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鬼故事 線上小說閱讀

扮鬼



  這純粹是一宗意外。交通意外,在香港每天都有發生,有很多情形下,是駕車人的錯誤,但是這一宗,卻是意外,和駕車人完全無關。所以,當駕車的中年男子停下了車,打開車門走出來的時候,雖然神情驚惶,但更多惱怒。

  跟在出事車輛後面的車子,也紛紛停下,有的駕車人自車中探出頭來,有的也下了車,經過的途人也全圍了上來,七嘴八舌地議論著。但是一致都認為那是意外。那個被車子撞倒了的人是突然自轉彎處衝出來的,不理會交通燈號,企圖衝過馬路去,就在他奔到一半之際,被那中年人駕的車在根本無可趨避的情形下,撞個正著。當速度相當高的車子和疾奔中的人相撞之際,所發生的那一下聲響相當驚人。附近有一家戲院方散場,途人相當多,巨響聲使得人人轉過頭來看,動作快的人,還看到那個被撞的人,如同紙紮的風箏一樣,向上飛了起來,飛出了大約五公尺,才紮手紮腳,重重地落了下來,攤在馬路中心。

  交通意外發生之後,圍觀的人,使得交通引起了一陣混亂,警察來了,維持著秩序。人叢中有人發出不滿意的聲音:「這麼久了,救傷車怎麼還不來?」有人應著:「救傷車來不來又有什麼關係?你看看這個人,還活得成麼?」被撞倒的人攤在馬路中間,血自他的後腦,汩汩地流出來,濃膩而帶有令人作嘔的腥味,他看起來很年輕,穿著時下年輕人喜穿的衣服,自他張大的雙眼之中,鼻孔中,口中都有鮮血在湧出來,樣子可怖得使膽小的人看了一眼之後,都不由自主,要抽搐一下。救傷車還沒有來。

  阿強今年二十二歲,中學沒有畢業就離開了學校,到處找工作做,有過一年內轉換三十多次工作的紀錄,反正他家裡兄弟姐妹眾多,父母忙於生活,根本沒有什麼人理會他。他自己本身又沒有什麼特殊的才能,而且不是很勤力,於是自然而然,他可以找到的工作,越來越趨下層,這種情形,是香港普遍的社會現象,沒有什麼稀罕之處。

  阿強的個子相當高,又曾在一家武館中練過一年半載,看起來很強健,外貌也不難看,旁的本事沒有,如何把自己裝飾得看來「有型」的本事十分高強,所以在當了一家小舞廳的侍者幾個月之後,便有幾個小舞女為他打架的,他也洋洋得意。

  阿強很少回家去住,他朋友很多,那裡都可以過夜,他娛樂自己的方法也很多,有很多是要和他朋友一起進行的。但只有一種他獨有的娛樂方式,他總是一個人進行,在他想出那個娛樂方法,而又成功了幾次之後,他簡直有點樂此不疲了!就是在他進行這種娛樂之際,阿娟成了被害者。

  阿娟今年十九歲,也是中學沒畢業,就出來找工作做,她在一家小規模的時裝店中當售貨員,工作辛苦而薪酬低微,不過阿娟不在乎,她很樂天,她有一個很要好的,從小一起長大的男朋友,年底就準備結婚,現在的工作不過是打發時間而已。

  時裝店每天晚上十時打烊,臨打烊前十分鐘,阿娟就開始整理,準備離開。可是就在這時,阿強走了進來。有顧客來了,總要去招呼一下,阿強看來並不討人厭,又順手指了幾件高價的衣服。這小的服裝店也有試衣間的,阿強拿著衣服進去,不一會就道:「小姐,妳來看看,這件衣服上,有一個大洞。」

  阿娟吃了一鶭,半移開遮住試衣間的布簾,走進去。試衣間大都相當小,不會比一架電梯更大多少,阿娟一進去,阿強的花樣就來了,他突現出極驚恐的神色來,指著阿娟背後的鏡子,然後再用充滿了恐懼的聲音叫:「看,鏡子裡面是什麼?」阿強沒有失敗過,每當他這樣叫著的時候,和阿娟相仿年齡的女售貨員,沒有一個敢回頭看看鏡子裡究竟出現了什麼可怕的東西的,她們的相同反應是撲向阿強,緊緊抱住阿強。等到她們定過神來,那大約只是兩三分鐘的時間,但是也已夠了,阿強的手,早已伸進了她們的衣服,撫弄著她們的胴體。

  阿娟的情形更壞,當她定過神來時,阿強的手已經移過了她的小腹,那令得她全身酥軟,靠在阿強的身上,只是喘氣。阿娟成了阿強的「俘虜」,而且漸漸地,阿娟也喜歡了阿強。不到半年,阿娟懷孕、墮胎,由阿強介紹去做舞女──又一個典型的香港故事,每天都在上演著,不必再細表。

