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不乖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七章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的手裏

  不捨不棄

  來到我的懷裏

  或者

  讓我住進你心裏

  默然相愛

  寂靜歡喜

  六世達賴《倉央嘉措情詩》

  ※※※

  周又鈴生平第一次的倒追史,注定是坎坷艱難的,而且成功率還在不斷的下修中。

  因為她想要得到的男人叫江明紹,一個天之驕子型的大少爺,從來就是被長輩寵著疼著、師長朋友慣著順著、女人討好著追著,活了二十年,可說是沒過過一天不順心的日子。

  他的長相是帥哥裏的上品,他的家世雖然還比不上那些底蘊深厚了好幾代的世家豪門,但也算是一流富豪了。這樣的條件,就算成日宅在家裏,也有一大堆人想盡辦法要來跟他做朋友--尤其是女性!

  自然,周又鈴就不可能輕易將江明紹手到擒來。

  周又鈴當然是個美人,家世也不錯,可這樣條件的女孩,圍在江明紹身邊的多得是,相較之下,她沒有那麼獨一無二,自然無法教他另眼相看。

  所以周又鈴有點不耐煩了。她覺得花在江明紹身上的時間太多了,而進展卻太少,這激起了她不服輸的心態,就算自己並不覺得江明紹有多麼值得追求,但追不到總是個糟糕的記錄,她的字典裏容不下「失敗」這兩個字。

  江明紹從來沒有主動來找她,而當她去找他時,他也不拒絕,甚至還會為她把身邊的女伴打發走,算是給了她較多的尊重,但這樣遠遠不夠!

  她絕對無法接受生平第一次追男人,卻落得如此下場。

  他不在意她,他在她看不見的地方左擁右抱而不在乎她知道,他看著她的眼神與其他女人無二致,他一點也不覺得她特別!

  不過是眾多貼上來的女人裏的一個罷了!他眼底淡淡寫著這樣的字眼。

  如果她現在就放手,周又鈴相信他不必花一個月就能徹底忘掉她!就如同他那個已經回美國繼續學業的混血兒大美女前女友,他將大美女送上飛機,給個醉死人的吻別,送個名貴的禮物,然後,不帶一點依依不捨地,再也沒聯絡了。

  這男人,對女人真狠,因為他被寵壞了,在女人的奉承裏,他就是個國王,他擁有後宮三千,至少在他年老色衰到需要用錢買女人緣之前,他有好長的一段歲月,只消藉著出色的外表就能嚐遍天下美色。

  周又鈴對於感情這一塊涉獵得還不深,雖然從國中起就一直有人給她寫情書、表達愛意,但她從來也沒有放在心上,在遇見江明紹之前,她還真沒有看得上眼的男人,於是全心放在玩樂或對父母耍叛逆上,對那些仰慕者理也不理,再不就當哥兒們看待。

  以旁人的眼光來看,這周又鈴與江明紹對待他們不在意的仰慕者都是一樣的輕慢,不過這種輕慢若是被用在自己身上,那還真是難以忍受得要命。

  至少周又鈴愈來愈不甘心、愈來愈火大,覺得那江明紹這樣一個腦袋空空的草包,憑什麼敢不將她放在眼內?

  於是,在這一天,當江明紹被她以十通電話狂call過來時,她是想對他發火的!更決定發火完之後,嚴正要求他將身邊的女人結清乾淨。但她沒想到,向來維持著表面彬彬有禮的江大少,竟也決定受夠了她,才會順利地被她狂call電話、緊迫盯人的動作給招來,因為他要正式宣布周又鈴被他剔除在女朋友名單裏,徹底做個了結。

  他們約見的地方是T大商圈一間很受學生歡迎的日式簡餐店,對於這種平價的庶民美食,江大少一向很少接觸,也不怎麼感興趣,但周又鈴卻喜歡得緊,她反而討厭高級餐廳那種惺惺作態的用餐環境--雖然她也算是經常出入了。每當兩人出門約會,周又鈴都強勢地領著江大少跑各種平價的場所,江大少偶爾會覺得不錯,但從來沒有說過下次再來。這也讓周又鈴深感不滿,覺得自己費盡心思安排約會,讓他大開眼界,他竟然一點也不感動。

  周又鈴帶著滿肚子的怨氣而來,心中轉了無數個念頭,都是想讓江明紹知道她不是好惹的,而她也絕對是他人生中最特別的那個女人,他不該將她等閒待之。然而,當她看到江明紹今天特別紳士的表情時,一顆焦躁的心像是突然被潑了好大一盆冷水,忘了本來想對他做些什麼,只敏銳地知道,當江大少臉上出現這種表情時,通常是他單方面宣布兩人到此為止的時候!

