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種武器之孔雀翎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回 浪子淚



  夜,月夜。

  月色朦朧,高立依稀還可以看到小武的影子。

  他一向對自己的輕功很有自信,現在才發覺這少年的輕功竟也不在他之下。

  一重重屋脊在月色下看來,就像是排排野獸的肋骨。

  上弦的新月在屋脊上看來,近得就像是一伸手就可摘下。

  每個人豈非都有過要去摘星摘月的幻想,但每個人心裡的月亮卻都不同。

  高立心裡的月亮是什麼呢?只不過是平靜的生活,只不過是一個溫暖的家。

  但這在他說來,甚至比天上的月亮還遙遠。

  沒有家,沒有親人,沒有朋友。沒有人比他更瞭解孤獨的可怕。

  他決心要追上朋友。

  他實在太需要一個朋友──一個和他命運相同的朋友。

  一重重屋脊在他足下飛一般倒退,突然退盡。

  前面已是荒郊。

  荒郊的月夜更冷,小武的身形忽然慢了下來,像是在等他。

  他的身形也慢了下來,他並不急著追上去。

  兩個人一前一後,慢慢地走著,越走越慢,天地間忽然已經沒有別的聲音,只剩下他們的腳步聲。

  遠方有星升起,冷月不再寂寞。

  但人呢?

  前面有疏落的樹枝。

  小武找了棵枝葉並不十分濃密的大樹,躍上去,在枝椏間坐下。

  高立也掠上一棵樹,坐下來。

  天地靜寂,風吹過木葉,月光自樹梢漏下,靜靜地灑在他們身上。

  沉靜並不是寂寞,因為現在已有人跟他一起分享這沉靜。

  也不知過了多久,高立忽然笑了笑,道:「我本來以為百里長青已必定要死了。」

  小武道:「哦。」

  高立道:「我加入『七月十五』已三年,到今天才知道他們根本從未信任過我。」

  小武道:「他們根本從未信任過任何人。」

  高立道:「我也從未想到過,你居然也會出手救他。」

  小武笑了笑,道:「也許連我自己都從未想到過。」

  高立道:「你認得他?」

  小武道:「不認得。你呢?」

  高立道:「他……他救過我。」

  小武道:「你去過遼東?」

  高立道:「嗯。」

  小武道:「去幹什麼?」

  高立道:「去挖參,野山參。」

  他眼睛忽然亮了起來,充滿了往事的回憶和懷念,慢慢地接著道:「那也許就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一段日子,自由自在,無憂無慮,雖然很冒險,但卻是絕對值得的。」

