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只為你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章



  對於自己的容貌,江青雲一向是很實際的;她絕對不是天仙絕色那一流的人物,心知肚明自己只是「清秀」而已。清秀的定義是:在台中街頭隨便看一個女人,都可以稱之為清秀,只要不是歪嘴斜眼的女人,一律是清秀的範圍!

  便宜得一斤一毛錢都沒人買。

  所以,當有人站在她面前叫她一聲「美人」時,她心中第一個反應是看看身後的人群中幾時會出現一個大美人;因為她向來欣賞美男子與美女。如果發現身後根本沒有所謂的美人,才會肯定那人是在叫自己。那麼第二個反應絕對不是輕飄飄的樂壞頭,而是認為對方的視力有問題。

  此刻,她正雙手交叉橫胸,不悅的瞪視著眼前這位棕髮藍眼的外國男子。

  這個男人不知道跟蹤她多久了,而他手上那架相機看來非常昂貴,但看在她眼中卻非常刺眼,有股想將之砸爛的衝動。當她發現這個外國人在跟蹤她時,正好看到他對著她按下快門。她厭惡拍照,尤其痛恨有人未經她允許而偷拍她。

  原以為狠狠瞪他一眼後,他必然會急忙逃開。但是,她卻估計錯了他臉皮的厚度,也許外國人的臉皮厚度是要加倍計算的。在她進入速食店不久後,那個外國男人竟然明目張膽的找到她的桌位,然後坐到她對面,並且露出俊美的笑容,以一種熟稔的笑臉對著她看。

  這個跟蹤她大半天的外國男人,打一照面說的話,是這樣的「你是我見過的台灣女人中,最美麗的一個。你真是一個大美人!」很純正的中文,雖然還帶了點外國腔。

  對於這種上門搭訕的人,江青雲沒有吼回去叫他滾蛋就代表她心情還不錯。這個厚臉皮的外國男子一臉的笑意與俊美已吸引住眾多注目的眼光,他非旦沒有被她的冷眼嚇退,還誇張的展現他的笑容;他那笑容也代表了她若不開口說句話他絕不走的無賴。

  「你確定你的視力沒問題?」她窮凶惡極的瞪他。

  「我叫喬治‧柏特,你好風趣。」外國人雙目炯炯,如耀目的藍寶石在陽光下閃動。

  「客氣。」她撇撇嘴。

  若不是這個老外太會做戲,就是他的審美觀有問題。江青雲不客氣的上下打量他--除了一張俊美得可以比美阿德尼斯的臉外,他也是個衣架子,隨便一件平常的衣服穿在他身上都出色得不得了。他是個模特兒嗎?一個帶點神經質的模特兒?

  至於江青雲為什麼還不趕走他的原因大概在於他的笑容天真無邪,一點也不像大家想像中的色狠。長相俊美的男人通常就這一點吃香。

  「你做什麼跟蹤我?」見他一逕傻笑,江青雲冷淡的開口問。

  而他--喬治‧柏特,笑得更燦爛。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大男人卻有著十七、八歲少年的純真笑容,那是很眩人的。他回答:

  「因為我們算是認識很久了,江青雲。」

  一顆手榴彈拋到她手中也不比這句話讓她震驚!她張大眼也張大嘴,脫口叫--

  「我居然這麼有名嗎?我怎麼不知道我的大名竟然可以遠播海外,連隨便一個老外都可以輕易叫出名字的地步!」

  她當然不是高興,事實上她是氣昏了,她不喜歡這種感覺!成何體統!這個陌生人--而且還是老外,竟然叫得出她的名字,又好像對她的一切了若掌!這這簡直太離譜了!

  「青雲--」喬治又要開口,而且已親昵的省去姓氏了。

  「是那一家徵信社給你我的資料的?我要去把它的招牌給拆了!」她打斷他的話,推理的第一個結果是這老外向徵信社取得她的一切資料。真是太不道德了!

  張口欲言的喬治卻沒機會開口,一個又尖又高的聲音由遠而近的傳來,是個女高音。

  「喬治!你又亂跑了!我們在孔廟那邊找得要死,你卻一個人晃到這邊悠哉,也不與我們打一聲招呼!」

  一個美麗噴火、身材圓潤的女人,穿著一身火紅緊身洋裝,款擺生姿的走了過來;表情雖是嗔怒,卻仍十分美麗。她的一雙玉手正勾在身邊一個英挺的男子臂彎中,那個男人很高--雷拓!江青雲雙眼半眯了起來,開始覺得那個女人沒那麼美--她竟然不知羞恥的「掛」在雷拓身上!這看在江青雲眼裡,簡直不能忍受!

