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環毒計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六章



  穆秀珍的心中,陡地一動,一艘能以從水底冒出來的船,那是什麼?這個問題的答案,實在可以說,再簡單也沒有了!

  那是一艘潛艇!

  小艇子慢慢向前移動,直到碰到了什麼,然後,有人扶著穆秀珍離開了小艇,穆秀珍踏上了很硬的鋼板,又走了幾步,然後,她的身子被抬了起來,像是從一個圓洞之中,塞了進去,到這時候,她已再無疑問:那的確是一艘潛艇了。

  在那洞口被塞進去之後,潛艇中又有人將她接住。

  她又被推擁著向前走著,大約走出了十多碼,她的眼罩被除去了,她第一眼看到的,是一扇鐵門,鐵門隨即被打了開來。

  鐵門一被打開,她就被推了進去跌倒在地上。

  然後,「砰」地一聲,那扇門便關上了。

  穆秀珍是面向著地下跌倒的,而她在跌倒之後,也根本沒有力道翻過身來,她只能勉力抬起眼來,打量著周圍的情形。

  當她勉力轉動著眼珠之際,她首先看到了兩個人,心中一陣興奮,在那。一剎間,她幾乎有氣無力大聲地叫了出來了。

  那兩個人,一個是木蘭花,一個是高翔!

  但是,她一看到了高翔和木蘭花之後的那種興奮和高興,卻在十秒鐘之內便消失了,因為她立即看出,木蘭花和高翔兩人的情形不對頭。

  他們兩人坐著,但是卻全部側著頭,身子也是斜的,像是隨時可以從椅子上跌下來一樣,倒像是他們正在打瞌睡。

  不是打瞌睡,那自然是昏迷不醒了!

  穆秀珍閉上了眼睛,心中又長嘆了一聲。

  她這樣臉向下伏著,當然是極不舒服的,但是她卻也沒有別的辦法可想,因為這時,她的身子,就像是根本不屬於她自己的一樣。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不時地睜開眼來,看著高翔和木蘭花兩人,可是坐在椅上的兩個人,卻全然沒有醒過來的意思。

  這是一個十分狹小的艙房,那自然是屬於潛艇的艙房,而不可能屬於別種船隻,而穆秀珍這時,也覺得耳朵中似乎有一種特別膨脹的感覺。

  這種感覺,正是潛入深水之時才有的。

  穆秀珍心中不禁大是吃驚,她,木蘭花和高翔三人,全落入了敵人的手中,對方正將他們放在潛艇中運走,這是他們三人所未有過的事!

  穆秀珍竭力掙扎著,想使自己的四肢,恢復活動,她這種竭力的掙扎,使得她全身,汗出如漿!但是,她的努力,卻漸漸有了作用,她如今,至少已經覺得,自己的手指,已然可以接受大腦的命令,而開始移動的,漸漸的,手臂也可以抬起來的了。

  當穆秀珍的手臂可以抬動之際,她用力在地上一撐,身子翻了一翻,過了五分鐘左右,她的雙腿也漸漸地可以移動了。

  她用了極大的氣力,才使自己站了起來。

  這時候,她雖然站直了身子,但是她感覺,仍然像是飲了過量的酒一樣,天旋地轉,隨時可以跌倒,她跌跌撞撞,向前走出了兩步。

  由於那個船艙是十分狹小的,是以她走出了兩步之後,便已經來到了木蘭花的身邊,穆秀珍想扶著木蘭花站起來,可是,她自己的身子是如此之軟,是以她的一扶,非但未能扶起木蘭花,反倒令得她和木蘭花兩人,一起滾跌在地上了。

  當再度滾跌在地上之後,穆秀珍喘著氣,想要再撐著身了站起來,可是她卻沒有力道了,也就在這時,她聽到了高翔的聲音。

  高翔的聲音,十分軟弱,他在叫道:「蘭花,蘭花!」

  高翔的聲音一傳入穆秀珍的耳中,連忙抬起頭來,他看到高翔正在慢慢地抬起頭來,穆秀珍怪叫道:「高翔,你醒了。」

  高翔乍一聽到穆秀珍的聲音,身子陡地一震。

  這一下因為驚異而發生的震動,反倒令得他的精神,在剎那之下,清醒了不少,他失聲道:「秀珍:是你,你怎麼也會來了?」

  穆秀珍撐著身子,準備再站起來。

  這時候,木蘭花也已漸漸地清醒了,她緩慢地抬起頭來,同時,長長地吁出了一口氣!

