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磁 線上小說閱讀

第九部:魔鬼一樣的強大磁力



  汽笛聲愈來愈近,一艘船已在我們的視線之內出現,我已經可以看清它是一艘相當舊的貨船,但是它向前駛來的速度之快,令得我們每一個人,目瞪口呆!

  它簡直不是向前駛來,而是向前直衝了過來的,速度之快,簡直可以和噴射機衝向跑道時的速度相比擬。一艘這樣殘舊的貨船,不可能以那樣的高速行駛,但是現在,它的確以那麼高的速度向前衝來。

  我們都可以看到,這艘船的船身,在搖擺著、震盪著,也可以看到船員在甲板上慌張地奔來奔去。

  我突然之間,衝動地叫了起來:「快棄船!」

  可是,不論我如何叫,船上的人自然聽不到,然而我還是不斷叫著,直到柯克船長的手,緊緊握住我的手臂,我才停止了叫喚。

  而這時候,事情已經發生了。

  那艘貨船,來到了剛才我們那艘遊艇沉沒的地方,突然傾側,我們離開那地方並不遠,都可以聽到鋼板的斷裂聲,也可以看到貨船身上的起重機架,折裂、倒下,迅速地沉入海中。

  那種下沉,和鋼鐵在海中的自然下沉不同,顯然是被一種極大的力道硬扯下去的,是以在海面上出現了巨大的漩渦。

  我們也看到,這艘貨船上的船員,在貨船傾側之際,有很多個跌進了海中,他們在海面上,根本連掙扎的機會也沒有,就隨著急速旋轉的漩渦,而被捲進了海底。

  那艘傾覆了的貨船船身,急速向下沉去,轉眼之間,便被海水吞沒。

  但是事情到這裏,還沒有完全完結,在貨船被海水吞噬之後,許多木箱浮了上來,那些木箱大都全被擠碎了,但中間也有一兩個是完整的。

  木箱在海面上飄了開去,整艘船上的人,竟沒有一個浮上水來。我想像著那些船員被夾在扭曲的鋼板之上,變成了死人的情形,忍不住想嘔吐。

  救生艇上沒有一個人出聲,因為剛才發生的事,實在太恐怖了,就像是世界末日一樣。過了好久,我才低聲道:「你猜那艘貨船,在海底變得怎麼樣了?」

  我那時講話的語氣,就像是我自己在問自己,在我的話出口之後,也沒有人來搭腔。

  過了好一會,柯克船長才道:「根據你的想法,那艘貨船上所有的鋼鐵,一定已將我的遊艇包住,而這些鋼鐵,也已受了感應,變成了強力的磁鐵!」

  我點了點頭,突然之間,我尖叫了起來:「我們得趕快向全世界發出警告,警告所有的船隻,不能經過這裏,也警告所有的飛機,不能飛臨這裏的上空!」

  當我在那樣尖叫的時候,我的神情,實在已經處在一種極不平衡的狀態之中了,而所有的人,都睜大了眼睛望著我。

  我以一種不能遏制自己衝動的姿態大聲喝道:「你們望著我作甚麼?」

  柯克船長這時倒比較我還要鎮定些,他道:「他們除了望著你之外,也實在沒有別的辦法,我們自己也在海上漂流,有甚麼法子可以通知全世界?」

  我不由自主,喘起氣來。

  不錯,我們正在海上漂流,我們無法確定自己現在是在甚麼方位,也絕沒有法子呼救。而且,我們離兩艘船沉沒的地點,也愈來愈遠。

  我極力使自己鎮定下來:「船長,你還記得我們出事地點的正確位置?」

  柯克船長望著我,像是一時之間,不明白我那樣說法是甚麼意思。

  我道:「如果你記得,那麼我們一脫險,就立時可以向全世界發出警告。」

  柯克船長又呆了片刻,才喃喃地道:「我記得,可是我們甚麼時候脫險呢?」

  的確,我們甚麼時候,才能結束在海上的漂流呢?

