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磁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部:雲南石林遠古臆想



  我還在想,由此可知,柯克和我,至少有一個共通點,那便是如他剛才所說的那樣,我和他,都是好奇心極強烈的人。

  柯克船長在繼續說下去:「這的確是個很耐人尋味的問題,你想,某方面的特務所感興趣的,應該是走在科學尖端的東西,而那玩意兒,是要被送到博物院的,某國的特務為甚麼會對一件老古董發生了那麼強烈的興趣,你不以為事情奇怪麼?」

  我心中暗嘆一聲,我對柯克的抵制失敗了,我不得不承認。他十分會說話,而且,他深切了解對方的心理,他已找到了我這個好奇心極強的人的弱點,使我不能不接受他的話!

  我自然而然地點了點頭:「是的,那太奇怪了,看來極不調和。」

  柯克船長道:「所以,我才接受了這件任務,更何況對方出的價錢,是如此之高。」

  我不但不再厭惡他,而且,有點開始喜歡他的坦白。他擺明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為了錢,為了對自己有利,甚麼都做,那反倒容易應付得多了,老實說,他至少比將我騙到這裏來與他會面的陳子駒和方廷寶這兩個人,要可愛得多了!

  我再和他講話時的語氣,也減少了敵意,而變得和他討論起來,我問道:「既然你有了那樣的好奇心,你難道未曾向對方詢問一下,那究竟是甚麼?」

  柯克船長點頭道:「我問了,但是他們不肯說。」

  我笑了起來:「算了,你有辦法令他們說出來的,是不是?」

  柯克船長也笑了起來:「的確,我曾用了很多方法使他們說出來,但是他們堅持不肯說,不過我自己有自己的辦法,我作過一番調查,對那件東西的來龍去脈,多少有了一點概念。」

  我被柯克船長的話,引得心癢難熬,忙道:「那麼,是甚麼東西?」

  柯克船長道:「在中國,有一個地方,叫雲南?」

  我皺了皺眉,因為我不明白何以柯克船長忽然在現在這種情形之下,提起中國的雲南來,但是他既然提起了中國的一處地方,作為一個中國人,總應該有多少表示,是以我道:「是的,雲南省,那是中國許多美麗的省份之一,你提起它來,是甚麼意思?」

  柯克船長卻並不回答我的問題,只是自顧自說下去:「在雲南省東部,有一個地方叫路南?」

  我又點了點頭,道:「是的。」

  我一面回答著他,一面心中,不禁十分奇怪。老實說,像柯克船長那樣的海盜,知道中國有個雲南省,已經不容易了,至於自他口中講出雲南東部的路南地方來,簡直令人驚奇了。

  柯克船長含笑地望著我:「你是一個中國人,你可知道中國雲南省的路南地方,有甚麼著名的東西?」

  我也笑了笑:「自然知道,路南有舉國聞名的石林,那是景色最奇特的地方,成千上萬奇形怪狀的石柱,聳立在地上,有的高達十幾丈,那是地質學上喀斯特現象形成的一個奇景。」

  柯克很有興趣地聽著:「你去過?」

  我道:「去過,不過,現在我們討論的事,和路南石林,有甚麼關係?」

  柯克船長道:「你等一會就可以明白了,請你多對我說一些石林形成的事。」

  我皺了皺眉,因為我一時之間,實在猜不透柯克船長究竟是為了甚麼,將路南石林,和三個知名科學家墜機,某國特務的陰謀這幾件看來完全風馬牛不相干的事聯繫起來。

  我自然心急地想獲得答案,但是我也知道,如果我不是首先回答了他的問題,他是不會再往下說的,是以我道:「路南石林的景象,極其雄偉,石林的形成,有不少美麗的傳說──這些全是神話,其中之一,和八仙之一的張果老有關,關於八仙──」

  我講到這裏,頓了一頓:「中國的神話傳說太多了,各個神話人物之間的來龍去脈,牽涉著許多不同的故事,除了生長在中國,從小就聽慣了這種傳說的人,才弄得清他們的關係之外,我認為一個外國人,根本無法弄得明白。」

  柯克船長道:「我同意你的說法。」

  我於是不再說路南石林形成的神話,我道:「從科學的觀點來看,石林這片地方,它的面積,約有二十平方里,原來是海底,那些石頭,是海底的巨石,經過了億萬年海水的侵蝕,後來由於地殼變動,海水變成了陸地之後,大石見到了陽光,這些大石全是石灰岩,容易風化,脆弱的部分,經過了上億年的風化而消失,剩下的就是千奇百怪的石柱,這種現象,在地質學上稱為『喀斯特』現象,世界各地都有,在南斯拉夫,也有一大片喀斯特現象形成的自然奇觀。」

