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磁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部:永耗不盡的動力



  等我說完,白素才吃驚地道:「那怎麼辦?那麼強大的磁力,存在於海底,豈不是會造成巨大的災禍?」

  我嘆了一聲:「自然不能讓它就此停在那海底,得設法將它移走。」

  白素苦笑著:「將它移走?用甚麼東西移動它?甚至不能有一點鋼鐵接近它!」

  我呆了半晌,才道:「只好用木頭船了!」

  白素沒有說甚麼,她下廚替我煮了一碗清湯火腿蝦仁麵,當我吃完了那碗麵時,和傑克上校約定的時間,也已經差不多了。

  果然,我放下筷子不久,傑克上校的電話就來了!他道:「有關人員全部到齊了,請你立即就來。」

  我問道:「到你的辦公室?」

  傑克道:「不,你直接到會議室來,想和你見面的人十分多,多得出乎你的意料之外!」

  我放下電話,白素看到我神態十分疲憊,立時道:「我和你一起去,我送你去。」

  我握著她的手,我們一起出了門,在三十分鐘後,我們就來到了會議室的門口,一位守在門口的警官,一看到了我們,就推開了門,我和白素才一走進去,就嚇了一跳,整個會議室中,密密麻麻,全是人!

  那是一間相當大的會議室,足可以容納七八十人而顯得很寬裕,但是現在,足有兩三百人,那自然顯得極其擁擠了。

  我呆立在門口,傑克上校向我走來,他在我身邊站定,但是卻面向著眾人,大聲道:「各位,這位就是衛斯理先生,和他的夫人。」

  會議室中,立時響起了一陣交頭接耳的嗡嗡聲,但是這陣聲音,很快就停了下來。

  傑克上校又對我道:「人太多了,我不一一向你介紹,我們所有的客人,全是各國的領事、軍方的代表,以及船公司、航空公司的代表。」

  我放眼看去,可以看出,在會議室中的那些人,都是很有身份的人物,而且他們的神態,也大都顯得十分焦躁不安。

  我點了點頭,傑克上校道:「好了,現在,你應該向我們解釋一下,為甚麼你要求所有的船隻和飛機,不經過那個區域,並且請你報告,目擊那貨船失事的情形。」

  我緩緩吸了一口氣,這件事,要說起來,千頭萬緒,真不知應該如何說才好,但是我必須詳細說明,因為這件事關係實在太重大了。

  我略想了一想,就道:「請各位耐心一點聽我講,因為這件事,非從頭說起不可!」

  雖然我說「要從頭說起」,但是事實上,我仍然省略了很多不必要的部分,我首先提起雲南省的石林,接著,便說到了石林中的一根石筍,有一個圓球的表面,露在外面,引起了某國特務的垂注。

  當我說到這裏的時候,我看到座間有三四個人,現出相當不安的神情來。不用說,他們一定就是某國的外交人員了。

  接著,我便說到柯克船長邀我合作,我並未提及我和柯克船長之間的反覆糾葛,而立即說到,柯克船長終於在海底得到了那根石筍,取得了那個圓球,就在他的遊艇上,剖開了那個圓球。

  然後,我就敘述著發生的事:遊艇的毀滅,我們漂流在海上,貨輪衝過來,也沉沒在同樣的地點。

  我講完了這些事實,略頓了一頓,那時,會議室中靜得出奇,一點聲音也沒有。在我還沒有開口之前,傑克上校問道:「那是一種甚麼力量?」

  我的聲音,變得相當低沉,我道:「照我的推斷來看,那是一股極其強大的磁力。」

  這句話一出口,會議室中,立時又響起了一片嗡嗡聲來,我立時提高了聲音:「聽來,那像是不可能的事,但是我相信我的推斷正確!」

  有一個中年人站了起來:「如果那是強大的磁力,那麼,照你來說,應該引起地球磁場的變化才是!」

  另一個身形高大的中年人也站了起來,他朗聲道:「我支持衛先生的看法,各位,我接到我們國家好幾處觀察站的報告說,地球磁場,曾經在衛先生所說的那段時間中,連續受到干擾。」

  會議室中的話聲更雜亂了,我大聲道:「請各位靜一靜,聽這位先生再說下去!」

  那身形高大的中年人又道:「可是這種干擾,在兩小時之中,迅速減弱,終於變成零。」

  我呆了一呆:「這是甚麼意思?」

  那人道:「這證明在地球的某一地區,的確出現過一股強大得不可思議的強大磁力,但是這股磁力,雖然強大到足以影響整個地球磁場,但是在兩小時之中,不斷減弱,直到磁力完全消失。」

  我呆了片刻:「你的意思是,這股磁力,現在已不再存在了?」

  那人道:「從我得到的資料來看,結果正是如此。」

  我心中感到十分迷惑,那股強大之極的磁力,如果真的消失了,那自然是大大的幸事。

  可是,它是不是真的消失了呢?

