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磁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部:海底涉險



  方廷寶和我,一起走向潛艇,我向他低聲道:「你可以放心,我尊重你是一個第一流的專家,是以不會做甚麼別的事,希望你除了盡你的專家本份之外,也不要做任何別的事。」

  我的話說得再明白也沒有,方廷寶的臉上,立時出現了十分感激的表情,頻頻點頭。我們一起攀進了那艘潛艇,他先向我解釋這艘潛艇的性能,和它的操作方法。

  當他說到一半的時候,我已經知道,這艘潛艇,一定是柯克船長的傑作。

  我們在艇中逗留了大約半小時,就關上了艇蓋,通過了無線電話,指揮著甲板上的人,將那艘潛艇,漸漸地沉進水中,當潛艇進入水中之後,掛鉤脫離,由方廷寶駕駛著,向前駛去,一面前駛,一面下沉,很快地,就變得貼近海底在行駛了,潛艇駛過之際,在艇尾捲起海底的海沙來,形成一股混濁,但是在艇首,倒始終是海水澄澈,可以看得十分遠。

  我專心地四面看著,一面問道:「照你的看法,何以飛機落海之後,會找尋不著?」

  方廷寶道:「那很難說,剛才你曾說,可能被甚麼東西蓋住了,是原因之一也有可能是恰好飛機下沉的地方,海底是一片浮沙,那麼,飛機就會沉進浮沙之中,自然也就找不到了!」

  我呆了一呆:「如果照你所說,是沉進了浮沙之中,豈不是永遠沒有希望發現了?」

  方廷寶道:「那只不過是我的想像,事實上這一帶的海沙,不可能超過六呎厚。」

  我吸了一口氣,不再說甚麼,我是在設想著,那架飛機究竟為甚麼不見了。

  過了一會,方廷寶道:「現在我們所在的位置,就是假設的飛機墜海地點。」

  我向前看去,海底很平靜,奇怪的是,平靜得出奇,幾乎沒有魚,只有在一堆巖石上可以看到很多附生著的海葵。

  我道:「你有這一帶海域的潛水經驗?」

  方廷寶點頭道:「有,超過一百小時。」

  我道:「我們以這裏為中心,走圓圈看看,你不覺得海中的魚類太少了?」

  方廷寶道:「我上兩次潛水時,已經注意到這一點了,可能有一群鯊魚在附近,其他的魚都給嚇走了!」

  我心中更是疑惑:「如果這種現象,已經維持一天以上,那就不會是鯊魚,鯊魚很少固定在一個地方不動,而且我們看不到鯊魚。」

  方廷寶轉過頭來望我:「那麼,你以為是甚麼特別的原因,會使得魚減少呢?」

  我搖頭道:「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一定有原因,在這一帶的海底:一定有著甚麼不尋常的事發生,那可以肯定。」

  方廷寶的神色有點緊張,我忙道:「怎麼,是感到不安全?」

  方廷寶忙道:「那倒不會,這艘潛艇,有好幾件攻擊性的武器,而且最高速度十分高,根據海流,我們其實應該向南行駛才是。」

  我道:「還是轉圓圈可靠!」

  方廷寶遵照我的意見,潛艇一直在海底打著圈子,不多久,我就發現,當潛艇向北駛的時候,海底的情形,比較正常一些。

  而當潛艇駛向南的時候,海水中的魚類,似乎越來越少,再接著,我們看到了海底的沙上,有著幾道極深的痕跡,直通向前去。

  那樣的痕跡,在海底出現,實在十分古怪,那情形,就好像是有甚麼人,在海底拖著重物走過一樣,我向那些痕跡一指:「那是甚麼?」

  方廷寶的神色,顯得十分嚴肅和緊張,他望著那些痕跡,像是根本未曾聽到我的問題,他的嘴唇掀動著,發出的聲音十分低,第一次,我根本聽不清楚他在說些甚麼,直到他說了第二遍,我才聽到,他是在講:「天啊,這是甚麼東西所造成的?」

  當我聽得方廷寶是在這樣自言自語之際,我也吃了一驚,因為方廷寶是一個潛水經驗十分豐富的專家,他的潛水時間極長,見聞也極廣,現在,他既然如此說法,可知他也未曾在海底,見過那樣的痕跡!

