所以一有空就找班級里弱小的男生結伴撒尿,在走過陳露的班級時,把別人突然放倒,此刻陳露就在裡面注視鐵牛。

我和鐵牛留級以後在一個班級里念書,我們進去的時候老師教導同學要一視同仁,結果自己從來沒有一視同仁過,上課的時候鐵牛的手都要舉得不朽了,她只是說,有問題的同學下課以後來老師的辦公室問。碰上其他人還沒有舉手的,就抽起來說,啊,×××同學,有什麼問題就問老師吧。鐵牛在一次下課以後對我說,我要殺了她。於是我們熱烈討論殺掉班主任劉老師的方案。鐵牛的建議是拿一塊石頭,擱在門上,等老師推門進來,就給砸死了,然後我負責把老師的屍體拖到講台後面,鐵牛則馬上手拿一把小刀,衝到班長的面前,俘虜班長向門口移動,而且一定不能忘記說,大家不要叫,再叫我就一刀殺了班長。然後鐵牛估計班長會說,同志們,大家不要管我,為了革命,大家叫啊。然後鐵牛一刀殺了班長,這時的位置正好在班級里最膽小的女生宋丹旁邊。於是鐵牛揪起宋丹,帶她出教室,撤退路線是要迂迴,因為陳露上課的班級前幾天搬到了樓上,所以要先去樓上讓陳露看看,再下樓逃跑。出了學校以後我們在車站等車,並把小刀扔到河裡。鐵牛在這裡和我產生了分歧,我的主張是把刀扔在河裡我們逃,鐵牛的主張是要我把刀洗乾淨了,再去文具店退掉,好歹是一筆錢,可以作為坐火車的經費。當然還要有我的新鉛筆盒,鐵牛的橡皮和自動鉛筆。我們坐車到最近的火車站,然後坐火車逃往美國,因為鐵牛聽說大多數犯人殺了人以後是會逃到美國去的。

這個行動的擱淺是因為劉班主任在鐵牛的作業本上打了一個五角星,使鐵牛對班主任產生了好感。

陳露這時候是和鐵牛一起回家的。鐵牛負責一路保護陳露使她免受高年級同學的欺負。陳露的家在和鐵牛家相反的方向,但是鐵牛不畏回家晚了被父親當魚一樣對待,依然堅持每次把陳露送到離家兩百米處。鐵牛把他追女孩子的經驗全傳授給我,說應該這麼表白:

男說,你知道不知道我最近喜歡一個人?

女說,我不知道。

男說,你想知道嗎?

女說,想知道的。

男說,她其實就在我們的班級里,你知道了嗎?

女說,我還是猜不到。

男說,你猜猜看。

女說,我猜不到。

註:女方說此話的時候開始低頭。

男說,我把她名字的每個字的開頭的三個(或者兩個)字母告訴你。

女說,你說吧。

男說,她名字開頭的幾個字母好像(此處一定要加「好像」)是×××(或××)。

女說,我想想看,好像我們班級里沒有這樣的……

男說,其實這個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鐵牛原話誤為遠在天涯近在眼邊)。

於是女的就更加低頭,臉紅得像當天的晚霞。

鐵牛送完陳露後,要和我去學校附近的小山上練習忍者的武功。比如怎麼樣從一棵樹跳到另外一棵,然後掏出飛鏢,射中目標。後來《忍者神龜》不放了,改放《聖鬥士新矢》,於是我們從學習忍者改為學習怎麼樣爆發小宇宙。鐵牛一次送完陳露以後對我說,今天我走在路上,我的小宇宙不小心爆發了,陳露被震了一下,問我是怎麼回事,我沒有告訴她,因為這是聖鬥士的秘密,只有聖鬥士才能知道。他媽的,來不及了,我的聖衣還沒有做好。鐵牛吩咐我快些練出小宇宙,好也去做一件聖衣。那天我們回去得很早,鐵牛說練出了小宇宙走路的感覺到底不一樣,像飛一樣。那天鐵牛飛得飛快,我在後面跟得很吃力。我對鐵牛說,鐵牛,你慢些,我跟不上你了。

