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磁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部:受邀請找尋沉機



  在那樣的情形下,最好的辦法,自然是走一步瞧一步,看他們的葫蘆之中,究竟是在賣些甚麼藥!

  所以我道:「既然你認為我可以有資格,我很有興趣!」

  一聽到我已答應了,他們兩人,互望著,顯得很高興,我又試探地問道:「是不是那飛機中有著甚麼特別的東西,所以才引起了你們的興趣?」

  方廷寶忙道:「不,不,沒有甚麼特別的東西。」

  他那樣忙於掩飾,只有使我的心中更疑惑,我不再問,免得他們知道我在疑惑,反倒使我不容易獲知真相。

  我可以肯定他們在利用我,愚弄我,而我則裝著根本不知道,唯有這樣,我才能更有效地反擊企圖愚弄我的人!

  我道:「那麼,我們該出發了,我的潛水裝備,只怕不足以應付深海的打撈工作!」

  方廷寶道:「不怕,我們有一切的設備!」

  我又道:「那麼,請你們稍為等一下,我去和妻子說一說必須深夜離家的原因。」

  我一面說,一面裝出了一個無可奈何的神情來,他們也都笑了起來:「最好別太久!」

  我將他們兩人,留在客廳中,自己上了樓,到了書房中,我之所以要離開他們一會,一則是因為我需要一個短暫時間的寂靜,以便將這件事情,從頭至尾地想一遍。二則,我還要帶一些應用的小工具,以備不時之需。

  我在書房大概逗留了七八分鐘,在這段時間內,我的確將整件事好好想了一遍,仍是不得要領,我帶了幾樣小巧的工具,下了樓。他們兩人,已經有一點不耐煩的神色。

  接著,我們就出了門,登上了一輛極佳的汽車,由方廷寶駕駛,疾駛而去,一直到碼頭,我們之間,都保持著沉默,沒有說甚麼話。

  到了碼頭,我看到一艘四十呎長的白色遊艇,停在碼頭邊,從我的經驗而言,一眼就可以看出,那是一艘性能頗佳、非同凡響的遊艇。

  只有我和方廷寶兩人,登上遊艇,陳子駒偽托有事,慢一步再來,我心中冷笑,也不去戳穿他。遊艇離開碼頭,速度漸漸加快,終於碼頭上的燈光,也漸漸模糊。

  我從甲板上回到了駕駛艙中,遊艇仍在向前疾駛,我道:「方先生,只有我們兩個人!」

  方廷寶很顯得有點神色不定,他「嗯」地一聲,表示回答。我又道:「如果我們兩個人都下水的話,那麼,誰在水面上接應?」

  方廷寶咳嗽了幾下,他的那種咳嗽,顯然是在掩飾他內心的不安。

  我立時又逼問道:「方先生,你還未曾回答我的問題,我在問,如果我們兩個人都下水的話,那麼由誰做接應工作?」

  在我的逼問之下,方廷寶才勉強回答道:「你別心急,還有人在前面和我們會合!」

  我心中暗忖,事情已快到揭盅的時候了,方廷寶還有同黨在前面,那麼,我就必須趁現在只有方廷寶一人,比較容易對付的時候,更多了解一點事實才好。

  是以我立時又問道:「在前面的是甚麼人?」

  方廷寶顯得有點不耐煩,他粗聲粗氣地道:「你問得實在太多了!」

  我知道,對付方廷寶這種人,是絕對不能夠客氣的,是以我陡地出手,五指一緊,抓住了他的後頸,我的拇指和食指,分別用力捏住了他頸旁的動脈,手臂一縮,將他整個人硬生生自駕駛盤前,扯後了一步,厲聲喝道:「回答我的問題!」

  方廷寶的體格很強壯、魁偉,如果我和他對打的話,只怕很要費一些功夫,才能將他制服。但這時,我在他身後,猝然發難,方廷寶根本沒有抵抗的餘地,他一被我扯開了一步,在他的臉上,立時現出了駭然欲絕的神色來:「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我狠狠地瞪著他:「你真的不知道,你這樣說,是甚麼意思?」

  方廷寶高聲叫了起來:「放開我!」

  我非但不放開他,而且手指更緊了緊:「說,不然,我可以輕易扭斷你的頸骨!」

  方廷寶駭然道:「別那樣,我說了,我們接到委託,去打撈那隻飛機!」

  我道:「那麼,關我甚麼事?」

  方廷寶道:「我們的委託人,指定要你一起去,所以我們才來找你,委託人是誰,我也不知道,我們只是約定了在前面相會!」

  我呆了一呆,這倒是我全然意料不到的一個變化。

  方廷寶他們,原來並不是主使人,主使者另有其人!