  這時,他已將潛艇停了下來,停在一塊巖石的後面,我忙問道:「這些痕跡,表示甚麼?」

  方廷寶道:「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一定有甚麼古怪的事在海底發生,我們不能再繼續前進,必須向上面報告!」

  我呆了一呆:「向上面報告有甚麼用?我們下海來,就是為了探索有甚麼事在海中發生,現在已經有了發現,為甚麼不再前進?」

  方廷寶的神情,顯得很猶疑不決,他遲疑著不肯答覆我的問題,在我一再催逼之下,他才嘆著氣,道:「照我的估計,這些痕跡可能由巨大的海洋生物所造成的!」

  看到他剛才這樣疑懼,我的心中,不禁也十分緊張。可是這時,聽得他如此說法,我不禁笑了起來,道:「我還當是某國特務的超級潛艇所造成的哩,如果是海洋生物,你怕甚麼?」

  方廷寶吸了一口氣:「我倒寧願有一艘敵方的潛艇在前面,你不知道,海洋中的生物,有時龐大得令人難以想像,我見過足有五呎長的大蝦,也看到過──」

  方廷寶才講到這裏,我陡地看到,在那幾道痕跡向前直升過去的地方,有一大堆巖石,忽然動了起來,我才出聲一叫,只見海水陡地一陣混濁,突然之間,在混濁的海水之中,有一條直徑足有半呎,黑白相間,圓形的帶,直伸了過來,重重地擊在潛艇之上。

  那一擊的力量,是如此之大,以致整個潛艇,在一被擊中之後,就像陀螺一樣,旋轉起來。

  這變故實在來得太突然了,我和方廷寶兩人,根本來不及作任何的準備,當小潛艇才一翻轉的時候,我們兩人,就從座位上,跌了出來。

  幸而,潛艇的內部很小,我們就算跌出了座位,也不致於跌到甚麼地方去,但是那也已經夠狼狽的了,當第一次翻倒的時候,我的頭重重撞在潛艇的頂上,而我的背部,則撞到了不知道甚麼硬物,那東西被我壓斷了,發出了「拍」一聲響,而我的背部,也是一陣奇痛。

  接下來,根本就像是世界末日一樣,我和方廷寶兩人的身子,被拋上拋下,窗外面的海水是一片混濁,無數氣泡,向上升了起來。總算我在旋轉之中,用力拉下了一枝槓桿,潛艇在翻滾中,向後疾退了出去,等到潛艇終於停止了翻滾,我又使得潛艇停了下來之後,我和方廷寶兩人,只有喘氣的份兒。

  過了好一會,我才道:「這──這是甚麼?」

  方廷寶的面色鐵青,他一面叫著,一面手忙腳亂地去發動潛艇。他叫道:「別問那是甚麼?我們快回去!」

  他攀動著槓桿,可是機器顯然已經失靈,他的面色也越來越青,而我也看到,潛艇的螺旋葉,斷成了三截,正在向外飄出去,我拍了拍正在忙碌操作、頭上已在冒汗的方廷寶的肩頭,向窗外指了指,方廷寶向窗外一看,就像是被判了死刑一樣慘叫:「我們完了!」

  我倒不覺得事情嚴重,雖然我們剛才所受到的攻擊,突如其來,而且如此猛烈,但是方廷寶說「我們完了」,這我絕不同意。

  我忙道:「為甚麼完了?潛艇雖然損壞了,可是我們有全套的潛水設備,可以浮出海面去!」

  方廷寶的聲音,變得十分尖銳:「離開潛艇?我們還不夠牠塞牙縫!」

  聽得他那樣說,我不禁陡地一呆,忙道:「甚麼意思,甚麼叫做──」

  我的話還未曾問完,方廷寶已然以顫抖的聲音,指著前面:「你看!」

  我覺出情形十分不對頭了,是以立時向前看去。

  當我在緊急中扳下後退的槓桿時,潛艇約莫後退了四五十碼左右,前面的海水一直很混濁,而這時,當我向前看去時,海水已漸漸變清,我首先看到了一座緩緩移動著的小山。

  我用「小山」去形容我所看到的東西,絕不過分,那的確是一座巨大之極的小山,花白相間,我一時之間,還看不清那究竟是甚麼。

  但是我終於看清楚了!