  小武道:「值得?」

  高立微笑著,道:「你只要找到過一支成形的野參,就可以舒舒服服地過一年。」

  小武道:「你找到過?」

  高立道:「就因為我找到過,所以才險些死在那裡。」

  小武道:「為什麼?」

  高立道:「野參本是無主的,誰第一個發現它,就是它的主人,就可在那裡留下你的標記。」

  小武道:「為什麼要在那裡留下標記?為什麼不挖走?」

  高立道:「挖參也和殺人一樣,要等待時機,因為成形的野參有時已幾乎比人還有靈性,你若太急、太魯莽,它就會走的。」

  小武道:「你說它會走?」

  高立笑了笑,道:「這種事你聽起來也許會覺得太神秘,但卻是千真萬確的事。」

  小武的確覺得很神秘,所以他在聽。

  高立繼續道:「我找到了一支成形的老山野參,留下了標記,但等我再來時,才發現標記已換了別人的。」

  小武道:「你為什麼要走?」

  高立道:「去找幫手。在山上挖參的人,也有很多幫派,我們去的一共有九個人。」

  小武道:「對方呢?」

  高立苦笑道:「他們既然敢做這種強橫無恥的事,人手當然比我們多,其中還有五個人,本就是遼東黑道上的高手,為了避仇才入山的。」

  小武道:「你那時武功當然不如現在。」

  高立道:「所以我受了傷,而且傷得很重。」

  小武道:「百里長青恰巧趕來救了你?」

  高立道:「不錯。」

  小武道:「他怎會來得這麼巧?」

  高立道:「只因他本就一直在追蹤那五個黑道的高手。」

  天下本就沒有僥倖湊巧的事。

  無論什麼事,必定先有因,才有果。

  小武沉默著,忽又笑了笑,道:「你發現對方有五人是黑道高手時,一定覺得很倒楣。」

  高立點點頭。

  小武道:「但若不是他們五人,百里長青也不會來救你了。」

  高立又點點頭。

  小武也不再說什麼,他相信他的意思高立必定已明白。

  世上本就沒有真正幸運的事,也決沒有真正的不幸。

  幸與不幸之間的距離,本就很微妙。

  所以你若遇見一件不幸的事,千萬不要埋怨,更不要氣餒。

  就算你已被擊倒也無妨,因為你只要還活著,就一定還有站起來的時候:

  夜更靜。

  又過了很久,高立才問道:「他當然沒有救過你。」

  小武道:「沒有。」

  高立道:「你為什麼要救他?」

  小武道:「他救你的時候,你豈非也沒有救過他。」

  高立道:「我沒有。」

  小武道:「你若覺得應該去做一件事,就一定要去做,根本不必問別人曾經為你做過什麼。」

  他目光凝視著遠方,慢慢地接著道:「湯野就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今天我還是會殺他;百里長青就算是我的仇人,今天我也一樣會救他。因為我覺得非這麼做不可。」

