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磁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八部:剖開圓球的意外



  在這樣的情形下,我再否認我未曾在海底見過那東西,也是枉然,我只好問他:「你如何這樣肯定我一定在海底見到了那東西?」

  柯克笑了一下:「我早知道方廷寶出賣了我,你和方廷寶一起下水,如果你們在海底發現了那東西,方廷寶一定會在海底害你,而你們兩人,在極狼狽的情形之下,浮出海面,傑克這傻瓜,可以相信你們只在海中發生一點小意外,我不同,我知道在海底曾發生了甚麼!」

  柯克在講著,我一聲不出。

  等到他講完了,我嘆了一口氣:「船長,我不得不佩服你的推理本領,好了,我帶你去!」

  從警車的車窗外望去,車子已經駛上了往海灘的公路了,接著,警車駛出了公路,在一條高低不平的小路上駛著,直達海邊。

  陳子駒也走出來,他站在海邊,有一艘船停在海邊,我已不是第一次看到那艘船,我第一次和柯克船長會晤,就是在那艘船上。

  我是被幾個警員押著下來的,直趨海邊,登上了那艘船,當我站在甲板上的時候,看到那輛警車,在那警官的駕駛下,以極高的速度,衝向海中,在快到海邊時,那警官縱身自車中跳了出來,而車子繼續向前衝去,直衝到海水之中,轉眼之間就沉沒。

  所有的人全上了船,船立時向前駛去,我被押進了駕駛艙,停在一張桌前,桌上鋪著海圖,柯克道:「請你指出地點!」

  我苦笑了一下,事情發生得實在太突然了,我幾乎無法應變。

  我本來的計劃是,在回到家中之後,至少在三個月之中,當作甚麼事也未曾發生過一樣,然後,等事情冷下去之後,再到海中去找那東西。

  在我的計劃中,柯克船長至少會在監獄渡過三年五載。

  可是柯克船長卻像是變魔術一樣,突然冒了出來,我的計劃自然也完全無法實行了!

  我望著海面:「船長,我聲明在先,我對於這件事已完全不感興趣,當你找到那東西之後,我一定要回去,你得先答應我。」

  柯克船長道:「你不和我一起研究?」

  我大聲道:「我決不和你這種人一起,做任何事,那怕這隻圓球之中,會有仙女跳出來,我也不感興趣!」

  聽我說得那麼堅決,柯克船長也不禁呆了半晌,他才冷笑著:「我倒認為,從我們見面起,直到現在,我的行為,並沒有甚麼對不起你的地方。」

  我的手指在海圖上移動著,然後,指出了我記得的地方,駕駛的船員,立時照我所指的方向,向前駛去,在那時候,我只感到十分疲倦,而且,還感到有一點昏眩,我實在想休息一下。

  我後退了幾步,在一張椅上,坐了下來。

  我之所以感到疲倦,當然不是生理上,而是心理上的疲倦。因為我在和柯克船長的交手過程之中,幾乎是沒有一次佔上風的。

  最後,我帶人去找柯克,是以為柯克殺了方廷寶,當我知道自己料錯的時候,心中已有著說不出來的不舒服,何況忽然之間,又有了那樣的變化!

  我坐著,以手撐著頭,閉上了眼睛,對於四周圍發生了甚麼事,根本不加理會。我只聽得柯克船長問了我兩次,問我到時是不是想下水,但我卻沒有睬他。

  我至少維持著同樣的姿勢不變,足有一小時之久,才覺出船的速度,已經慢了下來。

  當我抬起頭,睜開眼來時,只見已有四個人,換上了全套的潛水裝備,站在船舷。

  船終於完全停下了,那四個人相繼跳進了海中,柯克船長以一種十分異樣的神情望著我,我給他望得更不舒服,忍不住道:「你放心,我絕不是一個不肯承認失敗的無賴,我所指的地點是正確的!」

