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骨丹心 線上小說閱讀

《俠骨丹心》梁羽生

《二○一六年一月一日版》
《好讀書櫃》典藏版


第一回 荒山隱士迎佳客 美酒甜言惑少年


  陶潛詩喜說荊軻,想見停雲發浩歌。
  吟到恩仇心事湧,江湖俠骨恐無多。
  ──龔定盦己未雜詩


  空山寂寂,鳥鳴嚶嚶,猿響寒嚴樹,鳥鳴山更幽。在猿啼鳥語之中,卻忽有空谷足音,踏破了荒山的寂靜。

  這是一個披著滿身風沙的少年,他是武當派掌門人雷震子的關門徒弟秦元浩。此時正從險窄崎嶇的徂徠山道上經過。

  徂徠山是在山東西北部的一座名山,在泰安縣之南,與泰安之北的泰山遙遙相對。山雖然不算很高,但因無甚出產,野獸也不多,山上卻是少有人家。秦元浩踏進徂徠山之後,一直就是踽踽獨行,沒有碰見過一個路人。

  雖然是踽踽獨行,寂寞無伴,但秦元浩的心中卻是熱烘烘的。他聽著山中的鳥語,似乎是在一唱一和,心裏想道:「古詩說『嚶其鳴矣,求其友聲。』鳥鳴嚶嚶,自古以來,就當作是求友之聲,我這次到東平縣去,正是廣交天下英豪的好機會。」

  在空山寂寂之中,秦元浩已經在憧憬五天之後的熱鬧場面了。「今天是八月初十,出了徂徠山,兩天之內,我可以趕到江家。八月十五才是正日,我早來三天,不知江家可有賓客到了?若是我第一個先到,可有點不好意思,不過江大俠極為好客,他一定不會怪我早到的。」

  原來八月十五這天是天下聞名的江大俠江海天的女兒出閣的日子,她的女兒江曉芙許配給他的掌門弟子宇文雄,定下了在今年的中秋佳節完婚。江海天結交滿天下,各大門派知道了這個消息,少不免都要派人來江家賀喜。秦元浩就是代表武當派前往江家道賀的。

  本來武當派人才濟濟,而以江海天的身份,他的女兒出閣,武當派應當派一個輩份更高的去參加婚禮才能表示隆重。但因秦元浩雖然只是雷震子的關門弟子,但他天生異稟,武功之高,卻在一眾同門之上,雷震子最喜愛他,有意栽培於他,故而在他學成出師之後,第一次「出道」,就叫他作為自己代表,到江家去作賀客。

  雷震子知道江海天最喜歡年少的英雄,他把本門最得意的弟子遣往江家,江海天一定會青眼有加,感到高興,而決不會嫌他失禮的。但因秦元浩是第一次出道,江家的人不認識他,所以雷震子特別寫了一封親筆的介紹信,連同江家送來的請帖,叫他一起帶去。

  此際秦元浩就正在做著廣交天下英豪的美夢。

  秦元浩正自想得得意,一陣風吹來,忽聞得沁人脾腑的桂花香味。秦元浩抬頭一望,只見山坡上有家人家,房屋倚山修建,綠瓦紅牆,頗有氣派。一看就知決非獵戶,而是有點錢的人家。這家人家的花園裏種有許多桂樹,丹桂飄香,隨風送入秦元浩的鼻子。

  此時已是日影西斜的傍晚時分,晚霞如血,在晚霞映襯之下,山坡上的野花更顯得紅酣紫醉,盡態極妍,加上了丹桂飄香,疏林裏紅牆隱現。這樣優美的環境,實是令人不忍速去。秦元浩心裏想道:「天色近晚,出了徂徠山未必找得宿頭,不如就在這家人家求宿。」但隨即想道:「卻不知道是什麼人家,師父吩咐,江湖上須得步步小心,處處謹慎,荒山幽谷之中,有這樣一家人家,顯見是不大尋常,豈能隨便投宿?我在深山野嶺裏露宿也是慣了的,找不到宿頭,又有何妨?」

  可是秦元浩因為連日奔波,此際正自感到疲倦。他深深吸了口氣,花香如酒,令他覺得好不舒服。秦元浩伸了一個懶腰,坐了下來,心道:「我且歇歇一會再走。反正也不忙著趕路。」

  忽聽得那家人家的花園裏有個少年的聲音說道:「大漠孤煙直。」隨即有個少女的聲音說道:「長河落日圓。」秦元浩在雷震子門下,乃是日間學武,晚上學文,唐詩宋詞都曾讀過一些。聽得園中的男女每人唸一句詩,不覺有點奇怪,心道:『他們不在書房裏讀,卻在花園裏唸詩,又不是整首的唸,這卻為何?」