  在那座「小山」之下,有著許多條長的、圓的帶子,我還看到了一對巨大的,直徑足有兩呎的,閃耀著幽綠色光芒的眼睛。

  我只感到一陣發麻,天,那是一隻烏賊,是一隻碩大無朋的烏賊!

  而剛才那一下猛烈的攻擊,就是那大烏賊觸鬚的一揮,一定是潛艇艇首的燈光,刺激了牠,是以牠才發出了那樣的一擊!

  附近海域之中,為甚麼魚類特別稀少之謎,總算揭開了,而那架失事飛機之所以遍尋不獲之謎,同時也揭開了,我的意思,當然不是那隻大烏賊,將整架飛機,吞了下肚子,而是我看到,有一角機翼,就在牠龐大如山的身體下現出來。

  那架飛機,本來一定是被牠的身子完全壓住了的,是以一切的探測儀器,才不發生任何作用,而剛才由於牠對我們的一擊,身子稍為挪動一下,所以,壓在牠身下的一角機翼,才顯露了出來。

  我呆呆地望著我們前面不到一百碼處的那隻大烏賊,我實在不想再望那可怕的東西,但是我的視線,一時之間,竟然無法移得開去。

  我聽到身邊,不住傳來「拍拍」聲,我覺得頭頸僵硬,要費很大的勁,才能轉過頭去。

  而當我轉過頭去之後,我發現方廷寶正神色倉皇,滿頭大汗在擺弄無線電通訊儀,當我轉過頭去之後,他才停手,也不抹汗,道:「通訊系統損壞了,我們和上面失去了聯絡!」

  方廷寶對我說那樣的話,顯然是想我提出一個我們可以逃生的辦法來。

  但是,我卻也是愣愣地望著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我實在是沒有話可說。

  我們在一艘損壞了的潛艇中,而面對著的每一條觸鬚,至少有一百公尺長,身體大到可以蓋住整架飛機的一隻大烏賊,你說有甚麼辦法?

  方廷寶急得緊握著拳頭:「怎麼辦,我們不能永遠這樣等下去,潛艇中的壓縮氧氣供應,至多還能夠維持四小時!」

  本來,我也在極度的慌張之中,可是在聽了方廷寶的話之後,我反而鎮定了起來。

  我頓了一頓,問道:「筒裝氧氣呢?」

  方廷寶道:「一共是四筒,我們兩個人,可以使用一小時左右。」

  我點了點頭:「別慌張,我們可以有五小時的時間來想辦法,五小時是一段很長的時間!」

  方廷寶苦笑著:「可是,那大烏賊隨時可以向我們進攻的!」

  我望著前面,的確,那大烏賊隨時可以向我們進攻,但是我立即又想到了一點,我道:「我想不會,那大烏賊伏在那架飛機之上,至少已經有好幾天了,幾天內牠沒有移動過,現在牠也不至於移動。」

  方廷寶吁了一口氣,我道:「照你看來,這隻大烏賊,牠在做甚麼?」

  方廷寶的神情雖然還惶急,但是已比較好得多了,他喘著氣:「牠──如果已經伏了幾天不動的話,那麼,牠應該是在保護牠所產的卵!」

  我點了點頭,方廷寶海洋知識極其豐富,他的推測很有道理,而我也知道,烏賊的卵,孵化為小烏賊,通常需要兩個星期的時間。

  那也就是說,牠暫時不會動,除非必要。

  我將這一點告訴了方廷寶。方廷寶啞著聲:「你的意見是,我們離開潛艇,浮上上面去?」

  我道:「正是,牠暫時不會離開,而牠的觸鬚又不夠及到潛艇,這是唯一逃生的方法。」

  方廷寶搖頭道:「可是你看牠的口,牠的身體,就像是一個皮袋,當牠張口吸進海水的時候,會產生一股巨大的吸力,將我們吸過去!」

  我呆了一呆,「那麼,我們只好使用你曾提過的攻擊性武器了!」我一面說,一面注意著那隻大烏賊的口。方廷寶講得不錯,海沙形成一股流動的泉,不斷地投向牠的口中,由此可知牠的口,有著極強的吸力。