  柯克船長一直用心聽著:「那些石柱,自然都有著悠久的歷史了?」

  我道:「自然,地質學家的估計是,兩億八千萬年之前,它已形成了!」

  柯克船長像是十分嚮往地道:「它們的歷史,實在太久遠了!」

  我好奇地望著他:「你這樣說是甚麼意思?路南石林,只不過是集中了許多形狀奇特的石頭。形成了一個奇麗的景色而已,它們的年齡,並不是特色,地球上任何一塊石頭,都有上億年的歷史。」

  柯克道:「是,可是它們不同。普通的石頭,並沒有被風化,你明白我的意思麼?我是說,石林中的石柱,從海底到了陸地,又經過風化作用,本來是深藏在海底的石頭中心部分,現在暴露在空氣之中了。」

  我呆了片刻:「我仍然不明白你的意思。」

  柯克船長忽然變得異常興奮了起來,他揮著手道:「你真的不明白?要是在三億年前,海底的一塊巨石中心部分,藏著一件秘密的東西,經過三億年之後,這件秘密東西,就可能暴露在空氣之中!」

  我又呆了片刻,才道:「船長,你的想像力,實在太過豐富了!」

  柯克船長搖著頭:「衛先生,你太令我失望了,照你以往的紀錄來看,你決不是用這樣的話來回答我的人!你應該同意我的想法!」

  我聳了聳肩:「並不是不同意你的想法,你準備到路南石林去,在每一根石柱上,檢查有沒有甚麼秘密東西,暴露在石柱之外?」

  柯克道:「事實上我不必要那麼做,因為有一件東西,已經被人發現,而且,正是我們現在要去找的!」

  我陡地站了起來。

  在那剎間,我心中的驚訝,當真是難以形容的。

  柯克道:「現在你一定完全明白了,剛才我已經說過,那件本來該陳列在博物院中的東西,是由三位科學家帶來的,而那件東西,原來屬於一個中國人,根據我了解的結果,那位中國人,是在一次路南石林的旅行之中,從其一根石柱上敲下來的。」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一半像是在自言自語:「那是甚麼?」

  柯克船長笑了起來:「這也正是我的問題,那是甚麼?請別輕視我,我的了解工作做得十分廣泛。那位中國人是一個大富翁,有一幢很大的房子,那東西曾作為他廳堂的裝飾,我甚至已約晤了見過那東西的人,據說,那是一塊形狀十分奇特的石頭,但是在石頭中,有一個圓形的球狀物露出來,那球狀物大小,約有一呎直徑,露出的部分,不足六分之一,看來相當光滑,像是一個製作極精美的金屬球。」

  我道:「太有趣了,某國特務,何以會對之有了興趣?」

  柯克船長道:「那是我的推測,我想,可能是其中有一個特務,看到過那東西,感到這東西有研究的價值,是以發生了興趣。」

  我搖著頭:「船長,你的推測太膚淺了,如果他們僅僅認為那東西有研究的價值,他們決不會因之而謀殺了三名科學家,並毀了一架飛機,他們之所以那麼做,是因為對那東西,已有了初步的認識。」

  柯克點頭道:「你說得對。」

  我道:「那位中國人,他為甚麼寧願將這東西送給博物院,而不願高價讓給某國呢?」

  柯克道:「第一,他有錢,不在乎錢。第二,他極其憎恨某國。」

  我嘆了一聲:「於是乎,造成了三個科學家沉屍海底的悲劇。」

  柯克船長沒有立時說甚麼,船艙中沉默了大約半分鐘,我又道:「又回到老問題上來了,這件事,和我一點關係也沒有,你找我幹甚麼?」

  柯克船長道:「我讀過許多你的記述,知道你是對一切怪誕的事有興趣,而且想像力豐富,你相信任何尋常人認為不可能的事,我需要你這樣的一個助手。」

  我並沒有立時表示我的意見,柯克船長又道:「或者,我的說法應該修正一下,我需要你的幫助,因為你有處理不可思議的怪事的經歷,我不知那東西是甚麼,如果有你在一起,那麼,就好得多了!」

  我瞪著他:「你的意思,是指那個球形體?你以為裏面會是甚麼?」

  柯克船長攤著手,道:「我不知道,完全無法想像,你想,石林形成,已有將近二億年的歷史,那東西的年齡,至少在二萬萬年以上,我怎能想像得出裏面是甚麼?可能是史前怪獸的巨蛋──」