  大海在許多文人的筆下,美麗無匹。的確,當你在豪華的船上,欣賞著海景的時候,大海是美麗的,但是當七八個人擠在一艘救生艇中,作毫無希望的漂流之際,觀感就完全不同了。

  我說我們的漂流是「毫無希望」,倒一點也不是誇大之詞,我們逃走得既然如此倉皇,自然不可能有任何食物飲料帶出來。在太陽的蒸曬下,我們每個人的臉上,都已泛起了一層鹽花。

  而且可以看得出,在很多人的臉上,已經有著死亡的陰影在籠罩著了。

  我們甚麼時候可以遇救呢?根本沒有人說得上來!

  天慢慢黑了下來,當猶如一團紅火樣的太陽在海面上消失之後,天完全黑了,救生艇仍然在海面上漂著,有一個人想拉開喉嚨唱歌,可是他發出來的聲音,卻令人無法忍受得下去。

  柯克船長大聲喝道:「住口!」

  那人卻突然站了起來:「你已不再是船長了,我喜歡怎樣就怎樣!」

  直到這一刻,我才見到柯克船長兇狠得令人難以置信的一面,救生艇是那麼小,但是柯克船長在那人的話才一出口之後,還是向前疾撲了出去,他雙手立時扣住了那人的脖子。

  救生艇在劇烈地震盪著,搖晃著,我趕緊也撲了過去,想將柯克船長的手拉開來,但是柯克船長的氣力是如此之大,以致我竟拉之不動。

  那個剛才對柯克船長出言不遜的人,現在嚐到了苦果,他的雙眼,緊緊凸了出來,他雖然還在掙扎著,但已經漸漸忍受不住了!

  我看到這等情形,揚起了掌來,就待向柯克船長的後腦,劈了下去。

  雖然,這絕不是適宜打鬥的時刻和地方,但是看來,除非能將柯克船長擊昏過去,不然,我想那人一定要被柯克船長扼死了。

  可是,就在我揚起手來之際,柯克船長竟然先發制人,他的雙手並沒有鬆開那大漢的脖子,他只是將那大漢陡地拉近,雙臂一縮,雙肘便重重撞在我的胸前。

  那一撞的力道極大,而且是我絕不會提防的,我的身子一晃,幾乎跌下海去!

  我自問要和柯克船長對打,不會敵不過他,只是當我又站定了身子之際,我已沒有必要再和他打鬥了,因為剛才被他雙手扼住脖子的那人,已經倒了下來,誰都可以看得出,他已經死了!

  柯克的面色鐵青,他嘶啞地叫道:「我是船長,我仍然是船長,你們明白了麼?」

  除了我之外,所有的人都立時叫道:「是!」

  有兩個人討好地道:「船長,將這個人拋下海去吧!」

  柯克船長冷冷地道:「不,留他在救生艇上,我們可能要靠他來救命!」

  顯然是每個人都明白柯克船長那樣說法是甚麼意思,因為剎那之間,人人都靜了下來。

  我自然也明白柯克船長那樣說是甚麼意思,是以我的心頭,起了一股異樣的噁心之感,我忍不住叱道:「柯克,你在提議我們吃人肉?」

  柯克倏地轉過身來,向我發出獰笑,在黑暗中看來,他的兩排牙齒,在閃閃生光,他失聲道:「是的,兄弟,吃人肉,而且是生的!」

  我急速地喘著氣,柯克一定是瘋了,沒有一個神經正常的人,會說出如此可怕的話來的。

  但是,我卻又不得不承認,柯克船長這時的面色雖然難看,然而他的神情卻很鎮定,他直視著我,又用他那種冷酷無情的聲音道:「不必太久,當我們在海上漂流四日或是五日之後,你就會因為少分一隻手指,而和人打架,兄弟!」

  我並沒有再回答他,我也絕不想再回答,我只是在恨自己,何以在柯克讓我離去的時候,我竟然不走,而留下來要看那隻圓球。

  如果我當時走了──

  這樣想,其實是毫無意義的,因為事實上我未曾走,以致現在,和這個公然倡議將死人留下來吃的瘋子,同在一艘救生艇上!