  我道:「你們來找我的時候,為甚麼不說明這一點,而要花言巧語?」

  方廷寶苦笑著:「怕你不肯去,那麼,就接不到這筆生意了!」

  我鬆開了手指,在鬆開手指的同時,我伸手用力向前推了一推,又將方廷寶推得向前跌出了一步,然後才道:「你知道我是不夠資格參加這種專門的打撈工作的,是不是?說!」

  方廷寶用力揉著後頸,一臉怒容,可是他卻也不敢將我怎樣,只是憤然地道:「你當然不夠資格,真不明白我們的委託人為甚麼一定要你參加!」

  我迅速地轉著念,在如今那樣的情形之下,我必須肯定方廷寶剛才所講的,是不是實話,我立時有了肯定的答案,我相信他的話。

  我既然相信了他的話,那麼,我和他的敵對地位,就已經不再存在了。

  所以我道:「那麼,對不起,我必須保護我自己,請原諒我剛才的行動!」

  方廷寶仍然憤怒地悶哼著,不再出聲。

  我又道:「你是一個潛水專家,你可想得到為甚麼委託你們去打撈的人,一定要我參加?」

  方廷寶的聲音很憤然:「那我怎麼知道,反正就要和他們會合了,你自己可以去問他們!」

  方廷寶一面說著,一面向前指了一指。

  海面上是漆黑的,但是循著他所指,我看到有一盞燈,大約在五百碼之外,一閃一閃,那盞燈離海面相當高,看來在一支桅桿之上。

  而方廷寶駕駛的遊艇,那時也正在向著這盞燈,疾駛了過去。

  我順手拿起了駕駛控制臺上的一具望遠鏡,向前看去,我看到在前面,停著一艘雙桅遊艇,那艘船足有一百呎長。

  黑暗之中,雖然看得不是十分真切,但也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那船上有著不少人。不一會,那艘艇上,還有人向著我們打燈號。

  而我們遊艇的速度,也慢了下來。我放下望遠鏡,十分鐘後,兩艘船已經靠在一起,在那艘船上,跳下了兩個穿著水手制服的大漢。那兩個大漢肌肉發達,上衣繃在他們的身上,像是隨時可以被他們的肌肉爆裂一樣,那兩個大漢一跳上了遊艇的甲板,便齊聲問道:「誰是衛斯理,跟我們來!」

  我一直在甲板上,方廷寶這時,也從駕駛艙中走了出來。

  老實說,我絕不喜歡這兩個大漢的態度,他們的那種態度,就像是獄卒在監房中提犯人一樣!

  但是我卻忍著並沒有發作,我只是轉過頭去,對方廷寶道:「方先生,奇怪,他們好像專門是在等我,而不是在等你這個潛水專家!」

  方廷寶「哼」地一聲,也顯得很不滿。而我這樣一說,我就是衛斯理,這實在再明白也沒有了,那兩個大漢,竟直向我走了過來,一邊一個,伸手挾住了我的手臂,推著我向前便走。

  剛才,他們那種惡劣的態度,我還可以忍受,但這時,他們那種惡劣的行動,我實在無法忍受了。

  他們兩人,才推著我向前走出了一步,我便用力一掙,身子陡地向後一縮,他們兩人,還未及轉回身來,我已雙拳齊出。我這兩拳,攻向他們的脊柱骨,「碎碎」兩聲響,那兩個彪形大漢的身子,向前仆去,我立時踏步向前,橫肘再攻。

  那兩個大漢,連還手的機會也沒有,當他們的腰際,又被我的肘部,重重撞中之際,他們兩人,一起發出驚呼聲,「撲通」、「撲通」,仆出了船舷,跌進了海中。

  這一切,雖然只不過是幾秒鐘內發生的事,但是對方的船上,已聚集了不少人在船舷上。當那兩個大漢落水之際,又有三四個人,跳了下來。

  同時,在那艘船上,有人沉聲喝道:「怎麼一回事?為甚麼打起來了?」

  隨著那一下呼喝,聚集在船舷上的人,一起向後,退了開去。

  而那幾個躍下遊艇的人。本來看情形,是準備一躍了下來,就準備向我動手的,但這時,他們也一起退了開去。我抬頭看去,只見對面的船上,出現了一個身材矮胖,穿著船長制服的中年人。

