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鬼故事 線上小說閱讀

鬼劫



  前言

  鬼是無處不在的。這句話,聳人聽聞之至,但不是故意嚇人,只要把鬼解釋為人腦活動所產生的一種「電波」(或類似的存在),在人的身體滅亡之後,仍然遊離存在,那麼,鬼就是無處不在的了,就像無線電波一樣,充塞在任何角落,你開收音機,看電視機,頻率合了,就可以聽到聲音,看到形象。偶然的一個機會,你的腦部活動和鬼的遊離電波頻道合了,於是,你就看到鬼了。很簡單,是不是?

  ※※※

  從充滿煙霧、哄鬧的夜總會走出來,耳際已沒有了震耳的音樂聲,三角覺得身上像是輕了一輕,可是當他深深吸了一口氣之後,他感到自己心跳得十分劇烈,和剛才夜總會中那個三流樂隊中的鼓手在敲打著大鼓一樣,不但震動,而且可以聽到蓬蓬的響聲。他又吸了一口氣,越過了馬路,來到了對街,心中告訴自己:又不是第一次,怎麼每次都像第一次一樣,心會跳得那麼厲害。真是三流腳色!他回頭看一眼,才出來的那家夜總會,是三流夜總會,喝的酒,是刺喉嚨的三流的酒,他,是一個三流的小角色。

  三角感到極其氣憤,為什麼幾個人在一起,老是抽中他去動手?已經一連四次或是五次了,上得山多遇著虎,不能每次都那麼順利吧!當他一想到這一點時,雖然天氣悶熱,他一身是汗,也不禁感到了一股涼意,不由自主,顫動了一下,他連忙挺直了身子,匆匆向前走去,同時,右手用力按在右邊的褲腳上。在他右邊的褲腳上,有一個小小的袋子,那個小袋子中,有一柄十分鋒銳的三角銼。

  三角的本名不叫三角,三角祇是他的外號。三角不喜歡人家叫他的本名,那名字太土。三角的外號之由來,一方面由於他的臉型,十分三角,二方面是由於他自從幾年前出道以來,用的傢伙,一直是一柄鋒利的三角銼。這柄三角銼一直跟著他,沒有失過手。三角的同伴都知道,這柄三角銼,他看得極重要,連碰都不給人碰一下,以防幸運溜走。剛才在夜總會裡,一共是四個人,三角和他的三個死黨,化妝得臉上七彩的女人,倒來了七八個,男男女女一起擠在半拱型的、殘舊的,雖然在煙酒和廉價香水的各種氣味之中,仍然透出一股霉味的沙發上。三角兩隻手忙碌地在柔軟的女性胴體上摸索著,大口喝著酒。在他身邊的一個女人,就伸手碰到了他褲腳上的那柄三角銼。

  那令得三角霍地站了起來,身邊的女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的同伴卻知道。他的同伴都哄笑了起來,指著那女人:「碰到他要緊地方了?」那女人現出一臉疑惑的神色來,濃黑的眼蓋和眼睫毛之下的眼珠,覷著三角的大腿,眼光在溜來溜去,然後,腥紅的上唇吐出了兩個字:「好硬!」哄笑聲把三角悻然的叫罵聲蓋了過去。這種地方的女人,要不是會在適當的時候,講一些能令男人高興得開懷大笑的話,那也不能混下去。

  一個同伴立即拉住了那女人的手:「來!試試我的!」女人甩著手,趁勢滾進了男人的懷抱中。三角沒有再坐下來,祇是站著,大口喝完了杯中的酒,一個女人立即又替他斟,他按住了那女人的手:「我出去打個電話,就回來!」他的三個同伴在聽得他這樣講之後,也都暫時停止了動作,向他作了一個手勢。手勢是他們之間的秘密,表示:一切都順利!三角也還了一個手勢,轉身向外走了出去。

  在進入這家夜總會之前,四個人是講好的,他們在一條巷子中,巷子很陰暗。四個人口角都叼著煙,他們的心情一定很緊張,因為在黑暗中,煙頭一直是明亮的紅色,一閃一閃,那表示他們每一個人,都在不斷地用力地吸著煙。三角的手中,提著四根牙籤,三長一短。他們要去享受酒紅燈綠和女人,都需要錢,憑他們四個人,要是努力去工作,一個月辛苦下來,也不夠一個晚上的消費,所以,他們採取了另外的辦法去獲得金錢:搶劫。搶劫,由抽到那支短牙籤的人動手,三角把牙籤的下半截藏在手心裡,然後,伸出手去。

  牙籤被一支一支抽了出來,抽出來的全是長的,三角還是攤開手掌來看了看,留在他掌心的那支是短的。他用力吐了一口口水,沒有話說,先去快活了再說。快活了一個多小時,已經接近午夜,三角雖然喝了不少酒,可是也沒有忘記自己的責任。今晚,他一定要成功,而且要有大收穫,剛才在他左邊的那個女孩,看起來那麼年輕,那麼嫩,這種女孩子最對他的胃口,當他用力在那女孩的胸脯上搓揉之際,他已感覺莫名的興奮。當那女孩在他身邊,用低沉的聲音說:「帶我出街」時,三角用力點著頭。

