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鬼故事 線上小說閱讀

鬼腦



  前言

  當鬼魂不是在極短的時間內和人的腦部發生作用,而是較長時間和人的腦部發生作用時,情形就比見鬼後難得多了。那要看時間究竟多長,有的靈媒,可以隨時有鬼魂「上身」,時間不會很長。也有的人,「鬼上身」會發生在他們身上,時間也有長有短。若是鬼魂長時期佔據了一個人的腦部,那又會怎樣呢?當然更詭異了,這個人,會變成了另一個人!

  ※※※

  南仔自小就有點呆頭呆腦,可是,他卻又不是低能兒童。南仔的父母,在他四歲的那年,擔心他有點低能,曾帶他給專家去詳細檢查過。專家的意見是:一切很正常,雖然孩子看起來有點遲鈍,但那是由於孩子的性格不活潑所致。性格活潑的孩子,容易給人以聰明伶俐的印象,性格比較木訥一點的,自然看起來不是那麼靈活了。所以,南仔在學校的成績,普普通通,一班四十個人,他的名次通常是在三十名左右,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孩子,不顯目,甚至在兄弟姊妹之中,他也不被父母特別注意,就像是周圍環境,對他有一層保護色一樣,使他絕不突出。

  世界上大多數人,本來就是這樣子的,南仔的父母,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可是,在南仔的身上,卻突然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化。追溯起來,第一次突兀的事情,是在那一年的清明節,那一年,南仔才小學畢業,成績照例普通,小學會考之後,分發到的中學也不算是理想,但總算是升上了中學,他自己和父母都滿意了。就在那一年,南仔的祖父去世,所以,那一年的清明節,南仔有了有生以來,第一次的掃墓經驗。

  南仔的家境相當不錯,他父親是一家小公司的獨資老闆,所以,清明掃墓,他們一家,是由他父親駕著自己的車子到郊外的墳場去的。那天,下著細雨,雨點時密時疏,在雨水的滋潤下,樹木荒草,都泛著一片綠油油的悅目色彩。香港其實已經沒有什麼郊外,但那和滿是水泥建築物的市區,多少有點不同。

  南仔和一個哥哥,一個妹妹坐在車子的後面,他的哥哥和妹妹,比他伶俐聰明得多,所以三個人坐在後面的時候,靠窗的位置是輪不到南仔的,南仔永遠被擠在中間,那不是一個很舒服的所在,可是南仔從來也不和哥哥妹妹爭,三個孩子在車中,南仔也照例一聲不出,好像不存在一樣。經過了擁擠的公路,有一段路面上,由於前去掃墓的人實在太多,幾乎是一尺一尺地在前進,而到了墓地附近,又駛出了老遠,才找到了一個可供車子停泊的地方,所以下了車之後,已有點疲倦。南仔和他的父親,還要分別提著致祭的物品,他的哥哥妹妹和母親走在前面,南仔一腳高一腳低地在後面跟著,經過的小路旁,全是墳墓,有的墓,有人在拜祭,有的墓上,荒草雜生,看得出不知有多久沒有後人來過了。

  墳墓是一種相當奇特的存在,每一個墓下面,都有一個曾經活過的人在,這個曾經活過的人,如今早已成為一副枯骨了,那副枯骨,當然一點價值也沒有,但是在這個曾經活過的人的親人心目中,都還是可以引起無限的追思。儘管在許多墓前,前來拜祭的人,嘻嘻哈哈,看起來一點也沒有悲戚的樣子,但是他們總是在親人的墓前,仿佛,會給人以一種和已死的人,距離拉近了的感覺。南仔漸漸落後,他父親要不斷停下來,催促他快一點,南仔也就答應著,急急跟了上去。到了他祖父的墓前,擺好香燭祭品,當南仔的父母在致祭之後,轉過身來,發現南仔不見了。他父親皺著眉頭問另外兩個孩子:「南仔呢?」妹妹向遠處一指:「他向那邊走過去了!」母親咕噥了一句:「在墳場,到處亂走!」

  父親循著女兒所指的方向走過去,那一帶,全是沒有什麼人打理的墳墓,野草極多,走出了相當遠,才看到了南仔。南仔站在一座墳墓前,那座墓已經有點向下塌下去,看起來年代久遠,墓前有一方石碑,石碑也已倒了下來,刻有文字的那一面向下,半埋進了土中,石碑的四周,也全是野草。南仔就怔怔地站在那座墳前,一動也不動。父親十分不耐煩,一看到南仔就大聲叫著,可是南仔一點反應也沒有,父親來到了跟前,大嚷:「南仔,你在幹什麼?」南仔仍然沒有出聲,只是仰起頭來,十三歲的少年,身形相當高瘦,向他的父親看了一眼,他父親又呼喝:「快到阿爺的墓前去,快起來!」南仔順從地跟在他父親的身後,向前走去。

  掃墓的事,很快就被忘記了,一直到三天之後,南仔的父母在就寢之前,他的母親才道:「你有沒有注意,這幾天,南仔一句話也沒有說過?」南仔的父親呆了一呆,順口道:「他本來就不是很出聲,管他的。」母親道:「可是,幾天一句話也不說,而且,他…很怪,那是他哥哥說的。」南仔和他哥哥合用一間房,他哥哥中三,很看不起呆頭呆腦的南仔,做父親的皺了皺眉,日間繁忙的商務和應酬,使他十分疲倦,實在不願意再討論下去,他一面向床上躺去,一面道,「什麼怪,哼,老大想自己一個人要一間房,看看什麼時候叫南仔搬到……」