  「青雲!」雷拓顯然也為這種巧合感到訝異,脫口叫了出來;不過,他還來不及說什麼,喬治已搶先開口:

  「看看我找到了誰?雷拓,你還向我保證我絕對找不到她!我心目中的東方佳麗不正在我們面前嗎?老天!她比照片上更美。」滿臉的欣喜與得意洋洋,說完後還一手橫過桌面,試圖不著痕跡的握住青雲的手,以示熱情。

  不必青雲自己閃躲,雷拓已替她省了事。他以最快的速度坐到青雲旁邊,握住青雲的手,順便打開喬治的祿山之爪。

  「青雲,他叫喬治,是我在美國的朋友。」

  「是你對他提起我的?雷拓,你吃飽了太撐是不是?」她低吼。一邊想抽出自己的手。與雷拓沾上一點點關係都是極不妥的,她心中開始不安,因為他牢握自己的手,雖說他手勁不大,卻也令她掙不脫。

  「雷拓,我還有事,我要走了。」別說是掙不脫他的手了,如果他不站起來,她根本等於是被困住了,別想離開這些人。

  「吃午餐了嗎?」雷拓對她的要求充耳不聞。

  「吃飽了。」光氣就飽了。今天的他特別的厚臉皮。

  一旁被忽略漠視的方香如不甘被冷落的嬌嗔:

  「她是誰?阿拓。」一手擱在雷拓肩上靠得緊緊的,並且以睥睨的眼神斜視江青雲,兩道要殺人的目光不時刺向雷拓握住江青雲的手。

  如果眼光能殺人,江青雲相信自己必然會當場斃命!而那妖女對雷拓的昵稱燃起她心中熊熊的無名火;她還沒有向他算到處宣揚她大名的帳,現在又添上一筆新仇!即使不願在大庭廣眾下丟人,她的臉色也充份顯示出她瀕臨爆炸邊緣的怒氣,她一字一字的咬牙道:

  「我--要--過--去!」

  「雷拓,青雲小姐要走了,你快放開她呀!快起身讓她走出去呀!我會送她平安回家的。」由不得雷拓開口,喬治已經喳呼的張羅了。

  波濤暗湧在兩個大男人之間,一樣的居心叵測。

  情敵當前,雷拓那有空理會一邊猛抓他,企圖引起他注意的方香如?於是像揮蚊子似的將她的爪子移開,緊緊盯著喬治道:

  「送她回去?喬治,我想你是忘了你來台灣才一星期,連東西南北的方位都還搞不太清楚,送她?身為她的青梅竹馬,當然應是我送才對嘍。」他很優雅的站了起來,以西方的禮儀扶著青雲的手肘走出來。

  她不喜歡這樣!別人在談論她,卻將她當隱形人似的擱在一邊各說各話。

  在走出去的同時,她用她尖尖的三寸鞋跟用力的踩了他一記。

  雷拓眉頭皺了一下,她可真是潑辣!

  「青雲?」

  「放開我!」她低叫,用右手推他,想救出自己的左手,脫開他的掌握;不料腳下一個踉蹌,她竟跌入雷拓的懷中--是了,這就是雷拓的目的,讓她出糗!

  不必她掙扎,喬治連忙站出來扶好她。「小心!小心!」

  青雲忙不迭的揮開喬治停留在她手臂上的手。她非常討厭與人太過接近,男女都一樣,保持一點距離才能以策安全。至於雷拓--老天爺!她仍半依在他胸膛中!沒有那麼敏感大概是因為打小自大一起生活,多年來,習慣了!除了會有些心慌意亂之外,倒沒有那麼厭惡。

  不過,她在打開喬治的手時,不忘狠狠瞪雷拓一眼;而他的表情卻得意的像隻偷了腥的貓,絲毫沒有半點悔意,甚至還對她眨眨眼。

  她楞住了!這是雷拓嗎?那個老實溫文儒雅又與世無爭的雷拓?十年是一段漫長的時間,他到底是有些變了!那裡還有溫文老實的影子?甚至有些促狹得一如--一如那個雷煌笑起來的面孔!他們果然系出同一個老祖宗!