  我的一生之中,有著許多不可思議的經歷,也有很多,是極其恐怖的,但是再沒有更比現在的處境,更令人作嘔的了。

  柯克船長還在盯著我,看他雙眼之中所發出來的那種暗綠色的光芒,簡直比一頭專吃腐肉的老鼠還要不堪,我厭惡地轉過頭去,海水黑而平靜,而柯克船長則在我轉過頭去的那一剎間,桀桀怪笑起來。

  我實在很難詳細說出這一夜,是怎麼過去的。在大多數的時間內,所有的人都保持著沉默,間中,有人在發出低沉的埋怨聲,我幾乎一直望著海面。

  奇怪的是,我一點也不感到飢餓,或許是柯克船長的行為,仍然使我感到要嘔吐的緣故。但是我覺得口渴,異常地口渴。

  我曾在沙漠中迷失過路途,也曾被口渴痛苦地折磨過,但是現在,我至少明白了一點,在沙漠中感到口渴,和在海中感到口渴,完全不一樣。

  在沙漠中,你根本見不到水,口渴的時候,還可以勉強忍受,但是在海中,你極目所見的全是水,然而,你又不能喝那些水,海洋在地球上佔那麼大的面積,而人竟然不能飲用海水,這實在是一個莫大的諷刺。

  我已記不清楚自己第幾次用幾乎乾枯的舌頭,在舐著乾裂的嘴唇了,我想使自己睡著,但是卻無法做得到這一點,雖然事實上,我疲倦透頂。

  然後,在不知經過了多少時間之後,天亮了。

  我慢慢的轉過頭來,救生艇上的每一個人,雙眼之中,都佈滿了血絲,臉上也都帶著死亡的陰影。

  我才轉過頭去,柯克船長便盯住了我,我心中立時想到,柯克和他的手下,都是一些窮兇極惡的罪犯,他們一旦在海上獲救,也必然難以逃得脫法律的制裁,那麼,就算有船隻出現,他們會怎樣呢?

  我找不出答案來,我只可以肯定一點,那就是至少在現在,他們是盼望獲救的。

  那個死人仍然在救生艇上,事實上,也很難分辨得出那是一個死人,因為每一個活人的臉色,都和死人差不多。我們在海上漂流了還不到二十四小時,情形已經變得這樣糟糕了,真叫人難以想像,再下去,會有一些甚麼樣的事情發生!

  我閉上了眼睛,陽光曬得我沾滿了鹽粒的皮膚,隱隱生痛。我那時候在想,我一定可以比所有的人支持得更久,那是因為我曾經受過嚴格的中國武術訓練之故。但是,柯克船長是不是會讓我支持到最後呢?

  正當我在那樣想的時候,突然間,好幾個人,一起叫了起來,我知道有甚麼事發生了,我立時睜開眼來,我看到了一隻船。

  那是一艘中國式的木帆船,雖然是一艘漁船,三根桅上全張著帆,它正在向著我們駛來。

  救生艇上有好幾個人不由自主地跳著,以致令得救生艇幾乎傾覆,柯克船長大聲呵叱著,各人才靜了下來,柯克先下令將那死人推到海中,然後轉過頭來,對我道:「先生,跳下去!」

  我早已想到過這一個問題,是以我那時表現的鎮定,很令柯克船長吃驚。

  我緩緩搖著頭:「你以為我會服從你的命令?你才應該跳下去!」

  柯克船長獰笑著:「有船來了,我們必須獲救,如果你在,我們會被送進監獄,你別以為你敵得過我們這麼多人!」

  我回頭向那艘漁船望了一眼,大約再有三十分鐘,它可以駛近我們了,我道:「在陸地上,或者不能,但是在這艘小艇上,你不妨試試。」

  柯克船長陰森地道:「你堅持要和我們在一起,那也好辦,上船後,我就會將船上所有人殺掉!」

  我的心中陡地一凜,柯克船長是說得出做得到的,但是我立即更加鎮定。

  來的是一艘中國漁船,毫無疑問,船上一定是中國漁民,而我是中國人,我有太多辦法,來對付柯克船長。柯克船長一面說著,一面立時揮了揮手,兩個人向我撲了過來,但也立時被我揮拳擊中了他們的咽喉,令得他們痛苦地伏了下來。