第二天鐵牛飛來學校上課的時候除了書包以外多了一樣東西,就是一塊用橡皮筋綁在肩膀上的木頭。鐵牛說這是聖衣的一部分。這個奇特的裝束使高年級的同學很好奇,頻頻欣賞,終於惹火了鐵牛,鐵牛和他在陳露的班級門口乾了一架,結果是鐵牛鼻子放血,聖衣被扔,陳露關切地跑過來問有沒有出事,並且要去報告老師,鐵牛沒有讓陳露報告,一個勁地說,媽的,這畜生,趁我不備,戳我眼睛。陳露走了以後我去問鐵牛說你不是練出小宇宙了嗎怎麼打架還是輸掉?鐵牛說你懂個屁,在我和他交手的時候,我才發現,媽的他也是一個聖鬥士,比我高一級,我現在是青銅聖鬥士,他已經是白銀聖鬥士了。

這一年的一個冬天的上午,鐵牛去上課時,發現牛爹已經在教室里等候,同時還有陳露他爹,鐵牛本來要逃,不料發現站着的陳露已經發現,只好也站住,姓劉的班主任生平第一次熱情地召喚鐵牛進來。剛跨進教室。鐵牛的爹就一腳飛踹,讓鐵牛剛才那幾步是白走了。我在下面注視,慶幸自己沒有女朋友。

然後是鐵牛爹緊握姓劉的手說操心操心。陳露的爹問,這事怎麼處理,順手扔給鐵牛爹一根煙。我發現那是好煙,鐵牛爹沒有捨得吸,架在耳朵上。此煙在一會兒的暴打鐵牛過程中落下兩次,被悉數撿起。陳露的爸爸在一邊暗笑。陳露面無表情。

放學的時候鐵牛顯得很憤怒,說陳露他爹和姓劉的真他媽不是人,尤其是姓劉的,一定是她告訴陳露她爹的。真是後悔沒有幹了她。

第二天早上鐵牛的爹在打魚時不小心被電昏,然後墜入冰水,從此再也不能享受踹鐵牛的樂趣。課堂上得知這個消息以後我的很多同學都哭了,尤其是那個最膽小的在鐵牛的殺人計劃中的女孩,哭得差點抽筋。鐵牛對我說,我操,昨天沒有打過他,媽的原來也是一個白銀聖鬥士。

1990年夏天的時候我和鐵牛順利地上了六年級。我們校會的主要內容是,二十一世紀到來,同學們應該以怎樣的精神面貌去迎接。答案是同學們應該好好學習報答社會,將來做個有用的人,去建設二十一世紀。

在六年級快要結束的時候,鐵牛和我加入初中的黑龍幫,黑龍幫的老大是當地有名的流氓,每日的生活安排如下:早晨8點起床,然後開摩托去遊蕩,看見有人少的地方去向路人借點錢作為一天的活動經費,在10點的時候和當家小二去吃午飯,在12點的時候去打街機,14點的時候去文化宮看錄像,看完錄像出來一身的精神,開摩托的時候平均車速要比剛睡醒那會兒快每小時20公里。然後在18點的時候去洗頭,洗完以後吃一個晚飯,在21點的時候再去看錄像,這次的內容有別於上次的。黑龍幫老大看完以後到處找女人,所以要再去一次洗頭的地方。

鐵牛當時的夢想是要成為老大,有一輛摩托。在三年以前,鐵牛的夢想是要成為一個公共汽車售票員,這樣的話每天可以坐車。我們的夢想是馬上長大,騎車的時候腳要夠到地面。

至於鐵牛和陳露之間有很多的傳聞,其中最浪漫的一個是在一個夜晚,鐵牛騎車帶陳露去公園,並且牽手。三年以後的鐵牛對我說,陳露這種女人,脫光衣服在我面前我都紋絲不動。她在我眼裡是什麼啊,這種女人,在我眼裡就是糧食。這個想法和我當初的一樣,三年以後的我拍着鐵牛的肩膀說,你終於明白了啊。再一個三年,我們同時明白,糧食是很重要的。