  而當我提及攻擊性武器之際,方廷寶又苦笑了起來,他道:「潛艇上的魚雷,只可以炸沉一艘小型的巡洋艦!」

  我呆了一呆:「那還不夠麼?」

  方廷寶搖著頭:「不是不夠,當魚雷擊中牠的時候,牠或者會死,但是在臨死之前,以牠堅韌的生命力而論,牠至少還可以掙扎半小時之久,在牠掙扎的時候,海底就會翻天覆地,我們肯定,會在牠之前死去!」

  我呆了半晌:「那樣說來,我們沒有辦法?只能在這裏等死?」方廷寶抹著汗,現出苦澀的笑容來:「至少,我沒有辦法。」

  我們一直在注視著那隻大烏賊,那隻大烏賊似乎在注視著我們,牠大而幽綠的眼睛,在緩緩轉動著,像小山一樣的身子,在作緩慢的起伏,牠的鬚時不時撥動著海水,我們隔得牠雖然還相當遠,但當牠一撥動海水之際,潛艇就會左右搖擺。

  時間在慢慢過去,我和方廷寶兩人,都一句話也不說,很快就過去了一小時。

  我在想,這時上面的人,自然還未曾開始為我們著急,因為我們預定在海中搜索的時間相當長,但是長時間未作報告,他們是不是已經開始起疑了呢?

  想到這裏,我又不禁苦笑起來。

  因為,就算上面的人,已經完全知道我們的處境,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似乎還沒有甚麼力量可以令那隻大烏賊立時死去,而令我們脫險!

  我望著方廷寶,他雙手抱著頭,身子在不由自主地發著抖,看他的樣子,活像是在作死前的祈禱。

  我緩緩的轉著頭,看到了斷落在十碼之外的推進器,推進器已斷裂,但其中的一瓣,約莫有三分之二左右,如果我能將這一瓣,仍然安裝上去,那麼,我們的潛艇速度,自然大大減慢,但是總可以脫險了。

  我立時推著方廷寶,當他鬆開雙手,抬起頭來時,我將我的意見,告訴了他。

  方廷寶像是一個白癡一樣地望著我,對我的話,一點反應也沒有。

  我完全知道他心中在想些甚麼,所以我立即道:「你放心,我不是要你離開潛艇,我去!」

  我打開了後艙的門,鑽了進去,關上了艙門,後艙是一個十分狹窄的空間,在那裏換上了潛水設備,又打開了一個圓門,當圓門才打開一道縫之際,海水就湧了進來,轉眼間,整個後艙便全是海水了,我才將門完全打開,然後我慢慢地浮了出去。

  我出了潛艇,抓住潛艇上的環,向前望去時,我雖然並不是膽小的人,但是在我的心中,也不禁起了一股極度的戰慄之感。

  我離開那隻大烏賊之間的距離,雖然沒有變,但是我和牠之間,已經毫無阻隔!

  我那時的感覺之恐怖,尤甚於面對一大群沒有遮攔的餓虎!

  我停了很久,直到我肯定那大烏賊並沒有因為我的出現而有所異動,我才離開了潛艇,慢慢地向前游去,我游得十分慢,足在幾分鐘之後,才到了那斷螺旋槳之旁,我伸手拾起了螺旋槳來。

  也就在那時,我發現那大烏賊兩隻幽綠色的眼睛,轉了過來,望定了我。牠的眼睛,簡直像是兩盞幽靈的探射燈一樣!

