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只為你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七章



  君華要結婚了!這消息嚇得青雲一直神魂不清!怎麼會那麼快呢?雷煌就這麼個心血來潮,想著老婆,然後對君華求婚,而二人就打算共組一個家了!

  方便的是二人正好有了女兒,幸福的遠景可期。

  真是的!她還以為有得磨哩!雷煌真是人不可貌相,昨天她才知道雷煌在美國是個名律師,有他自己的律師樓;並且生活精彩刺激,根本沒有纂位的打算!害她急得半死,拼命幫雷拓打江山。

  「青雲,吃飯了,你這隻野馬,一出去就溜得不見人影,是生是死也不讓我們知道,你爸上回很生--氣。」江母端菜上桌,接續著剛才的叨念。

  她真是挑錯日子回來了,那裡知道今天正是母親輪休的日子!老媽有全天的時間可以用來罵她。

  「媽,拜託!我在吃飯,別讓我消化不良好嗎?」

  「你就是欠人罵、欠人打,才會長成這種個性,一點也不懂三從四德,沒一點女孩兒家的樣子,都二十七歲了還嫁不出去!上回老李呀,就是廚師嘛,直問我們抱外孫了沒有,他女兒的孩子都上國中了,我都不敢講我女兒嫁不出去!」

  端著滿滿的飯菜,青雲移向房間避風頭,可是江母這回大概是真的生氣了,就跟在她屁股後面叨念不休,簡直打算把二十七年來的不滿一次說完。

  再說下去她真的快翻臉了!老是提她個性不行,脾氣不好,長得比夜叉還糟糕,偏又眼光高,沒人敢要--

  「你到底要我怎樣啦!我要回公寓了!」青雲碗一丟,拿著皮包就要走。

  「你看看!就是這種說不得的個性,念你沒兩句,你就翻臉。我是你媽耶,連我你都敢擺臉色,那別人犯到你不就完了?!你這麼一副小霸王的脾氣,你當你是王永慶的女兒可以擺姿態給人供著啊!」江母跟到門口,仍是罵個不停。

  老實說,青雲還真有點遺傳到其母罵人的本事!

  「我一到家你就罵人,我再笨也知道要躲!明天還要上班,我回去了。」

  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打開皮包拿出一袋錢。「喏,給你們用。」

  「你那來這麼多錢?你上回說換了工作,是什麼樣的工作?繳完貸款還能剩這麼多給我,喂!你別是找了個不三不四的工作吧?」江母拈著手中厚厚的一疊鈔票,滿心疑慮。女兒每月要交三萬元的房屋貸款,以前每個月頂多交給她伍仟元,這回居然上萬塊,怪不得她要疑惑了。

  青雲氣得發暈,冷笑道:

  「你女兒這種姿色沒本錢去當陪酒小姐,你放心,加上不懂撒嬌嗲那一套,就更不用說了。你以為你生了一個大美人哪?做什麼都方便?」

  「那你到底在做什麼工作?總要讓我知道呀!你就是什麼事都自己決定,不告訴父母,老讓我們牽腸掛肚,又來怪我們嘮叨,我說生了你還真是費心力。」

  「我要回去了,我現在的工作勞心又勞力,做得像牛一樣。」早知道就別回來,才交代完轉身,差一點點就往一具男性胸懷中投去。猛地煞住身形比青雲更早一步反應的是江母。

  「大少爺,您怎麼過來了?是不是主屋那邊有什麼事要我做?」江母連忙走了出來,並且笑得殷勤,那裡還有剛才罵人的死板面孔!

  青雲眼睛朝天,將皮包往肩上一甩。

  「我走了。」

  雷拓伸手抓住她的手。

  「青雲,我來找你。」

  「承蒙您看得起,我可不敢承受!」只要站在雷家的土地上,她永遠有低人一等的感覺;進而對他也不可能擺出好臉色!身分的懸殊再次重重壓住她的心頭,形成一股--巨大陰影。

  「你這是什麼態度,當心你爸知道又來打你!」江母又罵了一句。

  雷拓連忙笑道:

  「江媽,我與青雲有事先走了,我是來找她的,你好好休息,再見!」立即緊抓著青雲快步走出後門。

  「放開!」走了好一段路,青雲努力的想甩開雷拓的手,可是有時候雷拓並不是那麼好打發的人,他一堅定起來她可奈何不了他。比如現在就是。

  從雷家的後門走出去,是一大片青山綠水的景致,並且規畫良好。他們一路沿著綠地走,在一片樹林中佇足。他拉著她一同席地而坐,青雲一時掙脫不開,跌入他懷中,居然迎上雷拓侵略式的深吻中;他很急切,像要侵略她的心,也像是要吻掉她新築起的那層防備--