鐵牛第一次和女人牽手是在六年級下半學期,這個女人是標準意義上的女人,因為在鐵牛的眼裡,只要喜歡一個女的,半個世紀大的都叫女孩;只要不喜歡一個女的,剛出生的都叫女人。當然我們的劉班主任不算,也許在鐵牛短暫的一生里,這個女人是牽鐵牛的手最多的,並且在牽手的時候說,你把昨天的作業給我補上。

事情是這樣的,我和鐵牛是屬於黑龍幫的准幫員,成為黑龍幫的主要條件之一是要有個女朋友,我找了我們班級坐在我旁邊的旁邊的一個,叫陳小露,為此鐵牛頗有微詞,我說哥們實在沒有辦法,這名字也不是我取的。在當時我和鐵牛人見人怕,在眾多的女孩中,就陳小露在我一次自然常識考試的時候肯借過我橡皮,為此我深為感動。在我還橡皮的時候,陳小露對我菀爾一笑。這一笑在我以後的歲月中留下了很深的烙印,她代表,我的糧食出現了。

以後我約陳小露去看過一次電影,在漆黑的電影院裡我們注視着屏幕看解放軍叔叔是怎麼樣把國民黨趕到台灣的。當時我給陳小露買了一包話梅,陳小露深為話梅核沒有地方放而感到苦惱,這時電影裡的聲音是,同志們,關鍵的時刻到來了!我受到這句話的鼓勵,聲音發顫地對陳小露說,你吐在我的手裡,我幫你去扔掉。這時我有一個最壞的打算,就是陳小露大喊,說流氓,大家抓流氓啊!於是,馬上有兩個警察叔叔在我面前,把我銬起來,說,你小小的年紀就耍流氓,要從嚴懲治,於是我就要被槍斃了。在我將要被槍斃的時候,陳小露在我面前,對我說,對不起。我說,沒有關係,我原諒你了。然後我就被斃了。

然而,結果是陳小露很爽快地將核吐在了我的手心,她低下頭的時候長發散落在我的手臂上,這時我心靜如水,在陳小露的嘴靠近我的手的時候我有一種感覺,警察叔叔,還是把我槍斃了吧。在這幾秒的過程中,我覺得,人民是離不開糧食的。幾秒鐘過後,陳小露在我手裡留下了一粒帶有溫度的話梅核,我從容平靜地從座位上離開,因為後排的腳搭在我的座位上,我起立的時候聲音蓋過了電影裡解放軍戰士機關槍的聲音。在我附近的人用電影裡解放軍叔叔看國民黨的眼神看着我。陳小露在一邊掩着嘴笑。我手裡緊握着話梅核,穿過人們的大腿和腳和叫煩的聲音,走到角落的一個垃圾桶旁邊,穩定一下情緒,然後把話梅核放在我校服的口袋裡。

我坐回座位的時候陳小露已經在吃第二粒話梅,而我們回家的時候我已經收集了十二粒話梅核。在六年級的時候我比陳小露矮了半個頭左右,所以我儘量地避免和她站在一起,在室內的時候要坐,在室外的時候要騎車,這是鐵牛教我的。當天我的服飾是上身校服,下身是我媽媽剛給我做的那個時候很流行的太子褲,在口袋的旁邊有一條條的褶痕,身旁掛了一串鑰匙。以前我的鑰匙都掛在脖子上,突然覺得很幼稚,於是把爸爸舊的鑰匙扣帶來了。我對自己的裝束很滿意,想必陳小露也是。那天我滿載而歸,口袋塞得滿滿的,兩邊各六粒話梅核。我們是提前退場的,因為陳小露的數學作業還沒有做完。我們退場的時候正好是影片的**,指揮員叔叔舉起了槍,大叫,同志們,沖啊!!!我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和一切愛國影片一樣,指揮員總是最倒霉的,他一說話自己肯定死掉,這個指揮員自己還沒有來得及沖,就被敵人的飛彈給射中了,當然,又和一切愛國影片一樣,他沒有馬上死,一定要說幾句話,一個戰士扶住了他,他說,不要管我,為了革命,你們沖啊!

