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只為你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六章



  「老天爺!雷煌什麼時候生了個女兒?還這麼大了!」第一眼乍見小念恩,喬治口無遮攔的大叫了出來!小念恩的長相十足雷家人的長相,雷拓心中的疑問就是這個。小念恩與雷煌非常相似。

  青雲抱起念恩,瞪著喬治。

  「誰說她是雷煌的女兒?你有證據呀!別亂講。」

  「可是--她長得--難道我猜錯了?她是你與雷拓的女兒?」喬治大驚小怪的叫了出來,卻馬上被哀叫聲取代。

  瞧吧,亂說話的下場!

  喬治當場抱著膝蓋亂跳!青雲下手不輕,準確無比的踢向他的脛骨。

  這回,雷拓很好心的扶著喬治。

  「我是很希望這是事實啦!不過,我們青雲是很傳統的女子,沒有婚禮,就沒有肌膚之親那回事。會的,總有一天我們也會有兒子女兒讓你看到,不妨拭目以待。」

  不理這兩個無聊男子,她逕自過了馬路,往一家簡餐店走去。她還得餵飽自己和小念恩,然後回家洗澡除去一身汗臭與疲憊,最後睡個好覺!有事可忙,她才能抑止自己不小心洩露念恩身世的衝動。雖說目前為止,雷煌與君華二人看來交往頗密切,可是誰知道雷煌是怎樣的人?一旦他知道他有個孩子,他會有什麼看法。要是與君華兩情相悅步入禮堂也就罷了,怕的是二人談到後來成了無言的結局,到時豈不引發一場小念恩的爭奪戰?弄得大家臉上無光,那可就難看了!

  君華捨不得小女兒的心思並不為過,這種小心也是應該的,青雲能做的就只有沉默了。

  在餐館門口,雷拓一把拉住喬治,而青雲早已在裡面點飯吃了。

  兩個男人之間的恩怨要從八天前說起。

  喬治‧柏特來台灣預計用半年的時間捕捉東方美女的倩影,可是見到青雲之後卻一直不務正業。雷拓特地叫人安排了十來位集中國古典美之大成的美女群前去泰國,使了一點小把戲將喬治拐了去;他當然會好奇台灣美女的不同面貌,呆呆的與模特兒公司簽下特約,前去充當攝影師。結果,不出三天,他就反胃得想叫救命,挨到工作完成,他再也忍不住飛了回來,深深肯定是雷拓陷害了他!只為了不讓他去追求真正的東方美人青雲小姐!這人實在太卑鄙了!

  虧他也是學藝術的人!

  「青雲是我的人!」

  「在她還沒嫁人之前,誰都可以正大光明的追她。我們的條件不相上下。」喬治沒給情敵好臉色。

  雷拓雙手環胸。

  「她很古典,不是嗎?」

  「那是她最吸引人的地方。」

  「一個古典的女人又怎麼可能會接受與外族通婚的想法呢?何況她英文之破無人可及。」青雲向來排外,對那些不同膚色發色的人種通常無法以平常心侍之。

  「那就各憑本事了。」

  「對呀!白費力氣而已。」雷拓笑了笑,可憐的喬治並不知道這七天來他與青雲進展了多少。可以預見的是,喬治勢必得帶著一顆破碎的心回美國了。

  正要一同走進去,喬治咕噥了聲:

  「那孩子真的與雷煌好像!」

  雷拓停了一下,決定好好找個時間問清楚念恩的身世。君華是單身,孩子的父親究竟是誰?

  雷煌一直是個冷靜的人,與他之間若說真有什麼情感產生,也是很淡然。

  可是,他對她的好,她感覺得到。

  近來在公司之中,不知怎麼的,原本對她還不死心追求的同事,突然不再追求她了。在公事上,她與雷煌一向分得很清楚,別人理應看不出來異樣才是呀!