  會議室中,各人交頭接耳,議論紛紜。白素低聲在我耳際講了兩句話,我立時道:「各位,要證明這件事,是很簡單的,我們可以請本埠的警方,安排一艘大木船,讓我們到那地方去觀察一下!」

  那個身形高大的中年人道:「事實上,可以用任何船隻,駛近那地點,因為磁力已然消失了,我相信科學儀器的探測紀錄。」

  有好幾個人同時道:「我們總得去看一看!」

  「我們總得去看一看」的這個提議,得到了大多數人的同意。傑克上校立時去安排船隻,一組科學研究人員,也去安排儀器,我們定在明早出發。

  在未曾經過實地觀察之前,為了小心起見,大家也都同意,船隻和飛機暫時不經過那個區域。

  第二天,一共是三艘帆船,載著我們出發。

  海面上風平浪靜,視野無垠,為了小心起見,每艘船的船首,都安置著磁力反應儀器,準備一旦儀器有了報告時,立時棄船而登上事先準備好的小木艇。

  本來,我們準備完全採用木船的,但是那畢竟是一個相當長的航程,用木船的話,實在太浪費時間了,是以才採取了折衷的辦法,用機帆船前往,而一等到磁力測定儀有非常的反應時,就立時棄船。

  在海上航行了幾小時,我又經過了一夜充分的休息,可以說是神清氣爽,我所在的那艘船,在最前面的,是一位極有經驗的航海家。

  當船漸漸駛近失事地點的時候,所有的人都緊張了起來,每一個人都圍在磁力測定儀的附近,觀看儀器是不是有甚麼反應。

  儀器上的指針,一直在正常的位置上,離出事地點越來越近了,仍然沒有變化。

  傑克上校望著我:「消失了!」

  我雖然心中仍十分疑惑,不明白那樣強大的磁力,何以會消失,但是到了這時候,我不得不承認,磁力的確已消失了。

  望著平靜的海面,我點了點頭:「看來,那股磁力的確消失了!」

  傑克上校望著我,突然有點不懷好意地笑了笑:「或許,根本沒有這股磁力!」

  我只覺得氣往上沖,如果不是甲板上有許多人在,而且其中還有不少外交人員的話,我一定會叫傑克上校下不了臺。

  但這時,我壓抑著自己的怒意,冷笑地道:「上校,你使我想起海中的珊瑚蟲!」

  傑克上校漲紅了臉,一轉身,走了開去。

  他想否定曾經有過那股磁力的存在,自然是不可能的,因為世界各地的紀錄,都有指示出在那時間中,地球的磁場,曾受干擾。

  在經過了一夜之後,已經獲得了更多的資料,好些地方的無線電通訊,也曾受到強烈的干擾,其干擾的程度,在太陽黑子最大的爆炸之上。

  各地的天文臺也曾提出報告,有天文臺負責人,甚至認為太陽上產生了一種新的、未可測的爆炸,是以造成這種現象的。

  然而我卻明白得很,造成這種現象的,只是一個小圓球──不會大過乒乓球的一個小黑球!

  船終於抵達了目的地,在海面上,沒有記號可以辨認,但是柯克船長記得遊艇出事時的準確位置,我們就是根據這個位置而來的。

  海面上極之平靜,儀器也一點沒有不尋常的反應。三艘船連在一起,所有的人又聚集在一起。

  傑克上校大聲宣佈道:「好了,事情已經成為過去,我們大家可以回去!」

  一個海洋學家道:「為了妥當起見,我想應該潛到海底去看一看,好在我們有潛水的設備,也有潛水人員在。」

  這一個提議,得到了很多人的附和,傑克上校轉過頭,向我望來:「你自然也想潛到海底去看個明白的了,是不是?」

  我冷冷地道:「如果你批准的話!」

  傑克上校的權力很大,但是自然還未曾高到了可以禁止我潛入海底的地步。是以他立時明白我這樣說,是在諷刺他,他又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很明白他的心情,他曾經吃過柯克船長的大虧,而捉住了柯克船長的卻是我而不是他,而且,柯克船長,現在是在泰國警方手中!