  這時,他沿馬路走著,經過了一列熟食攤子,來到了轉角處,那裡有一個救火水龍頭,他提起腳來,踏在那個水龍頭上,吞了一口口水,想像著自己是多麼英雄,那年輕的女孩會在他的英勇之下,苦苦哀求!他又吐了一口口水在地上,「去打一個電話」,離開的時間不能太久,他得趕快找到目標才行。按在褲腳上的手,掌心已經在冒汗,真不知道緊張什麼,其實是十分簡單的事,又不是第一次了!他再點燃了一支煙,再向前走去。

  這條街並不長,兩旁的店鋪都已打了烊,街燈昏黃,沒有行人。三角走進這條街,揀了一個陰暗的樓梯口,把自己的身子,埋進了陰暗之中,等著,已經等了將近十分鐘了,街上仍是一個人也沒有。三角感到有點焦躁,手心的汗更多。正在他考慮是不是要換一個地方之際,有腳步聲傳進了他的耳中。三角對於聽夜行人的腳步聲,有相當豐富的經驗,他一聽就聽出,那是高跟鞋的聲音,那令得他大為高興,立即循腳步聲看去,他看到一個女人,急急地自街口走了進來。

  那女人,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是一個夜生活的女性,由於夜已深了,她臉上的化妝,看來已有點殘落,她不但走得急,而且,把一隻手袋,緊按在胸前,看來她也知道這裡不是很安全。三角從心中笑了起來:這樣的女人,最好的搶劫對象,以他的經驗,往往在他得手,到了安全的地方時,這個女人才會開始尖叫!現在,他祇希望那女人的手袋裡,有著大量的現鈔。

  那女人離他越來越近了,三角計算著,該在適當的時候撲出去,他已經把那柄鋒利的三角銼,自褲腳上的那個小袋子中,抽了出來。可是,就在他要開始行動之際,他卻呆住了。三角還未曾從陰暗的樓梯口撲出來,他就看到,從對面馬路的一個樓梯口,有一個人,已經先他一步,撲了出來,那人的手中,拿著一柄狹長鋒利的西瓜刀。那人的身形手法,卻相當熟練,看來也是老手了,一撲出來,那女人還未曾來得及反抗,就被那人的左臂,箍住了頸,西瓜刀也架在她的臉上,而且,立即拖著那女人,進了另一個陰暗的樓梯口。

  街兩邊的那些陰暗的樓梯口,看起來,就像是一個一個張大了的毒蛇的口一樣,在陰暗之中,幾乎任何事都可以發生!那人的動作是近乎乾淨俐落,三角看得目瞪口呆,但是他心中正急速地盤算了一下,幾乎忍不住大聲笑了起來。這種場面,有點滑稽,是不是?他在等著搶劫,卻被另一個等著搶劫的人佔了先!那麼,他怎麼辦?再等另一個目標來下手?他才不會那麼笨!

  他大踏步向那個樓梯口走過去,樓梯口很陰暗,在裡面發生著什麼事,他看不到,他是不必看,也可以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還沒走到,就大聲喝著:「別動!警察!」這一吆喝,令他自己也感到一股豪氣,果然,就在那一聲呼喝之後,一個人自樓梯口中,就奔了出來,幾乎撞向三角,三角一伸手,抓住了那人胸口的衣服,那人手中已不再提著刀,這更令三角氣壯,一手抓住了那人之後,他揚手就是一個耳光!

  那人的神情,駭然之極,雙眼睜得老大,推了他之後,也不知道還手,祇是失神落魄地望著三角,三角立時又一拐膝,在那人的小腹上,重重頂了一下,那人痛得彎下腹去,三角在武館中學過幾個月,立時手肘一沉,撞在那人的後腦上,撞得那人仆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了。三角知道那人一時半時,醒不過來,他又踢了那人一腳,立時轉向樓梯口。

  他聽到那女人在發出呻吟聲,他走向前,看到那女人踡在地上,上身的衣服已經被扯破了一大半,雖然在黑暗之中,雪白的肌膚,還在閃耀著誘人的艷光。三角心中暗罵了一聲,好傢伙,原來是劫色,不是劫財的,那隻手袋,就在女人的身邊。三角連半秒鐘也沒有耽擱,抓起了手袋,轉身就奔了出來。一面打開手袋,當他看到滿袋鈔票之際,他興奮得全身發抖,他把鈔票抓出來,胡亂塞進褲袋之中,一面向前奔著,然後,把掏空了的手袋,拋在那個被他打倒了的人的身邊。

  一切再順利也沒有,他又回到了那家夜總會,他的同伴已經等得有點心急了,三角一走進去,一把拉起那年輕女孩子,摟住了她的腰,神氣地叫著:「算賬!」那女孩子把一杯酒送到他的口邊,他一口喝乾,伸手進褲袋,褲袋裡塞滿了鈔票,那是最神氣不過的事情。夜總會裡燈光雖然暗,可是所有的人,包括拿了賬單來的侍者在內,看著三角的動作,都發著呆。他們看到,三角的手,自褲袋中伸出之後,攤開手,滿手全是紙灰,紙灰在顫動著,飄開去。一直到進了監獄,三角還在不斷地說著:「好白……那……女的……皮膚好白……」

香港鬼故事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