  時鐘指著六點的時候,辦公室內的人已走光了,只剩她尚在打字。打得疲累了,忍不住伸展雙手。工作的確是忙,但心中已無壓力。她是快樂的,然而快樂之餘,她也有些不確定的茫然感。

  「累了?」雷煌拿著公事包出來,問著。

  「還好。」

  雷煌輕摟起她,仔細審視她白皙的面孔。

  「我該好好放你幾天假,你身子比我想像中還單薄。」

  她低頭,幫他整理領帶,不語。盤起的髮髻有一撮垂在她頸子上,有些癢,她伸手要撥開,卻不料雷煌已拿下她的髮簪,一頭秀髮霎時披了滿肩,垂到腰際。

  長髮的她,更給人一種纖弱的感覺。這是她上班時必須隱藏的。

  「你弄亂了我的頭髮。」

  「你適合當一個妻子。」他把玩她的長髮。「以前你頭髮沒那麼長。當時,你跑到貧民巷去做什麼?」

  她看他:「身為雷家人,你又怎麼會出現在那種地方?」

  雷煌笑了。「開始懂得反攻了是嗎?」

  「也許,該是我們彼此坦誠的時候了!也的確有這個必要。你得告訴我你所有的事,我也會相同回應。走吧,到我公寓去,今天自己開伙。」

  他在想什麼?君華無法多問,內心卻已積了一大堆疑惑。

  他想要什麼?又想做什麼?

  「為什麼我們要談雷煌?」雷拓不高興的問著。

  以為青雲留他在她的公寓是要談公事或二人之間的事,想不到今天青雲居然要他談雷煌!即使知道青雲不可能會喜歡雷煌,心中仍是大大的不是滋味!

  「我好奇呀!尤其最近君華又與他走得近,我不多了解他一下怎麼行。要是君華受傷害了怎麼辦?」

  「你就不想了解我!」雷拓抱怨。

  天哪!這男人在吃醋了!

  「我還要了解你什麼?我們認識了二十年,你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

  青雲叫著。

  「多著呢!」他才不相信青雲對他有足夠的了解。

  「喏!你愛彈鋼琴,喜歡創作舞台劇,對商業不行,沒有遠見,只會玩鋼琴而已。今年二十七歲,大我二個月出生,身高一八二--」

  話還沒說完就被雷拓打斷:「誰都知道那些事!我問你,我愛吃什麼?我成長的過程如何?我的感情世界如何?我心中渴望什麼?既然我們認識二十年,你應該知道才對。」

  「我知道才有鬼!我就不信你會知道我心中在想什麼!你當每個人都可以當心理分析師呀。」

  「所以我們才要好好談戀愛呀!咱們彼此錯過了多少時光,不趁現在彌補回來,要等什麼時候!為什麼要談別人?我只要你想著我,就像我時時刻刻想你一般!」他一把拉過她坐在他膝上。