  她看過他要求別個女人別再出現時的模樣,而且看過好幾次。圍在他身邊的女人非常多,他也不反對有這樣的豔福,但總有一些品性不佳或蠻橫糾纏的女性會令他感到厭煩,於是他會以客套假笑的面貌,無情地說出驅逐的話。然後轉身而去,再不回頭。

  江大少是個很受寵的男人,於是他總是任性到我行我素,一點也不會對人客氣的。而當他虛偽而客氣時,就是表示徹底劃清界限了。

  今天,他給周又鈴就是這種感覺--他是來分手的!

  不!怎麼可以!

  於是,今天攤牌似的用餐氣氛,一下子變了,江明紹很紳士,除了客套地問她「食物好不好吃」、「我這咖哩也不錯」這樣沒營養的話之外,沒有抱怨、沒有大放厥詞;而周又鈴的表現也不同以往,她很恭順、很安靜,除了隨時給他一抹甜如蜜的微笑外,沒有半分張揚。

  心知肚明,各懷鬼胎。

  周又鈴滿腦子想著要如何讓江明紹今天完全無法將「分手」兩字說出;而江明紹倒顯得輕鬆很多,因為不管今天約會品質如何、周又鈴表現如何,他都是要跟她說拜拜的,至於她接不接受……他哪管她!

  敢勇於追求,就要有承受失敗的勇氣。

  當他們終於結完帳,走出餐廳大門時,兩人同時在大門外的騎樓下止步。

  江明紹笑了笑,轉頭對她道:

  「我想你應該沒有安排接下來的節目了吧?我有點累了。」

  「我怎麼可能約你出來就為了吃一頓飯呢?當然有安排其它的行程,不過我想你大概不是那麼感興趣了吧?」周又鈴半轉個身,站定在他面前,抬頭微笑地看他。

  「確實。」他點點頭。「你喜歡的都是我以前沒經歷過的,偶爾跟你一起出來玩,開個眼界也不錯。但那畢竟不是我的生活,也並不令我嚮往。」

  「明紹,你是我第一個主動追求的男人。」

  「我的榮幸。」他很紳士地朝她躬了躬身。

  「是嗎?我看不出來,說真的。」周又鈴搖頭。

  江明紹揚了揚眉。「我已經盡力真誠了。太多女孩對我說過這樣的話了,你期望我還能有多大的感動?」這女孩真不識趣。

  「我真的是滿喜歡你的。」

  「謝謝。」

  「我的喜歡只值得你施捨似的一聲謝謝?」她冷笑。

  「難道你寧願我用滿口虛假的甜言蜜語來應付你?」

  「我想我還沒有那個……榮幸吧。」她撇嘴。這江大少甜言蜜語騙死人的話可沒有少說過,只是還沒用在她身上而已--她還不是他認定的女朋友。

  「好了,就別這樣講話了,費心神。」江明紹揉了揉額頭,然後正色地看她道:「又鈴,我們說開了吧。以後你也別再打電話--」被消音!

  以唇!

  江大少一點也不喜歡被強吻!雖然在他二十年的人生中,被親吻的經驗多到可以出書。當他長到足夠大、能清晰做口語表達後,他的親人師長們,也就極少不經他同意親吻他了!

  而來自於女性愛慕的吻,有時他處於被動,但也算是默許的情況下,才會接受。像周又鈴這樣,把他當個獵物,凶狠地撲殺過來,是他最最厭惡的了!

  江明紹在下一秒就伸手推她,然而因為怕力道太大傷到她,所以還算斯文。但沒想到周又鈴發現了他的抗拒之後,下一步就是雙手勾環住他脖子,硬是吻了他五秒才放手!