  那中年人直視著我,我知道他一定就是特地要方廷寶邀我一起來的人。

  這時,那兩個被我弄跌海去的大漢,已經在水中掙扎著,游到了船邊。那中年人向他們厲聲喝道:「我叫你們去請衛先生,為甚麼打起架來了?」

  那兩個大漢在水中著實吃了不少苦頭,這時他們才冒上水面,如何答得上來?我立時道:「不干他們事,只是我不喜歡他們請我的態度!」

  我講到這裏,略頓了一頓,伸手直指那中年人:「同時,我也很不高興你要見我的辦法!」

  那中年人略呆了一呆,隨即「呵呵」大笑了起來,道:「真是快人快語,請接受我的道歉,但是我相信,你一定很樂於與我會面!」

  我冷冷地道:「憑甚麼?」

  那中年人道:「我叫柯克,人家都叫我柯克船長,當然,我不是那個發現柯克群島的船長,我是我!」

  聽了他這樣的自我介紹,我不禁呆了一呆。

  我和警方的高層人員,有一定的來往,其中,傑克上校和我不知合作了多少次,也不知吵了多少次,我們見面時,從來也沒有好言好語的。

  我還記得,有一次,傑克上校曾告訴我,現在,一樣有海盜,其中有一個叫著柯克船長的,擁有最現代化的設備,在公海中出沒無常,走私、械劫,連國際警方,也將之莫可如何。

  由於這個現代海盜的名字,和著名的柯克船長相同,所以我很容易就記住了,我實在再也想不到,今晚會見到了這樣一個人物!

  既然要見我的是柯克船長這樣的人物,那麼,整件事,便變得更複雜了,而且,我還立時感到了嚴重的犯罪行為的可能!

  我在呆了一呆之後,立時道:「原來是鼎鼎大名的柯克船長,你要見我作甚麼?不見得是為了提供資料,好讓我寫小說吧!」

  柯克船長仍是「呵呵」地笑著,他那種空洞的笑聲,給人以一種極其恐怖的感覺:「我知道你會將經歷過的許多古怪事,記述出來,作為小說,你放心,這次我一定可以供給你一個很好的小說題材,請上來!」

  我審度著當時的情勢,在柯克船長的身邊,列著十來個大漢,在遊艇上,也有四個大漢在。

  我雖然剛才一出手,就將兩個大漢打得跌進了水中,但是我無法敵得過那麼多人。而且,那些人既然是在柯克船長的船上,他們自然都是亡命之徒。柯克的船,是各地著名罪犯的最佳逃難所!

  不能力敵,我除了接受邀請之外,也就決沒有別的辦法可想了。

  我向前走去,一面道:「我相信你的話,因為單只是和你這樣的人會面,已經可以寫成一篇小說了。」

  柯克船長仍然「呵呵」笑著,他走向前來,伸手拉我,當他的手抓住我的手之際,我立時感到這個身形矮胖,其貌不揚的中年人,握力之強,遠在我的想像之上!

  他將我拉了上船,才對方廷寶道:「請上來,方先生,多謝你代請到了衛先生,來,我喜歡立即開始工作,不喜歡耽擱時間。」

  方廷寶顯然也想不到他的委託人,會是這樣的一個人,是以很有點神色不定。他也上了船,我和他跟著柯克船長,一起來到了一間艙房之中。

  我雖然還未曾有機會參觀這艘船的全部,但是我已有理由相信那艘船上,有著一切現代化的設備,可是當我走進那間艙房時,我卻幾乎笑了出來。

  那毫無疑問,是一間船長室,寬敞、豪華,可是它的一切佈置,全是十八世紀的,置身其間,根本不覺得自己是在一艘現代化的機動船上,而真的像是在一艘古老的海盜船上!

  柯克船長也看出了我的神情有點古怪,他攤著手:「覺得奇怪?沒有辦法,我是一個極其懷舊的人,我懷念海盜縱橫七海的時代,那時,海盜就是海的主人,不像我現在那樣,只是一個要靠東躲西藏,逃避追捕的小偷,所以我懷舊!」