  等到他們三個人,全都精神恢復,可以如常地交談,只不過仍覺得四肢相當酸軟之時,已是半小時之後的事情了。

  木蘭花在這時,正用中指在輕叩著艙壁,發出輕輕的「錚錚」的一聲,然後,她緊皺著心眉,轉過身來,什麼話也不說。

  「蘭花姐,究竟怎樣啊?」秀珍問。

  高翔雖然沒有出聲,但是,從他焦急等待著的臉色上,可以清楚地看出,他的心中,正也存著同樣的疑問,在等候木蘭花的回答。

  木蘭花又靜默了片刻才道:「我也不知道究竟怎樣,但我們是在艘潛艇之中,這艘潛艇,正以相當高的速度在前駛,這卻是可以肯定的事了。」

  木蘭花的話剛一停口,只聽得「砰」地一聲,艙門突然打了開來,一個衣著整齊,持著手杖的中年人,突然出現在門口。

  那中年人,正是王大通。

  一看到了王大通,木蘭花和高翔兩人未曾見過他,可是穆秀珍卻仇人相見分外眼紅,她立即怪叫了起來,罵道:「老賊,原來是你!」

  「別激動,你完全講錯了!」王大通揮著手,「第一,我不是賊,第二,我也並不老,三位,你們說是麼?」

  木蘭花和穆秀珍,早已在過去的半小時中,將自己的遭遇交談過了,是以秀珍這樣一罵,木蘭花也立時可知那人是王大通了。

  當下,她冷冷一笑道:「你不但是賊,而且,實在也很老醜了!」

  木蘭花這樣回答王大通,那倒頗出乎高翔和穆秀珍兩人的意料之外,因為木蘭花一直不是喜在口舌上和別人爭勝的人!

  王大通卻一點也不怒,他只是無可奈何地聳了聳肩,道:「既然連木蘭花小姐也這樣說法,那我也無可奈何了,但是我卻願意告訴三位一件事。」

  「什麼事啊?」

  「三位,如今正是在六百尺深的水底,且在一艘性能十分好的潛艇之中航行,這種航行雖然不怎自由,但也可以算別開生面!」

  木蘭花面帶笑容,向前走了幾步。

  王大通立時笑道:「蘭花小姐,你不要打我的主意,我只不過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你就算打死了我,也沒有用的。」

  木蘭花向前走去,本來的確是想將他制住的。

  可是,王大通既然這樣講,木蘭花自然也不立即下手,她只是冷笑一聲,道:「王博士,你也不必太客氣了,你是無名小卒?」

  「是的,可以這樣說,因為,在一個大人物的領導之下,像我這樣的人,在全世界各地,一共有兩百多個,你說,我是不是微不足道呢?」

  「是麼?」木蘭花回答,「那你們是一個大組織了?」

  「何以這樣說,但要三位多多幫忙。」

  高翔,木蘭花和穆秀珍三人,互望了一眼,因為他們三人,在一時之間,全部並不明白王大通這樣講法,是什麼意思。

  「你是說──」木蘭花反問。

  「三位,你們被請到這裡來,從事這一次旅行,這一切。全是一位極偉大的人物策劃的結果。」王大通一面講,一面揮著手杖,「蓄水湖接到的勒索信等等事件,都只不過是這些計劃中的一部分而已,沒有一件稀奇古怪的事情,是不容易引起木蘭花小姐興趣的是不是?」

  「哼!」木蘭花冷笑了一聲。

  「但這個計劃在實行之際,也不是毫無阻礙的,例如蘭花小姐竟出乎我們意料之外地,懷疑起那個工程師來,這就不得不使我們將他炸死了!」

  「那麼,要我們三人從事這種莫名其妙的旅行,究竟是為了什麼?」高翔向前踏出了兩步,和木蘭花並肩而立,他們一面講話一面互使眼色。可是王大通也十分機警,他立時後退出了一步,一面急匆匆地道:「很簡單,因為那位偉大的人物,久仰三位大名,想和你們談談!」

