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鬼故事 線上小說閱讀

鬼戲



  前言

  如果說鬼魂的存在,只是一種電波或類似形式的能,何以會見鬼的人,都有時能形容出鬼的恐怖外形呢?鬼之有什麼樣恐怖的外形,全是由見鬼的人所決定的,「幻由心生」,從小到大,聽到的,都是鬼如何猙猙可怖,一旦腦部活動和鬼魂有了接觸,恐怖形象自然成了見鬼者腦部活動的首選了。要消除這種「傳說」,幾乎沒有可能,因為對於鬼魂的存在,人類所知實在太少,人對自己陌生的事物,先天就有極度恐懼感的!

  ※※※

  大明星一向生性風流,可是當大明星還不是大明星的時候,雖然生性風流,可是並沒有在成為大明星之後那樣得心應手,他曾自豪地誇口:「祇要是我想要的女人,沒有要不到!」這句話,其實是每一個男人都可以說的,道理很簡單:當他要不到的時候,他可以聲稱這個女人,他根本不想要!不過,大明星的艷遇,真是數之不盡,所以,凡是有大明星主演的電影,在拍攝過程中,劇務最傷腦筋:大明星收工之前,劇務就戰戰兢兢地問:「阿哥,明天到那裡催你起身?」大明星照例雙手一攤:「誰知道,每一個女人都在等我,你問我,我問誰?」

  劇務在心中,雖然不斷在詛咒大明星的十七八代祖宗,可是還是得滿臉堆笑:「是!是!阿哥真是天下第一風流人,可是明天的戲……」大明星不耐煩起來:「怕什麼,到時候,一切準備好了,自然會到!」劇務祇好苦笑,大明星遲到,不算是新聞,祇要他來了,多少人等他一個,等上三五個鐘頭,那還是上上大吉,最怕他根本不來,導演暴跳如雷,倒霉的還是他們!所以,劇務祇好一面苦笑,一面再繼續找點話出來討好大明星,誰叫他是大明星?

  大明星不但好色,也好酒,酒量十分豪,不過酒量越好的人越是容易醉,大明星十天有八天,醉得昏昏沉沉,這一晚,也不例外。這一晚,大明星在迷迷糊糊中,被人推醒,他一伸手,就碰到一個柔軟滑膩的身體,他手指緊了一下,睜開眼來,看到了他身邊的女人。一時之間,他有點想不起那女人是什麼人來,女人年紀看來不是太輕,臉上的化妝很模糊,看起來不是很順眼,可是房間中的一切,卻佈置得十分豪華。大明星努力在想這女人是什麼人,那女人已經又在推他:「快起來,時間到了!」

  大明星猛然坐了起來,他也想起那女人是什麼人了,他伸手扭著那女人的臉,說:「妳老公要回來了?」那女人瞪了他一眼:「廢話,是你自己一來就說的,今天晚班,十一點,要叫你!」大明星用力拍著自己的前額,口中喃喃地道:「今天晚班?今天晚班?」要死的是,是哪一組戲,他完全記不起來了,他一面起床,一面道:「替我打電話問問,是那一組戲?」那女人悶哼了一聲,大明星已經進了浴室,當他出來之後,那女人搖頭:「幾個電話都沒人聽。」大明星笑著:「不要緊,到片場我該拍哪一組戲,自然知道──」他忽然有半點疑惑:「我來的時候,真是說今天晚班?」那女人「咯」的一聲:「原來不是,你是騙我的?好到別的女人那裡去?」大明星忙道:「不是!不是!是真的,我記起來了。」

  其實他還是沒有記起來,不過他也不願意在這裡多耽下去,他記起來的是,這個女人是一個著名人物的外室,和她在一起久了,不怎麼好,又不是沒有別的女人,何必惹這種麻煩?他匆匆穿好衣服,離開了那個女人。跑車的排氣管發出轟然巨響,飛馳在午夜靜僻的公路上,那使得手放在駕駛盤上的大明星,有一種極度的滿足感。他還是不斷在想,今天是哪一組戲呢?反正身上的三組戲,多數是在那個片場拍,祇要一到,就可以知道,十一點開始的晚班,十二點就可以到,看還有什麼人敢說當了大明星,工作態度就不負責!

  他輕鬆地吹著口哨,車子轉了一個彎,他看到了前面停著一輛拋了錨的車子,橫在路中心,使他的車子沒有法子駛過去。他緊急剎車,車子還是幾乎撞了上去,當車子停下來之後,大明星怒氣沖天,一躍而出,在一連串的粗言穢語將要衝出口之際,他看到了車子內的那個愁眉苦臉的美人,那美人也轉過頭來看到了他。大明星是很有「君子風度」的,在美女面前,他要維持自己的君子、英雄形象,而且,那美女,是他心儀已久的一個美女,是紅透半邊天的女明星,大明星曾經獻過殷勤,可是卻不得要領,這不是一個絕佳的機會嗎?

