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磁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部:專家身份參加打撈



  我找出了陳子駒的卡片,駕著車,來到了商業區的一幢三十層大廈,上了二十五樓,找到了陳子駒的那家公司。當我推門進去的時候,一個笑靨迎人的女職員問:「先生,需要甚麼幫助?」

  我道:「我想見陳子駒先生。」

  那女職員道:「可有預約麼?」

  我笑了一笑:「我並不知道他偉大到要先預約才能見到,而且,前幾天他來我家中時也似乎沒有預約。」

  那女職員呆了一呆:「先生是──」

  我報了姓名,女職員轉身向「總經理室」走去,我跟在她的後面,在她敲門的時候,我已經踏前一步,將門推了開來,走了進去。

  陳子駒在辦公桌後抬起頭來,當他看到了我的時候,他的臉色,顯得極其尷尬,我向那女職員一笑,然後我關上了門:「好久不見,打撈工作順利麼?」

  我自顧自地在他的對面,坐了下來,陳子駒勉強地笑著:「我以為我們之間,已沒有糾葛了,你並未曾接受委託,是不是?」

  我道:「當然是,不過我們之間,倒並不是全沒有糾葛,至少,你還沒有表示該如何感激我。」

  陳子駒呆了一呆,像是不明白我那樣說是甚麼意思,我湊過頭去:「別忘了,我並沒有向警方提及你和柯克船長的關係!」

  當我進來之後,陳子駒一直強作鎮定地坐著,可是等到我這一句話出口之後,他卻像是被踩中了尾巴一樣,霍地站了起來,失聲道:「我不明白你在說甚麼,我和他沒有關係。」

  我冷冷地望著他:「希望你在警方人員之前,語氣也同樣堅定!」

  他瞪了我好一會,才像是洩了氣一樣,坐了下來:「好,你想得到甚麼?老實說,在我身上,你得不到甚麼好處。」

  我「哈哈」笑了起來:「你以為我來向你勒索?我只不過是想來打聽一下,柯克船長的工作,有了甚麼進展?」

  我的話剛一說完,陳子駒還未曾作任何回答,在我的身後,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如果不是你向警方作了卑鄙的報告,我已經得手了!」

  那是柯克船長的聲音!

  那實在是令我吃驚得難以形容。雖然我早已料到,陳子駒和柯克船長,有一定的聯絡,但是我也決計想不到,柯克船長會在這裏出現。他是一個五十餘國警方通緝的逃犯,居然公然在此出現,那膽子也實在太大了!

  我立時轉過身去,只見一道暗門正在迅速移開,柯克船長自暗門中走了出來。

  我聽到陳子駒立時站起來的聲音。柯克船長的臉色很陰沉可怕,他凝視著我:「我對你實在太失望了,衛斯理!」

  我冷笑道:「要怎樣才不失望,跟你一起去做海盜?」

  柯克船長的聲音,帶著惱怒,他道:「你明知我不是這樣的意思。那東西,被送到博物院去,決不會有人研究它,而如果在你和我的手中,那就大不相同,我所指的失望是這一點,衛斯理,你對於一個可能蘊藏著宇宙最大奧秘的東西,一點也沒有興趣!」

  柯克船長這樣指責我,倒令我在一時之間,難以反駁,我只好冷冷地道:「我知道你是怎樣的一個人,誰知道你得到那東西之後,作甚麼用途?」

  柯克船長呆了半晌,忽然嘆了一聲:「我們算是各有各的理由,你來探聽甚麼,你以為在二十多艘水警輪的監視下,我還能有甚麼收穫?」

  柯克船長不可能揀到甚麼便宜,這是早在我意料中的事,現在已經證明了這一點。可是令我感到奇怪的是,為甚麼經過了那麼多日子,軍警的聯合行動,也沒有結果呢?我還沒有將我心中的疑問提出來,柯克船長已經道:「警方何以還沒有收穫,他們應該已找到那架飛機了,為甚麼他們還找不到?」