  她真為自己的處境感到無辜。原本她應該在忙了一早上後,坐到這家速食店享受一頓垃圾食物犒賞自己的胃。那裡知道會蹦出來一個視力有問題的老外,再來一個與她命中相剋的雷拓,又加上站在一邊企圖用眼光將她千刀萬剮的妖女--她何其無辜!

  無奈的嘆了口氣。被這幾個人一攪和,那還有什麼用餐的心情?她可不打算加入這一出三人行的鬧劇之中。

  拿起大袋子背上肩,繞過雷拓。

  「我走了。」毫不留戀的轉身離去。

  才走出速食店沒多久,雷拓立即跟了出來,走在她身邊,低問:

  「在生我的氣嗎?」

  表情有些懊惱與惶恐,這使得他俊美的面孔添上幾分憂鬱:這又像極了她所熟悉的那個雷拓了,不復見剛才的頑皮與促狹。

  她低頭不語,還在思考,雷拓卻已心急的抓住她的手「青雲,你跟我說話呀!」

  江青雲快速的抽回自己的手,孩子氣的將手藏在背後。她不要雷拓碰到她!每次他碰她時,手掌好像有電,又會生熱,讓她心慌又無措,全身熱呼呼的,還有一種難以形容的壓迫感,讓她連脈搏的跳動也不規則了起來。她不喜歡這樣!這種虛弱的感覺不應該出現在她這個鐵娘子身上的!她是個悍婆子,人人都知道的。

  「雷拓,我那裡犯到你了?你要這樣子害我!你明知道我討厭不相干的人知道我的名字,偏偏你硬是到處招搖,還馳名國際!這對中華民國台灣的國民外交非常有助益嗎?真是太偉大了!」心中愈想愈氣,氣焰頓時高漲。氣勢洶洶的質問過之後,更是努力、大步的在人行道上重步走。她洩憤的方式,向來是「壓」馬路:當她走到雙腿無力後,肯停下來,就代表她的怒氣已消得差不多了。

  知道雷拓在身後跟著,她故意在人群中左閃右閃,能把他甩掉自然最好;可是,自她有記憶以來,雷拓別的長處沒有,跟人的本事倒是一流,至少從來不曾跟丟她。現在更是不可能了,他身高腿長髮揮了最大的功效,可以準確目測到她的方位,他的長腿一步抵她二步,她跑得氣喘如牛也沒用。

  走了很長一段路--將近二十分鐘左右,江青雲轉入公園入口,像一個心臟病發的老太婆一樣「爬」到一張椅子上喘氣。真的是老了,禁不起這幾分鐘的折騰!她順過氣不久,才有餘力四下看看。如果雷拓不是被她甩掉了,就是自覺無趣的掉頭走了,完全看不到他的影子。回去陪那個肉彈了嗎?在鬆了口氣的同時,她心中又燃著一股無名火,他甚至還沒向她解釋那個外國人的事,居然就跑了:

  一瓶插著吸管的運動飲料出現在她眼前。炙熱的大太陽當頭照,乍見這一瓶周身冒著冰水珠的鋁罐飲料,任誰都會口水直流,只希望一口將它吸盡以清涼消暑。

  她抬眼橫了雷拓一眼,不客氣的拿過飲料,兩、三下就灌光光。瞄準不遠處的垃圾桶,一個空心命中。

  他沒走,這使她心情變得非常的好。不過,她臉上的表情一點也沒有冰解的跡象,讓人看不出端倪。雷拓坐在她身邊,手邊一份報紙微微扇動,替她送來陣陣清涼的風。

  而雷拓也知道她氣消了不少,現在是解釋的好時機。

  「他是我在哈佛時的朋友。兩年前不小心讓他看到你的照片,其實也只不過是幾張大頭照,了不起再加上一張小時候我們的合照;你不愛照相,相片沒有幾張。然後他追問你的名字,我只隨口說過一次,想不到他就記牢了。」

  「那來的照片?你又怎麼會有我的?還有,只憑幾張大頭照居然就可以使那老外見到我本人後就擺出一副思春發情的面孔,痴呆的看著我,是什麼原因?你灌輸了他什麼不三不四的想法?我可不知道自己美到可以成為某人的夢中情人!」她咄咄逼人的口氣,手指直戳他肩膀;火氣是消了不少,氣焰仍是很高。