  他臉上彷彿在發光,也不知是月光,還是他自己心裡發出來的光。

  高立已感覺到這種光輝。

  他忽然發現這少年並不是他想像中那種淺薄懶散的人。

  小武又道:「中原的四大鏢局若真的能夠與長青聯手,江湖中因此而受益的人也不知有多少。我救他,為的是這些人。這件事,並不是為了自己。」

  高立凝視著他,忍不住輕輕嘆息,道:「你懂的事好像不少。」

  小武道:「也不太多。」

  高立道:「你劍法好像也並不比百里長青差多少。」

  小武道:「哦。」

  高立道:「百里長青多年前已是名滿天下的七大劍客之一。」

  小武道:「他排名好像第六。」

  高立道:「你呢?」

  小武笑了笑,答道:「我只不過是一個無名小卒。」

  高立道:「但劍法並不是天生就會的。」

  小武道:「當然不是。」

  高立道:「是誰教你的劍法?」

  小武道:「你在盤問我的來歷?」

  高立道:「我的確對你這個人覺得很好奇。」

  小武淡淡地說道:「我想不到你居然還有好奇心。」

  他的確想不到。

  這組織中的人,非但已全無好奇心,也已完全沒有感情。

  他們幾乎每天相處在一起,但彼此間卻從未問過對方的來歷。他們也曾並肩作戰,出生入死,但彼此間卻從來不是朋友,因為友情可以軟化人心,他們的心卻要硬,越硬越好。

  高立道:「我對你好奇,也許只因為我們現在已是朋友。」

  小武道:「有朋友的人死得早。」

  高立道:「沒有朋友的人,活著豈非也和死了差不多。」

  小武又笑了,道:「像你這樣的人,你不該在組織裡的。」

  高立道:「你覺得很奇怪?」

  小武道:「很奇怪。」

  高立也笑了笑,道:「我也正想問你,像你這樣的人,怎麼會加入這組織的?」

  小武沉默著,似在沉思。

  高立目中也帶著沉思的表情,忽又道:「我們住的地方並不好。」

  小武點點頭。

  他們住的屋子簡陋而冷清,除了一床一几外,幾乎再也沒有別的。

  因為任何一種物質上的享受,也都可能令人心軟化。

  高立道:「但那地方至少是我們的,你無論在那裡做什麼,都沒有人干涉你。」

  他嘴角露出一絲淒涼的笑意,接著又道:「那至少可以讓你感覺到,你總算還有一個地方可以回去睡覺。」

  小武當然能瞭解他這種感覺。

  只有像他們這種沒有根的浪子,才能瞭解到這種感覺是多麼淒涼酸楚。

  高立道:「我們的日子也並不好過。」

  小武又點點頭。

  那本是種看不見陽光的日子,沒有歡笑,沒有溫暖,甚至沒有享受。

  他們隨時隨刻都在等待中,等待下一個命令。

  他們的精神永遠無法鬆弛。

  小武記得他每次看見湯野的時候,湯野都在擦他的刀。

  高立黯然道:「但那種日子至少很安定,那至少可以讓你感覺到,你每天都可以吃飽,每天都可以睡在不漏雨的床上。」

  小武道:「你加入他們,難道只因為你那時已無處可去?」

  高立笑得更淒涼,緩緩道:「我現在還是一樣無處可去。」

  小武道:「你殺人難道只為了要找個可以棲身之地?」

  高立搖搖頭。

  他說不出,也許只因為他自己也不忍說出來:他殺人只為了要使自己有種安全的感覺,只為了要保護自己;他殺人只因為他覺得世上大多數的人都虧負了他。

  小武忽然長長嘆了口氣,道:「幸好我總算還有個地方可去。」

  高立道:「什麼地方?」

  小武道:「有酒的地方。」

  你若認為酒只不過是種可以令人快樂的液體,你就錯了。你若問我,酒是什麼呢?

  那麼我告訴你:酒是種殼子,就像是蝸牛背上的殼子,可以讓你逃避進去。

  那麼,就算有別人要一腳踩下來,你也看不見了。

  這地方不但有酒,還有女人。

  酒是好酒,女人也相當漂亮,至少在燈光下看來相當漂亮。

  「這地方你來過沒有?」

  「沒有。」

  「我也沒有。」

  他們彼此問清楚了才進去,因為只有在他們都沒有來過的地方才是比較安全的。

  「既然我們都沒有來過,他們總不會很快找到這裡來。」

  「但這些女人卻好像認得你。」

  小武笑了,道:「她們認得的不是我,是我的銀子。」

  他一走進來,就將一大錠銀子放到桌上。

  女人們已去張羅酒菜,重添脂粉:「今天不醉的是烏龜。」

  高立遲疑著,終於忍不住問道:「這裡的酒貴不貴?」

  小武突然怔住。

  他實在覺得很吃驚,這種話本不是高立這種人應該問出來的。

  像他們這種流浪在天涯,隨時以生命作賭注的浪子,幾乎每個人都將錢財看得比糞土還輕。

  「七月十五」的管理雖嚴,但殺人也並不是完全沒有代價的,而且代價通常都很高。

  所以他們每次行動後,都可以盡情去發洩兩三天──花錢的本身就是種發洩。

  這也是組織允許的。

  但小武忽然想起,高立幾乎從沒有出去痛醉狂歡過一次。

  難道他竟是個視錢如命的人?