  那家人家在山坡下面,秦元浩則是在山坡上面坐著的,花園雖有圍牆,卻擋不住他的視線。他無意偷看人家,但因好奇心起,不知不覺的就把視線投了去去。剛才那對少年男女是在花樹叢中,如今則出到園中的一片平坦的草地上。只見他們每人手裏提著一把長劍。

  那少年道:「你的『大漠孤煙直』使得對了,不過勁道尚賺不足。『長河落日圓』卻使得不對,還要再練。你看我的。」說罷,將長劍一抖,劃了一道圓圈。但見劍影如環,少年的整個身子都似在光環之中。

  那少女跟著將劍反覆的劃著圓圈,可是圈兒總劃不圓。少女賭氣道:「這麼難練,我不學了。」少年笑道:「這一招我曾整整學了一個月,才能運用純熱了,你才學了三天,就灰心了?」

  少女道:「好,這招明天再練,你再把那招『大漠孤煙直』比劃給我看看,我想知道為什麼我的勁道總是使得不足。」

  少年一劍刺出,其直如矢,只見樹上的桂花,紛紛飄下。

  秦元浩雖然不在園中,但看見桂花紛落,也好似感覺得到他那虎虎的劍風。秦元浩不覺吃了一驚,心裏想道:「這少年使的確是上乘劍法,功力也很不凡,如不知是哪一派的?」這時,秦元浩才知道他們是在練習劍術,所唸的唐詩乃是招數的名稱。

  少年說道:「出劍之時,小臂微彎,氣沉丹田,蓄勁待發,出招之際,力求其直。這樣勁道就自然足了。」少女練了幾次,出劍之時,果然也有桂花落下。少年笑道:「好,你的天資比我高,這一招行了。」

  少女道:「我和你對拆練過的十二招。喏,星垂平野闊。」一劍刺出,劍鋒顫抖,劍光鋪開。秦元浩雖然不懂得他們這一套劍法的奧妙,也知道少女使的這招,已經符合了詩的意境。果然聽得少年讚了一個「好」字,說道:「小心接招,我還你一招『月湧大江流』。」聲出招發,登時只見一片寒光,突現湧現,劍勢綿綿不斷,當真有如一輪皓月,湧出江心,而浪花四起,將江心的月影,蕩得破了又圓,圓了又破的模樣。

  這兩人對拆了一十二招,每一招都符合一句唐詩的意境,看得秦元浩目眩神迷,心中想道:「怪不得師父說江湖上藏龍臥虎,處處都有能人。這個少年的劍法不知是那一派的,但已不在我派七十二手連環奪命劍之下。」想至此處,不覺油然起了結交之心。

  心念未已,那少年唸道:「風急翻霜冷」,寒光一抹,劍影翻騰,出手快極。那少女回了一招「雲開見月驚」,這一招橫劍前推,本來是解拆少年那一招的,但因這少女時候拿捏得不夠準確,慢了些兒,勁力不足,只聽得「鐺」的一聲,雙劍相交,少女的青鋼劍脫手墜地。

  秦元浩見這少年的劍術使得如此精妙,幾乎禁不住喝起采來,幸虧驚覺得早,話到口邊,終於忍住。

  少年拾起劍來,賠笑說道:「對不住,我收勢不及,把你的劍打落了。再來,再來。」

  少女賭氣道:「我的劍比不過你,不來了。」少年說道:「咱們是拆招玩兒,你怎麼認真起來了?」少女說道:「說是拆招玩的,你為什麼存心要我好看?就算你是師父,我是徒弟吧,你也不該把我的劍打落。好,你的劍術多好,我也不跟學了。」

  少年連忙賠禮道:「我若是存心的,叫我不得好死。好在也沒旁人,你也不怕給人笑話。」

  少女道:「你怎麼知道沒有旁人?」少年說道:「我眼觀四面,耳聽八方。我說沒有旁人就沒有旁人,要是真的有的話,我還不把他揪出來嗎?」

  秦元浩聽得他們如此說話,似乎是針對自己而發,不自覺的連忙把身子躲藏得隱密一些。

  秦元浩本來是動了與他們結交之念的,如今聽了他們的說話,方才警覺倘若自己此時出去,實是大大的不妥。要知武林中人,在他們練習本門的秘傳武技之時,是決不歡迎外人旁觀的。故而偷看別人練武,列為武林禁忌之一。秦元浩心裏想道:「幸虧他們沒發現我,要不然只怕要惹出麻煩。我又不知道這家人家的來歷,還是等待到了江家之後,向同道的長輩打聽,知得清楚了,再來結交也還不遲。」

