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鬼故事 線上小說閱讀

鬼氣



  前言

  「鬼聲」和汽車有關,這個故事「鬼氣」,也和汽車有關,只是結果悲劇得多,堪稱可怕。自從有了汽車之後,人類的生活自然方便極多,但是因為汽車而帶來的死亡也不少,所以,鬼魂與汽車之間,也就有了聯繫。曾經說過很多汽車和鬼有關的故事,但不會有比這一個更令人悚然的了。

  ※※※

  在經過那條多霧又多彎角的道路時,阿佳的心裡,多少有點嘀咕。他駕駛的是一輛小型客貨車,車子已經相當舊─所以不斷發出「幾幾格格」的聲響,聽起來令人感到很不舒服,白天還不覺得,晚上,又是在這條著名的,有著許多古怪傳說的郊外公路上,這種聲響,能叫人渾身不自在。

  霧不算是很濃,車頭燈的燈光射出去,可以看到一大團一大團白茫茫的霧團,在貼著路面,緩緩移動。這條路,阿佳其實閉著眼睛也可以開車,一天至少來回一次,他住在郊外,那輛小客貨車是他的工作工具,幫人運點貨,長期或短期租借給人,生活不算是很好,但是也過得去。

  今天晚上,阿佳有點心事,他中學時期的一個同學,要移民到加拿大去了,幾個老朋友,就替他開惜別會。那個同學的境況,本來和他差不多,忽然要到異鄉客地去另謀發展,是叫人傷感的事,尤其是阿佳想到自己,一點出路也沒有,真有前途茫茫之感。

  所以,他在收工之後,已經在晚飯時,喝了一點酒,只不過那一點不妨礙他駕車,他喝得再多,也可以駕車,何況這時,他不過有點頭暈而已。惜別會是在那個快要出外謀生的同學家中舉行,也是在郊外,阿佳知道自己可能會遲到,但是阿發──那個同學的名字──一定不會怪他,老朋友了,遲一點到有什麼關係。

  阿佳平時不是很有心事的人,可是今晚真有點不安的感覺。這條路,古怪的傳說很多,有的說起來,還真是活靈活現,也有人問過他:「你遇到過沒有?」阿佳每逢遇到這樣的問題時,總會有三分惱怒:「呸……你才遇到……」人要是遇到了這種古怪的事,那一定是運氣不好的時候,誰會想自己運氣不好!所以,阿佳相信,自己是不曾遇到的。

  可是,阿佳一直以來的信心,這時,卻面臨破碎了!在轉過了一個彎之後,他著亮了車頭大燈,看到前面,影影綽綽的霧中,有三條人影站著。那是人嗎?阿佳的心中打了一個突,不由自主嚥下了一口口水,看起來,分明是三個人,但是霧好像濃了些,距離又很遠,還是看不真切。阿佳心怦怦跳著!真的遇上了?怎麼辦?怎麼辦?

  他大聲咳了幾下,自己替自己壯了壯膽,同時,迅速有了決定,不管那是什麼,把速度加快,駛過去就沒有事了!可是,怎麼一回事?車子的速度,好像不受控制,還在漸漸慢下來,他想快,可是速度怎麼慢了?阿佳心怦怦跳著,自己安慰自己,當然那是錯覺,車子還是十分快,可不是嗎?

  前面那三條人影,越來越清楚了,一男兩女,那兩個女的,不斷在揮著手!阿佳鬆了一口氣,原來是三個想搭順風車的,這也值得害怕?還好自己酒喝不多,要是再喝得多些,模模糊糊看不清楚,再加油添醋講出來,擔保又是一個繪聲繪影,精采絕倫的「見到了什麼」的故事了!

  阿佳繼續踏著油門,他當然不會去接載搭順風車的人,治安那麼差,單是一個女孩子,還可以商量,一男二女,誰知道他們上了車之後,會做出什麼事來!所以,阿佳一些也沒有停車的意思,可是那在路邊的一男二女,卻一面揮著手,一面奔到路中心,排了開來,看起來,阿佳除非將他們之中一個撞倒,不然是無法駛過去的了!阿佳維持到最後關頭,才用力踏下剎車,車子已幾乎要撞中那個男的了,那男的然後跳開了幾步,阿佳一停下車,就破口大罵起來。

  這時,阿佳已可看清,那一男二女,年紀都和他差不多,二十來歲,衣著沒有什麼特別,只是神情顯得相當焦急。等阿佳的粗話告了一個段落,那男的才十分不好意思地說:「對不起,真對不起,我們的車子壞了,你能不能載我們一程,我們要到……」他說出了要去的目的地,那區是阿佳要去的地方,可是阿佳仍然搖著頭:「不行,誰有那麼空!」那兩個女的也來到了近前,一個道:「要死啦,又沒有別的車子!」另一個苦著臉:「阿發還以為我們不去送他,不肯參加他的惜別會呢!」三個人都愁眉苦臉,那男的在遭到了阿佳的拒絕之後,也不像再有勇氣提出要求的樣子。