  雷拓皺眉。

  「青雲,好女孩不可以請出『思春發情』這一類的話的。一點也不端莊。」

  她拒絕改變話題。

  「少給我顧左右而言他,回答呀!我要的是答案。」

  「這裡太熱了,七月天,又是中午時刻,再熬個三十分鐘,我們二人都可以上桌了,成了兩道烤鴨。」他道,拉起她的手,非常自然的握住,看了看四周的地形。「我們找個有冷氣的地方坐,任你拷問。我今天一下午都屬於你了。」聲音輕輕柔柔的像在詢問,語氣卻又有些挑逗,可是沒有她反對的餘地。

  而,打他拉住她的手起,江青雲心裡又浮起了熟悉的燥熱感,心口又急快的跳動了。他能若無其事、自然的握住她的手,她又怎麼能小家子氣、忸怩的掙脫?那不就弱了自己的威風?於是這次她沒有甩開他的手,只不過為了表達自己的不甘不願,她抬眼瞪他。適巧,他正低頭看她,嘴上泛著一抹溫柔的笑意。這樣深沉的溫柔,又似乎包含著千言萬語,她居然不敢正視了!忙別開眼,一時心中紛亂,理不清自己的思緒,只知心中的燥熱一直往上浮。他--

  怎麼用這種奇怪的眼光看她?

  雷拓的笑容加深了!很聰明的不對她雙頰浮上的紅雲發表意見--除非是不要命了,但心中卻樂壞了。上回他就發現,青雲對他也有著一種理不清的感情,並不是他一廂情願。那個發現讓他心中有了踏實感,對前途樂觀了起來。

  他可不要讓她再逃避下去了。

  向來,這個性格男孩子氣、牙尖嘴利、讓人望之生畏退避三舍的小女人,是不懂臉紅為何物的。但,她此刻竟臉紅了,因為他!雷拓開心的想大叫!她的刀子嘴雖然很傷人,但他還是喜歡她,寧願永遠坐在她身邊聽她罵人,也不願走開--他,雷拓,要定她了!

  「走呀!還不走!」她窘迫的低叫,沒勇氣看他的笑容--那個白痴狀。

  「哦!哦!走了。」雷拓急忙應了聲,拉起她往公園門口出去。

  挑了一家火鍋城吃午餐。坐在冷氣超強的餐廳中吃熱呼呼的火鍋還真是別有一番滋味。青雲對火鍋的盪頭情有獨鍾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頂著大太陽也會垂涎麻辣火鍋的滋味。雷拓真是太了解她了!

  在狼吞虎咽得半飽之後,江青雲才有心情聽雷拓解釋原由。

  雷拓抽出手帕橫過桌面擦去她臉上的油漬,自然得像老夫老妻似的。收回手後才若無其事的說:

  「第一,喬治知道你的長相,是因為他看到了我們畢業紀念冊上頭的那幾張照片;唯一一張成人照片是四年前國中同學會上拍下來的。因為我沒回國參加,同學中幾個有聯絡的就洗了一份照片寄給我。加上他對東方歷史與文學的好奇,連帶將你想像成古代仕女,迷得一塌糊塗。你知道,你的瓜子臉給人一種古典的感覺。這次他藉公事之便來台灣,一直央求我帶他來看你,我一直推托,心知你不愛惹上這種事,也不以為喬治有認識你的必要。想不到,你們還是不期而遇了。再來,我沒有灌輸他任何不乾淨的想法,是他太一廂情願。相信我,我甚至比你還討厭他追求你。一直以來,他除了知道你名字之外,再也沒有更多的了。」

  青雲端詳他誠懇的表情,他話中蘊藏著一份難解的深刻訊息在傳遞給她。

  可是她接收密碼的功力太差了,完全不明所以,不過心跳又跳快了一拍。

  這等狗屁倒灶的事,她可沒心情去理。每天被公事攪得昏天暗地,那能分出多餘的時間去當老外的古典美人?想到「美人」這二個字,不覺又是一陣雞皮疙瘩。她與美人沾不上邊,剛才那妖女倒是名副其實的美人。

  「那美人呢?丟下她不管了?」她的口氣有些不善。特別想到那女人貼在雷拓身上的情形就怒火中燒。那個花痴!簡直丟盡了全天下女性的臉了!在二十世紀末的現在,那還有那種「小鳥依人」的弱女子存在?婦女解放運動都幾百年的事了,她竟還興這一套--不過,男人也許只吃那一套。

  「她自己知道路回家。」對於方香如,他也沒有多談的興致。

  由於食物還有一大堆,她的胃也還有一半是空的,再吃個半小時是跑不掉的。不找話題聊就太悶了,江青雲再三對自己聲明--她可不是關心他哦!