  高立當然已看出他在想什麼,忽然笑了笑,道:「這地方的酒若太貴,就只有讓你請我,你若不願請我,我也可以在旁邊看你一個人喝。」

  小武道:「你沒有銀子?」

  高立道:「我有。」

  小武道:「既然有,為什麼不花?」

  高立道:「因為我是個小氣鬼。」

  小武忍不住笑了,道:「但你卻跟別的小氣鬼不同。」

  高立道:「有什麼不同?」

  小武笑道:「你至少肯承認自己小氣,就憑這一點,我就該請你。」

  高立也笑了,道:「我跟別的小氣鬼還有點不同。」

  小武道:「哦?」

  高立道:「我還是個酒鬼。」

  這世上小氣的酒鬼的確很少見,但高立卻的確是個酒鬼,他喝起酒來簡直就像是一匹馬。

  「不花錢的酒,喝起來總是特別痛快的。」

  「花錢的酒呢?」

  「我很少喝。」

  「我忽然發覺你這人很坦白。」

  「除此之外,我別的好處並不多。」

  小武大笑,高立也大笑,因為兩個人這時都已有些醉了。

  這是不是因為他們的臉上雖在笑,但心裡卻笑不出來。

  剛才本來有五六個女人在陪他們,現在卻已只剩下兩個。

  最老最醜的兩個。

  喝醉酒的男人,本就不太受女人歡迎的,何況她們已漸漸發現,這兩人中一個很小氣,另一個也並不太闊。

  「冰冰呢?剛才有個叫冰冰的呢?」

  「她出去了,有位老客人來找她。」

  老客人的意思通常就是好客人,好客人的意思通常就是闊客人。

  「還有個香娃呢?」

  「也在陪客。」

  「啪」的一拍桌子,桌上的酒壺也翻了。

  「陪客?我們難道不是客人?」

  「啵」的,酒杯也摔在地上,摔得粉碎。

  忽然間,門口出現了三四個歪戴著帽子、半敞著衣襟的彪形大漢,瞪著他們。

  他們一個穿著道士的藍袍,一個穿著苦力的破衣,當然不是好客人,也不是闊客人。

  這種客人多一個不算多,少一個不算少。

  大漢們冷笑:「兩位是來喝酒的,還是來打架的?」

  小武看看高立,高立看看小武。

  兩個突又大笑。

  大笑聲中,「嘩啦啦」一陣響,桌子已翻了。

  女人們驚呼著逃出去,大漢們怒喝著衝進來──當然很快就倒下。

  他們雖然沒練過少林的百步神拳,但拳頭還是比這些歪戴帽子的仁兄硬得多。

  兩個人指東打西,指南打北,打得這地方雞飛蛋破,一塌糊塗。

  然後他們就落荒而逃。

  其實後面根本就沒有人追他們,但他們卻還是逃得很快。

  他們覺得跑起來也很過癮。

  逃著逃著,忽然逃入了一條死巷,兩個人就停下來,開始笑,笑出了眼淚,笑得彎下了腰。

  誰也說不出他們為什麼如此好笑,連他們自己也說不出,也不知笑了多久,突然間就不笑了。

  小武看看高立,高立看看小武。

  兩個人忽然覺得想哭。

  你們這些沒有根的浪子,有誰能瞭解你們的情感?有誰能知道你們的痛苦?

  除了偶然在窯子裡痛醉一場,你們還有什麼別的發洩?