  我大聲道:「我可以將你們一個個拋下海去,來的是一艘中國船,你們自然也看到了,想要獲救的人,應該全聽我的指揮。」

  還有兩個人,已然站了起來,想要來對付我的,但是聽了我的話,他們都呆了一呆,柯克船長大聲吼叫著,推開了那兩人,向我衝了過來。

  他和我打鬥,並沒有持續多久,我已拗過了他的臂骨,令得他的臂骨,發出「格格」的聲響來,全然無法作任何的反抗。

  而這時,那艘漁船,離我們的救生艇也只不過三十碼左右了,那是一艘大型的機動帆船,我不知道他們是從哪裏來的,可能是臺灣,或者是香港、新加坡,但船上全是中國人。我已可以肯定了。

  救生艇上所有的人,這時全部都站了起來,我放大喉嚨吼叫道:「你們聽著,這救生艇上,全是強盜,你們千萬要小心!」

  我用幾種不同的方言,叫著同樣的話,等到我用到閩南一帶的方言,那漁船上的人,有了反應。

  那時,船已離救生艇只有十來碼了,有五六個人,甚至急不及待地跳下水中,向漁船游去。

  我又叫道:「別讓他們上船,他們全是窮兇極惡的強盜,別讓他們上船。」

  我一面仍然扭緊了柯克船長的手臂,自柯克船長的口中,發出了一陣如咆哮也似的聲音來。

  漁船的引擎早已停止活動了,但是漁船還在向前滑來,終於「砰」地一聲響,撞在救生艇上。漁船上的人果然聽我的話,有幾個人游到了船邊,向上攀去,但是漁船上的人紛紛用竹篙將那些人,重又刺回到海中。

  船上的兩個人,拋下了繩索,我命令還在救生艇上的人:「將救生艇拴好!」

  那些人略為猶豫了一下,有兩個人就照我的話去做,等到繩子拴好了之後,我用力將柯克船長向前一推,推得他向前跌出了兩步,然後,我手足齊用,沿著繩子,爬到了船上。

  我一到了漁船上,就向還在海水中掙扎的人叫道:「上救生艇去,你們會得到水和食物,如果一定要上船,那只有死!」

  那些人上不了船,只好紛紛向救生艇游了過去,我喘著氣,轉過身來:「請駛到最近的港口去,給他們食物和水,我有極緊急的事!」

  那船上的漁民呆了半晌,才由一個年老的漁民問我:「先生,你究竟是甚麼人?」

  我自然無法和他們解釋我究竟是甚麼人,以及發生了甚麼事,是以我只好道:「請你照我的話去做,我負責賠償你們的任何損失,你們的船上,可有無線電通訊設備?」

  那老年漁民搖了搖頭,道:「我們只有收音機。」

  我道:「最近的港口在哪裏?」

  那老年漁民說了一個地名,我甚至未曾聽到過這個地名,然而我卻毫無選擇的餘地,我必須儘快趕到任何有通訊設備的地方去。

  是以我道:「好,就到那裏去!」

  一個小伙子捧了一瓢水來,我大口喝著,向下望去,柯克船長他們,全在救生艇上。

  我吩咐漁民將食物和水吊下去,然後,船便向前駛去,漁船一向前駛,救生艇便變成掛在漁船的後面,漁船的速度相當高,海水不時濺進救生艇中,在救生艇的人,自然不會十分舒服。