  青雲雙手成拳,原本打著他的肩,可是他根本不怕痛;反而她打得無力了,手酸之餘只好乖乖順從他的吻,漸漸不自覺的摟著他的腰,任他侵占了--

  當她開始感覺自己看到藍天時,才知道自己躺在草地上,而占住一大片藍天視野的雷拓,正閃著灼熱的眸子看著她,眼光是從未見過的深沉,並且灼人。

  意識漸漸清晰,她抬起手,輕沿他俊朗的五官行走;卸下溫文面孔的他是有些嚇人的,而她仍為剛才的狂吻激蕩不已。他在怕--

  「你怕什麼?」她問,發現自己的聲音沙啞無力。

  「不要在我們之間劃上等級之分,我仍是我,你也還是你,我苦戀你那麼久,好不容易你才有些動心,不要再因物質生活上的差異來否定我們之間的感情,我受不了這個!青雲--青雲--你本來就是一個豁達的女孩,為什麼偏要對我有門戶之見?難道是因為你真的太習慣欺負我了才要處處刁難我?」雷拓真誠的說著,不容青雲有一點逃避。難道真的是因為他對她太好,讓她一點都不珍惜嗎?

  「你不是我,當然不了解我的感覺。雷拓--我不豁達,我真的介意!」

  她枕在他的手臂上,有些無助的說著。

  她愛他,真的愛他!發現了這一項事實簡直令她欲哭無淚!什麼時候的事呢?當自己發覺時才知道那份愛已深刻得無法自拔。

  「不要企圖逃開我,如果你真的介意,我們可以想一個辦法。」

  「還能有什麼辦法?同居嗎?倒是可以,你住到我那兒,反正君華快成為你堂嫂了。」但她仍記得雷拓堅決反對同居的方式。

  「我要在合法的情況下與你住在一起。同居免談。」他腦子裡已千折百轉,但還在考慮要不要說。

  「還能有更高明的辦法嗎?這時代已不興溫莎公爵那一套了!台灣就那麼點大,你想與我私奔嗎?」這更不可能。

  雷拓橫了她一眼,淡笑道:

  「乾脆送你爸媽一筆退休金,然後把他們掃地出門!」

  青雲的反應是跳起來大叫。

  「不行!我爸媽才五十出頭,至少還能活個三十來年,現在就要他們退休,以後的日子要怎麼打發?何況他們的朋友全都在這宅子裡了,一旦走出電家,他們真的會成為孤單老人!你少出餿主意!」

  「你父母的工作是你最在意的事,致使你不肯嫁我,我還能怎麼做!只要你父母走出雷家,那麼你就可以嫁我嫁得毫無芥蒂了,不是嗎?--」

  「你只會想到我這邊,你怎麼不想想也許你爸根本不會允許你娶傭人的女兒?」

  「他一向尊重我的決定,我早已向他說了。」

  「你--說了?你是怎麼說的?」青雲大為緊張,沒想到雷拓居然向雷明揚說過了。

  這會兒,雷拓可不多說了,只是聳聳肩。

  「他不反對就是了。我說青雲,我們與雷煌同一天結婚可好?」

  「不好,你不交代清楚,接下來就別談!你老爸知道我嗎?知道我是他司機的女兒嗎?」青雲可不放過。

  「他知道,而且他想與你正式見面,就在明天,全國飯店見。」

  「不要!」她大叫出來,伸手就往他身上捶。「你居然擅自替我決定,我不要見你爸!我根本不想當你們雷家的媳婦,明天我不要去!」

  「我要是會英年早逝不是沒有原因的!」雷拓任她打,喃喃低語。

  「我--我--你去死啦!」青雲猛地住手,轉身就要跑開。她手都打紅了,可想而知雷拓也會很痛--

  「青雲!」雷拓兩三大步就追上她,由身後緊緊摟住她的纖腰,深深聞著她秀髮上的香味。「嫁給我--嫁給我--好嗎?我會疼惜你的,你愛怎麼打我都沒關係--」

  她在他臂彎中轉身看他,內心交戰不已--水光盈然的雙眸有遲疑有不安--及更多的不捨--終於仍是什麼也沒說,咬住下唇,投身入他懷中,沉浸在他無邊的深情裡!