  美女看到了大明星,緊蹙的眉,解開了一些,那令得她尖削古典的瓜子臉,看來更加動人,有一種淒迷的美麗──大明星本人是想不出這樣的形容詞的,那是一個文人為了追求這個美女,排在日報上寫文章讚美女,其中有幾句,給大明星記了下來,覺得十分有用,反正一個女人再難看,祇要你讚她美麗,她還是會全盤接收,絕不退還的!美女吐出了十分動聽的聲音:「真倒霉,才買的車子就壞了,還好遇上了你,要不然,你遲到不要緊,我遲到了,導演要罵的!」

  大明星用力打了自己的頭一下,是啊,美女和他在同一組戲裡,他隱約記了起來,可是導演……導演又是誰呢?他心中在暗罵:他媽的,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好像一切都是糊裡糊塗的!他不由自主,脫口問:「導演?是那一個導演?」美女一聽得他這樣問,忍不住嬌態十足地笑了起來:「導演是誰你都不記得了?」大明星解嘲似地道:「戲太多了!」美女嬌笑著,大明星也跟著笑,美女說出了導演的名字,大明星笑了起來!「對了,是他,我們拍的是……」他又記不起來了,美女白了他一眼,風情萬種:「是一部鬼戲。」大明星連連點頭,打開車門,請美女上車,為了賣弄,他將車子開得飛快,快到了身邊的美女緊緊捉住了他的手臂。大明星知道,收工之後,他不必去找其他女人了!

  當大明星和美女走進片場時,片場中十分靜,工作人員都望向他們,大明星知道片場寂靜的原因,因為這時導演正鐵青著臉,向他們走了過來。導演不過是一個二流導演,所以大明星一點也不在乎,他吊兒郎當地站著,向導演作了一個手勢,連話都懶得說,導演的臉色仍然難看,可是神情緩和了些,大聲叫著:「快給大明星化妝!」又對美女瞪了一眼,氣呼呼地坐回導演椅上。化妝的中年婦女走了過來,大明星感到很臉熟,可是卻又記不起她叫什麼名字,祇好隨便點了一下頭,取出煙來,也是一個很臉熟的,看來像副導演那樣的人走了過來,替他點煙。大明星祇覺得自己還是有點迷糊,片場中有幾個熟人,可是偏偏又記不起名字來,一定是酒喝得太多了。

  他跟著化妝的走向片場的一角,自己取過了頭套來戴上,一面心不在焉地打量著,他看到美女在離他不遠處,也在化妝,也不時向他一眼又一眼瞟過來,瞟得大明星心癢難熬。片場中燈光也打好了,果然是一部鬼戲,燈光看來陰暗可怖,在這樣的燈光下,美女的皮膚看來更是白得令人心動。大明星不由自主,吞了一口口水,並聽得導演在呼喝著,副導演在向幾個次要演員解釋劇情,一個特約不知道做錯了什麼,導演在罵他的聲音,簡直驚天動地。

  他的化妝工作進行到了一半,就有人拿了衣服來叫他換,一面換衣服,一面他又去看美女,美女也正在換衣服,慢慢地把衣服褪下來,大明星簡直有點意亂情迷了。換好了衣服再接受化妝,用紙巾印去了額上冒出來的汗,導演走了過來,站在他的背後,聲調和剛才罵人時大不相同,問:「好了?」化妝師說:「好了!」大明星道:「讓我自己看看!」他一面說,一面想:真要命,這部戲裡,自己飾演的是什麼角色,都想不起來了,自然要先看看才行,不能讓導演亂來。

  化妝師拿了一面大鏡子,來到了大明星的面前,大明星看到了鏡子中的自己,英武神勇,是他一貫大俠形相,他放了心。他站了起來,正準備轉過身來時,陡然呆住了,從鏡子的反映之中,他清清楚楚地看到,偌大的片場中,祇有他一個人,空蕩蕩地,所有人都不見了!也就在那一剎間,所有他感到臉熟而叫不出名字來的人的名字,他也全都記起來了,尤其是那化妝的,他更記得,當他還不是大明星的時候,他曾經幫忙打理過她的喪事,那個副導演,是半年前在車禍去世的,那美女,他一面想,一面已冷汗直冒,美女自殺的新聞,曾經那麼轟動,他怎麼會忘記了!

  大明星僵在那裡,身子簌簌地發著抖,導演的聲音在他身後傳了過來,「大家就位!」大明星顫抖得更厲害,導演是三年前就死了的,片場中,祇有他一個才是人!導演的聲音在繼續:「這是一部鬼戲,大家要記得自己是鬼!」大明星竭力掙扎著,想說一句:「我不是!」可是無論他如何用力,就是無法說得出來!

香港鬼故事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