  幸好你們想笑的時候還能笑,想哭的時候還能哭。

  所以你們還活著。

  夜已很深。

  高立已躺了下去,就在死巷中的陰溝旁躺了下去。

  天上繁星燦爛。

  星光映在他眼睛裡,他眼睛好黑、好深。

  小武倚著牆,看著他,臉上的表情也不知是同情,還是憐憫。

  也不知是在憐憫別人,還是憐憫自己。

  他忽然笑了笑,道:「我有個秘密告訴你,你想不想聽?」

  高立道:「想。」

  小武目光移向遠方,緩緩道:「現在我也沒地方可去了。」

  他還在笑,但笑得就像是這冷巷中的夜色一樣淒涼。

  也許不笑反而好些。

  看見這種笑,高立只覺得彷彿有雙看不見的手,在用力擰絞著他的心、他的眼睛,想將他的眼淚和苦水一起擰出來。

  無家可歸,無處可去。

  對他說來,這也不是秘密。

  他忽然也笑了笑,道:「你說的這秘密一點也不好聽。」

  小武道:「你難道有比較好聽的秘密?」

  高立笑道:「只有一個。」

  他笑得也有些淒涼,卻又有些神秘。

  小武立刻追問道:「你為什麼不說?」

  高立道:「我說出來怕你嚇一跳。」

  小武道:「你放心,我膽子一向不小。」

  高立道:「你真想聽?」

  小武道:「真想。」

  高立道:「好,我告訴你,我有個女人。」

  小武好像真的吃了一驚,道:「你有個女人?什麼樣的女人?」

  高立道:「當然是個好女人。」

  好女人的意思,通常就是不要錢的女人。

  小武忍不住笑道:「她長得怎麼樣?」

  高立凝視著天上的繁星,目光忽然變得說不出的溫柔,就彷彿已經將天上的星光,當做她的眼睛。

  小武看著他臉上的表情,又忍不住問道:「她是不是很美?」

  高立終於點了點頭,柔聲道:「我保證你決沒有看過像她那麼美的女人。」

  小武故意搖了搖頭,道:「我不信。」

  高立又笑了,道:「你當然不信,因為你想激我帶你去看她。」

  小武也笑了,道:「原來你也很聰明。」

  高立忽然跳起來,一把揪住他的衣襟,道:「可是我警告你,你對她只要有一點點無禮,我就跟你拚命。」

  他們的精神突然振奮起來,因為他們總算又找到一個地方可去。

  一個奇妙的地方,一個奇妙的人。

  清泉。

  清泉在四面青山合抱中。

  綠水從青山上倒掛下來,在這裡彙集成一個水晶般的水池。

  天是藍的,雲是白的,蒼白的臉上卻似已泛出了紅光。

  小武深深吸著木葉的芬芳,清水的清香,不知不覺間似已有些癡了。

  高立看著他的臉,忽然道:「跳下去。」

  小武笑了,道:「我還不想自殺,跳下去幹什麼?」

  高立道:「洗洗你的衣裳,也洗洗你自己。我不想讓她嗅到你身上的酒臭和血腥。」

  他自己先伸開雙臂跳了下去。

  小武看著他擱在池邊的銀槍,心裡嘆息:酒臭可以洗清,血腥卻是永遠也洗不掉的。

  他忍不住道:「你為何不洗洗這柄槍?」

  高立道:「槍比人乾淨。」

  小武道:「槍上沒有血腥?」

  高立道:「沒有。是人在殺人,不是槍。」

  他忽然一頭鑽入水底。

  小武也慢慢地解下劍,擱在山石上,只覺得嘴裡又酸又苦。

  是人在殺人,不是劍,也不是槍。

  人為什麼總是要殺人呢?

  他也一頭跳入水裡。

  魚的世界,也比人的世界乾淨。

  泉水清澈冰冷。

  高立抱著塊大石頭,坐在水底,小武也學他抱起塊石頭坐在水底。

  他們雖然也知道在這裡無論誰都坐不長,但只要能逃避片刻,也是好的。

  這裡實在很美、很靜。

  看著各式各樣的魚蝦在自己面前悠閒地游過去,看著水草在砂石間嬝娜起舞,這種感覺決不是未曾經歷此境的人,所能領略得到的。只可惜他們不能像魚一樣在水中呼吸。

  兩個人對望了一眼,知道彼此都已支持不住了,正想一起鑽上去。

  就在這時,他們看見水裡垂下了兩根釣絲。

  釣鉤上沒有魚餌,但卻繫著一柄劍鞘,一縷紅纓。

  小武劍上的鞘,高立槍上的紅纓。

  這就是他們的餌。

  難道他們要釣的魚,就是小武和高立?

  兩個人的腳一蹬,已同時向後面竄出兩丈,小武指指自己的腳。

  高立就游過來,托住他的腳,用力向上一托。

  小武就旗花火箭般竄了出去。

  水花四濺。

  小武已經竄出水面一丈,長長呼吸,突然伸手抄住了一根橫出水面的樹枝,將整個人吊在樹枝上。

  池邊竟沒有人。

  兩根釣竿用石頭壓在池邊。

  大石頭上還有塊小石頭,小石頭上壓著有一張紙。

  本來在石頭上的槍和劍卻已赫然不見了!

  小武的臉又變得蒼白如紙。

  這時高立的頭已悄悄在岸邊伸出來,四下看了一眼,也不禁變色。

  「沒有人?」

  「沒有。」

  紙上寫著什麼?