  秦元浩想要走開,但這對少年男女還在園中,秦元浩一走,只怕會給他們發現。因為秦元浩雖然無意偷看別人練武,也只好再看下去了。只聽得那少年說道:「嫦妹,咱們只是彼此切磋,怎談得上什麼傳授?這套劍法是我練了多年的,當然可以由我教你,但說到暗器功夫,我可就要向你請教了。對啦,咱們今天不練劍術了,繼續再練暗器如何?聽說你的梅花針打得出神入化,露一手給我開開眼界吧,也好讓我學學高招。」

  少年這麼一捧,這少女才化嗔為喜,說道:「你別給我亂戴高帽,我爹爹說,你的叔祖最天下第一高手,你的暗器功夫怎會比不上我?是存心要看我的笑話吧?」

  秦元浩聽了,不覺驚疑不定,心裏想道:「當今的天下第一高手,誰不知道是江大俠?哪來的又一個天下第一高手?若說這少年的叔祖就是江大俠吧,但江大俠今年不過四十出頭,怎能就有侄孫?何況也沒聽說江大俠另有兄弟?」

  少年笑道:「武功之道,各有所長,你家的點穴法與暗器功夫,我的叔祖也是很佩服的。你別客氣了,禮尚往來,你也該教教我了。」

  秦元浩起初以為他們是同門的師兄妹拆招,如今才知道不是。

  少女說道:「好吧,你既然走要看我笑話,那我就只好獻醜了。」說罷,掏出了一把梅花針,自言自暗道:「怎麼練呢?嗯,有了,這些嗡嗡叫的蜜蜂令人討厭,待我把它打下。」

  少女附近的桂樹上,正有一群蜜蜂飛來採花釀蜜。少女說罷,把手一揚,只見金光閃爍,一大群蜜蜂紛紛墜下。

  這少年喝采道:「好,好功夫,難得的是每一隻蜜蜂都著了一口梅花針,不多也不少,這手功夫比『天女散花』要高明多了。」

  少女笑道:「你倒是個識貨的行家,如今該看你的啦。」

  秦元浩見了這少女的暗器功夫,也不禁暗暗吃驚,但心裏卻最想道:「這少女的暗器手法確是高明,卻未免太殘忍了。且看這少年的暗器功夫又是如何?」

  這少年並不客氣,說道:「好吧,你要我獻醜,我也只好從命。」說罷,臉兒朝外,倏地把手一揚。

  少女道:「你打什麼?」就在少女說話之時,秦元浩只覺微風颯然,對方的暗器已然打到。原來這少年是把他當作暗器的目標的。

  秦元浩冷不及防,險些給他打著,連忙在間不容髮之際,施展「彈指神通」的上乘武學,錚、錚、錚三聲響過,三枚透骨釘給他彈得飛出數丈開外,方才落地。但秦元浩的指頭也微覺疼痛,他與這少年之間距離有二十丈開外,而且這少年是在山坡下面打上來的,打到二十丈開外,居然還有如此勁道,秦元浩也不禁大為驚駭了。

  這少年把透骨釘一發,猛的就大喝道:「何方小子,膽敢偷看我們練武,你當我們不知道嗎?快快給我們滾出來!」少女則笑道:「這小子的功夫也還當真不壞呢!」

  秦元浩本來就有與他們結交的心意,只因怕犯了江湖禁忌,才不敢出來。但如今既然是給他們發現,也就只好出去了。

  當下,秦元浩跑下山坡,躍過圍牆,到了園中,向那少年拱一拱手,說道:「小弟是武當派的弟子秦元浩,路過此地,並非有意偷窺。請兄台原諒。」

  秦元浩自報師門來歷,一來是依照江湖規矩,向對方表示尊重的意思。二來也是希望取得對方的好感,不至於對他有所誤解。要知少林、武當,並駕齊驅,乃是武林中最大的兩個門派。別人聽得武當的名頭,多少會對他有幾分尊重。

  不料這少年受了秦元浩的一揖,大剌剌的竟不還禮,卻冷冷說道:「管你是什麼武當弟子,你偷學我們的劍術,就是不該!」

  秦元浩是個外圓內方的人,也很有幾分傲氣的。儘管他想與對方結交,但聽了少年這樣不客氣的說話,也不覺動了怒氣,說道:「兄台的劍術確屬高明,但我武當弟子,還不至於是偷學別人武藝之輩!」

  少年「哼」了一聲,說道:「武當弟子又怎麼樣?好,我就領教你的武當劍術!」長劍二指,疾如閃電,陡然飛起幾朵劍花,就向秦元浩攻了過去。一招之間,連刺秦元浩的三處大穴。

  秦元浩心裏想道:「我可不能辱了本派的威名。」在對方苦苦相迫之下,秦元浩也只好拔劍招架了。

  這少年道:「嫦妹,你小心細看!」唰的一招「大漠孤煙直」,劍直如矢,使得迅捷無比,劍尖指向秦元浩的面門,竟是想刺瞎他的眼睛!