  柯克船長用很低的聲音道:「希望那樣。」

  正在這時,無線電通訊儀中,有了訊號聲,柯克忙轉過身去,按下了一個掣,有聲音傳了出來,道:「地點正確,我們看到了一些飛機的碎片。」

  柯克回過頭來,向我笑了一下。

  接著,又有另一個人的聲音道:「我看到了一條大到不可思議的烏賊觸鬚。」

  我道:「告訴他們,那東西是在一塊巖石的旁邊。」

  柯克船長照我的話說了,過了不到五分鐘,便聽到有人道:「船長,找到了,在一個木箱中。」

  柯克船長的神情興奮之極,他不由自主地揮著手:「快將它帶上來,快!」

  我站了起來:「船長,是實現你諾言的時候了,請下令給我一艘快艇,我自己會回去。」

  柯克望著我:「我已經找到那東西了,你難道連看都不想看一看?別忘記,那東西可能是你一生之中所見過的最奇特的東西!」

  柯克船長的話,自然有著極強的誘惑力,但是我在心灰意冷之餘,這樣的誘惑,對我也不起作用了,連我自己也有點奇怪,我竟能立時拒絕,毫不考慮,或許,那是因為我很少遭到那樣的失敗,而這樣的失敗,使我心理遭到了莫大打擊的緣故。

  我立時道:「不,我不感興趣!」

  柯克船長又望了我片刻,才向一個船員道:「好,給他一艘燃料充足的快艇!」

  那船員答應了一聲,立時走了出去,我也跟著來到了甲板上。

  當我來到了甲板上的時候,已經有幾個潛水人,托著那木箱,浮上水面來了。當我看到了這樣情形之後,我不由自主,停了一停。

  這時候,柯克船長也來到了甲板上,他以極其興奮的語氣叫著:「快,快一點!」

  在經過了如此的曲折之後,那東西終於被他獲得,他的興奮,自然大有理由。而我心中的沮喪,也正好和他的興奮成正比例。

  我站了一分鐘左右,兩個潛水人已到了船邊,那隻木箱也已由船上的船員,扯了上來,我已準備跨下快艇去了,柯克船長突然大聲叫著我的名字:「你不要看一看那神秘的東西?」

  我跨下去的一隻腳,僵在半空之中。

  在剎那間,我的心中,著實矛盾得可以。我的的確確,不願意再和柯克船長在一起,但是,看一看那東西,也耽擱不了多少時間,又有甚麼關係呢?

  柯克船長又道:「我已經答應讓你離去,你不在乎多逗留幾分鐘吧?」

  我不禁嘆了一口氣,我無法不承認,好奇心太強,是我的最大弱點。雖然,無數有趣的事,也是因此而來,但是無數的麻煩,又何嘗不是由此而來?

  我縮回了腳,轉過身來。柯克船長已經推開了兩個船員,來到了那木箱之前,俯身用手,用力扳開了木箱,那根石筍,已呈露在我們的眼前。

  但是要等到柯克船長,將石筍翻了過來。我們才看到那露在外面的球面。

  那是一種瘖啞的銀白色,任何人一看到這種色澤,必然聯想到金屬。可是,據那特務頭子說,那並不是金屬,我本來是決定站立著不動的,但這時,在看到了那個球面之後,我就不由自主,向前走去。

  柯克船長的神色更興奮了,他俯身用手撫摸著那灰白色的球面,漲紅了臉,叫道:「拿鎚子來!」

  我忙道:「你要幹甚麼?」

  柯克船長抬頭望了我一眼:「自然是砸碎石頭,將這球取出來!」

  我還來不及表示我的意見,一個船員,已將一柄沉重的鐵鎚,交到了柯克船長的手中。

  那時,我的心中十分亂,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表示我的意見才好。

  我現在就站在這根來自路南石林的石筍之前,而且,事實看來,再明白不過,這隻圓球,絕不是用手工鑲嵌進去的。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來,這圓球本來一定是深藏在石頭的內部,由於石頭的風化,那個圓球才現出了球面來。

  要明白那個圓球中有著甚麼秘密,自然得將石頭打碎,將它完全取出來。

  可是,當柯克舉起巨鎚,向下擊去的時候,我心中總有一股十分異樣的感覺,我感到柯克船長的行動是在破壞,而不是在建設。

  可是,那種感覺,存在於我的心中,卻又是一個很模糊的概念,我無法具體地說出我的感覺來,是以在剎那間,我只是叫道:「小心些!」

  「砰」地一聲響,柯克船長的第一鎚,已然擊下去。

  他的臂力相當強,而石筍的質地,本來就不是十分堅硬,是以一鎚擊了下去,石屑四飛,可以看到的球面已經更多了!