鐵牛在這個時候很痛苦,因為他一時找不到女朋友,陳露現在正和初一的一個男生交往,該男生每天放學以後都要騎一輛山地車到學校門口接陳露。我們對他的人沒有想法,對他的車倒是很覬覦。

可是鐵牛的牽手故事就是發生在陳小露的身上。因為我把陳小露帶去黑龍幫,所以我被吸收為黑龍幫的新會員,本來吸收新會員都是要在他的右臂張刺青一條黑龍,現在因為發展迅速,所以只是給了一個黑龍幫老二的拷機號碼,我把自己家的電話登記在他們用手畫的表格上,還有父母的職務。

自我成為黑龍幫會員以後鐵牛開始妒忌,他說論武功,他比我高一籌;論智力,他也比我高一籌,當初留級就是因為抄了我卷子。所以為了補償,我不得不把陳小露借給他用一天。那天鐵牛帶陳小露去黑龍幫會堂的時候,我就騎車在後面跟蹤,我發現陳小露在鐵牛的車上好像很高興,一路手舞足蹈,鐵牛在離開目的地還有一公里的時候表演絕技雙手脫把騎車,嚇得陳小露緊緊地抱緊了鐵牛的腰,直到鐵牛的雙手放在車把上了還不願意鬆開。我在後面騎得怒火衝天,差點撞死路邊一個賣菜的,我在騎過賣菜的身邊的時候破口大罵,畜生,找死。

在一路的七拐八歪以後,我發現鐵牛下車的時候是順手牽着陳小露的,然後兩人進入黑龍幫活動的地方,一個底樓的店面。之後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在陳小露變成鐵牛的女朋友三天以後他告訴我當時在會堂里的情況,先是裡面的人看着這個女孩子覺得有些眼熟,然後鐵牛解釋說陳小露和我已經吹了,然後當眾一手搭着陳小露的肩說,現在她是我的了。以後是事實告訴我鐵牛最後一句話是真的。再然後他們去了公園,消失在一座山後,出現以後兩個人去了河邊,橋下,商店,最後是電影院,在鐵牛帶着陳小露夾在人流里一起進電影院的時候,我在離開他們一條街寬的距離。我騎車回家的時候面無表情,只是看手錶,想這時電影到什麼時候了,指揮員估計是快要死了。陳小露的話梅不知道吃了幾顆。在經過一個賣錄音機的小攤的時候,我聽見一個小型的機器裡面在放,同志們,沖啊!

第二天陳小露來的時候我很尷尬,想陳小露和我究竟應該說些什麼。然後我應該對她說些什麼,然後我又應該恰當地露出一個怎麼樣的表情。我思考得很痛苦。結果陳小露很體貼我,沒有讓我難堪。因為她從此再也沒有對我說任何話。我記得我對她說的最後的話是,陳小露,明天鐵牛要帶你去辦一些事情,你就跟着他。陳小露是我見過的最聽話的女孩子,她跟了鐵牛一年整。原因不明。

在以後的三天裡我想着怎麼樣出氣,可是陳小露並沒有給我留下什麼東西讓我追悼,我送給陳小露的子彈項鍊卻準時地出現在鐵牛的脖子上。我對鐵牛說,他媽的,還不如我當初直接送給你,就不要什麼中介部門了。鐵牛撫摩着子彈說,好質地,我打算去搞一把槍。

