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鬼故事 線上小說閱讀

鬼胎(一)



  前言

  這個故事,相當駭人,本來不想寫出來,因為對一些心理上怕鬼的人,有一定程度的影響,但結果還是寫了,只好先說一句:不必相信,鬼故事,始終只是鬼故事。就算勸告沒有用,相信了,那麼,也不要怕,這種事,萬中無一,絕不會那麼容易發生的。而且,就算要發生,像這個故事,就有因果,不種惡因,自然不會有惡果了。

  ※※※

  經過兩次檢查,證實阿碧懷孕了。一個少婦懷孕,實在不算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世界上每一分鐘都有少婦懷孕。可是阿碧懷了孕,對於丁家來說,卻是一件大事情。尤其對丁老太太來說,是一件頭等的大事。阿碧是丁老太太的媳婦,丁老太太是丁家的家長,丁家龐大的事業,全掌握在她的手裡,丁家的家族成員不是很多,但人人都要仰丁老太太的鼻息過日子,這種情形,很有點像長篇電視劇中的情節。

  丁老太太其實也不是很老,甚至連六十歲都不到,但自從老爺──創業者丁先生過世之後,大家都習慣這樣稱呼她。丁老太太是這故事中的主要人物之一,她固執、自信到了令人吃驚的地步,在她所掌握的龐大事業之中,她簡直是君臨天下的女王,像這樣性格的人,也是很常見的,並不需要多作介紹。

  還是多說說阿碧,阿碧的家庭十分貧窮,父親是一個泥工,生了八個兒女,阿碧排行第四。一個在窮苦家庭之中長大的女孩子,十歲之後,就沒有再上學,參加了維持生計的家庭手工業,十四歲進工廠,十八歲成為一個十分熟練的車衣工人,同時,由於她面貌娟秀,身材豐滿,被譽為「工廠之花」,在工廠區十分有名,不知有多少各種各樣身份的男人,在打她的主意,可是阿碧卻是一個標準的乖乖女,除了工作之外,就是在家裡幫助照顧弟妹。

  阿碧終於成了丁家的媳婦,而丁家是城中著名的富豪之一。別以為這又是一個現代灰姑娘的故事,不是,不是那麼簡單。各位聽故事的,一定在奇怪了,奇怪為什麼介紹了了老太太,又介紹了阿碧,而漏了一個更重要的人物?對了,阿碧的丈夫:丁老太太的兒子,應該是一個十分重要的人物,為什麼會漏了他呢?當然不是漏了這個重要的人物,而是由於這個人,有點特別,而且,也是丁家的一個神秘人物。

  人人都知道,丁老先生在世之日,和丁老太太的感情不算是很好,他們有一個兒子。但是丁老先生在五十歲那年,堅持要納妾,為了這件事,丁家起了翻天覆地的爭吵,丁老先生最後,寧願把所有事業的一大半股份讓給他的妻子,以換取納妾的權利。這也是為什麼今日丁老太太可以掌握那麼多事業控制權的原因。丁老先生終於納妾成功,但是沒有幾年,他就心臟病猝發去世。當丁家起了大爭吵之時,丁老先生有幾個好朋友問他:「為什麼這樣做,養幾個情婦玩玩不就算了?」丁老先生的回答是長嘆一聲,然後道:「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丁老先生不是明明有個兒子嗎?這話怎麼說呢?誰都知道丁老先生的兒子,自小就在瑞士讀書,老朋友們在丁少爺小的時候都見過他,相貌清秀,很討人喜歡的一個小男孩,丁老先生夫婦,每年也都要到歐洲去一兩個月看他們的孩子,算起來,孩子已超過二十歲了,丁老先生這樣說又是什麼意思?難道那孩子不是丁老先生的?老朋友還要再追問下去,但是丁老先生只是嘆息,並不回答。其實,這件事是不必保守祕密的,但是他們兩夫婦當年決定保守秘密,把孩子送到瑞士去,至親好友,一概隱瞞,久而久之,就不想對任何人說了。這是大富翁丁老先生的一大憾事。

  說穿了,其實也很簡單,丁老先生和丁老太太的唯一孩子,是一個白癡。從孩子六歲開始,就發現他是低能兒童,遍訪名醫,結論是無可挽救的先天性白癡。把孩子送到瑞士去,一方面,為了能接受治療,一方面,也方便保守秘密,所以,大家都不知道丁老先生有這樣的一件憾事。故事已逐漸明朗化了,阿碧這個窮人家的女兒,嫁入豪門,嫁的是一個白癡。丁少爺在娶阿碧那年,已經二十五歲了,生理上完全正常,看起來甚至高大英俊,但是智力始終停留在五、六歲的孩童階段。