  「你神經病!肉麻死了!你還真配那個三天兩頭上公司纏你的那個方香如!」她推著他,想要分開一些距離。這麼貼近,是很不妥當的,她會亂了心思而無法思考。

  「青雲!用點心好不好?我們是情侶!」雷拓皺眉,真不知該拿她怎麼辦了。

  青雲不掙扎了,坐在他腿上挑高眉。

  「你倒是說說,所謂的情侶都該做什麼?你儂我儂,含情脈脈?多老土!正常人那是那種談法!我才不信!」

  「說你愛我!」他要求,因為青雲從來不肯說。

  「我不要!」她拒絕得很肯定。

  「我是你的情人!」

  「那是你說的。」

  「青雲!」

  她捂住他的嘴。

  「先解決雷煌的事再談其他,如何?」

  「既然如此,我也要知道念恩的身世。」雷拓拉下地的手,用力親了下。

  「這時候你倒有乃父之風了,一點都不吃虧,標準生意人的本色。老實告訴你,我比較欣賞那個老實單純又會任我欺負的雷拓。」她揚著下巴瞪他。

  「我一直都是那種人不是嗎?只不過,追求你可不容易,出奇制勝未嘗不可。」天知道他追她追得連老天都快為他掬一把同情之淚了。

  「先說你那堂哥吧!我只知道他父母雙亡,未婚,那其他的呢?為什麼他一直住在海外?有沒有談過戀愛?有沒有纂奪你位子的野心?」她一古腦兒說出她的疑問。

  雷拓嘆了口氣。

  「他死不肯接我的位子,我求他好幾年了!我爸也找他談過,但他志不在此。他一點野心也沒有。」

  「我不信!」

  「他在美國修商業學分之前已拿過兩個法學學位,並且與人合伙開了一家事務所,幾年來業績一直非常好。讀商並不是他的興趣所在,但他為了報恩而修學分,而且還答應我爸,在我無法獨當一面之前,他會幫忙管理經營旗下的事業,可是期限只有五年。其實我們並沒有幫助他多少,他父母留下的錢就足夠他豐衣足食一輩子了!而且他一直住在美國,我們能照顧的也很有限。」雷拓摟緊青雲。「他的感情世界是個謎,他十五歲到二十五歲那一段歲月對我們而言更是陌生。那一陣子,他消失了,沒有人找得到他,他也不與任何人聯絡,而他銀行中的存款也沒有動用過!我與爸爸先後在美國運用各種管道,就是找不到他,當時很怕他意外身亡--想不到他再出現時,已是個名律師了,並且絕口不提那十年間的事!」

  「在五年前--雷煌今年快三十歲了是不是?」青雲叫了出來。這雷煌出乎意料之外的神祕,外加很複雜。五年前應該還是雷煌的失蹤期呀!怎麼辦?

  她的血液振奮了起來,好奇得半死。「雷煌一點酒量也沒有,為什麼?」

  「再四個月他就三十歲了。至於他不沾酒,這回事只聽他提過一次--被一個傢伙整過之後,他就從此不再沾酒;不過他也把那人最關心的一個案子弄砸了,至於詳細情形,他只是笑了笑就帶過了,不多說。」雷拓攤了攤手。

  「我知道的就這麼多,滿意了嗎?」

  「你想,他那十年是不是去混黑道?」

  「不可能,雷煌是非分明,嫉惡如仇,否則他不會當律師。你非要這麼關心他嗎?我會生氣哦!」

  「他那人太陰沉,我死也不可能喜歡上他,我比較喜歡我的情人單純些,又可親些,那樣坦坦然然的不必耍心機,你比較合我的胃口啦!」她安撫的親了他一下。

  「那--該談談念恩的生父了吧?你剛提到的五年前,正好是君華懷念恩的時候吧?」雷拓銳利的指出。

  「是呀!」青雲苦惱的低語:「天知道是好是壞!就在你堂哥失蹤那一段時間,被君華碰上了,二人並且有了一段露水姻緣--小念恩就出生了,雷煌有可能早忘了君華,可是君華死死認定從一而終的信念。你不是一直懷疑念恩有雷家的血統?你猜對了。」現在說出來也沒什麼大不了了,反正雷拓總會知道的,只要他不對雷煌提起就行了。

  「雷煌知道了一定會很震驚--」

  「你不可以說!」青雲叫了出來。

  「這事輪不到我來說。我那有這麼多嘴!」

  「是呀,我們只能乾著急而已。雷拓,我們不要結婚好不好?不結婚,同居就行了。我承擔不起雷家少奶奶的地位。」青雲依著他的肩,有些不安的低語。她不想高攀,不想聽到人家說些飛上技頭的諷刺言語。雷拓是她生命中唯一能接受的男人,她又不願嫁他,只好同居了。

  「行不通的!如果有孩子了呢?當私生子養嗎?這對孩子太不公平了!」

  雷拓頭疼的看著她。早知道這是她最大的心結。

  「如果有孩子--我找個男人嫁了,再與他離婚不就成了!」青雲異想天開的說著。

  「青雲!我不許你有這個念頭!你是我的!」雷拓氣憤又心急的吻她,吻到她意亂情迷,很乘人之危的引誘她開口--「說愛我。」

  「不--」

  「不說嗎?不說嗎?那今晚我要留下來嘍,以行動來證明--」他開始解她鈕扣。

  「我愛你!」青雲嚇得半死,立即叫了出來。

  雷拓放開她,走到門口:「我得走了,否則我無法控制自己接下來會有的行為。我愛死你開口的神情。我愛你,晚安!」

  青雲走在他身後,停在門口,又氣又羞的瞪他,卻又有著更多的不捨。

  他低頭親了她一記。「早點睡,晚安。」

  她關上門,反身背抵著,捂住雙唇,滿臉的百味雜陳卻掩不住唇角暗藏的笑意--她說了--

  與雷煌才由超市採購完,坐電梯上了他住的十二樓,卻看到雷煌突然眉頭皺了起來--緊緊握住她的手,並且拉到身後。她還來不及發問,電梯門已開了,門外,正站著一個黑衣男子,一雙深黑的眼含著譏誚;這男人全身上下一股黑社會人物的味道,尤其他襯衫襟口延伸出的碧綠與火紅的火焰刺青極其嚇人。