  阿娟的那個男朋友自然傷心,對於阿娟的遭遇,她的家人也感到痛心,阿強甚至根本不和阿娟的家人見面,只在阿娟的身上搾擠她當舞女賺來的血淚錢。阿娟的妹妹阿秀,感到非為姐姐報仇不可,她知道阿娟上當的經過,並知道,阿強玩這種把戲,不止一次,還會玩下去,不會停止。所以,她也找了一家小服裝店,去當售貨員。她的這種行動,看起來和守株待兔一樣,不是很高明,不過笨辦法也很有用。

  小服裝店十點鐘打烊,在打烊前十分鐘,阿秀就開始收拾,準備離開。就在這時候,阿強走了進來。阿強一進來,阿秀就認出他來了,她從阿娟處見過阿強的相片,阿秀心跳得很厲害,她竭力使自己鎮定下來,迎了上去。阿強十分瀟灑,順手指了幾件高價的衣服,同身上略為比了一比,就用眼色向阿秀詢問試身室在什麼地方。阿秀緊張得幾乎連氣也喘不過來,但是她在外表上看來,卻十分鎮定,指著試身室,等到阿強走進去之後,她急忙來到櫃檯後面,拉開了抽屜,把一樣東西取在手中。

  這東西,她放在抽屜已經很久了,那是一隻十分精緻的面具,戴上之後,是七孔流血的,看來極其可怖的一個惡鬼,由於面具的質地十分薄,貼在臉上之後,可帶動臉部的肌肉,恐怖的程度,會增加不知多少。阿秀也曾多次練習,使自己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把面具戴上去。這是她專門用來對付阿強的,她等了很久,今天晚上終於等到了。

  她的手心在冒汗,屏住氣息等著。果然,不多久,她就聽到了阿強的叫聲:「小姐,妳來看看,這件衣服上,有一個大洞!」阿秀走過去,半拉開布簾來。試衣間通常都十分小,不會比一架電梯更大,阿秀才一進去,阿強就現出十分驚恐的神情,用充滿了驚恐的聲音,盯著阿秀身後的鏡子,叫了起來:「看,鏡子裡面是什麼?」

  阿秀的動作是不知練習過多少次的,她一聽得阿強那樣叫,先是一低頭,在阿強還未來得及摟住她的時候,她已經戴上了那面具,然後,她先迅速地轉身,再直正身子來。阿強還是摟住了她的腰,鏡子就在他們面前,在鏡子之中,一個是阿強,一個是看來七孔流血,恐怖莫名的惡鬼,阿秀還在努力運動臉部的肌肉,使得鏡子中的惡鬼樣子,令她自己看了都害怕!

  她看到,剎那之間,在鏡子之中,阿強的神情,變得難看到了極點,她從來也未曾想過,一個人的臉上,可以現出那麼驚恐的神情來,剎那之間,阿強的臉色,簡直是慘綠色的。然後,她聽到阿強發出了一下驚天動地的慘叫聲,等她轉過身來時,阿強已經像是兔子一樣,衝出了服裝店!阿秀深深吸了一口氣,拉下了臉上的面具,心中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快意。她的行動,雖然不能為她不幸的姐姐阿娟補償什麼,但至少也可以使阿強不敢再玩這種花樣了吧,而且,看阿強剛才那種害怕的樣子,他至少會大病一場了。

  做慣了的工作,十分容易做,阿秀收拾好了,就走出店舖,鎖上門,離去。她才轉過街角,就看到了圍著的人群,她擠進去看,看到了攤在路上的阿強。阿強滿面全是自眼睛、鼻孔、口中流出來的血,看來可怕之極。阿秀的身子發起抖來,她立即想到那是什麼一回事:阿強驚恐過度,自服裝店奔出來,在奔過馬路時,被車子撞死了。她真沒有想到,自己的報仇行動是這樣徹底。

  而就在她木然站著,忍不住發抖之際,她聽到了途人的對話,一個途人大聲道:「哪,半個多小時了,救傷車還沒有來!」另一個道:「真有那麼久了?」那個道:「怎麼沒有,一出事,我就看錶,九點三十五分,現在十點過五分了!」另一個道:「來了!來了!」救傷車嗚嗚駛了過來,警察又驅散看熱鬧的人,阿秀就像釘在地上,一動不動。她絕對可以肯定,阿強走進時裝店的時候,是九點五十分,打烊前的十分鐘,那時候,車禍已經發生了!那麼,她嚇到的是什麼?阿秀感到眼前一陣發黑,昏了過去。

香港鬼故事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