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環毒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章



  就在她身子剛一倒下滾出之際,那人又發出了兩槍。然而,由於木蘭花是在他還未曾發槍時已避了開去的,是以那兩槍,仍然未曾射中她,木蘭花已然滾到了椅子之後。

  她在椅子之後,只停了十分之一秒的時間,立時又竄了出來,這次,她是向前直撲而出的,她撲出的勢子是如此之快,以至那人剛來得及揚起槍來,木蘭花的雙腳,便已凌空踢到了。那兩腳,是身在半空之中,凌空蹬了出來的。

  可是,這兩腳的力道,卻是極強!

  那是木蘭花的真功夫之一,她在表演的時候,躍起,凌空蹬出雙腳,是可以將一塊一尺厚的木板蹬裂的。這時,她兩腳迅疾無比地蹬出,一腳蹬在那人的手腕上,一腳蹬在槍上。

  那人的手腕上,發出了「拍」地一下骨裂之聲,痛得他怪聲嚎叫了起來,因為他的腕骨,已然被木蘭花生生踢斷了!

  他腕骨一斷,自然再也握不住槍了,再加上木蘭花的左腳,本是踢中了那柄槍的,是以那柄槍,「砰」地向外,飛了出去,重重地撞在牆上。木蘭花的身子一挺,落下地來。

  她一落地,一伸手,便將痛極俯身的歹徒,提了起來,喝道:「快帶我去──」她才講到這裡,突然背後,傳來一陣嘿嘿聲,道:「他已受了傷,不能替你服務了,你要到什麼地方去?由我來帶路好了!」

  在那人講話的時候,木蘭花的身子,一動也不動,但是她的雙手,仍然緊緊地抓住了那腕骨斷折的那個歹徒的前胸。

  等到那人一講完,她猛地轉過身來。

  她一轉過身來,立時將手中的歹徒,向前猛地推出!可是這次,情形卻不同了!

  那歹徒被木蘭花用力一推,自然立時向前跌去,但是他剛跌出了兩步,槍聲響了,一連三下沉悶的槍聲,三粒子彈射進了那人的身子。

  子彈迎面射來的,將那人向前跌出的勢子阻住,那人的身手,連晃了三下,砰地一倒在地上,立時死於非命了!

  這一人變化,倒是大大地出乎木蘭花的意料之外的,因為她向前推出的,乃是匪黨中人,而且,那人已然能立在控制室中,地位當然不會低,她實是料不到那人會立即遇到槍殺的!她一呆之下,立即知道在這樣情形下,自己是不宜亂動的。

  她立時定睛向前望去。

  在她前面的,一共有四個人之多!

  站在她最前面的是一個瘦老頭子,他的槍口,還在緩緩地冒著煙,剛才三槍,當然是他放的!而在他身後的三個人,手中也握著槍!

  那人一見木蘭花向他望來,立時冷冷地道:「你或者在奇怪,何以我會槍殺自己人,我可以告訴你,我們的規矩是,我們的人,必須是最好的,絕不能失敗的人!」

  木蘭花道:「原來是這樣!」

  她一面說,一面裝著不經意地抬起手來。

  她抬起手來的目的,是想出其不意地接觸頭上的頭箍,那麼,她就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射出四枚毒針,來對付眼前的四人了。

  當然,這行動是十分危險的,但是比起束手就擒來,這個險全是值得一冒的,可是,木蘭花的手,根本未曾碰到她那只有許多用途的頭箍!