  「我師父說你一定感覺得到,果不其然。」男子笑了。

  「那老傢伙來了?」

  「他去日本。我來台灣辦一點事,明天下午轉往香港與師父會合。」

  「找我有事?我好久沒與他搶案子了。」雷煌打開門跟男子進去,才看到屋內另有個男子正笑嘻嘻的看著他。這回,雷煌的眼神是懊惱的,而沙發上那個俊美又安適的男子笑得更得意了。「防得了石強,可防不了我!雷,你躲得夠久了吧?!」

  「孟冠人,你來台中做什麼?現在全台灣都有孟家的特務在找你,你來自投羅網嗎?」

  「找得到我算他們本事。女朋友嗎?好標致的小姐,介紹我們認識如何?」

  「不必了。」他轉身看向君華:「你去做菜,預備五人份--」他問石強:「待會有客人來嗎?丁皓?沈拓宇?」

  「我等會得走了。」石強搖頭,眼中閃著深沉的眷戀,再也不語。

  孟冠人搭住雷煌的肩:「丁皓結婚二年來成了住家型的男人了,而且他那兒子正滿一歲,很難搞定,那有空來?浣浣現在又大腹便便,他得一次照顧兩個。沈拓宇也去日本了。主要的,我想向你們律師樓借幾份機密檔案來看看,可是夏約克那傢伙死也不肯借,怕東方磊搶走你們的生意,你是老板之一,只好找你了。」

  「你倒是很清閒。」看來看去,孟冠人似乎永遠是閒人一個。

  「我那有!我這回來台中是給石強引路,會會他那律師情人;我可也是忙得很,耿老大想退休,我正在替他物色人選。」

  「他不就是相中你了嗎?你還是他的準女婿!」一年半前孟大帥哥已成為耿雄天獨生女耿靜柔的未婚夫,二人差的只是進禮堂這道「手續」而已。

  「他早死心了,不過,開出的條件是我得替他找接班人。」看了一下石強。「你先去處理自己的事吧,資料明天給你。」

  石強點了一下頭,迅速消失在門口。

  雷煌深思的看著門口。

  「二年來,他學得很快,也很拚命。為什麼?」

  「為了能早日回來,以配得上那女孩的身分出現。」孟冠人笑了笑。「你也陷進去了,無一倖免。你不會打算一直消失下去吧?你已經消失五年了。夏約克氣得半死又無計可施。」

  「會回去的,也許就在年底。」

  基本上,雷煌與東方磊應該算得上是對頭;一方受命於聯邦調查局的特遣部隊,另一方是自由俠客;又同是以律師身分為掩飾,當然會有些不同。不過,在沈拓宇的攪和之下,早已敵我不分了。

  「少了你,東方磊真是消沉不少,人真的不能沒有對手。」突然,孟冠人手上的手表發出叫聲,並且閒著紅燈。「洛洛在找我。」孟冠人起身。「我得走了。」閃紅燈是表示有好玩的事將發生,他不去摻一腳怎麼行!出門前還千交代萬交代:「早上六點我會來取資料,拜。」

  這些人來去自如,並且沒一點顧忌。雷煌關上門,走向廚房,君華正忙碌的東切西煮,桌上已有一道魚,一道炒青菜。

  這背影讓他感動,一個在廚房的女人--

  君華盛好一道盪,轉身往餐桌一放,才知道雷一直在看她。她笑了笑。

  「你的朋友們呢?」

  「都走了。」

  「看起來都相當特別。」那是事實。那些人身上的氣息與她這類平凡人像是兩個世界的人;同時也擁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雷煌只是眉頭一挑,並不願多談。他低頭沉思了下,才像決心說出什麼的看著她。

  「嫁給我吧!」

  君華呆楞的看著他。這人在說什麼呀?就在廚房這種地方,突如其來的起了結婚的念頭,居然向她開口求婚!

  「你甚至還不夠了解我的一切,與--其他重要的事。」

  「無所謂。」

  「你會在乎的。」她熄了火,端最後一道菜上桌。「為什麼突然想娶我?」

  「你適合我。」他吃了一口菜,笑道:「幾十年沒吃過中國家常菜了,你手藝不錯。」

  他沒再提婚事,彷佛那事已然決定不必多說;君華卻無法像他一樣平心靜氣。他要娶她?!沒有熱戀的過程,沒有真正的了解,他甚至還不知道她為他生了一個小娃娃!似乎只要二人成為夫妻,所有的事都不必去重視,只因他覺得她「或許」會是個適合當妻子的女人,她的價值也只有如此了!是不是?他會是這樣現實又冷血的人嗎?