  我搖著頭:「我也正在懷疑這一點,我想,可能你也受了蒙蔽!」

  柯克船長道:「你是指某國特務?」

  我點了點頭,柯克立時道:「不可能,我在海上,親眼看到飛機跌進海中的,沒有爆炸,完整的整架飛機,跌進了海中。」

  我道:「那麼,事情便無可解釋,你一定知道,現在搜尋的地點是對的,飛機在跌進了海中之後,難道會消失無蹤?」

  柯克揮著手:「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已經放棄在水中搜索了。」

  我呆了一呆,柯克船長決不是會輕易放棄一件事的人,而我也立時明白了他的意思,我道:「你的新辦法很聰明,本來就應該那樣。」

  柯克船長望著我:「我不信你已知道我準備採取甚麼步驟。」

  我笑著:「打賭?」

  柯克道:「說出來!」

  我笑得更有趣:「你果然不敢打賭,如果你打賭的話,那麼我輸了,因為我不知道你想怎樣!」

  柯克也笑了起來。剛才,他的神態很是緊張,我就是因為看到了他那種緊張的神態,是以才突然轉變了念頭,故意如此說的。

  事實上,柯克船長放棄了海底搜索,新的措施,再容易料到都沒有了。

  他是在等著,等到警方有了發現之後,再從警方的手中,得到他要的東西。

  自然,要在警方的手中,得到那東西,並不是易事,然而以柯克船長的神通而論,卻又不是甚麼難事。

  我那時之所以不揭穿他的原因,自然是因為如果我一語道穿,他可能另有他法,而他的別的辦法,我又未必能夠猜得著的緣故。

  柯克船長走過來,拍著我的肩頭:「你並不算出賣了我,我相信你自然不會報告警方,說我在這裏?」

  我道:「我不會,那是因為我知道,通知了警方,也沒有用處,你比泥鰍還滑,他們捉不了你!」

  柯克得意地大笑了起來,我站起身,向門口走去,當我向外走去的時候,我已經估計到柯克船長可能會阻止我的了。

  果然,我才來到了門口,還未及伸手去拉門,柯克已叫道:「衛斯理,等一等。」

  我站定了身子,並不轉過身來,而在那一剎間,我緊張到極點,我實在不能不提防,因為柯克船長是一個聲名如此之壞的犯罪分子。

  可是,事情倒很有點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當我站定了身子之後,柯克船長道:「我最近幾天,又搜集到了一些有關那件東西的資料,你有沒有興趣聽一聽?」

  他雖然問我「是不是有興趣聽?」,但是從他的語氣之中,我可以聽出,他實在是渴望講給我聽。人常常會有這種情形的,如果有一件事,是自己感到興趣,而明知對方也感興趣的,那麼,不講給對方聽一聽,真比甚麼都難過。柯克船長那時的情形,就是這樣。

  我轉過身來:「當然有,甚麼發現?」

  柯克船長道:「第一,那圓球形的物體,至少它露在巖石外的那六分之一,表面十分平滑光潔。」

  我揚了揚眉:「你好像已經提及過這一點的了。」

  柯克船長道:「還有,那圓球性物體,有極強的磁性,它可能是一塊鐵。」

  我略呆了一呆,稍有地質學常識的人都知道,石灰岩之中,不會有鐵礦,自然也不可能有天然的磁鐵在石灰岩中。

  我道:「你怎麼得到這些資料的?」

  柯克道:「我的手下,奉命替我與一切曾見過那東西的人接觸。其中的一個抱怨說,他曾伸手撫摸過那圓球,而結果,他的一隻名貴手錶,變得毛病百出,修理者說是受過強烈磁性感應的緣故。」

  我笑了笑:「很有趣。」

  柯克道:「如果那東西有磁性,那就證明它決不是天然生長在巖石中的東西。」

  我點頭表示同意:「有人嵌進去。」

  自柯克船長的臉上,可以看到一股狂熱的神情,他揮著手,加強語氣:「問題是甚麼時候的人放進去的,我有一個設想──」

  他講到這裏,略頓了一頓:像是怕我會出言譏嘲他的設想一樣。

  等到看到我並沒有譏嘲他的意思,他才繼續說下去:「我推想,那圓球是地球還在一團熔巖時代留下來的,等到地球上的熔巖全成了巖石,它就深埋在巖石的中心,如果不是地殼變化,那一大幅石灰岩,成了石林,它永遠也不會被人發現。」