  他話一完,不等高翔和木蘭花兩人出手,便又退出了半步,「砰」地一聲,將艙門關上,但是隨著的「砰」地一聲,卻又傳來了「拍」地一聲響,那門上,有一個小小的圓門,被打了開來,那小圓門的直徑只有半尺,但是王大通的聲音,已足可以通過這個小圓門傳進來了。

  只聽他道:「你們的食物,將由這裡送進來,你們有什麼要求,也不妨大聲叫,抱歉得很,由於在潛艇中,你們只好屈就在這樣的一個小艙房之中,但好在艙房附有浴室的。這次的旅行,大概需要七天,你們的情緒必須鎮定,否則,是很難度過寂寞的七天的,這是我的忠告!」

  他的話剛講完,穆秀珍已然行到門前,拿起小鐵錘,向那圓門之外,陡地拋了出去,但是這一拋卻未曾拋中!

  他們都聽到十分清脆的,「鏘」然之聲,那柄小鐵錘,摔在對面的鋼牆上,又跌了下來,穆秀珍仍高聲罵道:「老賊!」

  她自然不是罵了一聲肯息的人,她不斷地罵著,直到本蘭花用力將她拉了回來,「你沒有聽見麼?我們將有七天的旅程,你能接連罵他七日七夜麼?」

  「哼,」穆秀珍不服氣,「他說是七大,就真是七天,就真是七天麼?」

  王大通說他們有七天的航程,當真是七天,一天也不少,在潛艇的那個狹小的艙房中,他們三人,本來是無法知道日夜的。

  但是,一天三次,有人從那個小圓洞中替他們送食物來,每次,送食物的人都會告訴他們時間,是以他們才知道,的確是過了七天。

  這七天之中,除了他們一直屈居在這個小艙房之中,無法自由行動之外,別的倒是沒有什麼,尤其是食物,更是出乎他們意料之外的精美。

  開始幾天,他們曾經計劃過衝出去。

  但一則,他們發覺到如今在一艘潛艇之中,就算真的衝出了這艙門,也沒有多大的用途;二則,這艙門也十分堅固,根本無法衝出去的。

  這七天之中,他們三人自然討論了這些事,但是他們卻沒法去定出一個確切的方針來,因為他們究竟將到什麼地方去,去會見什麼人,那人要會見他們,又是為什麼,他們全不知道!

  所以,他們商量的結果,只有見機行事!

  可怕的七大過去了,艙門再度被打開。

  在艙門破打開之前,王大通通過那個小圓洞,向他們道:「三位,我們已快到目的地了,我們將離開潛艇。去會見那大人物。三位的確是被當作客人,由那位偉大的人物誠意請來的,如果三位肯合作。哪麼,我想最好不要有武裝人員來解押。」

  木蘭花冷冷地道:「可以的。」

  艙門打開,三個人一齊在王大通的身後,向外走去,穆秀珍好幾次想要動手,但是卻被木蘭花拉住了她的手,不讓她妄動。

  王大通帶著他們三人,爬出了潛艇的艙蓋,來到了甲板上,潛艇早已浮上了海面,在潛艇中渡過了七天之久,再呼吸到了自然的空氣,那種舒暢,實在是難以形容的。木蘭花首先想弄明白,自己是在什麼地方,她立時抬頭向前望去。

  一片藍色的海,海水藍得如此之美麗,簡直像是浮雲一樣。在遠處,大約是兩里外,可以看到一片連綿不絕的陸地。

  潛艇是在海中心浮上來的,木蘭花的地理知識再好,也是絕沒有辦法憑一塊陸地,而確定自己是在什麼地方的海域之上的。

  她接著,又看到了一艘速度極快的氣墊船,船的來勢,當真是快到了極點,才一出現的時候,只不過是一個小黑點,可是轉眼之間,那小黑點迅速地擴大了。

  接著,整艘氣墊船便出現在面前,而且、飛快地打了一個轉之後,幾乎是緊貼著那艘潛艇,停了下來,一個人向王大通高叫了一聲。

  王大通道:「他們三位請到了!」

  那人笑了一笑,又向王大通作了一個手勢,氣墊船停定了之後,有兩個水手,將一具梯子搭了上來。王大通道:「三位請。」

  木蘭花走在最前面,三人一齊向前走去,上了氣墊船之後,他們都看到,那氣墊船的名字是:勒索號!