  因為,她的手才一抬了起來,那人便已陰森森地喝道:「別動,一動也別動,即使你的小指尾動一下,我也立時開槍!」

  「哈哈,」木蘭花停住了不動,但是她卻笑了起來,「想不到你們這樣怕我,但是我看,就算我動了,你們也不能殺我。」

  「你別想得那麼好!」

  「當然,這不是我想的事情,事實是你們的目的,只不過是在二十萬美金,高主任在和你們談判,你們沒有道理要殺我的!」

  那人在木蘭花講話的時候,一聲不響地聽著,等到木蘭花講完之後,他卻大聲地轟笑了起來!木蘭花早就知道,那封信,和那種劇毒藥G─G7,以及丁工程師的死,這一切,都絕不如表面上那樣簡單,其中一定還有著特別的內幕。

  而她剛才那一番話,也是故意如此講的。

  果然,對方一聽,便轟笑了起來,這證明木蘭花的估計是正確的,勒索二十萬美元這樣的一個小數目,只不過是煙幕。

  但是,歹徒的真正目的是什麼呢?木蘭花想在那人口中,套出一些風聲來,但是那人的轟笑聲,才一停止,便已然喝道:「快轉過身去!」

  雖然,一轉過身去之後,對木蘭花是更加不利的,但是,在如今這樣的情形之下,木蘭花可以說是毫無選擇的餘地的!她依言轉過身去。

  在她身後的那人又道:「向前走!」

  木蘭花的前面,乃是一幅牆,前面別無去路。

  她抗議道:「前面是幅牆,你叫我走向前去作什麼?」

  「向前走!」那人仍是冷冷地命令著。

  木蘭花冷笑了兩聲,向前走去,當她走前了幾步之後,她前面的牆上,突然出現了一道暗門,裡面漆黑一片,什麼也看不到。

  「走進去!」她身後那人再度命令。

  木蘭花吸了一口氣,走了進去。

  她才一跨了進去,只覺出自己似乎是在一座升降機之中,那「升降機」便突然地旋轉了起來。這種旋轉是來得如此之突然,以至木蘭花無準備穩定身子,她身子倒了下來,而那種急速的旋轉在持續著,她一倒了下去之後,再想站起身來,就難了,在接下來的十分鐘之中,她只覺得天旋地轉,一點力道也拿不出來,正當她眼前金星亂迸,耳際嗡嗡作響,幾乎昏了過去之際,旋轉停止了,她被一股巨大的離心力拋出來,拋到另一間房間的地上,那時候,木蘭花的身子,實際上已然靜止不動了,可是,由於剛才的旋轉,實在太劇烈了,是以,她只覺得身子仍然在不斷地動盪,眼前的一切,也全是轉動著的,什麼也看不清楚。

  但是,儘管如此,她的聽覺還相當正常。

  她立時聽有一個人叫她,那在叫她的人,所發出的聲音,木蘭花十分熟悉,木蘭花不必多去細想,便可以聽到,那是高翔的聲音。

  她手在地上一按,猛地站了起來。

  她腳下的地面,在她的感覺之中,仍然如巨浪也似地在起伏著,但是她雙腳微微分開,卻立即使她的身子在地上站穩了。

  她的身子一站穩了之後,只聽得高翔的聲音,更是清晰了,高翔在叫道:「蘭花!蘭花,你也來了,我們又在一齊了!」

  高翔的聲音,聽起來十分愉快,聽來全然不像是他們是在敵人的巢穴中相會一樣。木蘭花再定了定神,旋轉的感覺已消失了。

  她看到高翔正向她走來。木蘭花連忙伸出手去,兩人的手,立時緊握在一起,木蘭花這才看清,自己又到了一間空無一有的房間之中!

  見到了高翔,木蘭花首先放下心來。

  因為高翔沒有事,而如今他們兩人,又在一起了,他們兩人在一齊,曾經經歷了那麼多的驚險和危難,這使得他們兩人都感到:只要是他們兩人在一起,那麼,世上是沒有什麼不可克服的困難的!