  江青雲,你是個幸運的女人--她這麼告訴自己--

  念恩被她父親--雷煌接出去玩,並且帶回雷家給雷明揚看。君華則開始著手打包行李。

  雷煌不興黃道吉日那一套,決定下星期天結婚,已開始叫人整理新房;而她當然就得慢慢把自己的東西搬過去。住了四年多的地方,還真有些捨不得。

  青雲則是因為晚上得去見雷明揚,緊張得無心上班,乾脆休息一天,並且幫君華打包。

  「說過不會再去美國,這回我看是要長期定居了!」青雲癱在床上嘀咕著。一下子要搬走兩個人,這三房二廳的房子霎時變得清冷,連她也想搬走了。

  「我會常回來的,而且我也不是一嫁人就去美國啊!雷煌說年底才回去。得等雷拓有能力接掌公司之後,他的承諾才算完成。」

  「雷拓有能力?等著吧!我並不是看不起他,而是他的個性不適合做生意。」

  「所以雷煌與雷拓的父親才打算撮合你與雷拓啊!」君華笑道。

  「什麼意思?」青雲坐了起來,皺眉問。

  君華疑惑道:「你不知道嗎?雷伯伯早相中你了,並且暗中觀察你好一段時日,想培養你當他的接班人:因為他自己知道雷拓不適合繼承事業!」

  「雷拓知道這一點嗎?」青雲的神色凝重了起來!原來她在他們眼中是有利用價值的!去他的大產業!她何苦找罪受?而雷拓的真心--也是因為這附加利益嗎?

  「應該不知道吧!雷煌告訴我,雷伯伯交給雷拓那間公司的條件是,如果他經營得起來,就不再逼他繼承他的事業,並且放他回去學音樂。事實上那間公司是用來考驗你的能力。」君華坐在她身邊:「別懷疑雷拓的真心,他愛你二十年了!你不應該污辱他的感情,他太真了,所以不會做假,而且沒一點敏感度,你應該是最明白的人,不是嗎?就是因為他學不會算計別人才當不成接班人,那會合計別人來設計你呢!」這一番合情入理的說詞,令青雲心中霎時好受不少。至少,她是該了解雷拓這一點的--他是真的愛她,愛得相當凄慘,她那能再對他誤解?她該為自己懷疑的念頭感到羞愧。

  「雷明揚真是隻老狐狸!難怪他不會反對雷拓娶我!」現在她反而不怕去見雷明揚了!「即使我將來真的成了雷拓的妻子,我也不要做得像牛像馬!」

  「不想也很難,重擔全放在雷拓身上你會坐視不管才怪!我想雷伯伯早將你的脾氣摸得一清二楚了,到時候如果你能閒在一邊的話,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

  「我討厭這種感覺,好像任人擺佈!」她又倒回床上,隨手抓起小念恩的衣服玩。

  「其實也可以反攻啦!只要你一直懷孕,雷伯伯與雷拓準會將你捧在手心,一點也不敢把工作推給你!你也樂得清閒,到時不要喊無聊就成了。」君華出了個餿主意。

  一顆枕頭正好打中她的臉。

  「你當我是母豬呀!專事生產!與其如此,還不如認命一點去當女強人。」

  她當然是想要孩子的,可是要是一直生一直生--光想就十分恐怖--她與雷拓的孩子--老天!她不得不想共同創造孩子得有的肌膚之親--哦!羞死人了!她一個黃花大閨女居然想這種事--心裡影響生理,她覺得全身湧上一股燥熱--

  史君華眨著眼,很壞的湊上一句:

  「怎麼,想到『很色』的事情是嗎?雷拓的身材如何?」

  「史君華!你--你可惡!別以為現在有雷煌當靠山我就奈何不了你!」

  青雲被點破心思,雙頰通紅,卻又不知如何是好。

  「青雲,對這種事不必害羞,能與自己所愛的人結合是最幸福的事;生兒育女更是天經地義的,你是個好女孩,值得雷拓終生疼愛。」君華抱住她,低低的說著:「一旦你嫁給雷拓,想想看,我們就是妯娌了,多好的事!這樣即使我遠嫁海外,也不必怕會斷了音訊。青雲,我們有一輩子的緣份。」

  「是啊,你已經想那麼遠了--我可沒想過。」

  「想當初你收留我時--」君華忍不住提當年。

  「別提那個。過去就算了。」

  「你不會知道我有多感激,然而這恩情卻是窮其一生報答不完的--」

  「君華!」青雲皺眉,並且渾身不自在。

  「青雲,能認識你真好。」君華由衷道,不怕被青雲打斷。有些話不說不行,而她心裡真的很感激青雲!

  「你好肉麻,我聽不下去了!」青雲故意大叫,而在一陣眼波交流後,兩人都意會的笑了,摟抱在一起又哭又笑的互道珍重--

今生只為你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