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鬼故事 線上小說閱讀

鬼聲



  前言

  有各種各樣的人,自然也有各種各樣的鬼,或者說,就因為有各種各樣的鬼,那麼才有各種各樣的人。「鬼」只不過是一個名詞,可以說成「靈魂」,也可以說成是「精神」,或者,甚至科學化地說成「一組腦電波」,那麼,人的鬼就比人的身體來得重要了。而鬼的能力,當然也應該比人的身體強得多。

  是不是人一見了鬼,一定會被鬼嚇死呢?也不一定,鬼是一種很玄妙的存在,你不怕,當然不會被嚇,怕起來,一隻昆蟲,也是可令人毛髮悚然的了。

  如果陳仔不是反應那麼快,不是身手可以和他的反應配合,那麼敏捷的話,那麼,第二天的新聞紙上,就一定會有這樣的一條新聞:青年駕駛跑車,不慎衝出路邊,墮下百米深山谷之中……。

  ※※※

  一輛跑車,在疾駛之中,衝過了路邊的石壆,跌進了一百公尺深的山下,衹怕車毀人亡,是免不了的了。不過,陳仔的車子,雖然在最後關頭,並沒有掉進山谷去,他現今的處境,卻也大大不好。車子的前半截,已經爛開了兩面,兩隻前輪是懸立的,當陳仔盡他所能,使車子停下來之際,他已經發現了這一點,車子是隨時可以掉下去的,他盡量使自己的身子向後仰,好使車子的後半部增加一點重量,改變一下重心,使車子不致於掉下去。可是這樣做的作用,似乎並不顯著,車子擱在路邊,像是搖籃一樣,在輕輕地擺動著,每一下擺動,都令陳仔出一身冷汗。

  他的雙手和全身,都僵硬得像石頭一樣,車子的損壞程度似乎不算太甚,因為音響的喇叭中,還有聲音放出來,那是一種聽來絕望而淒厲的叫聲。那種叫聲,是令得陳仔如今處於這種境地的原因。車子雖然是二手貨,可是上一手車主,保養得宜,性能還十分好,買了之後,陳仔又加了一點新設備,例如換了一副較佳的音響設備之類,所以,陳仔對自己擁有的這輛跑車,可以說是心滿意足的了。而且,陳仔十分喜歡駕駛,身體一和機械結合,憑自己的力量,加上機械的力量,在道路飛馳奔放這種感覺,給他有極度的滿足感,甚至於可以說是快感。所以,放工之後,他略為休息一下,就會駕著他的跑車,專揀一些僻靜的,車輛少的道路上去飛馳一下,盡量把車速提高,在美妙悅耳的音樂聲中,看道路兩旁的景物,迅速後退,像是在人生的道路上,也毫無崎嶇,可以直通無阻一樣,那真是賞心樂事。

  他喜歡一面聽音樂,一面駕車──很多人都有這種的習慣,所以他對車中的音響設備,也十分注意,有許多盒他喜歡的錄音音樂帶。那天晚上,和往常一樣,他陶醉在音樂聲中,維持著能令他感到滿意的車速,可是在突然之間,喇叭中傳來了淒厲的,刺耳的,絕望的尖叫聲!那種尖叫聲會使聽到的人,感到了極度的震動,令得車子陡然失去了控制,撞向路邊,撞毀了一些石壆,要不是陳仔反應快,早已整輛車都衝下去了!當車子前半部懸立在路面之外時,那種令人牙齦發酸,刺耳之極的尖叫聲,仍然在持續著,陳仔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他這時的處境是如此危險,使他沒有空暇去研究是音響設備還是錄音帶出了毛病,抑或是不小心,觸及了一個掣鈕,把錄音機轉為收音機的播放,而電台則恰好在播什麼刺激緊張恐怖的廣播劇,所以才會有這樣的尖叫聲發出來。

  他當先的第一要務,就是如何推開這輛快要跌下去的車子!他的身子盡量向後仰著,路上相當黑暗,沒有別的車子經過,他祇好自己靠自己,他吸了一口氣,令自己鎮定下來。要命的是,那套裝好之後,一直令他十分滿意的音響,前後幾個喇叭,這時,仍然不斷地發出那種尖叫聲,而且在尖叫聲中,還夾雜著斷斷續續的喘氣聲,和一個聽來像是女人的聲音:「救命……救命……救救我……」陳仔忍不住罵了兩句粗口,這是什麼電台,半夜三更,弄些這樣的節目來嚇人,幸而自己命大,要不然,陡然吃驚之下,衝下山谷去,那真是死得冤枉了!