  兩人又對望了一眼,一左一右,包抄過去。

  四下靜靜的全無動靜,風中還是流動著木葉的芬芳,水的清香。

  天地間還是如此美麗幽靜。

  只有像他們這種隨時都在以生命冒險的人,才能感覺那種潛伏在安詳平靜中的殺機。

  只有看不見的危險,才是真正的危險。

  他們終於走到那塊石頭旁,小武將石塊彈出,高立拈起了那張紙。

  紙也是濕的,上面的字跡也已模糊不清,彷彿寫的是:

  「小心……」

  他們只看出了這兩個字,山壁上就有塊巨石炮彈般向他們打下來,他們當然可以向旁邊閃避,但他們沒有。

  多年來,他們已玩慣了多種危險的把戲,但這種把戲並不危險。

  只要是個反應比較快的人,就可以把這塊石塊閃避開。

  「七月十五」當然不會真的認為這種把戲就可以殺得了他們。

  多年來出生入死的經驗,已使他們感覺到這把戲後面,必定還藏著更危險可怕的陰謀。

  所以巨石打下來,他們非但沒有向兩旁閃避,反而迎了上去,在間不容髮的一剎那間,從迎面落下的巨石旁邊竄了上去,竄上了三丈。

  他們的手立刻抓住了山壁上的樹枝。

  然後他們就立刻聽到一聲天崩地裂般的大震。

  「七月十五」想必已將從「霹靂堂」買來的那批火藥,全都綁在這塊巨石上。

  他們若是向兩旁閃避,此刻縱然還沒有被炸成碎片,也得被爆炸出的碎石打得稀爛。

  但他們現在還是完整的,這並不是僥倖,也不是運氣。

  震聲中,他們非但沒有扭頭向下,甚至連身子都沒有停頓,抓住樹枝的手一用力,腳尖向山壁上一蹬,人又接著向上竄出。

  山壁峭立,高十餘丈。

  他們接連三個起落,已竄了上去。爆炸的聲音還在山谷中迴響,碎石也剛剛像雨點般落入池水裡。

  山壁上是個平台般的斜坡,三個人正探著頭向下看,其中一個人正是丁幹。

  他發現小武和高立忽然出現在山壁上時,臉上的表情,就好像忽然被人摑了一巴掌。

  高立冷冷地看著他。

  小武卻笑了笑,說道:「想不到你居然還沒有死。」

  丁幹深深呼吸一次,神色也恢復冷靜,冷冷道:「想不到你們居然也沒有死。」

  小武道:「就憑你們三個人,要殺我們只怕還不容易。」

  丁幹鐵青著臉,不能不承認。

  小武道:「但我們若要殺你呢?你看容易不容易?」

  丁幹道:「你們為什麼要殺我?」

  小武道:「因為你要殺我們。」

  丁幹道:「你們自己知道,要殺你們的並不是我。」

  小武點點頭,也不能不承認。

  丁幹道:「殺人既然是我們的職業,我們就不能無緣無故殺人。」

  小武道:「的確不能。」

  他轉臉去看丁幹旁邊的兩個人。

  這兩人臉色蠟黃,滿面病容,一雙手卻黝黑如鐵。

  小武道:「想不到鷹爪隊下的殺手,居然也加入了七月十五。」

  這人冷笑道:「閣下好眼力。」

  小武道:「這一次想必是兩位第一次出手,當然不肯空手而回了。」

  丁幹道:「他們本就不會空手而回的。」

  他一雙手本來抱在胸前,現在還是沒有動。

  但忽然間,兩柄彎刀已割入了那兩人的咽喉,割得很深。

  沒有驚呼,也沒有掙扎,兩個人忽然像是兩塊木頭似的跌下山壁。

  丁幹這才拍了拍手,淡淡道:「因為他們根本就回不去。」

  高立看著他,臉上全無表情。

  小武道:「他們一死,你就可以回去了。」

  丁幹道:「殺了你們,我也可以回去;但殺他們比殺你們容易。」

  小武道:「他們至少不會防備你。」

  丁幹道:「所以我選對了。」

  小武道:「他們卻選錯了。」

  丁幹道:「哦。」

  小武道:「他們本來不該跟你來的。」

  丁幹道:「我還要活下去。」

  小武道:「你能活得下去。」

  丁幹道:「他們既已死了,就沒有人知道在這裡發生過什麼事。」