  也就在這時候,他們聽得頭頂上又傳來了一個聲音,道:「你們從這道門走出去,你們必須服從命令,不然,便會立時招致死亡!」

  隨著那講話聲,一道暗門,打了開來。

  那暗門中也是漆黑一片,什麼也看不到。

  高翔低聲道:「蘭花,這是怎麼一回事?」

  木蘭花已經完全恢復了鎮定,道:「我還不知道,但如今,我們除了服從他們的話之外,還沒有別的法子可想,看來,他們是暫時不會對我們下手的。」

  「是,我被他們擊昏過一次,醒來之後,他們便對我說,只要我能夠服從他們一切命令的話,是不會有生命危險的。」

  木蘭花已在向暗門走去,她一面走,一面又低聲道:「照如今的情形看來,事情的發展,已到了漸漸明朗化的階段了。」

  「你看出是什麼線索?」

  「我看,整件事情,幾乎完全是為著我們而發生的!」

  高翔陡地呆了呆,道:「什麼?我不明白。」

  這時,他們兩個人已來到了暗門之前,木蘭花向高翔使了一個眼色,示意他不要再說話,他們兩人,是並肩向暗門中跨了進去的。

  他們才一跨進暗門,眼前一黑,一時之間,什麼也看不到,也就在此時,他們兩人面前突然響起了一陣「嗤嗤」聲。

  他們感到,有一陣濃烈地麻醉藥氣味,撲鼻而至!而那種「嗤嗤」聲,當然也是大量的麻醉劑,噴出來時所發出的聲音了,他們兩人立時想向後退出來,但是卻已來不及了。

  他們兩人的身子,只不過向後仰了一仰,便已經一齊倒了下來。他們甚至未曾聽得他們身後響起的腳步聲,便已昏了過去。

  在他們身後響起的腳步聲,是兩個穿著黑西裝的歹徒所發出的,那兩人來到了昏迷不醒的木蘭花和高翔之前,俯身看了一看。

  他們中的一個道:「好了,他們兩人都昏過去了,我們可以遵照命令行事,事情到如今為止,總算是極其順利的!」

  那一個笑道:「到如今為止順利,再也不會有什麼不順利了!來,我們一人扶一個,先將他們扶出去,再實行命令的第二部分!」

  他們兩人將昏了過去的木蘭花和高翔兩人,架了起來,向外走去,一路上,還可聽得他們兩人,發出得意的笑聲來。

  在木蘭花的住所中,只有穆秀珍一個人。

  穆秀珍無聊地在客廳中來回踱著步,也過了多少時間,她不時望著掛在牆上的電鐘,終於重重地跌坐在一張沙發上。

  她一臉都是不高興的神色,口中咕噥著道:「哼,蘭花姐,你也太沒有理由了,出去了那麼久,電話也不來一個!」

  她撐著頭,又生了一會氣,才道:「好,我也出去!」

  她「蹬蹬蹬」地向外走著,走到了門口,又轉身回來,在電話旁邊的記事簿上,扯下了一張紙來,寫道:「我不回來了!」

  寫好之後,她將那字條壓在電話下面,像是出了一口氣,繼續向外走去,重重關上了門,走過了花園,來到了鐵門口。

  她剛準備打開鐵門,就看到一輛極其華貴的汽車,在她的門前,停了下來,車門打開,先走出來的,是一個穿制服的司機。

  那司機已打開了後面的車門,一個握著手杖,衣著十分華貴,一眼便可以看出他非富即貴的中年人,從車中走了出來。

  穆秀珍呆了一呆,心想,這是什麼人,他是來找蘭花姐的麼?