  我冷冷地道:「你能夠像老鼠一樣地逃過追捕,已經很不容易了!」

  我的話,可能很傷了他的心,是以在我講完了之後,他瞪著我好一會,然後才道:「好了,從此之後,為了避免不愉快,我們不再談這個問題,你們來看!」

  他說著,走到了一張桌子前,桌上攤著一大幅地圖,柯克船長指著一處,道:「方先生,我知道你在這裏,曾有過潛水經驗。」

  方廷寶仔細審視了地圖片刻:「不錯,在這裏,我曾深潛過三百五十呎。」

  柯克的手指,在地圖上面南移,移到了許多插著小針的地方,道:「這裏,便是軍警聯合在搜尋沉機的地方,他們一共派出了十二艘船,但是他們找不到沉機。」

  我沉聲道:「為甚麼?」

  柯克船長連頭也不抬,十分平靜地道:「因為沉機不在他們找的地方!」

  他的手指向西移,移出了寸許,照地圖的比例即距離大約是十五哩,他道:「在這裏!」

  我立時道:「你怎麼知道?」

  但是柯克船長卻並沒有回答我這個問題,他只是自顧自道:「這裏的水深六百呎以上,方先生,你認為找到沉機的機會是多少?」

  方廷寶沉吟著:「那很難說。」

  他一面回答柯克船長的問題,一面望了我一眼,我又道:「我絕非深海潛水專家,你找我來幹甚麼?」

  柯克船長仍然不回答我的問題,只是道:「方先生,請你和我的大副去聯絡,準備下水,我已下令駛往沉機的地點了。」

  直到柯克船長如此說了,我才感到,船的確已在向前駛,可能速度還很高,但由於船身極其穩定,是以若不是他說了,還當真覺不出來。

  方廷寶的神情很害怕,他像是決不定如何做才好,柯克船長的態度仍然很客氣,但是他的話中,已然有了命令的意味:「請出去,我的大副已經在外面等著你了!」

  方廷寶神情猶豫地望著我,我雖然是被他騙到這裏來的,也很卑視他的為人,可是,這時我卻很可憐他,他顯然完全沒有那樣的經驗。

  我道:「方先生,你放心,柯克船長雖然是著名的海盜,但是他目的是要你工作!」

  方廷寶苦笑著,無可奈何地走了出去,船長室的門關上之後,柯克船長忽然吁了一口氣:「你知道麼?我討厭和蠢人在一起,和愚蠢的人在一起,我會不能控制自己的緊張!」

  我冷笑道:「多謝你將我當作聰明人!」

  柯克船長指著一張安樂椅:「請坐!」

  他自己,也在我的對面,坐了下來:「那架飛機中,有三個著名的科學家──」

  本來不知有多少疑問要問他,但是他一坐下來,就已開始談到了問題的中心,是以我也不再發問,由得他講下去,只是點了點頭。

  柯克船長又道:「那三個科學家之中,有一個齊博士,他帶了一件禮物,是贈送給博物院的,你知道那是甚麼東西?」

  我吸了一口氣:「不知道,齊博士保守秘密,沒有人知道。」

  柯克船長道:「我知道,那是一個中國人,交給齊博士,要他送給博物院的。當這件東西,未到齊博士手中的時候,有人曾經出極高的價錢,向這個中國人購買這件東西,可是他不肯脫手!」

  柯克船長講到這裏的時候,略頓了一頓,才補充道:「你們中國人的脾氣真古怪,叫人難以理解。」

  我冷笑著,並不和他辯論有關中國人的性格。

  柯克船長又道:「那方面的價錢十分高,可是得不到,他們知道那東西到了齊博士的手中,於是,就只好用最不得已的辦法了!」

  我只覺得一股怒火,直向上升,我漲紅了臉:「謀殺!」

  柯克船長皺了皺眉:「你不必對我大聲叫嚷,弄跌飛機的並不是我,是某方面的特務,在他們而言,弄跌一架飛機根本是一件小事,他們甚至可以挑起戰爭,那才是他們的拿手好戲。」

  我瞪著他:「你扮演的又是甚麼角色?」

  柯克道:「我在飛機失事之後,才接到委託,要在飛機之中,將那東西取出來,交給他們。」

  我霍地站了起來:「那和我有甚麼關係?」

  柯克船長道:「你聽我說下去,我和你一樣,是一個好奇心極強的人,當我接到這樣的委託之際,我的心中,便自然而然地想起了一個問題來──」

  當他說到這裏的時候,我現出十分厭惡的神情來,表示對他所講的話,一點也不感興趣。

  但是,柯克船長卻一點也不在乎我這個聽眾的反應如何,他還是自顧自地說了下去:「我想到的問題是:那究竟是甚麼東西?」

  我臉上的神情儘管仍然同樣厭惡,但是我的心中卻也不禁在想:的確,這是一個很令人感到興趣的問題,那東西究竟是甚麼?

魔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