  「你回國來打算做什麼?先當你父親的助手嗎?你堂哥似乎是個很厲害的角色。你不擔心?」

  雷拓眼光裡有絲閃爍,戒慎的看向她。

  「你見過我堂哥了對不對?一個很英挺的男人對不對?他在哈佛是出了名的『撒旦』,具有致命的吸引力,你以為呢?」

  說起那個雷煌,青雲不禁又想到三天前他們第二次見面的情形。他仍是一派的高傲與偶爾跳脫出的頑皮,帶著一點點捉弄,讓她覺得他在逗她似的。可是沒理由會那樣的呀!他長得真的不錯,可是那與她有什麼關係?非親非故的,雷拓怎麼會問這個?又一臉擔心。

  「青雲?」雷拓有絲著急的喚。

  「我很擔心你的處境。有那一種堂哥,對你而言一定非常辛苦。不過,你放心,畢竟你才是那個正統繼承人,他能力再強也只能當你的手下。」可憐的雷拓,還沒入主新揚企業,就已經承受那麼大的壓力了!可想而知,他未來的路會更辛苦。江青雲當然是討厭他的,不過向來保護他慣了,現在會想安慰他也是正常的,那是兩回事,不相衝突。

  「他勝過我很多,不是嗎?」他苦笑兩聲,雙眼卻比剛才清朗,並且隱含了一絲欣喜。

  「只要你努力,才不會輸給他!你也是哈佛出來的呀!」

  「那就好。」他突然握住她雙手,包在他雙掌中。他有一雙白皙又修長的手,可是手指與掌心間卻很粗糙,並且還長了茧。

  江青雲一時倒忘了要抽回自己的手,反倒翻過他的雙掌,仔細看那兩手布滿不協調的厚茧,與他貴公子形象差太多了。

  「這是什麼?」

  「彈奏樂器也需要靠氣力呀。我小時候就有了,進了音樂學院更是沒日沒夜的勤練鋼琴與小提琴,就這麼來的,消不掉了。」

  還以為他的手掌應該很柔軟,她居然料錯了!

  「青雲,你會幫我嗎?」他的表情轉為認真,卻問得江青雲一頭霧水。

  他在說什麼?

  雷拓並沒有多做說明,只是用一種深不可測的眸光看她;也因為他問得沒頭沒尾,她一個字也沒回答。回到公寓後,她心中還揮不去雷拓那張充滿希冀的面孔。他在打什麼啞謎?

  「阿姨!」一入門,一個小小的身影撲到她腿上。江青雲一把抱起四歲的小念恩。今天的小念恩梳了兩條麻花辮,一張圓圓的小臉再加上一雙圓滾滾黑白分明的大眼,怎麼看怎麼的可愛!不怕生,嘴又甜,脾氣好得不像話。像這樣的小孩,江青雲必定毫不考慮就生他十個八個。

  可是,就遺傳學而論,她江青雲恐怕沒那福氣。她這面孔或許有點機會生下漂亮寶寶,可是就火爆脾氣而言,一個江青雲為害人間就夠了,不必再生出一個一模一樣的來加害自己,想早死也不必用這方法!有時候她也受不了自己的拗脾氣。

  「回來啦?」廚房口探出一張美麗的面孔。

  「嗯!」江青雲抱小念恩到廚房,看飯桌上擺著幾樣熱騰騰的菜。問:

  「這麼豐盛是什麼原因?」

  小念恩的母親--史君華,睜著一雙圓圓大眼看她。

  「我忙了一天到底是為什麼?上星期是誰提醒我今天是她二十七歲生日呀?」

  「我也順便告訴了你,我家沒有過生日的習慣。想到自己差一點就在鬼月出生,心裡就亂毛一把的!那還有心情過生日!人家說鬼月出生的人大多有陰陽眼,八字輕,常會見到一些奇怪的東西。」