  小武道:「所以你回去之後,隨便怎麼說都已沒關係。」

  丁幹道:「不錯,我早已說過,決不會無緣無故殺人的。」

  小武道:「你怎知我們會放你走?」

  丁幹道:「因為你們殺了我,也沒好處。」

  小武道:「哦?」

  丁幹道:「我既已殺了他們兩個,當然我決不會再洩露你們的行蹤,否則『七月十五』也一樣饒不了我。」

  小武道:「不殺你又有什麼好處?」

  丁幹道:「我可以替你們將這兩人毀屍滅跡,也可以回去說,你們根本沒走這條路。」

  小武道:「你想得倒很周到。」

  丁幹道:「幹這行我已幹了十年,若是想得不周到,怎麼還能活著。」

  他死灰色的眼睛裡,竟似也露出一絲淒涼悲痛之色。

  世上有很多人都在活著,但大多數人都不滿足。有些人想要更多的財富,有些人想要更多的權力。

  可是在他們這些人說來,只要能活著,就已不容易。

  小武嘆息了一聲,道:「只為了要活著,你什麼事都肯做。」

  丁幹驚慌地點了點頭,道:「是的,我什麼都肯做。」

  小武道:「好,我放你走。」

  丁幹一句話都不再說,掉頭就走。

  小武笑笑道:「等一等。」

  丁幹就等。

  小武道:「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讓你走?」

  丁幹搖搖頭。

  小武道:「只因為你現在已不是個活人,你已經早就死了。」

  丁幹已走了,高立像石頭般站著,動也不動。

  然後他突然彎下腰來嘔吐。

  小武看著他,等他吐完了,才嘆了口氣,道:「你是不是怕自己以後也會變得跟他一樣?」

  高立臉上還帶著痛苦之色,道:「也許我現在已經跟他一樣。」

  小武道:「你不同。」

  高立道:「但我若在這種情況下,說不定也會這麼樣做。」

  他用力握緊雙拳,一字字道:「因為我也要活下去,非活下去不可。」

  小武道:「你怕死?」

  高立道:「我不怕死,可是我要活著。」

  小武道:「為了你那個女人活著?」

  高立突然轉過頭,去看天上的白雲。

  小武看不見他的臉,但卻可以看見他的手在發抖。

  過了很久之後,高立才長長嘆息了一聲,道:「我想不到他們居然會追到這裡來,而且這麼快就追來了。」

  小武道:「你以前沒有到這裡來過?」

  高立道:「我來過,雙雙就住在這附近。」

  小武道:「雙雙?」

  高立道:「雙雙就是我的女人。」

  小武道:「你既已來過,這次就不該來的。」

  高立道:「我非來不可。」

  小武道:「他們說不定也已知道雙雙的家在什麼地方。」

  高立道:「也許。」

  小武道:「他們說不定已在那裡佈下了陷阱,正在等著你去。」

  高立道:「也許。」

  小武道:「可是你還是要去?」

  高立道:「一定要去。」

  小武道:「明知是陷阱也要跳下去?」

  高立道:「更要跳下去。」

  小武道:「為什麼?」

  高立道:「因為我不能讓雙雙一個人留在陷阱裡。」

  小武不說話了,已不能再說。

  他忽然發覺這冷漠無情的劊子手,對雙雙竟有種令人完全想不到的感情。

  她當然是個值得他這麼做的女人。

  高立忽然轉過頭,凝視著他,道:「我去,你可以不必去。」

  小武點點頭,道:「我的確可以不必去。」

  高立拍了拍他的肩,也不再說什麼──也不能再說什麼。

  可是他走的時候,小武卻在後面跟著。

  他眼睛亮了,卻故意板著臉,道:「你不必去,為什麼又要去?」

  小武笑了笑,道:「我雖然不喜歡一個人往陷阱裡跳,但若有朋友陪著,隨便往哪裡跳就都沒關係了。」

七種武器之孔雀翎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