一年以後,在我收拾抽屜的時候我發現了當初可以讓我發泄憤怒的東西,就是十二顆話梅核,已經發霉了,我小心翼翼地用紙包起它們,扔在垃圾桶里,備感噁心。然而我和鐵牛依然是好哥們。在小學考初中的時候,我們去了一個學校的兩個班級,這是我至今最看不慣的學校,有着長相實在誇張的一個校長,此公姓焦,我們私下談論的時候,總是說那個**的。這是前幾屆的人留下來的,發明這個稱號的人現在去了美國,成為學校最值得驕傲的人物,焦校長在說到我校出過的歷史名人的時候一直把他放在第一個,說,他從小就是校長最看得起的人物,我最器重他,所以把我的知識很多都傳授給了他。所以現在他在麻省理工學院,故事完。每一個帶過他的老師都對他讚不絕口,都把他能夠留美的原因歸功於自己。比如政治老師說是她幫他樹立了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英語老師說他能夠在美國立足最主要是因為她的英語教得好,見到一個美國女人,三句話就可以讓她上床,這句話是鐵牛加的。當時我和我的同學很不服氣,不就是個美國嗎,飛機飛過去不就是幾十分鐘嗎,雖然我們高估了飛機的速度。時隔很久我們終於知道那個小子是畢業以後去金三角販毒,被逮住以後逃了,逃往美國,杳無音訊,不知死活,永不回來。

知道這個消息我和鐵牛十分激動,鐵牛因為過分激動,叫**的叫得太響亮,被姓焦的聽見,背負處分一個,理由是嚴重違反學校紀律,至於是什麼紀律給嚴重違反了,至今不得其解。鐵牛回來對陳小露說,我要殺了他。

於是我和鐵牛又開始醞釀殺人計劃,我們的計劃是由鐵牛向黑龍幫老大借一把槍,在校長回家的必經之路上,一槍滅了他,然後再把槍扔在附近建築工地的一個臨時井裡,這個井會在工程結束以後馬上被填掉,然後若無其事地走開,在人圍得多的時候再去看熱鬧,並且表示惋惜。

鐵牛把計劃告訴陳小露,陳小露笑得不能自已。這堅定了鐵牛要殺人的念頭。鐵牛在錄像廳找到黑龍幫老大,問他借槍,被旁邊的幫手扇了一個巴掌,說,自己造去。

在那一陣子鐵牛搞槍搞得很辛苦,因為沒有槍就沒有辦法斃掉校長。我們在加入了黑龍幫之後開始考慮加入它的實質意義有多大,因為那個時候黑龍幫開始走下坡路,老大被抓,判了三年。以前都是治安拘留十五天就放出來了。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這樣的,十五天出來以後,這個世界依然是你的世界,但是三年以後出來的話,這個世界就不知道是誰的了。這個幫派就這麼莫名其妙地結束了,老大的摩托車不知道被誰搶了,新上任的要改幫名,沒有去街上務正業,搞得我們這裡的治安一片大好,這個幫派是可以結束了。我和鐵牛在裡面無所事事地混了一年,在這一年裡面,我們所做的就是在學校門口的賣羊肉串的地方賒了兩塊錢,還有就是試圖搶劫一個在菜市場上賣菜回家的,希望可以引起老大的注意然後使我等在幫里有所位置,出門的時候有人看不順眼了就一個電話叫他二十個兄弟,估計那人不被揍死也給嚇死了。這一切的美夢在我們得知老大被抓以後成為泡影。至於老大為什麼被抓,到現在也不甚明了,甚至連他的名字我們都不知道,鐵牛在借槍之前還是十分崇拜老大的,鐵牛尊稱其為黑老大。鐵牛可能就崇拜這麼一個人,卻被他身邊的一個人的一個巴掌打成了歷史。在我退出黑龍幫很久以後,我看見路邊賣羊肉串的,給了他兩塊錢,我始終以為這種做小生意的對於借他錢的最能記憶猶新。可是當我付了錢轉身要走的時候,他居然叫住我,然後遞給我四串羊肉串,說,小弟弟,你怎麼付了錢東西不要。

