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鬼故事 線上小說閱讀

鬼屋



  前言

  在鬼故事中,「鬼屋」也是一大熱門,幾乎每一個超過一萬人居住的城鎮,都會有一間傳說中的「鬼屋」存在。鬼屋,顧名思義,自然是有著一個或多於一個鬼魂的一間屋子。而這一個或多於一個的鬼魂,又十分容易被人所看到或想到,不然就不成其為鬼屋。為什麼在一個特定的空間(鬼屋)之中,鬼魂特別容易被人見到呢?這似乎是研究鬼魂者應該注意的課題。

  鬼屋的故事,很容易流於公式化,這裡的一個,比較特別,特別之處,是很多人同時看到的。一定有人會問:那間屋子怎麼樣了?答案當然是:早已拆掉了!這彷彿是所有鬼故事的一種狡獪。

  鬼屋在各地都時有所聞!能成為鬼屋的條件,不外乎這間房子曾發生過凶案或出過人命的意外事件。造成陰靈聚集,所以鬼屋也稱「凶宅」或「陰宅」。以前有線電視的鬼怪節目盛行時,也常介紹報導全省各地的鬼屋!但要拍到鬼的樣子,卻是非常的艱難。或許鬼們還是不太願意主動在我們面前出現吧?接著請看下面的鬼故事吧。

  ※※※

  一些人在一起,一提起鬼,必然有一個或數個,自命為相信科學的人說:「如今科學昌明……」企圖用科學來否定鬼的存在,這種人認為如今人類的科學已可以解釋一切了,十分可笑。而這種態度,也不科學之至。一些人在一起,談到鬼屋,倒不是一定,但在很常見的情形下,會有一個或一個以上,自命為大膽的人,加以否定:那裡有什麼鬼屋,全是騙人的。在有一些情形之下,一些人言之鑿鑿,一些人否定,就會形成一種賭賽,不相信有鬼的人,會自告奮勇,到鬼屋過一夜,以證明那不是鬼屋。那天晚上的情形就是這樣。

  那是一個中學畢業班同學的露營之夜,二、三十個十六、七歲的男女青年,圍著營火,天南地北地交談嬉笑著,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忽然有人提起了鬼,於是各種各樣的鬼故事交替著,幾乎每一個人都發了言,反而是在平時最多話的阿包,一言不發。當阿包一句話也沒有說過的情形被同學發現了之後,大家就逼著他一定要講幾句。阿包一開始就推辭,而且態度堅決,但是大家一起鬧,阿包非說不可,他只好嘆了一口氣,用少見的正經語氣道:「說起鬼,我實在不想說,因為我曾有過十分可怕的經歷。」阿包很有說鬼故事的天分,他一開口,所有人都靜了下來,七、八個女同學靠成了一堆,人人都望著阿包。阿包在停了一停之後,繼續道:「四年之前,我父母帶著我到香港來,我們什麼也沒有,只好去投靠親戚。」

  一個男同學叫了起來:「誰都知道,你有一個表舅大人物,紳士,大老板。」阿包道:「是的,我們就是去投靠這個表舅,這不算是什麼親戚,他也對我們很好的,我們當然不能住在他的花園洋房中,他說在郊外,他有一幢房子空著,我們可以暫時去住著,只要有棲身之所,我父母已經求之不得了,自然連聲道謝!」他講到這裡,略停了一停:「當天,他帶我們去吃了一頓飯,然後,吩咐司機送我們去,路很遠,在路上,司機和我父母攀談,言談之中,對表舅很不滿意,說他刻薄,父母說表舅人很好,肯讓我們住他的屋子,司機哼了一聲說:什麼好心,那屋子,是鬼屋。」

  阿包講到這裡,又停了片刻,才又道:「當時我父母聽了就哈哈大笑,說是在鄉下,什麼都見過了,鬼屋不鬼屋,根本不怕。司機也沒有說什麼。到了那屋子,附近沒有人家,屋子相當舊,也相當大,還有一個已經荒廢了的大花園,一切家俱全,我們一輩子也沒有住過那麼好的屋子,心滿意足,就住了下來。」一個女同學用快快的聲音道:「後來…見鬼了?」一個個子高大的男同學大聲道:「聽阿包胡說八道,根本沒有鬼屋!」另一個喜歡辯論的同學道:「請注意,根本沒有鬼屋,和根本沒有鬼,是截然不同的!」好幾個人一起叫了起來:「別吵!讓阿包說下去。」

  在營火的照耀,阿包現出一種十分怪異的神情來,他伸手在自己額邊,用指甲用力地擠著一顆暗瘡,擠得附近的臉上,都紅了起來。人人都在等著他耐心說下去,可是他一開口,卻道:「也……沒有什麼,我們住了一個月,父母都找到了工作,嫌交通不便,就搬出來了!」在眾人的嘩然聲中,那身形高大的同學道:「是不是,根本沒有鬼屋,連阿包也偽造不出來了!」阿包在陡然之間脹紅了臉:「有的,那真是鬼屋,不是我偽造出來的。」那高大的同學盡量扮著鬼臉:「你見到了什麼樣的鬼?是男鬼?女鬼?一定是女鬼,阿包的處男,可能就是被那女鬼吃掉的!」