  秦元浩又驚又怒,心道:「即使我是偷窺了你的武技,你也不該出手如此狠毒!」當下只好也施展本門絕學,一招「橫雲斷峰」,劍勢一封,倏地一翻一絞,只聽得「鐺」的一聲,少年的長劍給他格開,身形斜竄三步。少女格格笑道:「我仔細看了,原來你這一招『大漠孤煙直』是可以這樣破解的。」

  這少年本來是想在意中人的面前炫耀他的劍法的,不料傷不著人家,反而給人家迫退三步,不禁老羞成怒,喝道:「好,叫你這小子知道厲害。」長劍一圈,接著一招「長河落日圓」,劍光飛舞,倏然間合成了一道光環,將秦元浩的身形籠罩在他的劍光之下,倘若給他這招得手,秦元浩就要給他攔腰斬為兩截。

  秦元浩見他越來越狠,心中火起,想道:「不還他一點顏色,他只當我是好欺負的了。」於是劍尖一挑,從光環中穿入,一招「橫掃六合」,只聽得叮叮噹噹之聲,不絕於耳,霎然間劍光流散。少年的這招「長河落日圓」又給他破了。

  秦元浩道:「可以罷手了吧?」少年喝道:「勝負未決,焉能罷手?」說話之間,疾攻三招,一招狠過一招。他這套劍法確有獨到之處,每一招都有著好幾個變化,連環三招,一氣呵成。幸虧秦元浩看過他與這少女拆招,稍微摸到一點底子,這才不至於給他殺得手忙腳亂。

  秦元浩心裏想道:「這小子不肯甘休,我若只守不攻,終須吃他的虧。」要知武當派的七十二手連環奪命劍法本來是以攻為主的,用來防守,實是不能發揮劍法之長。

  秦元浩一聲長嘯,說道:「來而不往非禮也!對不住,我可要還招了!」手起劍落,左刺兩劍,右刺兩劍,中間又刺三劍。」出手七招,快如閃電,式式不同。少女在旁邊看得目眩神搖,失聲說道:「咦,文大哥,他的劍法似乎比你還快幾分呢!」

  少年面若寒霜,他在秦元浩的連環奪命劍法急攻之下,已是分不出心神與這少女說話。只見他驀地平地拔起數尺,長劍橫空一掠。劍鋒自左而右,忽地在中途一轉。劍勢陡然一轉,出手如此之快,招數隨心轉換,這在劍術中也是極難練的了。

  這少年一起一落,劍光橫空一掠,在這瞬息之間,也使出了五種不同的招數。只聽得又是一片斷金戛玉之聲,秦元浩的連環七劍,竟也給他化解開了。秦元浩見他解得如此精妙,心中也不由得暗暗佩服。

  秦元浩讚了一個「好」字,意欲就此收手。不料那少年又攻過來,冷冷說道:「我的劍法是好是壞,用不著你來評論。哼,你們武當派的所謂『連環奪命劍法」也不見得就奪得了我的性命。」疾攻過來,身隨劍進,左一招「星垂平野闊」,右一招「月湧大江流」,劍光霍霍展開,當真是有若長江大河,滾滾而上。

  秦元浩心中想道:「此人簡直是不可理喻,說不得我只好與他認真廝殺一場了。」秦元浩有所不知,這少年倒不是蠻不講理,而是氣量狹窄,他氣忿他的意中人稱讚了秦元浩的劍法,故而非把秦元浩挫折不可。

  這少年身隨劍進,劍法展開,兇猛處有如奔雷駭電,輕靈妙又宛若流水行雲,確是不容小覷,秦元浩乍逢勁敵,抖擻精神,把「連環奪命劍法」使得凌厲無前,霎然間只見滿場都是劍光,忽東忽西,忽聚忽散,宛如水銀瀉地,花雨繽紛!場中只有兩人比劍,卻似有千軍萬馬在奔騰追逐,不多一會,雙方越鬥越緊,但見劍光,不見人影。