  有一個水手引著他們進了氣墊船的艙中,王大通也跟在他們的後面,木蘭花轉過身來,道:「請問,我們還要到什麼地方去?」

  「快了,已經過了六天的旅行,七分鐘的航行,還不容易忍受麼?」王大通輕鬆地回答著,向前面的一大片陸地指了一指。

  「那是什麼地方?」木蘭花裝著不經意問。

  王大通機警得出乎木蘭花意料之外,他笑了笑道:「小姐,我不相信你不知道,那是陸地啊!」

  穆秀珍叫了一聲道:「你這狡猾的老賊!」

  她一面罵,一面陡地揚起手來,待向王大通的臉上摑去,可是,王大通卻就在這時,伸手向外一指,道:「你看外面!」

  穆秀珍呆了一呆,向外面看去。

  當她看到了在艙外,有兩個人,各提著手提機槍,在指著艙內的時候,穆秀珍的那一掌,也自然地摑不下去!

  高翔冷冷地道:「哼,這就是所謂誠意請我們來的?」

  「當然是,我完全可以以人格擔保。」

  「你也有人格麼?」

  「高先生,你言重了,我當然有人格的!」

  王大通在講完了這句話之後,出乎意料之外,他竟然走出了艙外!氣墊船的速度十分快,陡像是飛一樣地移動。

  七分鐘之後,氣墊船衝上了海灘,停了下來。

  「出來,請。」王大通吩咐著。

  木蘭花等三人,走了出來,看到沙灘的後面,是極其繁茂的森林,隱約可以看到有一條路,這時,正有一輛汽車,駛向海灘。

  那輛車子,是極華貴的「勞司萊司」汽車,直駛到了他們的面前,一名司機,向王大通作了一個手勢,王大通立時打開了車門。

  他們三個人進了車子的後座,王大通則走到了司機的身邊,車子又立時向前駛去,便已經到了那一座森林之中。

  那森林十分茂密,木蘭花用心看著那些樹木之中,想看出那是什麼地方來。車子在林中行駛了半小時,才到了一幢極大的屋子前,停了一停,等那扇龐大的鐵門打開之際,車子又直駛前走,到了房子的石階前,才停了下來。

  木蘭花等三人,走了出來,在四個人和王大通不露痕跡的監視下,他們一齊走進了那幢極大的房子,一進了屋子,木蘭花的心中,便陡地一動!

  一進門,她就看到了兩個極大的木雕藝術品。

  而站在那兩個木雕藝術品之旁的,則是兩個十分高大,膚色棕紅的印地安人,他們的身上,穿著用彩色羽毛編成的裙子。

  木蘭花心中立即閃過了一個地名:拉丁美洲!

  這種雕刻,這樣子的印地安人,這一切,都是只有拉丁美洲才有的,毫無疑問,潛艇在經過了七天的航行之後,已到拉丁美洲了!

  可是,拉丁美洲的範圍是如此之大,自墨西哥起,一直到智利和阿根廷的尖端,包括了近三十個國家,和許多神秘莫測的島嶼,自己這時,究竟是在拉丁美洲的哪一部分呢?

  自然,這仍然是無法知道的!

  木蘭花,高翔和穆秀珍三人,隨著王大通進了客廳,那客廳十分寬大,但是由於地板和牆上,都鋪滿了一種棕紅色的木條之故,是以看來,十分陰森。

  王大通讓他們在客廳中坐了下來,自己便向一扇門走了進去。

  這時,客廳中除了他們三人之外,便是那四個黑西服的人,再就是那兩個印地安人,使人疑惑他們是木頭人也似地站著一動也不動。

  木蘭花輕輕地碰了碰兩人,示意他們兩人,要耐心等下去。

  他們足足等了十五分鐘,才聽得一陣異樣的腳步聲,傳了過來,說這腳步聲異樣,是因為它一下輕,一下重,重的時候,「托」,「托」有聲,像是用重物在用力地撞擊著地板一樣。穆秀珍忍不住問道:「蘭花姐,這,是怎麼一回事?」

  「一個裝有木腿的人。」木蘭花鎮定地回答。

  木蘭花這一句話才出口,腳步聲已到了門前。

  他們三人。一齊抬頭向門口看去,只見在門口,站著一個樣子怪到了極點的怪人,那人的身形,極高極高,總在六尺半以上。

  他穿著一套西服,這套西服,一望便知道是極其名貴的貨色。

  但是,第一流的西服裁剪師,也沒有法子用西服來改善他的怪相。

  他的左腿一定是齊股斷去的,而且,一定正如木蘭花所料的那樣,他是裝了一條假腿,因為他的左半邊身子,呈現一種異常的僵硬,而且,他的身子向右微側,以致看來,他的身子像是隨時可以向右傾倒下來一樣,更增異相。

