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鬼故事 線上小說閱讀

鬼夥



  前言

  有人說:嘿,你說鬼,真是鬼話連篇,我怎麼沒有見過鬼?呵呵,閣下怎麼那樣肯定未曾見過鬼?

  這個故事牽涉到三個人,由於這三個人都是社會上相當有地位的人,所以,就算隨便替他們加上一個姓,像以前的故事一樣,再稱之先生或女士,或替他們隨便取一個稱呼,都有可能在下意識中把他們的真正身份洩漏一點,而使人猜到他們是誰。所以,這三個人祇用甲、乙、丙來代表,根本不說他們的性別,一律祇用他而不用「她」,像「紅樓夢」一樣。

  ※※※

  甲拿起電話來,在他豪華的臥室中,他在電話鈴響起的時候,就有點不安,身子轉動了一下,赤裸著的腳,在繡花床單上移動著,有一種十分柔滑舒服的感覺,這種感覺若在平時,或許能使人心中產生一定程度的舒適,但這時對心中有了不安預感的他來說,卻根本沒有去注意,他拿起了電話,輕輕地「嗯」了一聲。電話中傳來了乙的聲音:「丙死了!」很簡單的一句話,乙並沒有問聽電話的是誰,顯然他是甲的熟人,就憑「嗯」的一聲,就認出了聽電話的是甲。而乙也沒有說自己是誰,他祇說了三個字,甲也就認出了那是誰打來的電話。

  甲陡地震動了一下,四面看看,直到肯定了臥室中祇有他一個人──臥室中一直祇有他一個人,可是人在神情緊張的時候,總會有一點下意識的,沒有意義的動作的。然後他才道:「死了?是你……你……」他停了一停,又吞了一口口水,喉頭感到異樣的乾燥,要十分努力,才把那句話的下半截講了出來:「……下的手?」乙顯然也震動了一下,大約有三秒鐘左右的沉默:「不,不是我!我還以為是你!」甲的聲音仍然乾澀:「不是我……他是怎麼……死的?我甚至不知道他的死訊!」

  電話中清楚地傳來了乙的吸氣聲:「車禍,車子跌下了山,出事地點在郊外,他被發現時,離出事已有好幾小時。」甲再吞了一口口水,他想去喝一大杯冰水,喉嚨中那種乾澀的感覺更甚,甚至令得他的聲音發啞:「那……是意外?」乙發出勉強的乾笑說:「誰知道?你……沒有做,我也沒有做,或許……或許希望他死的,不祇是我們兩個人,另外有人替我們解決了問題?」甲囁嚅著:「那……會是什麼人呢?」乙的聲音冷淡:「把你的好奇心收起來吧!反正我們都希望他死,希望到要自己動手殺死他,現在他死了,管他是怎麼死的,重要的事實是,他死了!」

  甲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剛才由於消息來得十分突然,他還未曾來得及去想丙死了之後,能給他帶來的好處。要不是丙的死亡能給他極度的好處,他絕不會想到親自去把丙殺死的,是不是?甲、乙、丙是一樁大生意約合夥人。生意在開始合夥的時候,並不是太大,但是在動盪的歲月中,憑著他們三個人的眼光和手段,生意迅速擴大,到了十年前,已經可以稱得上是大生意了。像許多故事一樣,大生意可以由三個人繼續合夥經營下去,但是由於人的天性之中,有著貪婪這個名詞在,所以他們總覺得互相之間,都不是盡展所長,也就是說,甲、乙、丙三個人,都覺得如果自己獨資來做生意,可以賺更多的錢。

  當他們各有了這樣的念頭之後,他們並不是想想就算,而是各自用行動來支持自己的想法。於是,在大公司之外,又出現了三間同樣性質的公司。從表面上看來,三家小公司會和大公司敵對的──因為大家都做同樣的生意。三家小公司也各有名義上的主持人,甲、乙、丙都各自躲在他們小公司的幕後作指揮。他們三個人自然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小公司上,反正大公司的業務是已經上了軌道的。

  商場上有秘密嗎?或許有,但絕不能長久維持下去,不到一年,當三家小公司的業務也飛快發展之際,甲、乙、丙都知道了對方在做著和自己相同的事,反正大家都在那麼做,面子上,還是維持著相當程度的和氣,一切應該是可以相安無事下去的。可是,甲和乙的小公司,都由於經營上作了過份的投資,而出現了困難,甲和乙不約而同,利用本身在大公司中的職權,不斷挪用著大公司的資金,作為補救。這種行動,在一開始時,丙已經知道了,但是他卻完全裝成不知道,一直到他肯定了甲和乙絕不能在短期內歸還被挪用的資金時,他才攤牌。