  我緊張得屏住了氣息,一動也不敢動,那大烏賊緩緩移動牠的鬚,向我伸過來。

  在那一剎間,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做才是了,我是立即後退呢,還是停留不動呢?當我在考慮的時候,牠的觸鬚已到了我面前,只有三五碼處,牠觸鬚上每一個吸盤,直徑都在一呎以上,吸盤在蠕蠕移動,當真是可怖到了極點。

  我仍然一動也不動,在那時候,我的感覺幾乎已全部喪失了,而更奇特的,是我再也沒有仍在地球上的感覺,我感覺到我完全是在另一個星球之上,對著一個碩大無朋的星球怪物。

  我實在是無可躲避的了,但就在這時,一條魔鬼魚救了我,那條魔鬼魚就在我前面,突然游動而起,牠的身子本來是埋在沙中的,連我也未曾發現牠,如果牠繼續不動的話,我也不信那大烏賊會以牠為目標。

  但是牠卻沉不住氣了,牠突然游了起來,那只不過是百分之一秒的事,大烏賊的觸鬚,立時向牠捲了過來。那條魔鬼魚,也足有兩碼長,可是一被捲住,立時就被扯向前去。

  在那剎間,我身子迅速向外游了開去。

  海水因為大烏賊觸鬚的迅速展動而起著漩渦,我竭力向前游著,幾乎不能相信,我居然游到了潛艇的旁邊。

  這時候,在我眼前的海水,一片混濁,我根本看不清那隻大鳥賊在作甚麼,我只希望牠正在享受那條魔鬼魚,不會再來對付我。

  我在潛水出來的時候,已帶了簡單的工具,這時,我定了定神,看螺旋槳的軸,已然扭曲了少許。

  我自然沒有力量將它扭直,我只好將三分之二的殘破螺旋槳,套了上去,又用鋼線,將它固定。

  一艘最現代化的小型潛艇,要用這樣破殘的方法,來安裝螺旋葉,那實在是一件十分可笑的事。可是在如今那樣的情形下,我也沒有別的辦法可想。

  我儘量使螺旋葉固定得堅固,然後,我鑽進了後艙,開動抽水機,抽出了後艙中的水,才除下了潛水的裝備,回到了艙中。

  我看到方廷寶雙手掩著面,身子在發抖,我大聲道:「我回來了!」

  我一連說了兩遍,方廷寶才如同大夢初覺也似,鬆開了手,向我望來。

  我攤了攤手,道:「試試發動,我們或者可以使潛艇移動,不致困守在這裏了!」

  方廷寶卻像全然未曾聽到我的話一樣,他仍然張口結舌地望著我,半晌,他才道:「我──我看到牠的觸鬚向你伸過來!」

  我道:「是的,但是接下來的事,你沒有看到?」

  方廷寶聲音之中,帶著哭音:「我沒有再看下去,我──我不敢看下去!」

  我拍了拍他的肩頭,一面向前看去,海水又已變得清澈,那條大魔鬼魚已經不見了,大鳥賊仍然像小山一樣,伏在飛機上。我道:「別提這件事了,我已盡我所能,固定了螺旋葉,你試試後退!」

  方廷寶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又呆了幾分鐘,在那幾分鐘之中,他的神情,顯然鎮定了不少,他拉下了槓桿,小潛艇突然左右搖擺著,抖動起來,但是儘管潛艇的身子,顫動得厲害,潛艇總算在漸漸向後退開去了。

  潛艇向後退,方廷寶的信心,又增加了不少,他漸漸壓下槓桿,潛艇抖得更厲害,但是速度也更快,十分鐘之後,已經離開那大烏賊,有兩三百碼了。

  在那樣的距離之下,如果不是我們早知道前面有那麼可怕的東西在,是全然無法察覺到牠的存在的,因為牠龐大的,灰白色的身體,看來簡直就是海底一大堆的石頭。潛艇還在繼續後退,然而不多久,艇身一陣劇顫,我又看到螺旋葉向外飛出去,潛艇立時翻了一個身,沉在海底不動了。

  方廷寶頭上冒著汗,但是他的神情,卻十分興奮:「好了,我們可以浮上水面去了!」

  我和他一起來到後艙,十分鐘之後,我們已換上了潛水裝備,慢慢地向水面上浮去。為了適應水底和水面壓力不同,我們明知在海底多耽擱一分鐘,便多一分危險,但是我們不得不在水中多停留一會。

  等到我們終於浮出了水面之後,最近的船隻,離我們也相當遠,方廷寶立時射出了兩響訊號槍,一艘快艇,立時向我們駛來。

  當那艘快艇漸漸駛近的時候,我們看到,林上尉也在艇上。

魔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