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鬼故事 線上小說閱讀

招鬼



  前言

  鬼的出現,往往和死亡聯在一起,或者是見鬼的人,在極度的驚駭之下,神經失常,這似乎是無可避免的事,也是人對鬼十分害怕的原因。人怕鬼,最大的心理因素,其實還是由於不瞭解,根本不知道鬼是什麼,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而鬼又實實在在存在著,人對自己不瞭解的東西,總是害怕,一直會持續下去,直至有一天,鬼魂之謎真相大白為止。是不是會有這一天呢?

  ※※※

  香港似乎沒有公開的「招魂會」、「降靈會」這樣的組織,但是幾個熟朋友之間,玩玩招魂,降靈的情形,都相當普遍。玩的方法,也不外是扶乩、碟仙,大家手按著手,集中精神,希望鬼魂出現,降臨在參與者的某一個人身上的那幾種,自然也有請了靈媒來,看靈媒表演「鬼上身」的。不論採取的是什麼方式,目的是同樣的,希望鬼魂可以通過某種媒介,和人發生溝通。

  大偉他們採用的是西方人招鬼的方式,就是製造一個適宜於鬼魂降臨的環境,大家圍著圓桌而坐,手按著手,集中精神來思念,希望鬼魂會和他們接觸的那一種。什麼是「適宜於鬼魂降臨的環境」呢?他們也不甚了了,只是仿照他人的做法,例如在深夜,把燈熄掉,點上蠟燭,弄得十分陰暗,神神秘秘的那種氣氛,通常來說,在這樣的情形之下,鬼魂會比較容易降臨。大偉他們,進行招魂的地點,是在翠絲的住所。

  在這裡,要作兩點說明,一是說明什麼是「大偉他們」,二是講一下「翠絲的住所」。所謂「大偉他們」是大偉和一些朋友,正確地來說,是大偉和他的八個朋友,其中當然包括翠絲在內,一共是五男四女。他們的年紀都在三十左右,能夠成為幾乎每天見面的好朋友,大偉他們,自然有他們的共通點。他們的共通點就是,他們都有高深的學歷,有地位相當高,收入相當好的職業──雖然他們各自行業不同,但是一提起來,他們全是他們自己這一行之中響噹噹的人物,而且,社會地位也相當高,有的,家世也十分好,有的是靠自己的努力取得成就,總之,他們是社會上出色的人物,而且,他們的年紀都很輕,是屬於風頭時髦人物,和普通人有點不同。

  而「翠絲的住所」也十分特別,翠絲是大偉他們之中的一個中心人物,她出身富家,在英國取得了博士的頭銜回來之後,輕而易舉,得到了一份以她的年齡來說,令人側目的高職,而她的才能,對這份高職,勝任有餘。翠絲不肯和她父母同住,自己在一幢高級大廈之中,弄了一個面積超過三百平方米的單位,完全照自己的心意來裝飾,裝飾完畢之後,一共有三間睡房──其中一間應該說是書房,但也有可以拉下來的床鋪,另外的空間,便是一個相當大的客廳。

  翠絲很喜歡朋友,當她和大偉他們成了朋友之後,他們這些人,幾乎每一個人,都有翠絲住所的門匙。也就是說,他們九個人,都可以隨時進入翠絲的住所,或進入房間睡覺,或在客廳中談天聽音樂,或在書房中看書,或亂七八糟自己煮食,各適其所,十分自在,也十分閒適,是他們在公餘之暇,人人都愛來的地方,像一個小型的私人俱樂部,說得來的人,經常聚會,實在是一件十分快樂的事。而翠絲的住所,還有一個特點,是所有的房間,都有著極佳的隔音設備,在客廳之中就算有人在聽爵士鼓樂,鼓聲震人心弦,但是在房間中睡覺的人,卻一樣可以安睡,不受騷擾。他們之間交友的原則是:各適其適,誰也不勉強他人做他所不願做的事,他們堅信唯有如此,友誼才能長存。

  一些人在一起,自然是不會無緣無故地發起招魂的,而那天晚上,大偉突然提議要招魂,其他人全都附和的原因,是因為那天,是他們之中的一個,喬意外死亡之後的第四十九天。一個人死亡之後的第四十九天,是一個相當神秘的日子,七或者四十九,對於一個已死亡的人的靈魂,似乎有某種十分神秘的意義,在七或九的倍數的日子,死者的靈魂,似乎特別容易出現,第四十九夜,甚至被稱為「回魂夜」。喬是在一宗交通意外中死亡的,死亡的地點是在歐洲南部。喬有著極好的家世,人又風度翩翩,當他的死訊傳來之際,整個社會都為之嘆息,他的豪富父母,自然更傷心不已。