  柯克船長伸手去抹石屑,他顯得更興奮了,第二鎚又重重擊了下去。

  那一鎚奏效更甚,將那根石筍,擊得斷成了兩截,那圓球已有大半露在外面了。

  柯克船長敲下了第三鎚,鎚和石頭才一接觸,那隻金屬圓球,便自石中,滾了出來,柯克船長幾乎是向著那隻圓球,直撲過去的,他抱住了那隻球,捧了起來,看他的神情,像是餓極了的人,捧住了一個大麵包。

  他的雙眼緊盯在那隻圓球,突然之間,他叫了起來:「天,這上面有文字!」

  看到那隻圓球離開了石頭,本來我的心中,又已經決定,我離開的時候,應該到了。

  然而,柯克船長那一下驚喜交集的呼叫聲,卻又將我留了下來。

  我看到柯克船長抬起頭來,向著我叫道:「你快過來看,這上面有著文字,那好像是中國字,你快過來看看!那是甚麼!」

  我實在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我甚至未曾考慮過,就大踏步向前走了過去,柯克船長仍然雙手捧著那圓球,只不過略向我伸了伸。

  我也看到了,柯克船長並不是大驚小怪,那圓球上的確刻有文字,而且,看來也像是中國字,但我卻一眼就看出,那不是中國字──不是任何時代的中國字。

  字一共有兩行,很小,很精緻,鐫刻得很深,一個一個,數了一數,一共是二十二個字。

  當我仔細地看著那些文字之際,柯克船長的確是顯得很焦急,他不住問道:「甚麼字,說些甚麼?這圓球是甚麼東西?」

  我搖了搖頭,道:「你問我也沒有用,我不認識這些字,它們不是中國字。」

  柯克船長的知識的確不凡,他道:「或許那是中國古代的甲骨文?」

  我仍然搖著頭,道:「不可能,我是中國人,對中國文字的沿革,也有過一定的研究。我可以肯定,這不是中國任何時候的文字。」

  柯克船長又道:「或許,那是印度的梵文?」

  我皺著眉頭,這二十二個獨立的文字,自然也不是印度的梵文,它每一個字,看來就像是一幅精細的圖畫,筆劃有粗有細,但是卻安排得極其均勻有數。

  中國的文字組織上已經可說是無懈可擊的了,但是比起這金球上的二十二個字來,卻還是瞠乎其後。

  柯克船長得不到我肯定的回答,但是他卻一點也沒有顯出失望的神色來,他大聲道:「你看,我沒有料錯吧,現在便可以肯定,地球上早在幾億年之前,就有過高度的文明,當時的人,能製造出這樣的圓球來,就像是──就像是──」

  柯克船長揮舞著那圓球,我問道:「就像是甚麼?」

  柯克船長高興地笑了起來:「就像是我們現代人,在每一次世界博覽會的時候,將現代文明的一切資料,放在一隻不銹鋼的球中,埋到極深的地下去一樣。我認為,在這隻球的內部,也有著同樣的,三億年之前,地球人的文明的一切紀錄!」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柯克船長的譬喻,十分恰當。他捧著那金屬球,向船艙中走了進去:「來,讓我們把它剖開來,我不相信你不想知道,我們上一代的人是如何生活的。」

  我不等他的話講完,便已跟在他的後面,一起走進了船艙之中。

  因為那發現實在是太誘人了。柯克船長口中的「上一代人」,並不是我們一般所說,和我們這一代,相隔只有三二十年的上一代。

  這「上一代」,和我們相隔,有幾億年。

  地球的壽命,已經假定為四十五億到六十億年之間,而人的出現,或者說生物的出現,卻只不過幾十萬年的歷史,和地球的壽命相比較,實在微不足道。

  那麼,是不是我們所知的生物出現之前,地球上的確已曾經出現過人?這些人,如果曾在地球中生活過,那麼,他們是如何滅絕的?