  這少女初時還是神色從容的注目而觀,隨著他們越鬥越緊,這少女的心情也不覺越來越是緊張。待到只見劍光不見人影之時,她已是不由自己的驚慌起來了。

  這少女怕的是「兩虎相鬥,必有一傷。」心中想道:「傷了文大哥固然不好,但若傷了這姓秦的少年,這,這也是不好。他偷窺我們練武,只不過是一點點小事,重傷了他於心何忍?而且他是武當派的榮子,傷了他只怕也會留下無窮後禍。可是,我又沒有能耐將他們分開,這可怎麼辦呢?」

  少女心念未已,忽聽得「鐺」的一聲,滿空劍光收斂。原來他們雙方都用若是快劍疾攻,有一招恰好碰上。雙劍相交,各以內力相鬥。

  姓文的這個少年與秦元浩鬥了一百來招,已知武當派的「連環奪命劍法」果是非同小可,久戰下去,只怕自己稍有疏虞,便要吃虧。故而雙劍一交,他便立即用個「壓」字訣將秦元浩壓住,不許他抽出劍來。意欲憑藉本身的內功,將他壓服。

  秦元浩正想抽出劍來,忽覺一股大力似暗流般的突然洶湧而至,衝擊他的虎口。秦元浩心道:「原來這小子居然也會隔物傳功。」本來以秦元浩的功力,他要抽出劍來,還是可以的,但秦元浩是個外圓內方的人,年輕人也難免帶有幾分傲氣,在對方緊緊相迫之下,不覺也起了爭勝之心,心中想道:「我若抽劍,他只當我是怕了他。好,我就與他較量較量內功。」當下,也運內功反擊。到了雙方的內力互相衝擊的時候,那就誰也不能收招罷手了。

  轉眼間兩人都是大汗淋漓,但秦元浩的神色還比較從容,那姓文的少年則已是青筋暴露,比他狼狽得多。原來秦元浩所學的乃是正宗內功,較為純厚,那姓文的少年所學的則是邪派內功,初交手是極為霸道。時間稍亂剋制對方不下,就漸漸變成了強弩之末了。

  內功的較量非比尋常,一個不敵,就有性命之憂。此時這姓文的少年又是後悔又是著急,心裏想道:「早知這小子有如此功力,我不如和他比劍還好,比劍不敵,最多不過受傷。如今要想轉敗為勝,除非是妹妹助我一臂之力了。」

  秦元浩此時業已穩穩佔了上風,但勝負依然未決,他必須全神貫注的來對付這姓文的少年,故此若在此時,即使一個武功很平庸的人在他背後偷襲,他也是難以分神應付的。

  這姓文的少年平素在這少女面前誇口慣了,這少女也是一向佩服他的武功的。此時地想向她求助,卻是苦於說不出口來,心裏又是著急又是著惱:「嫦妹真是豈有此理,難道她還看不出來,卻還袖手旁觀?」無可奈何,只好向她打了一個眼色。

  這少女雖然不是武學的大行家,但勝負的關鍵她是看得出來的。不過,她若上前偷襲秦元浩的話,秦元浩一定給她的「文大哥」所殺,為了一點小事,就殺了一個武當派的弟子,即使她不計後果,也是覺得於心不忍的。可是她若不上去暗助「文大哥」的話,她又怕她的「文大哥」不死也受重傷。是以她在這少年向她打了一個眼色之後,雖然拔劍出鞘,一時間卻仍是躊躇莫決。

  這少女在秦元浩的背後,她拔劍出鞘,秦元浩並不知道。但那少年所打的眼色他卻是看見了。秦元浩心裏想道:「我與他本來並無仇怨,何苦要傷了他?看他如此焦急的神情,大約就快支持不住,急於向人求助了。不如我拼著冒點危險,就此罷手,大家都有好處。」

  其實他此時罷手,並非如他所想的只是「冒點危險」,而是要冒著極大的危險的。因為雙方都正在以全力比拼內功,他若是突然收手,對方猛攻過來的話,他就可能有殺身之禍。但秦元浩是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他認為以這少年的武學造詣,他若然臨勝收手,這少年決不至於不知道他是手下留情。既然知道他是手下留情,難道還會乘機取他性命?故此他認為所受的危險,只不過是在收手的那剎那間,所受的對方的內力震撼而已,他相信以他的內功造詣,是不至於受傷的。

  秦元浩想得如意,不料那少年的動作卻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

  這姓文的少年一來恨秦元浩在這少女的面前將他較量下去,大大損傷了他的顏面;二來見這少女拔劍出鞘,卻遲遲不肯上的,心中更為憤怒。秦元浩突然收手,他不假思索,一劍就猛刺過去。

  秦元浩大吃一驚,但他畢竟是武當高徒,在這性命俄頃之間,顯出他的超凡本領,一個「移形換位」,立即便還了一招「彎弓射雕」。

  這一招「彎弓射雕」乃是攻敵之所必救,依照常理,這少年必須閃避,同時變招招架才行。但不料這少年出手之時,以為有機可乘,志在必得,使的竟是一招極為霸道的強攻招數,名為「插羽破天驕」,一招之中,包含著三個式子,必須一氣呵成,才能制敵死命的。這少年唯恐劍勢不夠凌厲,全力使出,一時間哪能收得住勢子?