  傑克瞪了我好一會,才道:「你本來就是受到國際警方特別看待的人員,這一次,經手捉到了柯克船長,自然更非同尋常了!」

  我不禁笑了起來,我之所以感到好笑,不僅是因為傑克上校的器量小,而且是因為我已經料到他是因為這件事在和我不開心。

  我一面笑著,一面道:「上校,那要歸功於你的領導有方!」

  上校的臉漲得更紅了,他厲聲道:「你不要肆無忌憚地諷刺我!」

  我裝出驚訝的神情:「咦,難道我說錯了,我對泰國警方的負責人,就是那樣講的,我相信國際警方一定也收到了同樣的報告!」

  傑克上校的怒意立時消失,在他的臉上,現出了驚喜的神情來:「真的,你怎麼向人家說,我可以先知道內容麼?」

  我道:「我說,我是受你的指導,才能夠對付柯克船長的,一切全是你的功勞!」

  傑克搓著手:「也不能那麼說!」

  我笑了起來,我早已料到我和傑克上校之間,會有今日這樣的情形出現,是以我也的確曾將一切逮捕柯克船長的功勞歸於他,我並不是要向他討好,而且我一則無意於這種功勞,二則,我和傑克上校,以後總會見面,何苦叫他一見到我就不高興?

  傑克伸出手來,握著我的手,搖著:「謝謝你,衛斯理,你可以準備下水了!」

  我笑道:「你也可以準備接受褒獎了!」

  他「呵呵」笑著,興高采烈。

  這時,有三個潛水人已經出現在船上,我也連忙換上了潛水人的裝備,和他們一起跳下了海,海水很清澈,我們才一下海,就向下直沉下去,海水約莫有五百呎深,這樣的深海潛水,實在有點超乎我的能力之外的,但是我還是勉強潛了下去。

  當我可以看到海底的時候,我和那三位潛水人,打著手勢,我們都表示極度的驚訝。

  海底的情形,的確是令人驚訝的,那一帶的海底,平坦得像是經過壓路機的擠壓一樣,只是平坦的海沙,幾乎甚麼也沒有,沒有巖石,沒有海藻,完全像是一個海底的沙漠。

  照說,在這一帶的海底,是不應該會出現這樣的情形的,我們在接近海底的地方游著,發現平坦的海沙,也有著些微的起伏,那些起伏,形成一個大的漩渦,不多久,我們就找到了那漩渦的中心。

  「漩渦」的中心部分,是一個相當深的深潭,足有十多呎深,附近的海沙,正在緩緩向中心漩渦部分滑下去,我相信,如果再遲些日子潛下海底的話,那個漩渦,一定也會消失不見的,而這個深坑,在初初形成的時候,也一定比現在更深。

  我的腦中十分亂,我預期在潛下水來之後,是可以看到一大團鋼鐵的,但是現在卻甚麼也沒有看到,只看到了這樣的一個漩渦。

  那艘遊艇和貨船的鋼鐵到哪裏去了?又是甚麼力量,在海底形成了那樣一個大渦的?

  一連串的問題,在我的腦中盤旋,我卻得不到答案。一個潛水人員在海底攝影,我直到他們工作完成,其中一人伸手拍我的肩頭時,才如夢初醒,和他們一起浮上了水面。在歸程中,我仍然在不斷思索著這個問題。

  六天之後,軍方召集了一個專家會議,請我列席。參加這個會議的,有許多專家。在會議上,當日在海底拍攝的照片,放成極大,掛在架上,一個專家指著照片上的深渦:「我們經過詳細的研究,認為這個深渦,是由一股極大的下沉力量所造成的,就像是浴缸的塞子打開,水向下漏去時所形成的漩渦一樣,從這個深渦旁的海沙分佈情形,可以看出來。」

  他講到這裏,略頓了一頓,才又說道:「當這股強大的下沉力發生之際,海底一定天翻地覆,所有的海沙都被捲了起來,原來在海中的巖石,也全被牽動,所以才造成了海床的極度平坦。」

  那位專家講到這裏,向我望了過來:「現在的問題就是,那股強大的下沉力,究竟是從何而來?」

  我覺得他這個問題,是對我而發的,所以我站了起來:「我們已經可以肯定,有一件物體,有強大的磁力,這件物體,至少將一艘貨船和一艘遊艇中所有的鋼鐵,以它為中心,擠成了一個巨大的鋼鐵團。我不知道這個鋼鐵團對磁性的影響如何。那要請專家發表意見。」