  喬是他們九人組中的一員,大偉他們自然也在情緒上大受打擊,而受打擊最深的,卻是翠絲。一般來說,男女之間,當成為熟朋友之後,都很少和異性的熟朋友發生愛情,但也有例外,大偉他們,人人都知道,喬原來有未婚妻的,可是在最近半年,喬和翠絲,卻墜進了愛河。愛情是如此奇妙,不論是一生在農村中渡過的男女也好,是各自有幾個博士銜頭的知識份子也好,愛起來,全是一樣的。大偉他們全知道,喬和翠絲,愛得極深,已經到了難分難捨的地步。而就在這時候,喬卻意外死亡,對於翠絲來說,再相稔的朋友,也感到沒有言語,可以勸慰她內心的哀傷和悲痛。

  翠絲表現得極其堅強,照樣工作,照樣和朋友來往,她甚至沒有在任何人面前流過淚,但她當然是哭過的──當喬的骨灰運回來,出殯那一天,翠絲一身黑衣,加上她蒼白的臉容,和那一雙紅腫的眼睛,誰都可以看出她內心的哀傷是如何之深。所以,在那一段時間中,大偉他們那班朋友,都盡量接近她,可是也不知說什麼才好。大偉提議招魂那一晚上,所有人全在,他們是下午就來的,那一天恰好是星期六。翠絲顯得十分堅強,下午兩點多鐘,人齊了之後,她還打起精神,和各人說了些話,可是,喬的死亡,在他們之間所形成的陰影,始終不是強作歡顏所能驅走的,所以到了下午四點鐘左右,翠絲喚了一聲:「我真的很累了,要去睡一會。」

  大家自然都瞭解翠絲的心情,大偉首先說:「妳只管去睡,我們自己會照顧自己。」翠絲擠出了一絲勉強的笑容,進了睡房。她離開了之後,自然而然,其他人比較沒有顧慮了些,談話自然也以喬的死亡為話題,大家都嘆息著,哀傷著,直至到了晚上八時左右,有人搬過以前喬在這裡時,最喜歡坐的那張沙發來,舉杯向立著的沙發要乾杯時,大偉提出了他的提議:「今晚是喬死後的第四十九天,中國人說那是回魂夜,我們何不試試招魂?或許喬會回來,和我們交談!」大偉提議,立時得到了附和──雖然他們全不是無知之徒,可是當生死的界限,可以容易突破之際,人人的心中,都不免有一種虛無飄渺之感。而且,他們全是在西方受教育的,招靈,在西方相當盛行,不算是件什麼迷信荒誕的行為。

  於是,一共是七個人,大偉又曾提議:「要不要叫醒翠絲,讓她一起來參加?」立即有三個人表示反對:「不要了,翠絲所受的打擊這樣重,要是喬的靈魂真的來了,恐怕她受不了這個刺激,還是別叫她吧!」那三個人的意見,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大偉也沒有再堅持要去叫翠絲。於是,他們熄了燈,圍坐在圓桌旁,在桌子的中心,點上蠟燭,大家的手互相按著,先由大偉唸著:「喬,我們是好朋友,你到了另一個世界,我們都十分想念你,希望你出現,不論通過什麼形式,希望你出現,讓我們知道,你也想念我們,讓我們知道你出現……」然後,大家照著唸,初開口唸,變成默唸,每一個人都集中精神,在默默地唸著。燭火一直在燃著,直到一支蠟燭快燃燒完畢,那已經是兩小時過去了,還是一點異狀都沒有。

  所有的人,都不約而同地嘆了一口氣,大偉苦澀地道:「看來,陰陽阻隔,喬是再也不會和我們有任何聯繫的了!」其餘的人,也都有同感,他們慢慢鬆開了手,仍然都坐著不動。就在這時候,翠絲的房門打開,翠絲走了出來。她的臉色,在快要點燃完畢的燭火下,看來更是異常的蒼白,她站在房門口,並不向前走來,只是蹙著眉,問:「你們在幹什麼?」各人互望著,都感到十分難以回答,還是大偉最先開口:「翠絲,今天是……喬死後的第四十九天……我們在試圖請喬的亡魂降臨。」翠絲聽了之後,現出慘然的笑容來。

  另一個人嘆了一聲:「可是我們努力了超過兩小時,一點結果也沒有,看來,喬……不肯和我們接觸!」又一個人道:「或者是,人死了之後,沒有靈魂!」再一個道:「又或者,靈魂和人之間,是根本無法接觸的?」翠絲忽然道:「你們在胡說八道什麼?喬早已來過了,而且,把我帶走了,我們在一起……可以永遠在一起!」翠絲的這句話,令得大偉他們愕然了。蠟燭也在這時燃完,火光一閃之下,竟成了一片黑暗。在火光最後一閃之間,人人只看到翠絲的臉色,是如此之蒼白!

  翠絲在她臥室附連的浴室之中,因服食過量安眠藥後入浴,水淹過了頭部也不知道,以致溺死。雖然有七個人在客廳,都不知道臥室中發生了意外,他們以為翠絲在睡覺。法醫檢驗證明,翠絲死於下午六時左右。大偉他們的招魂,還是成功的,至少,他們見到了翠絲的鬼魂!

香港鬼故事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