  我在跟著柯克船長走進船艙中的時候,心中的疑問,此起彼伏,腦中只是「轟轟」的一陣亂響。

  柯克船長將那圓球,放在桌子上,他的手下,已經推來了一座精巧的金屬刨床。

  我直到這時候,才定了定神:「船長,你就在這裏,便準備將它剖開來?」

  柯克道:「自然,你看,我甚麼都準備好了,我知道,我要得到這隻金屬球,就沒有甚麼力量可以阻止我,我一定會得到的!」

  我並沒有再說甚麼,因為柯克船長已經將那圓球,牢牢地夾在那刨床上,接上了電流,拉下裝有鋒利刨刀的槓桿,將刨刀接近那圓球。

  當鋒利的刨刀,和那圓球接觸之際,刀鋒毫無困難地,就陷進那圓球之中。

  我怪叫道:「小心些,如果你肯定球中藏有值得我們研究的東西!」

  柯克船長:「我會小心的!」

  他果然小心地操作,他轉動著那隻圓球,讓刨刀陷進去大約半吋左右,團團切了一周,才抬起頭來。

  他道:「我假定這個圓球的球壁是半吋厚,那麼現在鬆開夾子,就可以分成兩半了,如果還分不開,那麼我就再切進半吋。」

  我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他的做法,柯克船長開始扭鬆夾子的螺旋。

  那時候,我和他兩人的心情,真是緊張到了極點。

  因為,那圓球之中,究竟有甚麼,立時可以揭曉!

  我看到夾子鬆開,柯克船長捧起了那圓球,在刨床上頓了頓,雖然那一道痕已相當深,可是那圓球卻並沒有齊中裂開來。

  柯克船長抬起頭來:「還不夠深!」

  我走近去,又看那圓球上的切痕,半吋深的切痕之內,仍然是那種灰白色的物質,我點了點頭,道:「再切深半吋試試。」

  柯克船長又將那圓球夾牢,沿著舊切痕,再度用削刀,切深了半吋,切痕已經深達一吋了!

  但是,當圓球取出來之後,仍然沒有裂開來。

  我和柯克船長兩人,都齊齊吸了一口氣,已經有了一吋深的切割,圓球還未曾齊中裂開,那就是說,球壁比我們想像中更厚。

  而球壁既然比我們想像中來得厚,那麼,除了將切割加深之外,也就不會有第二個辦法。

  柯克船長又將圓球夾了起來,又切深了半吋之後,情形和上兩次一樣。

  我和他兩人,手心都有點冒汗,當他進行第四次切割的時候,情形更緊張了,但是在割痕深達兩吋之後,取了圓球出來,仍然未曾分為兩半。

  柯克船長將圓球放在刨床上,走過去,喝了一口水,才對我道:「衛斯理,你去試試,球壁竟厚得超過兩吋,這實在難以想像!」

  的確,球壁那麼厚,這是有點難以想像的事,因為那圓球並不大,球壁厚達兩吋,它的中心部分,已沒有甚麼空間了。

  我吸了一口氣,正待向前走去,可是也就在那一剎間,我聽到在刨床上的那圓球,發出了一下如同甚麼東西撕裂的聲音。

  我和柯克船長立時向刨床上看去,由於接下來所發生的事,實在是我們萬萬意料不到的,是以我的敘述,可能有些顛倒,也可能有點混亂,但無論如何,對於以下當時所發生的事,我已是盡力而為的了!

  當我和柯克船長兩人轉頭,向刨床上望去之際,我們看到,那圓球已然裂了開來,圓球好像是被一種強大的力量硬生生撕裂的,我們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圓球在裂開之際,那種灰白色的物質,被拉成很多細絲,我和柯克船長都興奮地叫了起來。

  我們之所以發出興奮的呼叫聲來,自然是因為那圓球終於裂了開來,我們可以知道在那圓球之中,究竟是甚麼了,但是,我們的叫聲才一出口,在不到百分之一秒的時間內,我們看到有一樣東西,自那圓球之中彈了出來!