  一個很瘦的人站了起來:「如果那物體,真有如此強大的磁力,那麼,它所吸引的鋼鐵,分子排列會起變化,也變成具有強烈磁性的磁鐵。」

  我立時問道:「你的意見是,那個鋼鐵團的形成,會使得磁力比原來更大?」

  那人點頭道:「是!」

  我立時又道:「可是在事實上,它的磁力卻在兩小時之中,逐漸消失了!」

  會場中靜了片刻,一個老年人啞著聲音道:「我的推測是,這個大鐵團下沉了。」

  我立時問道:「是甚麼力量促使大鐵團下沉了?」

  那老年人拄著枴杖,站了起來:「我推測在那個海底,恰好有一個鐵礦,磁力對鐵礦起了作用,當然,再強大的磁力,也不能將整個鐵礦扯上來,於是唯一的結果便是那大鐵團向下沉去,穿過了海沙、海泥,就算遇到了堅硬的巖石,由於磁力的強大,大鐵團也會變成無數的細小的磁鐵,分散開來,鑽進石縫之中,而繼續向下沉去。我們使用「下沉」這個字眼,只不過是順口而已,事實上,那物體和它周圍的鋼鐵,是以一種強大無匹的力量,向下擠去的,有可能其中的大部分鋼鐵,因為擠進石縫中的力道太大,而致喪失了磁性,但其中必有一小部分還在向下擠的。」

  全會場的人,都肅然地在聽那位老人的意見。

  當那老人微喘著氣,停了下來之際,我道:「那麼,你認為磁力的消失,是由於阻隔太大的緣故?」

  那老人點點頭:「是的,它可能已下沉了幾千呎,在那麼深厚的阻隔下,磁力自然難以透出海底了,除非在地面有一個比海底鐵礦更大的吸引力。」

  那位老資格專家的解釋,得到了所有與會者的嘉許,一致同意將他的推測,作為會議的結論。

  會議的氣氛輕鬆起來,我趁機提出了一個問題,道:「各位,這件事,可以說已經解決了,但是,那圓球中,有著如此巨大磁力的東西,為甚麼會在巖石之中,它是怎麼來的?那決不是天然的東西,因為它的外面,有一層東西包著,這層東西只不過幾吋厚,但是卻可以阻隔強大的磁力,而且,某國的科學家研究過這種物質,認為它不是地球上所有的任何東西。」我的這個問題,令得大家討論了很久,但是卻得不出一個結論來。現在,得提一提柯克船長,柯克船長在經過國際警方的要求之後,被引渡到本埠來受審,他被判死刑,在本埠的監獄,等候服刑。在他執行死刑的前一天晚上,我到死囚室去看他,他顯得很鎮定,我去看他的目的,便是將會議的結果,專家的意見告訴他。

  柯克船長聽了我的轉述之後:「那位專家說錯了,我的推測,不是海底有一個鐵礦,而是由於地心巖漿外層的吸引。巖漿的外層是鐵,那東西直鑽到地心去了。」

  我呆了半晌,他又道:「那東西的來歷,我經過了長期的思索,也有了結論。」

  我道:「你的結論是甚麼?」

  柯克船長道:「我想,只有兩個可能,第一個可能是,在我們這一代人之前,地球上早已出現過高級生物,那圓球是他們留下來的,其後,地球又經過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那圓球沉進了巖漿之中,巖漿變成了巖石,又經過幾億年風化,才又顯露出來。」

  我緩緩吸了一口氣,道:「第二個可能呢?」

  柯克船長揮著手,道:「第二個可能,就是別人留下來的,假定在若干億年之前,地球還是一個溶漿世界,別的銀河系中的「人」,飛近地球,拋下了那個圓球,變成在巖石中了。如果是那樣的話,那麼,極有可能,這種『人』的太空飛行,強大的動力,絕不是甚麼固體燃料,而是磁力,利用各種星球間的磁力牽引,作不可想像的高速飛行!」

  我沒有說甚麼,柯克船長所作的兩個假定,都有可能,自然,也有可能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但是如果一定要我作出一個選擇的話,那我寧可揀第二個可能了。

  尤其是他最後的一句話,給我的印象十分深,的確,強大無匹的磁力,如果應用在星際飛行上,那是真正永遠存在,絕不怕消耗完畢,可以說是唯一長期星際飛行的理想動力了!

  (全文完)

魔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