  那是因為他的臉上,已滿是疤痕的原故。他臉上究竟有多少傷痕,也是難以數得清的,但只要從他的兩道眉毛來看,就可看出傷痕之多了。

  奇怪的是,他的雙眼和鼻子,居然能保留了下來,從他的雙眼,炯炯有神以及他鼻子的高挺來看,在他的臉上未有那麼多的傷痕,和他的腿未曾斷去之際,他一定是一個出人頭地的偉男子。

  當他走進來之後,王大通跟在後面,他高聲道:「三位,這位便是──」王大通的樣子本來也是十分神氣的,可是這時,不知怎地,他竟像是一個小丑一樣,那怪男子雖然醜極,但是卻另有一股氣勢,王大通講了一半,他一揚手,便令得王大通也講不下去,那怪漢子又向前走出了兩步,然後,以十分標準的英語,道:「歡迎,歡迎三位前來!」

  木蘭花等三人,仍然坐在沙發上。

  木蘭花冷冷地回答道:「你是什麼人?」

  那怪漢子已經伸出了他的手來,他當然是準備和木蘭花等三人握手的。可是三人根本不去理睬他,甚至也不站起來,這使得他窘了一下,而且,他的心中,顯然大有怒意,因為他臉上的幾個疤痕,曾因此而發紅,他慢慢地放下手,又走前一步,也在沙發上坐了下來,這時,他是面對著三人的,他和三人間的距離,大約八尺。

  他坐下了之後,才道:「我是一名阿拉伯人,從小在英國受教育,以前曾是一個著名的探險家,現在我創設一個組織,是專以勒索來謀財的。」

  他講到這裡,頓了一頓,才又道:「你們可以叫我孤先生,這樣的自我介紹,可令你們三位,感到明白和滿意了麼?」

  在他講話的時候,穆秀珍只是個耐煩地移動著身子,但是,高翔和木蘭花兩人,卻同時以敏銳的目光,在打量著孤先生。

  等到孤先生在講完,他們兩人。互們交換了一個眼色,他們雖然沒有講話,但是他們都知道,自己在這短短的兩分鐘內,對孤先生的印象是一樣的。

  孤先生毫無疑問,是一個極有學問,受過高等教育的人,而且,他的聲音之中,充滿了過份誇張的自信,可知他是個野心極大的人。

  他既然聲稱,已創設了一個以勒索為主的組織,那麼可以相信,這個組織,一定是一個世界性的大規模犯罪組織了。

  木蘭花緩緩地道:「已經足夠了,孤先生,我們不明白的是,你用這樣卑鄙的手段,將我們綁架來到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卑鄙的手段?」孤先生似乎覺得十分驚愕,「綁架?小姐,這是什麼意思,我本人實在不明白,可以請你解釋麼?」

  「哼,」木蘭花冷笑了一聲,「你可以問王博士。」

  「王博士。」孤先生轉過身去,叫了一聲。

  他只不過是叫了一聲,可是王大通的身子,卻劇烈地發起抖來,他幾乎不能向前走來,而他的臉色,也變成了死灰色。

  當他來到了孤先生面前的時候,他簡直已和一個死人差不多,他勉強鎮定心神,道:「孤先生當我接到了指令,我……知道他們三位,是不會肯應邀前來的,所以──」孤先生揚了揚手,道:「你可曾將我的請柬送去?」

  「沒……沒有。」王大通汗流滿額。

  「說下去!」

  「他們三位,是專和我們這樣性質的組織為難作對的,我……我想他們不會肯接受邀請,所以我和部下商議,我們──設下了一條很好的計謀,引他們來偵查我們,然後,我們……就用麻醉藥令他們昏迷,這……才順利將他們三位請來的……孤先生。」

  王大通這時候,那種駭然欲絕的樣子,連得木蘭花,高翔和穆秀珍三人,也代他不好過起來,都希望別提這件事了。

  可是,看孤先生的樣子,顯然不肯就此干休!

連環毒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