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匡傳奇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六篇.奇妙莫名的蠍子草】



  一直十分害怕各種昆蟲,初到香港,蟑螂竟然會飛。第一次,當一隻又肥又大的蟑螂,突然自天而降,停在身上之際,發出的呼叫聲,簡直使人以為發生了命案。

  而第一次過黃河,在茅屋大便,低頭一看,忽然看到成千上萬的一堆,無頭無腦,拖著一條尾巴,老鼠不像老鼠,無可名狀的東西,在那裏蠕動爬行,有幾隻已經爬上了腳背之際,也曾連褲子都忘了提,就慘叫著奔了出來,真被嚇得魂飛魄散。

  事後,才知道那是一種大麻蠅的蛆,蒼蠅的蛆有手指粗,而且長尾巴,真是想起都怕,所有恐怖核突電影,不及萬一。

  一九五二年、五三年間,在蘇北黃河邊上,開墾鹽鹼地辦農場,種的主要是棉花,這地方,從來也未曾種過棉花的,可是怪就怪在這裏,棉花一種下去,各種各樣吃棉花的昆蟲,也隨之出現,真難想像是怎麼來的,從哪裏來的,會飛的倒還有話可說,有的長年在泥中,專咬棉花的根,行動極遲緩,竟然也來了,真是匪夷所思。

  收集到的害蟲標本,超過七十種。有一次,拔起一顆棉花,帶出幾條蟲來,仔細一看,遍體發麻,拔腳就逃。

  那種蟲,如拇指整個大,上半截,如蟑螂,已經夠醜惡的了,而要命的是牠的下半截,竟然包在一個透明的膜內,裏面五顏六色的內臟,歷歷可見,可怖程度,是所有昆蟲之最,看了令人汗毛直豎,直冒冷汗。

  後來知道這種昆蟲叫蠐螬,一個老幹部叫我去捉來制標本,當時就拒絕,叫他自己去,「不服從領導分配」的罪名最大,也寧願停職反省,不願再多看這種昆蟲一眼,那傢伙,至少有一九零公分高,堂堂山東大漢,結果還是不敢去捉,怎怪得本人膽小!

  蠍子不是昆蟲,南方很少見,長江以北最多,在蘇北被一隻蠍子的尾螫了一下,螫在小臂上,立時三刻,小臂腫脹起來,真是嚇得呆住了,幸而旁邊有當地老鄉,對於被蠍子螫,頗有經驗,一個緊握住手腕和臂彎,不令毒兩頭竄,另一個飛奔而出,又大口喘氣奔跑回來,手中拿著幾株形狀普通的青草,連根帶葉,還有幾朵小花,根上還有泥土,大聲命令:「放在口中嚼,嚼爛!這是蠍子草!」

  當時,也不知道蠍子草是啥傢伙,反正救命要緊,就塞進口裏,一口咬下去,味道又澀又苦,簡直不是人所能忍受的怪味,心中且是連珠的叫苦,想不到被小小一個蠍子螫了一下,竟然要變成了食草動物。

  那幾株蠍子草,越嚼越是味道怪,好不容易嚼得爛了,臉上只怕也有了青草色。那個老鄉忽然又叫我張開口來,他手中抓了一把鹽,塞向我的口中,又命令:「再嚼!」

  蠍子草的味道已古怪,再加上了一把鹽,一面不禁淚如泉湧,心中感到莫大的委曲:人為了生命,真是什麼都得做!

  不過,這種冤氣沖天的感覺,在半小時後,就消失無蹤,因為嚼爛了那幾株蠍子草之後,一半敷在被螫的創口上,一半敷在腫起的手背上,不過半小時,腫也消了,痛也止了,那隻蠍子,早已一腳被踏成了肉醬,仇也報了,氣也沒了。

  這種不起眼的野草,竟有那麼大的功效。原來當地人全都知道,蠍子草專治被蠍子螫,就算是最毒的花間蠍(身上一間灰白,一間黑,毒性極烈)螫到了,一樣可以很快治好。而且妙的是,凡是有蠍子出沒之處,一定長有蠍子草,很快就可以找到,找到之後,一定要被螫的人親口嚼爛,加鹽,才有效。

  自然把這種野草的形狀,牢牢記在心頭,以防再有這種情形時可以立時治療,不過幸而只是那一次,以後再也未曾被蠍子螫過。

  後來,曾問過很多對草藥有認識的人,都知道這種草叫蠍子草,不知道它正式名稱。一直到最近,才在「中藥大辭典」中,找到了它的來龍去脈。

  原來它有一個十分古怪的名字:景天三七。主要的藥效是醫治各種出血的,但:「鮮景天三七適量,加食鹽少許,搗碎敷患處,治蠍子螫傷。」

  原來「搗爛」即可,可是當地老鄉卻要自己嚼爛,想不是存心戲弄,多半也有道理,要不是有那麼一回嚼草經驗,這件事只怕也不會留下比如此深刻的印象。那種味道,真是試過一次之後,再也不想有第二次的了。

  蠍子的形狀,像足了蝦,尤其像美國出產的一種「小龍蝦」,毒刺是在尾際,所以蠍子尾一直是翹著的,兩隻蠍子互相攻擊之際,十分壯觀。

  那麼可怕的東西,居然可以吃的──不是小說中的情節,真可以吃,吃法是把捉到的蠍子拋進熱灰之中──先燒草或柴,燒成了灰,趁溫度還很高的時候應用,加上蓋子,等灰冷了,蠍子也熟了,老手一拉一擠,就可將肉擠出來,形狀全然像是白灼蝦,其肉潔白、細膩、很是可口,還可以晒乾,晒乾了的蠍子肉,是下酒妙品,那是我吃過的許多古怪食物之一。另一種是蝗蟲。

  據說蝗蟲食譜已被介紹到香港來了,不知然否。

倪匡傳奇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