  那東西射出的速度極高,以致我們根本無法看到那是甚麼東西。

  自圓球射出的東西,「拍」地一聲響,射在刨床上的鋼支桿上。

  直到那時候,我們才看清,那是一隻如同高爾夫球大小的小鐵球,那小鐵球附在金屬槓桿上。

  我們可以看清那小鐵球的時候,也不會超過百分之一秒,緊接著,整座金屬製成的刨床,就像是紙紮的一樣,又像是一股極大的力量在擠搾它一樣,迅速地扭曲,擠成一團。

  而在這不到兩秒鐘的時間內,船艙內所有的金屬物品,一起飛舞起來,以極高的速度,飛向扭曲的刨床,附著在刨床之上。

  同時,只聽得在船艙之外的人,一起驚呼了起來,在我們根本來不及知道是發生了甚麼事之際,一下隆然巨響,一隻錨,破壁而入,飛了進來,撞向那隻扭曲了的刨床。

  柯克船長大聲叫了起來,他全然是為了驚恐,是以才大叫起來的,我在那一剎間,直覺地感到,這艘船靠不住了,我一拉他的手臂:「快走!」

  我們兩人一起向船艙外衝去,一出船艙,只見船舷上的不銹鋼欄杆,已在迅速地扭曲著,船上的人,亂成了一團。

  我大聲叫道:「快跳下水去!」

  我和柯克船長,是同時跳進水中的,在我們跳進水中去的時候,聽到了幾下慘叫聲,那是有幾個人被飛舞著、投向船艙中的鐵器擊中時發出的聲響。

  我一進入水中,便拚命向前游,當我游出了三四十碼之後,才轉過身來。

  那時,發生在海面上的事情,真令我看得目瞪口呆。

  那隻遊艇,像是被一種極其巨大的力量在擠搾著,木片在那種擠搾之中,紛紛飛向半空,發出劈劈拍拍的聲音,而船身在漸漸縮小,終於,縮成了一團,水面上浮滿了木片和油,那艘遊艇,已經變成了一團,沉進了水中,泛起了一陣泡沫。

  前後還不到三分鐘!