  是做什麼的?好,不管他來求什麼,自己一口答應就是了,反正自己被人拋在家中,無聊透了!她不等那中年人先開口,便道:「喂,你來作什麼?」

  那中年人在門前站定,道:「我,我是來找人的!」

  「木蘭花不在家!」穆秀珍沒好氣地回答。

  她以為既然有人上門來,那毫無疑問,一定是來尋找木蘭花的了,卻不料那中年人笑嘻嘻地道:「我不是來找木蘭花的。」

  穆秀珍呆了呆,這倒是也未曾想到了。是以她立時反問道:「你不是來找木蘭花?那麼,你是來找什麼人的?你難道……是來找我的?」

  「如果你是穆秀珍小姐的話,我確然是來找你的。」那中年人彬彬有禮地說。

  穆秀珍的心中,極其高興,她忙道:「不錯,我就是,你請進來,請,請!」她一面說,一面便打開了鐵門,讓那中年人走進來。

  那中年人握著手杖,向內走來,穆秀珍又迫不及待地問道:「請問先生貴姓,來找我又有什麼事情?只管說好了!」

  那中年人笑道:「人家說穆秀珍小姐最是豪爽,果然不錯,我的確是有一件事來找穆小姐幫助的,要請穆小姐幫忙。」

  兩人一面說,一面已進了客廳。

  穆秀珍和那中年人,一先一後,進了客廳之後,那中年人仍然十分有禮,連穆秀珍也不好意思表示太過心急了,她只是道:「請坐,請坐!」那中年人坐了下來,四面打量了一下,剛才,他還在說有事情要穆秀珍幫助的,可是這時,他卻只是講些沒要緊的話,道:「佈置得很不錯啊!」穆秀珍心中連罵了兩聲「他媽的」,然後道:「老先生──」她才講了三個字,那中年人便搖手道:「噯,別叫我老先生,我老麼?我一點也不老,你這樣叫我,我是會不高興的。」

  穆秀珍竭力忍著,可是這時候,她卻忍不住了,她大聲道:「那麼我稱呼你什麼才好?你根本未曾向我作過自我介紹!」

  那中年人抱歉地笑了一笑,道:「是,是,這是我的不對,我……小姓王。名大通,這是我的名片,穆小姐請指教,多多指教。」

  他一面說,一面將一張片,遞給了穆秀珍。

  穆秀珍本來就不耐煩和他通名道姓,她只盼對方快快將要她幫助的事情講出來,她更盼望是一件十分新奇刺激的事情。

  但這時,人家既然將名片遞給了她,她卻不能不作禮貌上表示,是以她接了過來,隨便看上一眼,她已經知道了對方叫王大通,再看名片,本就沒有多大作用,是以她是準備在看了一眼之後,順手將之放在咖啡几上,再去問對方究竟是為什麼事而來的。

  可是,她在看了一眼之後,再想將名片放下,卻是在所不能了。

  那絕不是因為這張名片有著什麼魔力,而是因為名片上的銜頭,實在太驚人了!

  那名片的右上方,赫然印著「世界勒索學會會員」,「勒索學博士」,「暗殺學會名譽顧問」等三個在任何名片找不到的銜頭!

  任何人,看到了這樣的三個銜頭之後,都免不了會大吃一驚的,穆秀珍當然也不例外,她陡地一呆,幾乎疑心自己眼花了。

  她在一呆之後,下一個動作,便是自然而然地將那張名片,拿得近些,再詳細看上一眼。

  可是,就在她將名片拿到離她的鼻端,只有七八寸的時候,她突然聞到,自那名片上面,發出了一股極其強烈的氣味。

  那是極其強烈的麻醉藥氣味!

  穆秀珍陡地吃了一驚!

  她想立即站起來,拋開那名片,同時一拳向王大通的正在展開一個狡猾的微笑的臉部揍去。

  可是,這一切,只不過是她「想」而已。

  她的大腦雖然下達了這一連串的命令,但是,她的身體,卻已經完全麻木,再也不聽指揮了,她坐在那裡,一動也不能動,她的手臂開始向下垂去,她連一張卡片也拿不住,那張令得她全部發軟,一點力氣也沒有的卡片,從她的手指中滑了出來,落在地上。

  王大通欠了欠身子,在地上拾起了卡片,取出了他的皮夾,將那張卡片放了進去,一面嘻嘻地道:「穆小姐,請原諒我的吝嗇。」

  這時,穆秀珍看到,聽見,頭腦也很清醒。

  可是,她除了心中有千萬句話想罵王大通,可是卻也一句都講不出來。

  王大通放好了名片,續道:「我必需要吝嗇,因為這張卡片,是用一種極強烈的麻醉劑中浸過,而這種麻醉劑,在世界上的存量很少,它是亞馬遜河上游,一種稀少的植物根部製成的,穆小姐,你不介意我的手段略為卑鄙了一些麼?」