  涉及性方面的謔言,使這些青年感到了興奮,阿包成為嘲謔的對象,那使他又窘又怒,終於,他站了起來,指著那個高大的同學:「阿大,你不要口硬,你敢去那屋子過一晚?」阿大是體育健將,一向是同學心目中的英雄人物,他連半分鐘也沒有考慮,就拍著心口:「去就去,什麼時候你帶我去?」阿包道:「不必,那屋子離這兒不遠,根本沒有人,門也沒鎖,你只管去,我指路給你!」阿大拿起一隻電筒來,這時,他也不禁有一絲懼意,所以他問:「誰和我一起去?」同學都靜了下來,阿大呸地一聲:「全是膽小鬼!」

  阿包在地上畫著路:「十分鐘就可以到了。」他在講了那句話之後,忽然現出十分駭然的神情來:「算了吧,算是我偽造的好了,根本沒有鬼屋,阿大,別去了!」阿大也有意趁此打退堂鼓,可是有好些人,一起發出了噓聲來。阿大仰笑:「一定要去,明天早上你們在這裡等我!」阿大大踏步向前走去,走出了幾步,阿包才道:「阿大,在樓下過夜好了,千萬別到樓上去,尤其是樓上左邊第三間房間萬萬不可以進去。」阿大阿呵笑著:「卑鄙,你嚇不到我的!」阿大拿著電筒走開了,各人都可以看到他的電筒光芒在黑暗中閃耀著,不一會兒就著不見了。

  阿大走了之後不久,就有女同學問,「那屋子中真有鬼?什麼樣子的?」阿包的口唇顫動了幾下,可是卻沒有講話,就在那時候,陡然有一下尖叫聲,自附近的樹叢中傳了出來,嚇得女同學尖叫,男同學也嚇得出冷汗。可是接下來,卻是阿大哈哈的笑聲,自樹中走了出來,道:「我才不上你當,一個人在一間空屋子中過一夜,沒有鬼也嚇出神經病來!」阿包如釋重負一樣,連聲道:「那最好,那最好,別去了!」有幾個同學想譏嘲阿大膽小,可是也都不開口,因為一開口,只怕會輪到自己去。阿大雖然膽小不敢去,又折了回來,可是他剛才著實把人嚇了一跳,面子過得去了,所以他又若無其事在火堆邊坐了下來,只有一個女同學扁了扁嘴:「鬧半天,還是膽小!」

  阿大臉上有點訕訕地掛不住,在這種情形下,女孩子的好奇心比男孩子強,又一個女同學說道:「反正那屋子離這裡很近,我們一起去,可好?」阿包還沒有回答,已經有一大半人叫好,夜探鬼屋,又有那麼多人壯膽,又刺激又有趣,還有什麼不好的,阿大的膽子也大了起來,豪氣萬分地道:「走!」阿包想阻止,也來不及了。

  二十多個青年男女本到了屋子前。花園的鐵門是鎖著的,但輕而易舉,就翻了進去,嘻嘻哈哈,進了屋子,屋子下層是一個大廳,各人在提著電筒,互相扮鬼,嚇著別人,喧鬧聲就算一公里之外也可以聽得到。在樓下玩了一會兒,幾個同學向樓上走去,阿包忙叫道:「別上去!」可是他那裡阻止得了,走在最前面的是阿大,他道:「左邊第三間房,非去看看不可!」開始還有人猶豫,但接著,所有人都向樓梯上湧去。樓上,是一條相當寬的走廊,阿大一馬當先,到了那間房間前,推了推門,沒有開,一腳踢出,把門踢了開來,所有人連阿包在內,一擁而入。

  那是一間相當大的房間,空無一物,二十多個人進來,也不覺擁擠,電筒光在晃著,各人都笑了起來:「鬼在那裡?」阿包一聲不出,走過去把門關上,轉過身來,道:「把電筒全都熄掉!」一半電筒立即熄掉了,另一半,猶豫了一下,感到有那麼多人在,不必怕,也熄掉了電筒。整個房間中,變成了一片漆黑。不但一片漆黑,而且陡然之間也靜了下來,靜得連呼吸聲也沒有,人人都由於驚駭而屏住了氣息。在一幅牆上,一黑下來之後,就現出一團團綠幽幽的光團,光團在一開始的時候,是接近圓形的,接著,就變成了一張張的人的臉,也不是特別恐怖,可是卻就是那麼詭異,一張張的臉,卻是那麼令人心悸的暗綠色,發著幽幽的光,尤其是雙眼,發出來的那種光芒,使得每一個人都如同置身在冰窖之中一樣。人臉在浮動著,看起來不像是可以離開那幅牆壁的樣子,但是這情景,已足以令得所有年輕人都驚駭得幾乎窒息了。

  在黑暗和沉寂之中,不知是誰先發出了一下尖叫聲來,接著,人人叫著,撞開了門,向樓下衝去,有好幾個簡直是滾下去的。他們翻出了花園的鐵門。一直向前奔著,奔到了營地,才各自擠成一團,火光下,每一個人的臉都是慘白的,幾乎就和在牆上浮現的那些人臉一樣!一直到天亮,還有一大半人未停止發抖,陽光照射下來,情形才比較好了一些。阿包嘆了一聲:「這些倒沒有什麼害處,可是真怕……那些……鬼……我……真怕他們會離開那牆……撲出來……」幾個女伺學一起哀求:「阿包,別提了!求求你,再也別提了!」真的,從此之後,就算是同學的聚會,也沒有人再願意提起那種可怕的經歷來了。

香港鬼故事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