  我不等他講完,便笑了起來:「好了,別再往下說了,再講下去,就變成第八流的幻想電影了!」

  柯克有點不滿地瞪著我,我道:「船長,你或許不明白,中國人的手工精巧,世界聞名,我們能將象牙雕成二十三層,層層都可以轉動的象牙球,要將一個球形物體,鑲進石頭中去,令它只有六分之一露在外面,那是容易不過的事!」

  柯克的神情,顯得很憤怒,他的聲音也提得很高,他道:「你不肯和我合作,還是你以前的一切記述,全是虛構的?」

  我立時回答:「兩者都有!」

  柯克也站了起來,他雙手按在桌上,身子俯向前,有點惡狠狠地瞪著我:「請你別忘記一點,剛才是你自己說的,某國特務一定對那件東西已有了初步的認識,是以才會做那樣的事!別忘記,某國特務決不是笨蛋,他們全是最聰明的人!」

  我呆了半晌。在這以前,我已經承認過,柯克是一個十分會說話的人,這時,他用我的話來駁斥我,使我根本沒有辯駁的餘地。

  我想了一想:「或許那東西真的很有研究價值,但和我不發生關係,甚至和你也不發生關係,因為就算你將它找到了,它也會立時落在某國特務的手中,他們不見得會請你我來一起研究!」

  當我的話說完之後,柯克船長忽然大笑了起來,他一面大笑,一面用手用力拍著我的肩頭,道:「好朋友,你忘了一件事。」

  我翻著眼:「甚麼事?」

  他大聲道:「你忘了,我是柯克船長!」

  我立時明白了他的意思,在那一剎間,我也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我道:「船長,你不是在開玩笑吧,你準備欺騙他們?你明知他們不是好對付的!」

  柯克船長仍然笑著:「正因為他們不易惹,我去惹他們,那才夠刺激,而且,國際警方既然找不到我,他們自然也沒有法子找得到我!」

  我的腦中,那時真是十分混亂。三個科學家的死,沉在海底的飛機,某國特務的謀殺行為,一個富有的中國人送出來的東西,中國雲南的路南石林,一個球狀物,二萬萬年前的歷史,這一切一切,在我的腦中糾纏著,使我的思想,極度紊亂。

  我當然極有興趣來看看那東西究竟是甚麼,那正是我的興趣。

  但是當我想及我必須和柯克船長在一起的時候,我就寧願捨棄我的興趣了。

  所以,我在呆了半晌之後,搖著頭,道:「對不起得很,我不想和你一起永遠在海上流浪,如果你還可以稱得上君子,那麼,請你讓我回去,不論你自己如何去做,都與我無關!」

  當我毅然拒絕了他的話之際,他顯得極其憤怒,他漲紅了臉,捏著拳頭,甚至連指節骨,也正「格格」地發出聲響來。

  當他在發怒的時候,他看來的確十分可怖。

  但是,等我把話講完之後,他那種憤怒的神情,忽然消失了,他變得有幾分沮喪,也有幾分卑夷,揮著手,帶點疲倦地道:「好,你走吧,算我找錯了人,你可以走了,我不再需要你。」

  我立時向艙門口走去,當我打開門的時候,他忽然又道:「但是,如果你真對一切不可解釋的事有濃厚興趣,那麼,你一定會後悔的。我一生之中,也遇到過不少奇特的事,但是我認為,這一件事,最值得仔細研究,也一定會有極其驚人的發現!」

  柯克船長的話,的確使我動心,但是他那種鄙夷和看不起我的神情,卻傷害了我的自尊心,是以我毫不客氣地道:「祝你早日孵出一頭恐龍來!」

  我不等他有甚麼反應,就用力關上門,甲板上幾個大漢,好奇地轉過頭來望著我,我已跳上了船舷,立即跳到了由方廷寶駕駛來的那艘遊艇上。

  我也不去理會方廷寶了,我懷疑陳子駒和方廷寶兩人,和某國方面,多少有一點聯繫,他們也有可能根本就是柯克船長的手下。方廷寶既然曾將我騙到這裏來,我這時已可以離去,當然不必關心他了。

  我一上了那艘遊艇,第一件事,就是拋開纜繩,柯克的船上,有很多人望著我,但是他們並沒有阻止我。接著,我發動了引擎,遊艇在海面上轉了一個彎,向前疾衝了出去,漸漸地,柯克的船已看不見了。