  「你是說今天的生日不過了?大小姐。」史君華雙手叉腰,一副要吃人的樣子。但她那張溫柔嫻雅的慈母面孔,怎麼也做不出窮凶惡極的表情,惹得江青雲直笑。

  「可以打牙祭又有什麼不好?本姑娘不怪你擅作主意讓我記起自己老了一歲就不錯了,什麼時候可以開動呀?賢妻。」

  「再等五分鐘。」史君華也笑了出來,連忙又轉身炒菜。

  從高中時代到現在,能通過江青雲火爆脾氣考驗而成朋友的,就只有史君華了。江青雲向來沒什麼交朋友的心情,獨來獨往慣了!二十多年來,能讓她掛念心中的,就只有雷拓和史君華。

  至於多年不見的史君華,能再重逢也算是奇蹟。高三那年,史君華的父母猝死異地,舉目無親之下,她只好隨親戚到美國去了,之後兩人偶有書信往來。這樣平淡的日子在四年半前掀起了風浪,青雲只由信中知道,四年半前君華的親戚為了挽救瀕臨失敗的生意,打算以君華作為交換。收到那封信,青雲替柔順無依的史君華捏了把冷汗;隔了半年,她突然收到一張喜帖,史君華決定接受安排嫁給那個華僑。更戲劇性的,在江青雲心急得半死的第二天,史君華竟出現在她公寓門口,沒有一句解釋就昏睡了一日一夜。請醫生診斷後才知道,她除了營養不良之外,還懷了四個月的身孕。

  這中間的過程,江青雲自是很關心、好奇,但首要的事,就是將好友的身體照顧好。而且,她知道如果君華想對她開口,自然會說清楚,若不肯多說,就代表那傷痛太深。

  在小念恩出生之後,若華終於說出了她那些年的境遇,以及變數最大的最後一年有個華僑一直想得到她;尤其當君華二十歲之後,出落得更加標致,那股溫雅嫻靜又充滿東方神祕色彩的氣息最是讓人驚艷!何只老外,連華人圈都為之騷動。她的親戚對她並不是不好,可是利字當前,連兒子女兒都可以當棋子籌碼了,何況一個收留來的小孤女?在君華大三那一年,那個年紀足以當君華父親的華僑等得不耐煩了,於是開始施加壓力。她的親戚不顧君華的苦苦哀求,竟應允了這門親事。

  當晚,史君華絕望的跑了出去;身在異國,她什麼也不能做,連要藏躲起來也不知道有什麼地方可以藏身!她幾乎是認命了,跑出去,只是因為柔順的內心之中僅能以此表示一點點抗議。親戚們沒有攔她,是認定了她必定會回來。是的,除了這裡之外,她又有什麼地方可去呢?

  可是,她太沒有警戒心了!夜晚的紐約市,獨行女子即代表了危險。當她發現不對勁時,已被幾個乞丐似的猥瑣男子困在一條死巷子中,他們身上充滿了酒臭與惡臭,一雙雙詭異的眼邪惡的看著她,像是一隻隻欲將人生吞活剝的禽獸。

  她幾乎以為自己死定了!她拼命的掙扎,絕望的想逃出這些人身邊。可是另一種消極的聲音由心中響起:死了算了!兩種不同的結果還不是相同的悲慘?!她即使逃開了這些人,終究還是要像個玩具般給那個老男人玩弄一生--

  當她這麼想時,已經被推倒在地,衣衫在拉扯間已無法遮蔽身體!可是,就在她認命的閉上眼時,她聽到男人哀號的聲音,而警笛聲由遠而近--她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過度的驚嚇早已使她陷入半昏迷狀態;依稀只聽到有人用英文在交談,而且有一雙有力的手臂將她抱入一個溫暖的懷中--

  「那女孩有沒有事?雷。」

  「沒有,只是嚇昏了。」抱著她的男人回答。

  「你認得她嗎?」

  「她是我妹妹。」

  「哦!那就不必回警局做筆錄了,下次別讓她一個人晚上出來。」

  「知道了。」

  救她的,是一個東方男人,他的英文名字只有一個字,叫「雷」。她醒來後,「雷」一直訓誡她的無知、不懂人心險惡;才說兩句,史君華就淚如雨下,那個叫雷的男子立即慌了手腳,輕輕的將她摟在懷中。他是個不會說溫柔話的男子,有嚴厲的面孔,卻有一顆善良的心。

  如果她的一生注定要毀在一個老男人身上,那麼她至少可以不讓那人得到她清白的身子。自父母死後,這個叫雷的男人是唯一不求回報、真心對她好的人,她喜歡他。當夜,她「勾引」了他;那個男人起先是拒絕她的,可是她是鐵了心了,不顧一切與他擠一張床,而--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原本以為她的人生就將結束於二十二歲的秋天,今後只當自己是一具沒生命的娃娃,認命的嫁給那個娶過六任妻子、情婦一大票的華僑當妻子--至少,她人生之中有值得紀念的事了,不是嗎?悄悄離開那個雷之後,她知道,她愛上他了。但是這付建立於萍水相逢的愛只有她才會珍惜收藏;至於雷--

  他絕對是不會記得她的!在他心中,她只是一個自動投懷的女人不是嗎?以他的英俊挺拔,會對他獻身的女子豈只她一人?