  丁老太太聽得人家說白癡的兒子,不一定是白癡,是正常人的機會十分高,她有一個白癡兒子,可是卻希望有一個或更多個正常的孫子,所以,丁老太太一直在替她的白癡兒子物色一個妻子。丁老太太看中了阿碧,經過細心的觀察,她向阿碧的父母,提出了條件,條件是如此誘人,而且令阿碧的父母無法抗拒,甚至令阿碧也覺得,自己應該為整個家庭、為父母、兄弟、姊妹一輩子的幸福而犧牲。而且,丁老太太並不隱瞞自己兒子是白癡的這個事實,也曾安排他和阿碧,在一幢豪華的郊外別墅中見面。

  當阿碧進了那幢她做夢也想不到的豪華洋房之中時,二十歲,一直在貧窮中打滾的阿碧,像是進入了夢境一般,一句話也講不出來。在那憧洋房中,她看到了丁少爺,丁少爺看來靦腆,像是一個小男孩,可是外表絕不難看,如果他不是白癡,那麼一切就完美得和電影小說一樣了。在那幢洋房之中,過了三天之後,阿碧在父母兄弟姊妹激切的─近乎哀求的眼光下,咬著下唇,答應了這樁婚事。

  在阿碧答應之後,丁老太太也坦白說出她的目的,是要借阿碧來傳宗接代。所以,阿碧必需通過詳細的身體檢查,以及嫁過來之後,生活要受到嚴密的監視。這種條件,是對一個少女的莫大侮辱,阿碧的淚水在她的肚中打滾,可是她沒有說什麼,一一答應了。詳細的檢查通過了,阿碧是處女,這使得丁老太太極為滿意,婚事自然沒有什麼儀式,阿碧和丁少爺,是在丁老太太的指導下完成第一次做愛,那對阿碧來說真是畢生難忘的恥辱,她從頭到尾,一直都閉著眼睛,身子發著顫。

  丁老太太又教了阿碧如何挑逗一個生理正常的男人的方法,要阿碧努力使丁少爺和她有性生活。阿碧的行動,受著嚴密的監視,幾乎過著和外界隔絕的生活,而丁老太太也實踐了諾言,阿碧的家人,已搬進了新屋子,按月得到相當數額的金錢。半年之後,阿碧懷孕了。阿碧在這時,甚至已習慣於她的這種生活了。她是一個十分柔順的女孩子,丁少爺又不討厭,把他當作一個大孩子,也沒有什麼不好。

  懷孕之後,丁老太太對她的照顧,更是無微不至。本來,故事沒有什麼可以發展的了,尤其,當懷孕七個月之後,通過紅外線掃描,證明阿碧懷的是一個發育正常的男嬰時,簡直可以說是大團圓的美好結局了。可是,等到臨產時,卻發生了變化,阿碧難產,在醫院的頭等病房中,她發高燒,在胎胞已破,羊水幾乎流盡之後,孩子還是沒有生下來。

  病房中,產科醫生對著半昏迷的阿碧搖頭,丁老太太緊抿著嘴,醫生轉過頭來,用沉痛的聲音說著:「只能保存一個,大人或孩子,十分鐘之內就要決定,再拖下去,大人和小孩都無法挽救了。」丁老太太仍然緊抿著嘴,半昏迷的阿碧在這時,身子劇烈的發著抖,用微弱的聲音哀求:「老太太……求求妳……救我……我還年輕……我,還會替妳生很多孫子,求求妳……救我…」丁老太太半轉過頭去,臉上的肌肉,像是鐵鑄的一樣,自她的口中吐出三個字來:「要孩子!」阿碧發出絕望的叫聲,掙扎著想坐起來,她用可怕的聲音叫:「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我死了,也不會放過妳……」

  丁老太太沒有再聽下去,轉身走出了病房。孩子生下來了,白白胖胖,活潑可愛的一個男嬰,丁老太太心滿意足。阿碧的家人自然傷心,但在丁老太太大疊金錢的饋贈之下,傷心程度自然大大減輕。丁老太太十分喜愛這個孩子,親自照顧,甚至在照顧孩子的同時,還親手織孩子的毛衣,完全一副慈母的樣子。她在這個孩子的身上,找回了失落已久的一些東西。

  雖然發生的事,在半年之後,目擊者只有丁少爺,這個白癡口齒不清地說:「媽媽在織毛衣,娃娃突然坐了起來,抽下了一支…針,娃娃手中拿著針,說話……娃娃說…說…」白癡困難地學著:「娃娃說…我死了,也不放過妳,娃娃就把針刺進了媽媽的心口……媽媽就……睡著了……媽媽是睡著了吧?」但毛衣的鋼針,直刺進了老太太的心臟,丁老太太當然不是睡著,是死了。

  有誰會相信一個白癡的話?孩子只有六個月大,當然不可能會說話,也不會有氣力把一支鋼針刺進人的心口,於是,丁老太太只好算是意外死亡。那是很多年之前的事了,白癡仍然是白癡,那個孩子,卻在丁老太太死後不到一個月,也死了,死之前,據說不斷地笑,笑得又詭異又淒厲。

香港鬼故事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