  當我駕著遊艇,快近岸的時候,天氣便變得惡劣起來,接著,便是滂沱大雨。

  幸而這時,我早已看到了碼頭上的燈光,在一片迷霧和大雨之中,我跳上了岸,只不過奔了幾步,身上已被雨淋得濕透了。

  我奔過了對面馬路,在一個電話亭避著雨,本來,我還不想吵醒白素,想等到一輛街車經過,然而等了很久,連車影都不見,我只好打電話回去,由她駕著車來接我。

  大雨仍未止,當我向白素敘述的時候,就像是做了一場很長的噩夢一樣。

  白素靜靜地聽著我的敘述,並沒有參加甚麼意見,她也見過不少古怪的事了,是以並不感到如何驚奇。她在我講完之後,才道:「你的決定很好,和柯克船長這樣的人在一起,有甚麼好處?」

  我皺著眉道:「我現在在考慮,是不是應該和警方聯絡一下,告訴他們,他們找的位置不對,而且通知他們,柯克船長就在附近。」

  白素微笑著:「那也不必要了,軍警聯合搜索,有著最新的儀器配備,不見得會不如柯克船長。」

  她望了望窗外,自言自語地道:「天氣那麼壞,海面搜尋工作,根本無法展開。」

  我洗了一個熱水浴,躺了下來,很快就睡著了,一覺睡到下午二時才醒,翻開報紙來看看,仍然是打撈工作毫無進展。

  我在看完了所有的報紙之後,打了一個電話給傑克上校,當我報出了自己的名字之後,傑克上校粗聲粗氣地道:「對不起,有話快說,我很忙!」

  如果不是我太了解這位上校的脾氣的話,我一定立時就放下電話了!

  我道:「好的,你很忙,那麼我不說了,雖然我有一點關於沉機的資料。」

  傑克上校叫了起來:「別放下電話,你是怎麼得到那資料的,是些甚麼資料?說!」

  我笑了起來:「你不是很忙麼?」

  傑克上校咕噥地罵了一聲,我道:「現在的搜尋地點是錯誤的,我已經知道,飛機之所以會失事,是由於某國特務的破壞。」

  傑克上校呆了片刻:「你真是神通廣大,我們也是才從一些跡象中,開始在懷疑這一點,你怎麼倒早已經知道了!」

  我道:「這才叫神通廣大啊,上校,我建議你應用聲波金屬探測儀,將你現在的位置,向左移,那你就有機會,先發現那飛機了!」

  傑克上校呆了一呆:「你說『先發現那飛機』,是甚麼意思?」

  我絕不想出賣柯克船長,但是,在柯克船長和傑克上校之間作一選擇,我當然選擇後者,因為我並不曾忘記,國際警方曾頒發給我一種特殊的證件,證明我和國際警方之間的特殊關係,全世界有這樣證件的人,不超過十七個。這可以說是我的一種殊榮。

  是以,當傑克上校那樣問我之際,我就道:「那還不容易明白?傑克,除了軍警聯合的搜尋隊之外,還有別人,也在找尋那架沉進了海底的飛機!」

  傑克上校呆了片刻,我想,那一定是我的話,令他感到震驚了。可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在他呆了片刻之後,他忽然「哈哈」大笑起來:「衛斯理,你雖然詭計多端,但是這樣的謊話,決計騙不過我!」

  當我向他道出了實情之後,我絕料不到他的反應竟會是那樣的,我不禁十分惱怒:「上校,我是有確鑿的證據,才向你那樣說的。」

  可是傑克卻繼續笑著,像是因為他識穿了我的「陰謀詭計」,而感到十分高興。老實說,我決不欣賞傑克的為人,他那種令人討厭的自作聰明,有時,簡直是令人無法忍受的。他一面笑著,一面道:「你以為在海底打撈飛機,是普通的潛水打魚?告訴你,我們有著最新的儀器配備,尚且沒有把握可以找得到沉在海底的飛機,別向我危言聳聽,說是有甚麼犯罪分子,也在打撈這隻飛機!」

  我冷冷地道:「我沒有話說,我怎能對一頭驢子說甚麼?」

  傑克怒道:「你別出口傷人,辱罵警官是有罪的!」

  我笑道:「在電話中辱罵也有罪麼?而且,你的確是一頭驢子,不但我這樣認為,連柯克船長,一定也有相同的感覺。」

  在我還未曾說出「柯克船長」的名字來之際,我已經聽到了傑克發出了一連串憤怒的咆哮聲,但是他總算還好,未曾摔壞電話,是以他聽到了我最後的一句話,突然之間,他靜了下來。