  她的逃婚在於:她懷孕了!在婚禮舉行的前三天,她偷偷回國。美國那邊鬧翻了天也與她無關,沒有人知道她回台灣了。為了孩子,她決定活出自己的生命,再也不受人擺佈。而地也不再是孤單一人,小念恩是她的至親骨血,她要用所有的愛撫育她女兒,不再柔弱任命運作弄。

  一晃眼,也已四個年頭了。

  青雲動容的同時,不禁也想著小念恩的父親;只知道是個東方人,不知國籍,不知道完整的名字,若華會愛上一個來歷不明的人也真是神勇了,糊裡糊塗就獻了身。說感恩獻身似乎較為實際,談到「愛」就不可思議了。不然念恩的名字為何要取成「念恩」?

  但君華四年來拒絕眾多追求者的唯一原因就是她深愛那個男人,真是太匪夷所思了!什麼事都好商量,她愛人的事沒得談。江青雲認為君華昏了頭了,四年來也不想多說,嚇退許多好男人也沒辦法,郎有情妹無意本來就沒戲唱。

  也好,反正她有女兒了,還結婚做什麼!男人也只不過是用來提供精子罷了。大多時候,一點用處也沒有,生活中多了一個男人還真礙眼。

  「今天不上班嗎?」一邊吃,青雲瞄了下時鐘,下午六點半了。白天君華在公寓中帶小孩,也替兒童故事書畫插畫賺取生活費。晚上有青雲在,她就到二十四小時商店當夜間會計。雖然公寓是青雲買的,不用付租金,但君華堅持要付分期款的一半。

  「我辭掉了。念恩已經大到可以上幼稚園了,我想將她送去幼稚園,然後找份白天的工作,晚上用來畫圖。」史君華餵著女兒吃飯,輕輕說著。

  江青雲托首看她。君華太溫柔賢慧了點,想在爾虞我詐的商場生存恐怕很難。雖然她英文底子好,可以當祕書之類的工作;可是,就青雲所知,主管級的男人通常都不太安份,見到有點姿色的女人都會想入非非。君華這一踏入,恐怕不妥,她那裡應付得來那些人心險惡?

  「你要找那方面的工作?」

  君華從桌下抽出一張報紙。

  「新揚百貨明天開幕,目前還缺很多人,如果應徵不成內部職員的話,當收銀員也是可以的,時間固定,又可以配合念恩的時間。店員恐怕就不行了,時間太長。」

  新揚百貨?雷煌管的地方?至少青雲可以相信雷煌不是好色之徒。她拿過報紙,看看應徵項目,念了出來:

  「祕書,待遇三萬八起。事務職員,一萬伍。企劃專才,二萬伍--唔,祕書好了,其他會計、店員、收銀員的待遇都太少了。至於祕書,還可以在三萬八之外加上治裝費、加班費,一路加下來相當可觀。」

  君華瞪她一眼。

  「我不要應徵這種曖昧的工作,不管待遇多少,有沒有與上司勾三搭四,反正流言一定會不斷。」

  江青雲拍胸脯保證:

  「雷煌那個人我見過,絕對不會與下屬亂來,他公私分明的態度絕不會有流言傳出。我就是放心他才讓你去呀,他是雷拓的堂哥。你想,一個呆瓜的堂哥會有什麼威脅性?」

  史君華嗤笑出來。雖然她沒見過雷拓,而可憐的雷拓也老被青雲形容成超世紀大白痴;可是,若華認為,青雲是喜歡雷拓的,愛上他而不自覺。好吧!

  如果青雲都這麼保證了,她還有什麼好猶豫的?

  「那麼,我明天一早去應徵好了。他們十點開幕,九點就開門了,早點去應徵才不會耽誤人家的時辰。」

  「我陪你去,在門外壯膽也不錯,不管有沒有被錄取,我們都可以陪小念恩玩一天。」

今生只為你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