  阿佳本來已經準備離去的了,可是那個女的所說的話,卻令他的心一動:「阿發?你們是阿發的朋友?」那男的忙道:「是啊,阿發要移民,我們是他廠裏的同事!」阿佳對剛才自己那一大串粗話,有點不好意思起來,何況,那兩個女孩子,都很吸引人。他嚥了一口口水:「你們怎麼不早說,阿發是我死黨,我也上他那裡去,上車吧!」路上三個發出了歡呼聲,阿佳拉下門栓,一男二女移開門,跳上了車,阿佳一面開車,一面自我介紹,那三個也介紹了他們自己,他們顯然為能上車而高興,對於阿佳的三分鐘粗話,連提都不提。

  阿佳鬆了一口氣,笑著:「你們才一出現的時候,霧又大,又看不清楚,真嚇了我一跳!」一個垂下頭的女孩子道:「是啊,我們的車子,無緣無故壞了,這條路上,聽說很不乾淨!」阿佳揮著手:「什麼不乾淨,霧多,路彎,出過事的人不少,才有這種傳說!」兩個女孩子的神情,都像是十分害怕,不斷喘著氣,其中一個,扒在駕駛座的後面,阿佳感到她呼出來的氣,吹在自己的後頸上,癢酥酥地,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他知道那女孩子離他極近,他想,如果自己疾回過頭去,對方可能來不及避讓,那他有可能在她的唇上親上一下!

  這是一個很令人心動的想法,可是阿佳卻不敢,他心頭由於自己的想法,而怦怦在跳,當他略為偏過頭去時,卻看到另一個女孩,像是可以看穿他心意一樣,似笑非笑地望著他,那更令他不敢亂來,專心一致駕著車。

  在快到阿發家裡時,要經過一條崎嶇的小路,車身顛簸很厲害,當他們終於到達了之後,一進屋,惜別會已經進入了高潮,人人都有了四五分酒意,平時很拘謹的阿發,正在大眾的鼓噪下,要去親一個女孩子的臉頰,那女孩子發出尖叫聲。阿佳等四人一進去,阿發便張開雙臂:「歡迎!歡迎!來,喝酒,喝酒!」接著他就吟起詩句來:「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全是年輕人,在酒精的作用之下,僅有的幾分傷感,也被熱鬧和活潑驅走了,放起音樂來之後,近乎瘋狂節奏的舞蹈,更把人和人之間的關係拉近。阿佳和很多女孩子,跳了不少舞,搭他車子來的那兩個女孩,也不斷和人跳舞,阿佳覺得有點奇怪,這兩個女孩都有一個相當怪的動作,當她們和舞伴較接近時,喜歡向舞伴的臉上吹氣,一口氣又一口氣,不斷地吹著,阿佳想起自己駕車時,後頸上那種暖洋洋,癢酥酥的感覺。當女孩這樣向男孩吹氣的時候,是十分誘人的,阿佳就注意到,至少有三、四個男孩子,也藉著了向對方吹氣的動作,而使自己飛快地親吻著她們。

  一直到阿發神秘兮兮拉著阿佳問:「你帶來的那兩個女孩子真不錯,你倒有辦法!」阿佳呆了一呆:「不是我帶來的,他們是你廠裡的同事,我根本不認識她們。」阿發也呆了一呆,在煙霧騰騰的小空間中,那一男二女好像已不見了,阿佳推開了幾個人,找了一遍,真的沒有找到他們,他的酒也醒了幾分,自言自語道:「不會吧!不會吧!就算是,也…好像沒有什麼可怕!」阿發不明白:「你在說什麼?」阿佳說道:「沒什麼,沒什麼,我看,我也要回去了,你到了外國,自己保重!」阿發握住了阿佳的手:「你有車,有幾個順路的,請你送他們一程!」阿佳爽快地答應著,當他們一起離開屋子時,被風吹來,令阿佳更清醒。

  各人嘻笑著登上了客貨車,兩個小伙子在津津有味地說著:「那兩個女孩子真過癮,一直向人臉上吹氣,吹得人心亂如麻!」另一個笑著:「你親了她幾下?」那一個扳著手指:「那不必客氣,不計其數,你呢?」另一個也笑:「彼此彼此!」大家一說,原來上車的男人,全都親過那兩個女孩。上車的一個女孩子大概是喝了點酒,有點不甘後人,大聲道:「還有一個男的,也愛向人臉上吹氣!」全車哄笑了起來:「妳也親他了?」那女孩子不服氣:「為什麼不?男女平等!」

  阿佳在聽著他們笑談,突然之間,他看到車頭燈照到的範圍之內,是一片山崖,而他的車子正衝向那片山崖。報上的消息是:小型客貨車失事撞向山崖,車中四男一女,除司機外全部當場喪生,司機只受輕傷,堪稱奇蹟。報上所沒有登出來的是,司機在被救護人員自車中拖出來時,不斷地說:「他們向人臉上吹氣,誰要是吹回去,誰就會死,他們不斷地吹氣……吹氣……」報上沒有登出來的原因,是因為誰也聽不懂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香港鬼故事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