  眼看雙方就要兩敗俱傷,這少女失聲叫道:「爹爹,快來!」忽聽得「錚」「錚」兩聲,就在雙方的劍尖堪堪就要刺著對方的時候,突然一條人影,閃電般的來到,伸指疾彈,秦元浩和那少年的長劍竟然在他一指之下,同時脫手。

  秦元浩這一驚非同小可,要知他和這姓文的少年劍勢都是蓄滿待發的,勁道何等凌厲道勁?這人能夠在這危機瞬息之間,同時將他們的兩把長劍彈得飛出手去,這是何等本領,何等功力!秦元浩心裏想道:「似此能為,本派之中,除了師父或者可以做到之外,松石師叔,只怕也未必能夠。他若是含有敵意的話,這,這可是不堪設想。」但看他同時也將那少年的長劍彈飛,看來又似乎有心化解,並非對自己含有敵意。

  這人是個書生裝束的中年漢子,舉止甚為文雅,秦元浩正在驚愕之際,他已經向秦元浩作了個揖,說道:「這位小哥受驚了,請恕犬子無知,文某代犬子賠罪。」

  這姓文的少年面紅過耳,說道:「爹爹,你……」那中年書生怒道:「我平日怎樣教訓你的,豈可對客人如此無禮?還不快快給我向貴客賠罪!」

  秦元浩連忙向這中年書生還禮,惶恐說道:「請不要怪責今郎,這原是我的不對。」姓文的少年道:「是呀,他偷看我們練武,我這才和他動手的。」

  這中年書生搖了搖頭,冷笑道:「笑話,笑話,人家武當派的名門弟子,你這幾手三腳貓的功夫,別人會放在眼裏?」

  秦元浩見這人痛責他的兒子,心中怒氣早已消得一乾二淨,反而覺得於心不安了。連忙說道:「令郎劍法高明,我是極為欽佩。此次我雖是無心偷看,但闖進貴府,也是不該。請容我向主人賠罪。」那中年書生聽了,忽地哈哈一笑。

  秦元浩不知他因何發笑,正自納罕,忽見這中年書生向後一指,說道:「這位封大哥才是此地的主人,我是在他家作客的。」秦元浩隨地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見一個年約五旬,頦下留著三綹長鬚的漢子從一個月牙形的角門走了出來。那少女叫了一聲「爹爹」,立即向他跑去,邊走邊說道:「爹爹,你為什麼這許久不出來,你沒聽見我叫你麼?哎,剛才,剛才真險……」

  那姓封的主人笑道:「嫦兒,我都知道了。難得有武當派的高徒到來,當真是稀客,稀客。請恕我有失迎接了。」秦元浩忙向主人施禮,並向他們請教姓名,這才知道主人是姓封名子超。他的女兒名叫封妙嫦。中年書生名叫文道莊,他的兒子名叫文勝中。

  秦元浩向主人謝過不究誤闖之罪,封子超說道:「秦少俠到來,那是我們請也請不到的。看秦少俠的劍法,想必是出於貴派掌門雷老前輩的親自傳授吧?」秦元浩這才知道剛才自己與文勝中比劍之時,他們已在偷看的了。

  長輩偷看小輩的功夫,可能是要判明他的門派來歷,也可能是出於愛護之意,事後可以加以指點的。總之不論他的用意如何,長輩看小輩過招,卻算不得是失禮之事。秦元浩天性純厚,又是初次出道,無甚機心,他根本沒有猜測對方的用意,當下就恭恭敬敬地笑道:「正是家師。」

  封子超哈哈笑道:「那更越發難得了。尊師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我是仰幕已久的了,難得秦少俠到來,請容我以一杯水酒相敬,略盡地主之誼。」

  秦元浩道:「這個晚輩可不敢當。」封子超勸道:「天色已經晚了,這徂徠山前不巴村,後不巴店。秦少俠也得有個投宿之處,何不容我稍盡地主之誼?」

  文道莊笑道:「秦少俠莫非是因小兒無禮,心中尚有芥蒂麼?中兒,快過來與秦少俠賠禮!」說罷,偷偷的對他的兒子使了個眼色。文勝中本來是倔強不肯賠禮的,此時忽地如有所悟,忙走過來向秦元浩施禮,說道:「秦兄請恕小弟適才冒犯之罪,無論如何,請你在這裏留個兩三天,小弟也好向秦兄請教。」

  秦元浩本來有想與他們結交之意,而且他今晚確實也需要有個容身之地,若然再三堅拒,未免不近人情。三來文勝中已說了這樣的話,他若還堅決的話,那不是等於承認他心有「芥蒂」了?