  我對柯克船長,仍然沒有甚麼好感,但是我對他的看法,卻多少有點改變。

  我佩服對事情有著一股狂熱的人,而最討厭溫吞水,柯克船長就對他自己所喜歡的事有著那股狂熱。這很合我的興趣。而且,他先後的幾個設想,也都不是完全沒有根據的。

  我在他講完了之後,略想了一想:「那麼,這圓球是自何而來的呢?」

  柯克船長看到我正式和他討論起來,他的興致更高,道:「這才是真正的問題,而這個問題,亂加猜測是沒有用處的,我們必須得到這圓球,才能有答案。」

  我吸了一口氣:「這種圓球實在太神秘,照現在看來,誰也得不到它,因為,搜尋隊根本找不到那架飛機,飛機不見了!」

  柯克船長忽然瞇著眼睛,望定了我,從他的神情看來,他好像想向我提出甚麼。他望了我好一會,才道:「旁人找不到,那是因為他們的能力有問題,如果是我和你,有了儀器的幫助,又可以好好工作,不必擔心水警輪襲擊的話,一定可以找得到的。」

  我表示冷淡地道:「多謝你看得起我。」

  柯克船長又道:「直接說吧,我有一個提議,我和你,參加軍警的搜索組!」

  我笑了起來,柯克船長真是妙想天開了,像他那樣的人物,出現在任何一個警務人員的面前,都會立時將他用手銬銬了起來的。

  在我發聲笑的時候,柯克船長又急急地道:「我的計劃是,你去參加搜索工作,傑克上校一定不會拒絕,他和你合作過很多次了,而你再介紹我去,我以專家的身份出現,我們一定可以成功。」

  我感到了憤怒:「你是在提議,我和你去合作欺瞞警方?」

  柯克船長嘆了一口氣:「你別那麼固執,不論我過去做過甚麼事,這一次,我只是想找到那架飛機,我想,你也不想那三個無辜的科學家,一直沉屍海底的吧!」

  柯克船長的最後一句話,倒的確打動了我的心,我猶豫了一下:「我和你有甚麼把握,一定可以找到那架沉在海底的飛機?」

  柯克船長道:「我自己有很多發明,我的發明,加上他們有的大型儀器,別說是海底有一架飛機,就算有一枚針,也可以找得出來。」

  我冷笑:「如果照你的計劃去做,那麼,等於是通過我,將你引進警方去!」

  柯克船長攤開了雙手:「那又有甚麼關係?我幫警方做事,不是犯罪!」

  我不禁笑了起來:「你倒真會說話,你是幫警方做事,還是想得到那東西?」

  柯克船長道:「我想得到那東西,意義更大了,那和整個宇宙的秘奧有關!」

  我望著柯克船長:「你究竟以為自己是甚麼?是揭開宇宙秘奧的先知?」

  柯克船長道:「人人都有這樣的權利,不論我是甚麼人,只要我是人,就能如此!」

  我搖著頭:「就算有你去參加,一定可以發現那架飛機,我也不能做這種事,將你引進去,參加警方的工作,那簡直是開玩笑!」

  柯克船長嘆了一聲:「你無論如何不肯和我合作,我真不知道說甚麼才好,我想以後,你對我多了解一些,會改變主意的,我其實──」

  他講到這裏,略頓了一頓,像是在設想如何為他自己辯護。

  但是結果,他只說了一句話:「警方有關我的那些資料,其實很多是不可靠的。」

  我只是聳了聳肩,不示可否。我的態度已經很明顯,我不會照他的計劃去做。但是我卻自己有了自己的計劃,我道:「我想到了一點,那是由於你的啟發,我決定去參加他們的打撈工作。」

  柯克船長又嘆了一聲:「如果你遇到了困難,不妨來找我。」

  我道:「找你?」

  柯克船長道:「是的,你只要找到陳先生,就隨時都可以找到我的。」

  我沒有再說甚麼,柯克船長的話,使我很感到意外,他那樣說,等於是我隨時可以找到他,隨時可以和警方合作來逮捕他!