  他一面「傑傑」地笑著,一面站起了身來,只見他拉出了他那根手杖的頭,又拔出了一根天線,那手杖中竟巧妙地蘊藏著無線電對講機。

  「依原計劃進行,」王大通道:「第一部分已經完成,等你們來完成第二部分。」

  王大通只講了那兩句話,便將手杖回復原形。

  這時,穆秀珍心中的憤怒已經成為過去了。

  她開始冷靜了下來,自然,以穆秀珍的性格來說,要她的思緒,真正地冷靜下來,那幾乎是沒有可能的一件事情。

  但她至少總知道,再憤怒下去,是一點用處也沒有的,她必需停止憤怒,來考慮一下自己目前的處境,以及如何應付。

  她可以說是一點應付的辦法也沒有的,因為她的身子根本不能動,在全身一點力道也沒有的情形下,她有什麼辦法反抗?

  她不想去反抗,只是在想,這個王大通究竟是什麼人。王大通是什麼人在他的銜頭上,似乎己寫得十分之明白了。

  他是世界勒索會的會員,是勒索學的博士。

  但是,世上真有這樣銜頭的人麼?

  穆秀珍的心中,不禁苦笑!

  她實在可以說得上「一籌莫展」!

  她除了望著王大通之外,沒有別的可做,而王大通則顯得十分悠閒,他咬著煙,拄著手杖,在客廳中緩緩地踱步。

  過了約莫六分鐘。只見兩個黑西服的中年人,奔了進來,王大通向穆秀珍指了指,道:「帶她去,將她和高翔,木蘭花放在一起!」

  穆秀珍的身子雖然一點也不能動彈,但是她的思潮,卻是在漸漸地回復鎮定,她甚至希望木蘭花會恰好回來,制服王大通的。

  可是,當他在聽到王大通這樣講的時候,她卻幾乎昏了過去!

  高翔和木蘭花,莫非他們兩人也都落入了這勒索學的博士的手中麼?穆秀珍只覺得眼前陣陣發黑,也就在那一剎間,她的眼前突然一下漆黑,變成什麼也看不見了,穆秀珍吃了一驚,但是,她立即覺察到,這並不是自己的雙目失明,而是由於一個特製的眼罩,將她的雙眼完全罩住之故,所以她什麼也看不到了。

  穆秀珍也知道,對方一定是要將自己搬移到別的地方去了,而且,對方一定是不願自己知道身在何處,所以才這樣做的。

  穆秀珍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只好聽天由命。

  她覺得自己的身子,被兩個人一左一右,挾了起來,架著向前,走了過去,接著,又似乎被塞進了,一輛汽車之中。

  汽車向前駛著,也不知駛向何處,但是路程一定十分之遙遠,因為穆秀珍覺得,那至少是一個小時以上了,汽車才停了下來。

  穆秀珍又被抬下了車子。

  這時,穆秀珍什麼也看不到,但是,她卻可以知道,自己是來到了海邊,因為她聽到了海水沖擊沙灘的那種聲音。

  她心想,這是海邊上,那個該死的王大海,準備對自己怎樣呢?

  是不是想將自己拋下海去?還是想將自己由水路運走?

  她只好想著,猜著自己未來的命運。

  她覺得,自己又被人扶著,向前走去,不一會,像是上了一艘小艇,她又聽到了小艇引擎的發動聲,小艇向外駛了出去。

  從迎面吹來的海風上,穆秀珍覺出小艇的速度十分高,約莫又過了三十分鐘,小艇的引擎聲,突然停了下來,小艇在滑出了幾十碼之後,也停止不動了。

  然後,穆秀珍聽到了「的的的」的聲音,那是發無線電報的聲音,穆秀珍聽了一會,她聽不懂對方所發的密碼。

  在一陣電報之後,什麼聲音都靜止了,只聽到海風聲,和海水在移動時的聲音,但是,在二十分鐘之後,穆秀珍卻又聽到了一種嘩嘩的水聲!聽這聲音,好像是有。一艘船在附近駛過,小艇也因之顛簸了起來,可是,那聲響卻又不像是有一艘船駛近,倒像只有一艘船忽然從水底冒出來一樣。

  一艘船忽然從水底冒了出來!

連環毒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