  在他埋首吃飯時,她低低吐出:

  「我不想結婚。」

  雷煌停著,盯著她有些氣憤的面孔,聳著眉--

  「你在賭氣,以為我太草率太沒誠意,而你不要一樁沒情感的婚姻是嗎?」

  「是的。」她點頭,不理他話中的譏誚,眼神相當認真。「而且。你甚至沒問我是否有孩子。我沒結過婚,但我有一個女兒,你能接受她嗎?」

  她期待著雷煌的反應。但令她失望的,雷煌僅只揚了下眉,口氣平淡:

  「這的確不在我的意料之內。不過,多一個女兒並不會造成我經濟上的負擔,你以為我該在乎嗎?為什麼我該為這件事實而放棄你?你是個好女人,可以為我經營一個家,與你相處是件愉快的事,恰巧你也不排斥我,為什麼不結婚?」

  他看著她,而君華也正視他。她以心讀他,所有不滿與氣憤的情緒漸漸沉淀後,她用另一種心態來解讀這一次求婚。

  他喜歡她,喜歡到願意與她共組家庭。雖然沒有甜言蜜語那一套,但他卻已在心裡認定她,與他辦公時的態度一模一樣。他的胸襟也開朗得嚇人,可以毫不在乎她是個有孩子的未婚媽媽,因為他既認定了她,也就連帶接受她所有的一切事物。早知道他是與眾不同的。

  嫁給他,是她衷心所盼,只是沒想到會輕易成真,這反倒令自己有些遲疑了,才會有剛才那一連串的情緒反彈,但他眼底所流露的讓她看到他的真心。

  他不懂得溫言的表達,只一味的行動,才會造成她心中的不安。

  她倏地一笑,將長髮撥到身後,形成一個漂亮的弧度,展現無限的風情與俏皮,她輕道:「不在意嗎?我有個小女兒,你該在意的,你有百分之百的理由去在意。」

  他沒問,只是看著她。

  而君華反倒埋首吃飯了。

  「君華?」這是第一次他叫她的名字,聲音溫柔極了。

  君華吞下飯,擺好碗筷,慢慢的道:

  「我的女兒叫史念恩,今年四歲。正確的年紀,應該是三歲又八個月,在美國受孕。她的父親外文名字叫做--雷。」

  在她說到小念恩的年紀時,雷煌已緊緊盯著她,眼中有了明白的光芒。直到她說完,雷煌失態的站了起來,並且抓住她的雙手。

  「你--」這是他第一次失控。

  「這孩子的誕生讓我開始有了活下去的目標和勇氣。我不後悔生下她。」

  她突然忍不住輕吻了他一下,想起了小念恩與他的相似。

  「為什麼?」他仍不知道當初她為何要獻身於他。

  「那是一段很長遠的故事了--」

  這一天趁約談客戶之便,雷拓到「雷氏」企業大樓探視父親。自從二個半月前成立「雷龍」之後,他就極少回家,根本可以說是沒有!而父親沒去找他是不想讓他分心,可是今天他的確有來見父親的必要。他知道上星期父親會去過他的公司與青雲談了一下午的話。父親心中在想什麼?對青雲又是什麼看法?

  雷明揚悠閒的喝著香片。在這間私人休息室中,充滿了四面八方的陽光,映著滿室綠色植物與古樸的藤椅,顯得生氣盎然又充滿古意。裊裊的香片香氣四散,好一個悠閒的午後時刻。

  「難得會想來看看我,有什麼事嗎?」他端了一杯茶給兒子,其實心中早已了然。

  這個獨生子,沒有遺傳到他的精明世故,倒承繼了他亡母十成十的藝術細胞,連長相也是。他一向是個開通的父親,才會讓他捨建中而到維也納去,並且一學就是七年。可是偌大的事業畢竟不能無人繼承。雷煌有自己的志向,雷拓也是。但雷拓到底是自己的兒子,比較有理由去強迫。三年下來,雷明揚也深深體認到兒子的確無心於事業,也不會是一個成功的企業家;他太正直、太真,學不來虛應與狡猾那一套。他開始心急了,不知該如何是好。

  後來輾轉得知兒子心中一直暗戀著司機老江的女兒達二十年之久,心中開始有了些留心。以他事業之大,實在不必再以「和親」這種落伍的方式來壯大產業。可是,如果能在兒子心儀的情況下,培養一個優秀的女強人來接管雷氏,未嘗不是一條路。尤其在得知江青雲在業務界的威名後,心中的計畫更踏實可行了。因此才會有百貨公司進櫃刁難那一幕。江青雲是可造之材!