  海面上浮著不少人,柯克船長正在向我游來。

  當柯克船長游到我身邊的時候,他急速地喘著氣:「甚麼事,發生了甚麼事?」

  我苦笑道:「你一直和我在一起,如果你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我也不知道。」

  柯克船長一面划著水,一面仍然喘著氣,事實上,每一個浮在海面上的人,都現出極其驚駭的神情來。

  我一定也是一樣,我雖然看不到自己的臉,但是總可以感到我臉上的肌肉,在不斷地跳動。

  人漸漸向柯克船長游了過來,其中有兩人,居然將一隻翻轉在海面的救生艇,翻了過來,我們都向那艘救生艇游去。

  等到所有的人都上了救生艇,柯克船長點了點人數:「不見了十一個人。」

  救生艇上,沒有一個人出聲,這時,大海的海面上,平靜得像是甚麼事也未曾發生過一樣,只不過是那艘設備精良的遊艇已經不見了,而海面上有許多木片和油花,正在飄開去。

  柯克船長轉過頭來,望定了我:「甚麼事?是不是發生了爆炸?那圓球中心,是一顆炸彈?」

  他在那樣說的時候,語氣是猶豫不定的。遊艇在剎那之間毀滅,那使人自然而然,聯想起突如其來的爆炸。

  我緩緩地搖了搖頭,才從海中掙扎上救生艇,自然不會感到舒服,而且我們在大海中漂流,前途茫茫,只是充滿了極度的疑惑。

  我一面搖著頭,一面道:「船長,你應該知道,如果是突如其來的爆炸,你和我都絕對逃不出來。」

  柯克船長是一個極其堅強的人,關於這一點,實在是不應該有絲毫疑問的,可是,那時他在講話的時候,聲音中卻帶著哭音。

  他道:「那麼,是甚麼力量,毀滅了我的船?」

  在救生艇上,沒有一個人回答得出來。

  當事情發生之際,只有我和柯克船長兩人在那個艙中,如果我們兩人也得不到答案的話,那麼,其他人自然更不知道了。

  在靜默中,有一個人忽然哭了起來,我循著哭聲看去,在哭泣的人,是一個身形十分魁偉粗壯的大漢,可是這時,他卻哭得像一個小孩子一樣。

  他一面哭,一面道:「我們一定是觸怒了上帝,一定是上帝在懲罰我們!」

  柯克船長突然呈現一種不可控制的情緒,大聲吼叫了起來,道:「你別觸怒我,觸怒了我,比觸怒上帝,還要可怕得多。」

  那大漢雙手掩著臉,仍然在哭著:「沒有甚麼再比剛才發生的事可怕的了,世界上不會有更可怕的事了。」

  柯克船長的面色慘白,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這時在救生艇中的那麼多人,我最鎮定。我聽得那大漢這樣說法,心中陡地一動,略為挪移了一下身子,來到了他的身邊,在他的肩頭上拍了一下,那人神經質地震動了起來。

  我道:「兄弟,事情已經過去了,你可以告訴我,當時你在哪裏?」

  那大漢失神落魄地道:「我在機房。」

  我又問道:「在那裏發生了甚麼事?」

  那大漢的身子,劇烈發起抖來,我又道:「你自然不知道究竟發生甚麼事,但如果你將當時的情形,詳細說一說,或許我們可以找出事變的原因來。」

  那大漢又抖了好一會,才道:「我──正在機房中,有三個人和我在一起,所有的機器,突然扭曲起來,它們都像是有生命一樣,離開了原來的位置,向牆上撞去,兩吋直徑的鐵桿,扭曲得像是麵條一樣,所有的螺絲、釘子,先飛了出來,陷進了牆中,那三個人避得不夠快,被機器撞在牆上,撞得──接著,機器撞破了牆,天啊,我們一定是觸怒了上帝!」

  我的身子也微微發起抖來,因為那大漢的敘述,使我想起了我和柯克船長眼前發生的事:那張刨床,在我們的眼前,好像一隻紙紮成的東西一樣,迅速地擠成了一團,那種情形,實在令人不寒而慄!

  我望了望柯克船長:「船長,你明白了麼?」

  船長搖著頭,沒有說甚麼。

  我又道:「船長,你應該明白了,事實是,突然之間,有一股極強大的力道,對金屬,特別是鐵,發生作用,所有的鐵全被破壞,你的船被那股強大的力道,將船中的鐵全壓了出來,就此毀滅了,而來不及逃生的人,便被鐵壓在中間,壓死了。」

  柯克船長喃喃地道:「那──那是甚麼力道,甚麼的力道強大得如此驚人?」

  我的心中十分亂,但是我還是得出了一個頭緒來,我道:「照這樣的情形看來,是磁力,極大的磁力!」

  救生艇上所有的人,都張大了口,合不攏來。

  磁力是小學生都明白的一種力量,但是磁力強大到這種地步,這卻又不是任何人所能接受的了。

  我又道:「將一塊磁鐵放在鐵粉之間,會怎麼樣,柯克船長?」

  柯克船長苦笑了一下:「所有鐵粉,都向磁鐵附去,附在磁鐵之上,可是──」

  我揮了揮手,打斷了他的話:「現在的情形,就是這樣,所有的鐵鑄品,全部都飛向那強大的磁力來源,就像是鐵粉一樣!」

  柯克船長有點結結巴巴地道:「你是說,在那圓球中心,是一塊磁力強大到了極點的磁鐵?」

  我嘆了一口氣:「一定是,那圓球本來對磁力起著隔絕作用,船長,我們闖禍了!」柯克船長的神色蒼白,我又道:「現在,遊艇中的鐵,被那點磁力中心作用,扭曲成了一個大鐵球,這個大鐵球,會受感應而變成一塊更大的磁鐵,那磁力是如此之強,我們闖禍了!」

  柯克船長喃喃地道:「可是──可是它已沉進了海底!」

  我搖著頭,道:「這是一股超乎我們想像力之外的強大磁力,我相信──」

  我才講到這裏,就聽到海面上,傳來了一下又一下急速的輪船汽笛聲。

  我停了口,救生艇上許多人,都現出十分興奮的神色來,有船來了,他們自然都以為自己可以得救了!

  但是我卻一點也不樂觀,相反地,我心直向下沉。

魔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