  文家父子這麼一做作,秦元浩甚覺尷尬,連忙還禮說道:「文兄不究小弟誤闖之罪,小弟已覺汗顏。又蒙主人盛意邀留,小弟只好恭敬不如從命了,文兄劍法高明之極,說到指教二字,小弟是決不敢當。」

  封子超哈哈道:「好,好,你們兩人真可以算得是不打不相識了。秦少俠務必多留幾天,讓小女也可以有機會向秦少俠多些請教。」

  秦元浩面上發燒,說道:「兩位老前輩的本領勝我百倍,這麼客氣,叫晚輩怎受得起?此次晚輩有點事情要趕往東平,今晚打擾一宵,明天便要走了,且待回來之時,再到貴府向兩位老前輩請教。」

  封子超道:「好,既然如此,我自是不便多留,今晚就委屈秦少俠在寒舍暫住一晚。時候不早,請進去用飯吧。酒菜都已準備好了。只是山上無甚美酒佳餚,卻未免怠慢貴客了。」

  他們邊走邊說,進了飯廳,秦元浩一看,只見廳中早已擺好一桌酒席。想是自己與文勝中比劍之時,封子超已經計劃好留客的了。

  主人家和文道莊如此客氣,秦元浩有點不安,又有點「受寵若驚」的疑惑,想道:「我不過是武當派的一個初出道的弟子,他們為何對我如此恭敬,真個是把我當作貴客一般?」

  秦元浩心裏起了懷疑,卻又在心裏自問自答道:「傻瓜,他們不是把你當作貴客,是對你師父的尊敬。武當少林並駕齊驅,領袖武林。本派中任何一個未入流的弟子在江湖行走,別人都會給幾分面子的。何況你的師父乃是掌門。」他這麼自問自答,心中的懷疑也就冰釋了。

  入席之後,封子超與文道莊都向秦元浩殷殷勸酒,秦元浩本來會喝幾杯,但卻忽地想起師父的告誡:「在外面必須處處謹慎,尤其不可貪杯誤事。碰上不知來歷的陌生人更須小心。」他想起了師訓,當下便道:「小侄酒量太淺,明兒還要動身,這個……」

  封子超不待他把話說完,笑道:「這酒不是烈酒,多喝幾杯,也不會喝醉的。好,我先乾為敬,請秦少俠也賞個臉。」說罷,把杯中的酒一口喝光。

  秦元浩雖然不大懂得江湖規矩,但也知道主人先乾之意,不僅僅是表示「先乾為敬」,還含有免使自己疑心的意思。其實秦元浩倒是絲毫也沒疑心主人會在酒中弄鬼的。

  秦元浩心裏想道:「他們若要暗算我,何須在酒中下毒?」主人本領如何他未知道,文道莊的本領他卻是見過的,若要取他性命,一出手他是決無抵擋的餘地。

  秦元浩一來是認定他們不會在酒中下毒;二來主人盛意拳拳,又先乾了一杯,他若還不喝,那就是表明自己有所懷疑,對主人是大大的不敬了。於是秦元浩只好道了個謝,把一杯酒也喝了下去。

  這酒果然沒有絲毫辛辣的味道,秦元浩喝了下去,只覺一股清香,沁人脾腑。秦元浩禁不著嘖嘖讚道:「好香,好香!」封子超道:「這水酒還勉強可以一喝吧?」秦元浩笑道:「倘若說這是水酒,天下就沒有可以稱得是美酒的了。這簡直是玉液瓊漿。」

  文道莊笑道:「秦少俠還說不會喝酒,卻原來是個品酒的大行家。好,我也敬你一杯。」秦元浩既然和封子超喝了,當然也得和文道莊喝一杯。接著文勝中也來敬酒,笑道:「封老伯說得好,咱們是不打不相識,這一杯就算是慶賀咱們的締交吧。」秦元浩心裏想道:「這酒我再喝三杯想來也不會醉的。」於是和文勝中也乾了杯,不知不覺已喝了三大杯了。