  而當我在那樣想的時候,我又一次領略到柯克船長的非凡聰明,他竟能猜中了我的心意,他笑了一笑,道:「我相信你,你雖然瞧不起我,但是總還不至於向警方告密!」

  我攤了攤手:「事實上是,就算我向警方告了密,也未必捉得到你!」

  柯克船長「哈哈」笑了起來:「隨便你怎麼想好了,我希望你能來找我,我們一起去發現這個秘密!」

  我的神情和語氣,都十分堅決:「不必等,決無可能!」我一面說,一面打開了門,走了出去,等到我離開了那幢商業性的大廈之際。我回頭望了一眼,大廈高聳著,幾百個窗子,有誰能想得到,在其中的一個窗子之中,有著柯克船長那樣的人在?

  我定了定神,驅車直赴警局,求見傑克上校。傑克上校雖然擺出一副不情願的樣子,但是還是讓我進了他的辦公室,他用手中的鉛筆,敲著桌子:「有甚麼事,請快一點說!」

  我笑道:「我想參加海上搜索隊的工作,請你批准!」

  傑克立時瞪大了眼睛,望著我,隨即,他又笑了起來:「你以為自己萬能?衛斯理,潛水並不是你的擅長,算了吧!」

  我道:「或者,潛水不是我的所長,但是好幾天了,搜索隊卻連飛機也沒有發現。一架飛機沉在海底,不是一枚針,沒有理由找不到的,而居然找不到,你想想,這其中是不是很有些古怪?」

  傑克上校皺起了眉,不再出聲。

  我笑道:「解決古怪的問題,卻是我的所長,我想,你也不能否認這一點吧!」

  傑克嘆了一聲:「你真會說話,算是我說不過你,好的,你可以向林上尉去報到,作為警方邀請來協助的人,我寫公文給你。」

  我看到傑克答應得如此爽快,心中也很高興:「那位林上尉是──」

  傑克道:「他是一艘巡邏艇的指揮官,實際的搜索工作全由他來負責的,他現在正在海面上,要不要警方派直昇機送你去?」

  我簡直有點受寵若驚了,因為傑克從來也不是那樣肯和我合作的人,我站了起來,手按在他的桌子上,道:「那太好了,我有點奇怪,這一次,為甚麼你竟對我如此幫忙,可以告訴我原因麼?」

  傑克上校也站了起來,皺著眉,道:「事實上是,我們已開了好幾次會,正如你所說,一架飛機沉在海中,沒有理由找不到的,我們有最好的探測設備,可是一連幾天,沒有結果,我也想到這其中可能有一些特殊問題存在。」

  我點頭道:「我明白了,我來得正好,是不是?」

  傑克點頭道:「可以說是!」

  他按下對講機的掣,吩咐秘書準備一封簡短的公文,又吩咐準備直昇機。二十分鐘之後,我已經在天上。城市在迅速地遠去,向下望去,是一片碧藍的海。大海最神秘,表面上看來,平靜得似乎甚麼事也不會發生,但是事實上,在海上,在海底,簡直可以發生任何匪夷所思的事情!

  四十分鐘後,我看到了海面上的搜索隊,由許多船隻組成,直昇機下降,停在水面,由於早已有了無線電聯絡,是以一艘快艇,在直昇機剛停在水面上時,便駛了過來。我沿著繩梯,落到了快艇中,快艇駛向一艘大約有兩百四十呎長的軍用巡邏艇之後,一個年輕的上尉軍官,走過來和我握手。

  這位軍官高大而黝黑,顯得很熱情,一望便知是容易相處的那一類人,他握緊著我的手,連聲道:「歡迎,歡迎,衛先生,歡迎你來幫我們解決疑難,我已召集了所有有關人員,來和你共同商討問題!」

  我先將傑克的公文給了他,心想,原來我如此受重視,看來是以專家的身份來參加這項工作了。然而我的心中,總不免有點奇怪,何以他們會如此重視我。

  而這個疑問,幾乎立即有了答案,那是我在進了一個寬大的主艙之後,見到了方廷寶之後的事。

  方廷寶是極其出色的潛水專家,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事,而我之所以受重視,原來是他不斷地在替我吹噓的緣故。