  在大公司的小會議室中,甲、乙、丙三個人,神情分為兩種,甲和乙又驚又怒,又沮喪,又憤恨。丙是一副神采飛揚的樣子,整個過程之中,也幾乎全是丙在說話:「你們祇有兩條路可以走:第一條路,是準備身敗名裂去接受法律制裁,大約也不會太久,三年五載牢獄生涯之後,一出來,還可以再打天下,哈哈,祇要你們有這個能力。第二條,你們自動退出大公司,把你們自己的公司,併入大公司名下,我可以忘記一切──」丙說到這裡的時候,甲和乙一起叫了起來:「你想把我們迫死!」丙卻得意地揮了一下手:「對,你們第三條路,就是去死!」甲、乙面色灰白,丙已經收拾起公文,放進精緻的公事包中,提起了公事包,向門口走去,在門口,他頭也不回:「你們可以有三天時間!」

  當丙離開之後,甲和乙沉默了相當久,他們的額上,鼻尖上,手中心,全都滲著冷汗。乙先開口:「他才該去死!」甲吸了一口氣:「他要是死了,什麼問題都解決了!」甲、乙兩人互望了一眼,在那一剎間,他們兩人是心意相通的:丙如果死了,他們就是大公司的主持人,他們可以渡過難關,從此成為商場上舉足輕重的人物。在那一剎間,他們兩人不約而同想到的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商場有時,真是和戰場一樣的!

  然而,就在第三天,丙給甲、乙限期的最後一天,傳來了丙的死訊。甲直到這時,才真正感到了輕鬆快樂,他甚至不由自主,高叫了幾聲,然後在電話中對乙道:「把我們的高興稍微掩飾一下,為他舉行盛大的葬禮!」甲的喉嚨也不再那麼乾燥了,在哈哈的聲音中,結束了這個電話。在這個早上接下來的時間中,甲又接了許多電話,都是向他報告丙的死訊的,然後,甲、乙一起出現在大公司,一副哀傷的樣子,對各方面發表談話,哀悼一個最好合夥人的去世。

  若干日子之後,在丙的死亡已不再是新聞,而且被確定是死於意外之後,甲和乙如他們所願,用大公司做掩飾使他們的小公司渡過難關,一切都順利極了。一天晚上,甲提前自一個宴會中離開,司機把他送到他第三號情婦住所的門口,那是郊外的一幢別墅,他用鑰匙開了門,上樓梯,推開了臥室的門,看到他的情婦,穿著半透明的薄紗,在柔和的燈光下,坐在床上。才喝了一點酒,令得他情慾高漲,他張開雙臂要去擁抱,可是他的情婦卻並沒有如常地用媚笑來表示歡迎,反倒用一種十分陰冷的目光望著他,那種目光,令得甲不由自主打了一個寒戰,僵立在那裡。

  然後,他的情婦用甲聽起來,極其熟悉的聲音,叫著他的名字:「你殺了我!」那是丙的聲音!甲整個人都發著抖,雙手亂搖著:「不,不是我,不是我……我希望你死,可是沒殺你……」他的情婦的目光更陰冷,聲音聽來也更冷酷:「是你,你殺了我!」甲尖聲哭叫了起來:「不是我,是乙!是乙!」他情婦身子有點僵直地自床上起來,站在他的面前,伸手直指著他,那令得他感到全身冰涼得發麻,丙的聲音繼續發自他情婦之口:「是你……是你們……」甲大叫著,轉身衝出去,他沒有向下逃,反倒向上逃,逃上了天台,然後從天台上跌了下來。

  甲的司機事後的供詞是:「我祇聽到大叫『不是我』,從天台上傳出來。按著,就有人從天台跌下來,我奔過去看,已經死了!」甲的情婦事後的供詞是:「我什麼也不知道,我睡著了,矇矓中聽到他和人在吵架,一個人說他殺了人,他說不是,我站起來,看著他奔出去。接著,他就從天台跌下去了。」乙又怎樣呢?故事和甲大同小異,不過發生在東南亞某國的一級豪華酒店中,乙是在倉惶逃亡,叫著「不是我」的時候,半夜掉進泳池淹死的。

  警方的某一個高級警官,基於私人的好奇,再重新調查丙的死因,花了相當長久的功夫,確實,丙的死亡是意外,但是丙為什麼要向甲和乙報仇索命呢?還是甲和乙都在心中,認定了是對方殺死了丙,是以疑心生暗鬼呢?還是丙的死亡,甲和乙需要間接的負責任,例如丙在駕車之際,忽然想到了甲和乙的事,以致分了神,導致車子失事呢?又或許是丙覺得自己死得太不值,所以要拉著甲和乙一起去?那沒有人知道,合夥人之間的事,外人是很難知道真正究竟的,是不是?

香港鬼故事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