  封妙嫦道:「爹爹,這是什麼酒,我好像沒有見你喝過的?當真是香得誘人,讓我也喝一杯。」封子超板起臉孔道:「女孩兒家不許喝酒!」封妙嫦從來不曾給父親斥責過的,想不到父親竟會當看客人的面給她難堪,登時滿面通紅,不覺呆了。文道莊笑道:「封大哥,你對侄女也未免管得太嚴了。好啦,爹爹不許你喝,你就敬秦少俠一杯吧。」封妙嫦賭氣道:「不喝就不喝,有什麼稀罕?」她自己不喝,也沒去給秦元浩敬酒。

  秦元浩也覺有點尷尬,說道:「晚輩量淺,喝了三杯,已是不能再喝了。封姑娘的酒我心領啦。」幾句話輕輕的替封妙嫦暗打了圓場。

  封子超道:「我這個丫頭自幼失母,我不免對她放縱了些。秦少俠不要見笑。」

  文道莊道:「好了,咱們談別的事吧,秦少俠,你是說到東平縣的,是嗎?」秦元浩道:「不錯。」文道莊道:「江大俠江海天就是住在東平楊家莊的,聽說他在八月十五嫁女兒,秦少俠可知此事?」

  秦元浩道:「晚輩正奉了家師之命前往江家道賀的。」封子超道:「我果然料得不錯。以貴派和江大俠的交情,雷大掌門不去,自該派道他門下最得意的弟子前往的了。」

  秦元浩面上一紅,說道:「家師是叫我去見見世面的,在本派中,我其實只是個未入流的弟子。」封子超道:「秦少俠太謙虛了。不過,武功好的青年人最難得的就是謙虛,我敬你一杯。」秦元浩道:「晚輩實在不能再喝了。」秦元浩因為剛才替封妙嫦打圓場的時候,說過這樣的話,因此對封子超的敬酒,只好婉轉推辭,其實他心裏是想喝的。

  但說也奇怪,秦元浩自己以為是不會醉的,此時卻忽地有了飄飄然的感覺,酒意竟是有了個八九分了。

  秦元浩有了八九分醉意,忽地想起一事,說道:「兩位老伯也有接到江家的請帖吧?」徂徠山與東平縣的距離不過幾百里,秦元浩因為他們是武林高手,住得又這樣近,想來應該是和江大俠早就相識的了,是以有此一問。其實這樣的問法是有失禮貌的,但秦元浩因為酒意已濃,也就不覺得了。

  封子超打了個哈哈說道:「我在此隱居,極少與外人來往。江大俠雖是聞名天下,我可沒有去拜訪過他。料想江大俠也不會知道我這個山野鄙人,他怎會發請帖給我。」文道莊笑道:「我是個無名小卒,更不會有江家的請帖了。」

  秦元浩道:「兩位是世外高人,可敬,可敬!好,我敬兩位一杯。」他自己說過不能再喝的,如今卻又要和人家乾杯了。封妙嫦看看他的面色不對,說道:「秦少俠看來你是當真醉了,不能再喝啦!」封子超橫她一眼,說道:「嫦兒,你怎的如此不懂禮貌,只有勸客人喝酒,那有阻客人喝酒的。」

  秦元浩哈哈笑道:「誰說我醉?我沒有醉,我還能再喝。封姑娘,我和你乾杯!」站起身來,拿著酒杯,搖搖晃晃,話猶未了,忽地「咕咚」一聲,倒在地上,那「乾杯」二字是倒在地上嘶啞著喉嚨說出來的。說出了這兩個字,那杯酒已是潑乾,人也就昏迷過去了。

  封妙嫦道:「爹爹,你還要勸他喝酒。你們簡直是有意捉弄他的。」

  封子超哈哈笑道:「嫦兒,你現在應該知道我為什麼不許你喝了吧?這是千日醉!以你的功力,即使口中含了解藥,喝了一杯,也會醉倒的!」

  封子超接著對文道莊道:「說是千日醉,當然誇大了些。但這小子喝了三杯,至少也要醉個七天七夜不省人事。如何處置他呢?我聽你的主意!」

  封妙嫦道:「文叔叔,爹爹,你們為什麼要弄醉了他了,封子超惱道:「大人說話,你不要多事!」

  文道莊笑道:「這事終須瞞不了她,也許還要她一同去湊熱鬧,告訴她也是無妨。」

  封子超道:「好吧,就告訴你吧。你的文叔叔與江海天有兩代之仇,正想趁江家嫁女的機會,鬧它一場。這小子適逢其會,來到咱家,他身上有江家的請帖,正可以派派用場。說不得只好委屈他了。」

  封妙嫦道:「江海天既有大俠之稱,想來該是個好人吧?文叔叔,你怎的和他結了冤仇?」這一問把文道莊問得甚是尷尬。正是:

  可憐小兒女,尚未解機心。

  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俠骨丹心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