  但是,想想他們全是窮兇極惡的犯罪分子,柯克船長剛才還在威脅著要殺死船上的所有人,那也就絕不值得去同情他們。

  我在甲板上躺了下來,向漁民借了收音機,收音機中,正在報告著一艘貨船突然在海上消失的消息,說是搜索船隻和飛機,正在進行搜索。

  聽到了這個消息,我的心中,更是著急,因為去搜索那艘貨船的船隻和飛機,可能遭到如同那艘貨船同樣不幸的命運。

  漁船在黃昏時分,抵達了那個小港口。

  在那半天的航程中,我不時注意柯克船長。他在救生艇上,只是雙手掩著臉坐著,除了曾喝過幾口水之外,他甚至不吃任何東西。

  從他的樣子看來,他極其沮喪,自然,他有值得沮喪的理由,因為他雖然曾經有好幾次佔上風,但是終於全盤失敗。

  我們在漁船,並沒有直駛向碼頭,而且在離碼頭還相當遠的地方,停了下來,我請兩個漁民,去和水警聯絡,等到一艘破舊的水警輪駛向我們的時候,我才知道,那是泰國的一個小漁港。

  上漁船來的那位警官很年輕,當他聽到了我說,在救生艇上的那些人,是著名的海盜柯克船長和他的部下時,他高興得忍不住叫了起來。

  試想想,全世界的警務人員都想將之拘捕的著名犯罪分子,竟落在這個小地方的警官手中,對那位年輕的警官而言,實在沒有一樣禮物,再比那個犯人,更令他興奮了。

  他立時大聲發著命令,救生艇上的人,全被銬上了手銬,我又表示有緊急的消息,要利用長途通訊設備,那警官立時派出了一艘快艇,將我送到了當地的警局。

  這是一個小地方,警局的簡陋,簡直令人難以置信,但是總算可以接通長途電話,我叫出了傑克辦公室的號碼,等了足足有二十五分鐘之久。

  在那二十五分鐘之內,我不停地喝著水,抹著汗,我焦急得幾乎以為我不能聽到傑克的聲音了!

  但是我終於聽到了他的聲音,我道:「上校,我是衛斯理,我在泰國!」

  傑克上校沒好氣地道:「你在泰國幹甚麼?」

  傑克上校曾被柯克船長反鎖在密室中,他雖然已經脫困,但是心情一定不會十分好。

  而我在這時,卻無法理會他的心情是不是好,我必須儘快地將消息告訴他。我道:「上校,我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有一艘貨船神秘失蹤了,是不是?請儘快通知,任何船隻或飛機,都不可以接近那個地區!」

  接著,我就向傑克說出了那地區的正確位置。

  傑克上校呆了片刻:「為甚麼?你在發甚麼神經?」

  我道:「在電話中,我很難向你說得明白,請你照我所說的去做,我已經將柯克船長和他的十幾個部下,交給了泰國的警方!」

  傑克上校一聽到柯克船長的名字,立時大聲罵了起來,他罵得十分激動,我自然知道是甚麼使他如此激動的。我等他罵完,才道:「我儘快趕回來,但是請你先將我剛才的警告轉達出去。」

  傑克上校道:「好。」

  當我放下了電話之後,長長地吁了一口氣,直到這時,我才明白自己是如何地疲倦和飢餓。

  泰國的警察總部特地派了一架飛機來,這個小港口根本沒有機場,是以派來的是一架水上飛機。

  我是和柯克船長和他的部下,以及幾個地位極高的警官一起到達曼谷,然後,我不理會他們的挽留,而立時飛了回來。

  傑克上校在機場上等我,他一見我下機,便立時迎了上來:「我轉達了你的警告,但是,各方面都想知道為甚麼?」

  我道:「想知道為甚麼的人在哪裏,你可以召集他們,向他們報告!」

  傑克上校道:「自然可以,你先回家去,兩小時後,到警方的會議室來。」

  我的的確確需要回家休息一下,雖然只有兩小時的時間,也是好的,所以我點著頭,向前走去,白素和傑克完全不一樣,她只是站著笑著,像是他的丈夫不是死裏逃生,劫後歸來,而像是一次普通的旅行回來一樣。

  她也知道我夠疲倦的了,甚至不向我問甚麼,到了家中,我舒服地坐在陽臺上,才將此行的經過,向她詳細說了一遍。

魔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