  我自然也明白,方廷寶替我吹噓,是配合柯克船長的計劃的,柯克船長希望能夠通過我,使他也來參加正式的搜尋工作,只不過由於我的阻撓,柯克船長的計劃,難以得到實現,然而方廷寶以第一流專家的身份,對我的讚揚,卻起了很大的作用。

  當我走進那主艙,看到了方廷寶的時候,他的神色十分尷尬,他的尷尬自然有理由,他原來為柯克船長工作,後來因為警方在海面加強巡邏和警戒,柯克船長根本無法展開工作,而軍警的搜索行動,又未有結果,方廷寶是由傑克上校聘請來為警方工作的。

  方廷寶大約是怕我將他和柯克船長之間的關係說出來,但是我當然不會那樣做,至少暫時不會,因為現在如果說了出來,對於找尋那艘失蹤了的飛機,絕對沒有幫助。

  艙正中是一張會議桌,桌旁除了方廷寶之外,還有不少潛水人員,軍官和警官,林上尉替我一一介紹完畢之後,一個警官,就攤開了一張海圖來。

  他指著海圖中的一點:「根據種種的資料,飛機是在這裏墜海的!」

  他講到這裏,抬頭向我望了一眼,我示意他繼續說下去,他又道:「我們也是從這裏開始搜索,我們所使用的儀器,可以探測到八百呎深的海底的金屬反應,而這裏的海域,其中最深的一道海溝,也只不過六百八十呎。」

  那警官略頓了一頓,又道:「我們採取了圓形的搜索法,到今天為止,以可能點為中心,已經搜尋了直徑十二海浬的範圍!」

  我插言道:「那架飛機的墜海地點,不可能隔得如此之遠。」

  那警官道:「正是,而我們的儀器,又一切操作正常,只不過我們未曾發現那架飛機。」

  我道:「海底的實際搜索,有沒有進行過?譬如說,用一艘小型的潛艇,在海底尋找之類。」

  林上尉苦笑了一下:「有,但是一樣沒有發現,事實上,目力在海水中所能達到的效果,還不如儀器在海面上的探測來得可靠。也就是說,如果人可以在海底中看到那架飛機的話,儀器一定早就測到它的存在了!」

  我笑了笑,道:「我的意見略有不同,我以為,人的雙眼,比任何儀器,都來得可靠,因為人在看到了可疑的情形之後,立時會進行各種不同的推測,而儀器沒有這種本領。」

  林上尉呆了一呆,才道:「那麼,閣下的意見是──」

  我站了起來,道:「我的意見是用小潛艇在海底作實際的搜索,海面的探索,可以暫時停止了,我們是不是有那樣的小潛艇?」

  林上尉立時道:「有一艘。是方先生帶來的,可以容納兩個人。」

  我道:「那還等甚麼?就讓我和方先生進行搜索,從飛機可能墜海的地點找起,一架飛機,決不會在海底失蹤,可能是有甚麼東西將它蓋起來了,是以儀器才會沒有反應,一定要下海去看,才能發現,不知道各位是不是同意我的見解?」所有的人,在我發出了詢問之後,都點著頭,我看得出,其中真正贊成我的人,只怕還不到三分之一,其餘的人,不是由於禮貌上的緣故,便是抱著反正沒有辦法,不如照你的辦法試試的心理。我向方廷寶望去,語帶雙關地道:「方先生,很高興終於和你一起工作了!」

  在場的所有人中,除了方廷寶之外,沒有別的人會了解我這句話中的意思。

  方廷寶的臉色變得很蒼白,他正在竭力掩飾他心中的恐慌:「很高興和你一起工作!」

  我又問林上尉拿了一些資料,我們一起來到甲板上,方廷寶的那艘潛艇,就掛在甲板上,那艘潛艇的大小,恰如一輛跑車,是尖形的,前面有著一排玻璃窗,看來樣子很討人喜歡。

魔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