  兒子不諳追求之術,也缺少機會;他與雷煌就在一旁合計幫忙,成效果然很好。成立那間破公司並不是為了考驗雷拓。而是為了考驗江青雲。老實說,他很滿意。

  尤其在當面會過她之後,心中更是點頭如搗蒜。也許有些凶悍,可是這種精神他欣賞。

  「爸,你去看過青雲?為什麼?」雷拓有絲憂心。不知道父親心中打的是什麼主意。

  「她在咱家住了二十年,我都沒見過,看一看也是應該的。何況她是你那間公司的重臣。」

  「你問了她很多問題,但卻沒有表明身分。」

  「是呀,這樣才能真正了解你公司的營運狀況。」

  「要讓公司在三年之內成功並沒有問題。」雷拓很慎重的說著,並且拿出計畫表。「不出二年,我們公司就可以轉虧為盈。」

  「我相信。」雷明揚點頭。「而你成功之後,真的要再去奧地利嗎?雖然這是我們交換的條件,但要學藝術不一定要去那麼遠呀!這一去又不知是何年何月!」他開始用心理戰術。

  雷拓搖頭。

  「維也納會是我短期進修的地方,目前K大已與我接洽,要聘我當他們戲劇系的教授;但因目前公司尚未上軌道,我還沒接受,我想我會留在國內教書,並且繼續創作。」這樣比較周全,因為他放不下青雲,怕青雲趁他不在時飛掉了!

  兒子的心思他那有不了解的?他意味深長的笑著:「你知道,我不會逼你,但是,我真的很想享受含飴弄孫的樂趣。如果沒有對象,你不會反對相親吧?」

  雷拓小心的看著父親,像在探索什麼似的--

  「爸,您是個開明的父親,應該不會有所謂的門戶之見吧?」

  「那要看情形。現代所謂的門戶之見是學歷、氣質與思想上的契合,如果看上不三不四的女孩,再怎麼說我也會是個頑固的父親。」

  「爸,依您看,江青雲這女孩如何?」

  「很有能力,但不是相夫教子型的女人,你制不住她的。雷煌還有些可能!」

  「娶老婆又不是較勁,還要比誰制得住誰!二人覺得適合就行了呀!而且--公事之外,她很可愛,也有天真的一面。」雷拓不自覺露出一個傻笑。腦中浮現出青雲種種的好處,與親她嘴時,她的萬般無措--

  「想娶她當老婆?」

  「是的。希望爸能答應。」

  雷明揚笑道:

  「我答不答應不是問題,人家要不要嫁你可不知道!以她性格之強悍,會接受一個溫和沒個性的丈夫嗎?」

  「我不是沒個性!」他只是沒脾氣而已。但他有他的理想與方向,這是什麼也不能動搖的。只不過,在商言商,他的與世無爭倒成了一種「無能」的代表。他並不在意不相干的人會這麼想他--青雲也會這麼想嗎?

  「身為你的父親,我當然了解,可是她明白嗎?你有沒有讓她看過你商業以外的表現?」

  這一說,使雷拓有些了悟,興奮的看著父親。

  「你是贊成的?!」早該知道的!