  居住的單位已沒有空房間,叫南仔睡在客廳,南仔多半也肯答應的,做父親的偏心起來,也很夠瞧的。而就在這時候,外面突然傳來大兒子的叫聲:「南仔,求求你,別再裝神弄鬼好不好?」父親憤怒地坐了起來,準備向外面大聲叱責,他還沒有開口,又傳來了女兒的一下尖叫聲,父親大怒,一下子跳了起來,打開房門。當他打開房門,向外面看去時,他也呆住了,而在他身後的母親,也發出了一下驚呼聲。

  外面,是相連的客廳和飯廳,他們看到,大兒子和女兒,駭然站在房間門口,南仔在飯桌旁,廳中所有的燈光全關著,在飯桌上,都點燃了許多支蠟燭,蠟燭排列成兩個圓圈,在搖曳的燭光之中,是一盆水,在水中,浸著一具骷髏,那骷髏有一半浮在水面,骷髏上兩個深溜溜的眼睛,正好向著上面,看起來極其可怖。而南仔,則半伏在飯桌上,雙眼發直,盯著那骷髏,口中喃喃地在說著話,也不知道是由於氣氛的詫異使人心頭發震,還是南仔說的話模糊不清,並聽不清楚他在說些什麼。

  做父親的看到這種情形,又驚又怒,大喝一聲:「南仔,你在搞什麼鬼?」南仔恍若未聞,女兒已經驚叫著,奔了過來,投向母親的懷中,大兒子勉力鎮定,也幫著父親呼喝著,父親一直來到南仔的身邊,怒氣勃發,忍無可忍,一下子抓住南仔的肩頭,把他提了起來。可是,他還未曾來得及呼喝,南仔已陡然瞪大了眼:滿面怒容,大聲講了一句話,同時,一下子就十分有力地把他的父親,推了開去。做父親的向後跌了開去,幾乎沒跌倒在地上,南仔又指著他的父親,大聲講了幾句話,就算在再驚駭的情形之下,也可以聽到南仔的聲音,可是那時,南仔講的話,他的一家人,都全部聽不懂!父親嚇得傻掉了,母親不由尖叫起來,大兒子和女兒只是發抖。

  南仔的神態像是緩和了些,轉過要去,又盯著那骷髏看了好一會兒,當父親總算緩過神來之際,南仔才又說了幾句話,可是仍然沒有人聽得懂。接下來,一家人只好眼睜睜地看著南仔做他怪異的動作:南仔取出一隻相當古舊的木盒子來,打開,然後,從水中把那骷髏取了起來,小心地抹乾,放進木盒中去,雙手捧著木盒,一下一下把所有的蠟燭吹熄。當所有的燭火吹熄之後,廳中變得十分黑暗,一家人都因為恐懼而發著顫,南仔卻捧著盒子,向外走去,打開門,一直走了出去。一家人由於實在驚駭太甚,甚至忘了去阻止他!等到定過神來,父親追出去,不見南仔蹤影,大廈的看更人說看到南仔上了一輛計程車,手中捧著一隻木盒,上了車。

  父親決定報警,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在墳場附近,找到了南仔,南仔在墳墓中呆立,警員把南仔帶回來,南仔回來已回復了正常,在警員離去之後,他對他父母道:「真對不起。」父母相視苦笑,在接下來的一、兩個月中,南仔除了拼命去買舊書之外,看來並沒有什麼不正常,他看的是外文書,他父親拿了其中一本,去給別人看,那是一本葡萄牙文的書,是講航海的,是一本十分專門的書。南仔竟然會懂葡萄牙文呢?雖然南仔不討人喜歡,但發生了這樣的事,還是令人擔心的,父親在當天晚上,把南仔叫進房間來,南仔的臉上,現出他從來也未曾現出過的一種狡獪的笑容,只說了一句話:「別理我,我很好!」父親低聲下氣:「能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南仔的回答十分堅決:「不能!」他隨即提出:「我要進航海學校。」

  那是十年前的事,南仔接著進了航海學校,成績之優異,令人吃驚,他十七歲那年,就是一艘大輪船的三副,二十一歲,成了船長,他的葡萄牙文,流利得比來自當地的土著更甚,只要他在香港,他也常去看他父母,不過,更多到墳場,在那座不知是什麼人,石碑已塌下的墓前去佇立,一站就站好久。

  其實這個故事是介紹「被鬼附身」!一個本來呆頭呆腦的小男孩南仔,去了墓園之後,回到家行為不但改變,連從來沒有接觸過的葡萄牙文,居然會講的比土著還要好!這證明另一組腦波組進入了南仔的腦中,取代南仔的腦波了!被鬼附身的例子很多,甚至有「借屍還魂」的,最有名的例子是好多年前發生在金門的「借屍還魂」的事件,該名女士仍活在世上。或許南仔的頭腦比較鈍、反應比較慢,所以有較強的腦波存在,就很容易地入侵到南仔的身上。但事實是否真的是這樣呢?畢竟以目前的科學仍無法探知一些不可思議及無法解釋的神秘事件!

香港鬼故事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