  他想伸手出去把音響關上,但是手才向前伸了一下,車身的搖擺幅度,立時增大,令得他又出了一身冷汗,連忙縮回手來,以極度小心的動作,慢慢地去開門。喇叭中發出來的女人聲音,轉來更令人心寒:「救救我……救命……救命……」陳仔緊咬著牙關,謝天謝地,車門總算推開了,慢慢地推開了,當陳仔判斷到自己可以推開車子之際,他以最快的速度,身子一側,一個翻滾,離開了車廂。

  而就在他一離開車廂之後,車子向前衝了一下,翻滾著,跌了下去,跌下了大約十公尺,才撞在幾株大樹上,阻住了下跌之勢。陳仔伏在公路上,喘著氣,他真有點不敢相信,自己從這樣的困境之中,解脫了出來,他在路上伏了好久,才慢慢站起身來。直到這時,他才發現,那種充滿了絕望的求救聲,還在自己的車中發出來,雖然他已經離開了車子,聲音轉來仍然是那麼刺耳,可是由於四周圍如此靜寂,還是可以聽得十分清楚。仍然是一個女人聲音,在發出令人心悸的聲音:「救救我……救命……救命……」

  一陣風吹來,全身都汗濕透的陳仔,接連打了好幾個哆嗦,他向路邊移動了一下,看看他那輛心愛的跑車,擱在幾株大樹之上,車身凹凸不平,不知要他多少時間才能修護,心裡憤怒之極,忍不住大聲叫了起來:「救命,救命,誰會來救妳?剛才我要是掉了下去,誰來救我!」他激動得近乎有點神經質了,一面叫著,一面拾起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來,用力向下拋去,石頭打在車身上,發出了「砰」的一聲。在那一下聲響之後,就變得一片靜寂,什麼聲音都沒有了,那女人的求救聲也沒有了。

  接下來的一小時中,陳仔在靜僻的路上十吃力地走著,直到他遇上了一輛巡邏警車,他截停了警車,報告了失事的經過,警車又把他載回出事的地點,他指著下面的跑車,向警方憤怒地表示:「我一定要控告那個電台,什麼東西,播這樣的聲音來嚇人,幾乎令我撞車死掉,我一定要告他們!」警方聽了陳仔的形容之後,對陳仔的憤怒,十分諒解:「對,是不是可以控訴電台,我不敢肯定,但這樣令人驚恐,真是太過份了。警方明天一早,就會把你的車子吊起來,希望你能在場!」陳仔抹著滿頭滿臉的汗,點著頭。幾個警員在出事被撞壞的石壆旁,豎起了「危險」的警告牌,又把陳仔帶回了警署,記錄詳細的出事經過。

  一講起經過來,陳仔更是激憤,趁警方在整理記錄的時候,他拿起電話來,打到電台去。總共祇有那麼幾家電台,當他連軍方的那個電台都問過了之後,他的神情,有點怔呆。當他聽到那女人的尖叫聲,令他震動得幾乎連人帶車衝下山谷去的時候,全港所有電台,都在播送著音樂節目,絕沒有什麼恐怖劇在播出!警方望著他發怔的神情,問:「怎麼啦?」陳仔又取起電話來:「我再問一遍,他們……想逃避責任,想抵賴!」可是,再問一遍之後,結果還是一樣。警方望向他的時候,神情已經有點異樣了。陳仔激動起來:「他們想抵賴!出了事,他們想不認數,他們──」警方按著他的肩膊,令他坐下來:「陳先生,如果電台真的曾播出那種恐怖得可以造成車禍的聲音,他們是賴不掉的,幾百萬人中,不會祇有你一個聽到他們的播出!」陳仔喘著氣:「當然是,他們賴不掉的!」警方又道:「你先回去休息,明天再到出事現場去,電臺的事,我們會調查!」

  這一晚,陳仔當然沒有法子入睡,他自己的遭遇這樣可怕,生死一線,那已經令他無法入睡了。而更要命的是,那女人淒厲的呼叫聲,似乎一直在他耳際響著,使他絕對無法靜下來。那麼可怕的叫聲,雖然這時,這種叫聲實際上已經不再存在,可是只要曾經聽到過,就再地無法抹得掉,那種絕望的,淒厲的求救聲,別說他正在高速駕車,就算這時,躺在床上,他一想起,就會整個人都彈跳起來!一直到天快亮,他才矇朧入睡,即使在睡夢之中,他也不得安寧,那種尖叫聲仍然像是利剉一樣,在剉刺著他的神經。

  陳仔在第二天趕到出事現場之際,比警方遲到了很久,他看到,他的車子,已經被吊了起來,放在路邊,車子的損毀程度,看起來並不像想像中那樣嚴重。在現場有很多警方人員,令得陳仔驚慌不已的是,有一輛黑廂車,停在路邊,正有人把一隻長方形的箱子,從路下陡峭的山坡上搬上來。陳仔走近去,警方走近了過來,拍著陳仔的肩:「昨晚,除了你一個人之外,沒有人聽到過什麼女人的尖叫聲。」陳仔想要分辯,警方又指著他的車子:「而且,你自己去看,當時你還在播放錄音帶,並不是在收聽電台!」陳仔說道:「我知道,可是我──」

  譥方轉過身去,一個穿著便服的人走過來:「從骨骼上看來,是一具女屍,估計死去已超過十年,當時是怎樣跌下來致死的,我看已無可研究,祇好從長期失蹤的名單中,去查死者的身世了。」陳仔結結巴巴:「什……麼骸骨?」警方「哦」地一聲:「在你車子吊上來的時候,就在那幾株大樹下面,發現了一具骸骨。」陳仔不由自主,後退了幾步。這時雖然光天化日,可是他耳際,像是又響起了那女人淒厲絕望的叫聲。陳仔身上又直冒出冷汗來,他聽到的聲音是……

香港鬼故事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