  過了相當長的時間,他的聲音變得平靜得多了,他道:「你是想告訴我,柯克船長這個臭名昭彰的傢伙,也在打這架飛機的主意。」

  我道:「你明白這一點,那就好了!」

  傑克又道:「等一等,我們的確有柯克東來的情報,但是這架飛機上並沒有甚麼值錢的東西,只有三個科學家的屍體。死了的科學家,和死了的癟三,沒有甚麼分別,是甚麼打動了柯克的心?」

  傑克既然在向我請教了,我倒也不必太為己甚,是以我沒有繼續諷刺他,只是道:「據我所知,三位科學家之中的一位齊博士,帶了一件禮物來,給本市的博物館。」

  傑克道:「是,那不過是一件古董。」

  我立時道:「就是這件古董,某國的特務,對之感到極大的興趣,他們因此製造了飛機失事,由於他們不便公然露面,是以才出了重價,委託柯克船長,找到這件東西,這便是整件事的過程。」傑克「嘿嘿」地乾笑著,他雖然對我的話,沒有作任何批評,但是我和他認識,決不止一年半載了,我自然知道他這樣乾笑著是甚麼意思,他是根本不信我的話,但是又怕萬一是真的,是以不敢用尖酸刻薄的話駁斥我。

  我不等他有進一步的反應,又道:「希望你們留意一下,別讓柯克船長先得了手!」

  傑克有點心不在焉地道:「某國特務感到興趣的東西,究竟是甚麼?」

  本來,我可以將我和柯克船長的談話,詳詳細細告訴他的,那就得從石灰岩風化,形成「喀斯特現象」講起,再講到中國雲南省的路南石林。

  但是我卻知道,就算我詳細說了之後,傑克的反應,一定仍然是一陣嘿嘿的乾笑,我自然不必為了聽他的那種乾笑而大費唇舌。

  是以我只是簡單地道:「我不知道,上校,我不知道那是甚麼。」

  我並沒有騙他,事實上,我的確不知道那是甚麼。根據柯克船長所說的,那是有六分之五,嵌在石頭中的一個圓球,然而,那圓球是甚麼,他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我自然知道柯克的意思,他的意思是,那圓球在至少二萬萬年之前,陷在石灰岩之中,在二萬萬年之後,由於石灰岩的風化,才顯露了出來。

  然而對於柯克船長的那種設想,我不敢苟同(這或者就是柯克船長對我失望的緣故),因為二萬萬年之前,那時,地球上還處於洪荒時代,可能還是三葉蟲作為地球主人的時代!

  我自問是一個想像力很豐富的人,但是無論如何,我的想像力還未曾豐富到認為三葉蟲會製造一隻圓球,將之藏在海底的石灰岩中的程度。

  自然,這時我所想到的一切,也未曾向傑克上校,作任何表示。

  傑克在略呆了一呆之後,道:「你真的不知道?」

  我道:「真的不知道,連柯克船長也不知道,但是某國特務可能知道一些梗概,要不然,他們不會如此不擇手段想得到那東西,你不妨和情報部門聯絡一下,或者可以有一點頭緒。」

  傑克又呆了片刻,才道:「謝謝你,無論如何,謝謝你告訴我這些。」

  聽得他說「無論如何」,我的怒意,不禁往上直冒,我幾乎忍不住又要破口大罵起來,因為說了半天,傑克仍然不相信我的話。

  但是我卻沒有罵出來,我只是嘆了一聲,放下了電話。我已盡了責,實際工作如何進行,那並不是我的事,我已然通知了傑克上校,信與不信,是他的事!

  除了我仍然不時在想,那東西究竟是甚麼之外,倒也沒有甚麼別的牽掛。

  一連兩天,報上很多有關打撈工作的新聞。但是失事飛機卻仍然未曾發現。

  從報上的報導來看,傑克上校最後還是相信了我的話的。因為他們變換了找尋的地點,並且派出很多水警輪,在作現場的戒備。

  我相信在那樣的情形之下,即使傑克上校沒有甚麼發現,柯克船長一定也揀不了便宜去。

  到了第三天早上,傑克上校方面,事情仍然沒有甚麼進展。我忽然想到,警方的行動,再沒有結果,可以在報上獲知,但是柯克船長是不是有了收穫,新聞記者是不會知道的。我可以到陳子駒那裏去打聽一下消息,是他藉詞騙我和柯克船長會面的,可知他和柯克船長有一定的聯絡,我不妨去打探一下消息。

魔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