  「老江夫婦生的孩子不會有差錯;不過,她的確比較精明能幹些。你看上眼了,我的反對能起多大效用?還不如樂見其成。可是你未免也太遜了,暗戀人家二十年,追求又不得法,才會讓別人為你捏一把冷汗,你還打算讓我們等多久?」

  「我會盡快將青雲娶過門!明天我就去訂戒指!」雷拓直點頭,腦中開始想著青雲披嫁紗的風情,會是怎生的千嬌百媚?心中不禁有些飄飄然。

  然而,當一切浮面的喜悅沉淀過後,雷拓皺起了眉頭--這事有值得懷疑的地方。

  「爸--你心中在算計什麼?」

  「有嗎?」這兒子畢竟不笨。雷明揚很無辜的反問。

  「爸。」雷拓拒絕這種規避。

  「好,好,我承認我是有些私心上的打算。」

  「什麼?」

  「呃--她是塊可造之材,也許可以代你承繼我的事業,這挺兩全其美不是嗎?」

  「我不贊成!」他不曉得父親這麼會打算盤,居然把他的婚姻投入了附加利益!

  眼見兒子就要噴火,雷明揚先聲奪人道:

  「先聽我說,這並不算是利用,假使你們成為夫妻,你想她會放棄工作安心當你的『閒』妻『涼』母嗎?機會畢竟不大,那麼同樣是工作,為什麼不乾脆替自家人做?我會這麼想也不過是順便而已,反正你是不可能接我的工作了,恰巧你心儀的人有這個能力,怎能說是我在利用她呢?」

  父親說得也對,可是一旦想起這婚姻背後有了這層利益關係,談起戀愛來就失去了原本的那一股真誠。娶青雲,是他一生唯一所盼;而雷氏企業肩負數萬員工生計,是一個沉重的擔子,想讓青雲來替他背負,他怎麼說也於心不忍!

  「爸,別這樣子。不管將來青雲會不會是個職業婦女,我都希望能讓她依興趣去走,不要有一絲勉強,更何況是讓她擔上一個沉重的擔子!這對她並不公平!而且,你這樣計畫,只會讓我的追求顯得別有居心。」

  「你這孩子--」雷明揚嘆了口氣,早知道這種事不能太早說的,看吧,他這個正直的孩子反彈了!若非兒子太正直,正直到適合往學術界發展,正直到無法迎合商界的虛偽造作,今天他那會這麼累?兒子有念書的天份,所以不管那一類的學位都可以手到擒來,但是他這個哈佛商業碩士卻無法安穩的立足商界--

  「爸!」他要父親做下承諾。

  「好!好!我不會再提這件事行了吧?反正我老當益壯,再做個二十年應該還死不了,到時候希望我的孫子能繼承我的位子!」

  「爸!」這一次,雷拓是有些愧疚的。他當然知道父親不年輕了,當別人這一把年紀時,早已有子女在旁協助事業,隨時都有承接的準備,而自己的父親卻仍須獨力承擔一切工作,身為子女的他不能代為分憂解勞,他當然愧疚雷明揚開朗一笑。

  「別這麼低調!早些讓我抱孫子我就心滿意足了。」端起茶杯與兒子以茶代酒喝到盡興,他們父子已好久好久不曾這麼親近了。雷拓突然想起雷煌與君華的事,遲疑著要不要對父親提起。雷明揚見他欲言又上,笑道:

  「有話就說。」

  「雷煌有中意的女孩子了。」

  「哦?」這事倒令他驚訝。雷煌的性情最讓他無法捉摸,看來又冷淡無情,那裡像是會陷入情網的樣子?然而,仔細去回想,雷明揚腦中已然浮現一個溫雅的面孔,於是脫口而出:「是那個小秘書嗎?」

  由兒子詫異又佩服的眼神中,他知道自己猜對了!

  「他應該是個認定後就馬上行動的人,也許他已打算向那小女人求婚了。那女孩是個居家型的女人。」

  「爸,這其中還有一段往事。」

  「怎麼說?」雷明揚馬上表現出好奇。

  於是,雷拓說出五年前君華與雷煌曾有過的那一段往事。對於雷煌失蹤的那十年空白,雷拓完全不知情,倒是雷明揚心中有幾分明白。

  「這倒奇怪了,也算是緣份的一種吧!」

  「這段過去式,並沒有結束,因為那女孩懷孕了,而且,如今女兒已經四歲了。」雷拓是想讓父親知道雷家的下一代有著落了。

  「什麼?!那雷煌知道嗎?」

  「早晚會知道!」

  雷拓撫著下巴,想著如何暗示雷煌這件事--

  而盯著兒子看的雷明揚心中則正計畫著雷家兩場婚禮一起辦的盛況--

  二人都無語,靜謐的小休息室陷入祥和悠然情境中,只見裊裊的茶香彌漫--

今生只為你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