我的陳小露變成鐵牛的陳小露以後,我就沒有跟鐵牛一起回過家,陳小露的家住在近郊,屬於城鎮結合的地方,鐵牛每天和她推車慢慢地走過一個工業區,呼吸着渾濁的空氣,路過一條河流,鐵牛的爹在活着的時候曾在這條河裡電過魚,現在這裡的河水是紅顏色的。鐵牛在送陳小露回家的時候正是一天最無限好的時刻,太陽的顏色在這片地方變得不知所云,一個巨大的煙囪正往天空排毒養顏,鐵牛和陳小露就在這樣的氣氛里走走停停。陳小露坐在鐵牛自行車上的時候,把腦袋也靠在鐵牛的後背上,鐵牛賣力騎車。當時陳小露剛開始接觸台灣的言情,人說話也變得很淑女。因為她的成績比我們的好,所以在我們樓上的一個班級,每年學習成績好的同學更上一層樓,差的就在底樓,供人瞻仰比較方便。在一個禮拜六的時候,鐵牛去接陳小露,正好她們班級里沒有人,陳小露不知去向,鐵牛就走進教室,在三樓的地方看他每天和陳小露的必經之路,覺得前所未有的清晰。

在開始的一年裡,鐵牛天天送陳小露回家,尤其是開始的幾天,邊走邊講笑話。比如,你看我那個哥們,就是你原來的那個,在我們小學的時候,他去小學邊上的土包上學武功,上次還告訴我,他的小宇宙給練出來了。然後兩人相視大笑。一直到有一天,陳小露發現可以說的都說了,而鐵牛本來早就已經除了罵幾聲他媽的我操之外就沒有其他的話說了,於是兩個人從此以後不相往來,莫名其妙地如同當初兩人在一起。

現在要回過頭讓時間往後面退。在我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我就發現有些老師不怎麼樣,當然我這是就我們學校而言。看其他學校的兄弟一個一個和我似的,我就知道至少在我接觸的地方是這樣的。我的劉班主任,外表和內在一樣虛偽,她的口頭禪是,×××,叫你的家長來一趟。因為她僅存的師德告訴她自己,親手打學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所以她要做的是將這個任務下放給各個學生的家長。因為目的是一樣的,結果也是一樣的,而且自己還省下力氣,可以有時間構思下一個挨打者是誰。

後來有無數的人告訴我我的想法太偏激了。可是他們都是老師的學生。

劉老師的辦公室就在我們班級的旁邊,這致使我們一有風吹草動她就可以馬上趕到案發現場,這也方便了我們班級一個叫朱文文的告狀。此人極其陰險,每次下課總是在座位上觀察,發現比如有人走路的時候不小心撞到另外一個人,兩個人吵了幾句,他就飛奔去隔壁的辦公室,速度之快,難以形容。我們往往是抓也來不及。而他回來的時候身後就有劉班主任的陪同。然後發生的事情就可以預見了,這兩個人的家長匆匆趕來,各踹自己的兒子幾腳。姓劉的說,你們要注意抓孩子的思想品德啊,否則我們班級的分數就被你們扣光了。要培養他們的集體榮譽感。而事實是,每個學期拿到班級評比第一名的班主任可以加獎金五百塊。我們學校的班主任視這五百塊為人生最高榮譽,所以拚命地強調集體榮譽。我的觀點是,你要發獎金就發吧,可是這無論如何都是屬於我們的。五百元,意味着你可以買當初的一種叫蠟子槍的兩百把,這個數字在我的腦海里,足以武裝一個軍隊了。而鐵牛一開始對劉沒有厭惡,因為她曾經表揚過鐵牛。表揚的內容是,咱們的鐵牛在學校的運動會上,表現突出,奪得男子100米的冠軍。鐵牛同學給我們班級增加了榮譽。 -

韓寒五年文集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