  「周又鈴!你--」江明紹退了兩步,幾乎要抓狂到忘了維持住貴公子的儀態。一手指著她,白皙的俊臉青紅交錯。

  不過如此!周又鈴勾起一抹不馴的笑,以手背擦過嘴唇。

  「這是我的初吻。」

  「你不會期待我也是吧?」江明紹沒好氣地問。

  「當然不敢期待,不過你真該多練練了,你吻起來跟我沒差多少。」周又鈴挑釁道。

  「老實說,你怎麼評價這個……」指了指自己的唇。「我並不是很在意。」

  「你當然要在意,我們還會繼續吻!」

  「你--」

  周又鈴一點也不給他完整說完話的機會,趁他沒有防備,又扯下他衣領,在他唇上啵了下,輕佻道:「有空多練練,我下次來驗收,拜拜--」說完,轉身要溜,然後,愣住!

  像被按下了靜止鍵,再也動彈不得。她定在那兒,忘了身在何處,滿眼只有那個男人,仿佛那個男人就是整個世界!

  「周又鈴,你這個女人--」江明紹真的動怒了,覺得這個家夥不可理喻,正想抓她回來罵兩句,卻因為看到了不知何時站在他們前方的人,而為之愣住,連要說的話都忘光了。

  他直接忘了煩人的周又鈴,忘了剛才被吻還被看到,直直瞪著眼前的人,不由自主想著:我今天的打扮,還算帥氣吧?發型沒亂吧?衣服沒皺吧?

  章令敏從來沒有想過會在這個情況下見到他們兩人--江明紹與周又鈴。

  這兩個在上輩子毫無交集的人,竟然真的走在一起,而且,就在她面前、在大庭廣眾之下火辣辣地熱吻著!

  說真的,她的心情很複雜。

  上次在F大,章令敏並沒有見到江明紹,雖然知道又鈴在追求他,但他可沒有那麼好追,禮堂擠滿了想一睹校草扮演王子的豐采,周又鈴連大門都擠不進去。後來聽其他同學說,周又鈴跑到戲劇社去找人,遠遠的就被隔在人潮之外,連江明紹的衣角也看不到。他的粉絲太多了,多到爆滿,像個電視明星似的,走到哪兒都有一堆人圍著,連道可鑽的縫都沒找著。

  因此,章令敏知道周又鈴在追江明紹,但她從來沒有想過會有親眼見到他們兩人站在一起的一天。

  現在,見到了,而且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不知道誰會比較尷尬?

  「嘿,你!章雅敏的妹妹,對吧?我記得你!」江明紹眼中只有章令敏,下意識地整了整衣領後,朝她走來,很風度翩翩地對著章令敏放電。

  「令敏,這位是?」周又鈴很快跟上來,幾乎沒將江明紹給撞到一邊去。她眼中只看到那個站在章令敏身邊的男子,再也沒法挪開眼,覺得自己心臟狂跳,甚至無法呼吸,胃袋甚至有著空虛的感覺,全身上下充滿渴望的情緒,希望可以被凝視,要她做什麼都可以……

  章令敏客氣地對江明紹點了下頭。「你好。」然後有些艱難地看向正以火熱目光吞噬著林森的周又鈴。

  她見過這樣的表情,在上輩子。同一個人,一模一樣的表情,一雙野性的美眸燃燒著某種瘋狂的占有欲,勢在必得得教人心驚……

  上輩子,周又鈴說那是一見鍾情,最慘烈的那種,讓她無力抗拒,一生只能淪陷,再沒第二條路走。就是死亡,也消弭不了她對他的瘋執念,她要得到他,她要跟他過一生一世,不!要跟他過永生永世!

  那時,多麼地信誓旦旦。

  她信了周又鈴的誓言,甚至全世界都信了。

  那狂熱得比夏目豔陽更灼人的情意,曾經多麼痛的敲碎了她的心,壓制了她那懵懵懂懂、還沒明朗的情苗。周又鈴的勇敢追愛,明確知道自己要什麼的模樣,令她深深地退卻,一點渴望也不敢興起,覺得那是不自量力、覺得自己就算對林森有那麼點仰慕,也比不上又鈴的百分之一……

  當然,後來,周又鈴得到了,在三十歲那年。然後,還沒到達死亡,她就甩了他,連一生一世都做不到,遑論永生永世!不過是吹牛的虛言,上輩子,她居然信了……

  當章令敏四十八歲,走到生命盡頭時,同樣四十八歲的周又鈴還活得健康恣意,身邊總有各色男子相伴,生活仍然精采風光。

  而,那個被周又鈴狂纏了十二年,得到了,又輕易拋棄掉的男子,再也不知所蹤……至少,他沒有再回到台灣。她不知道他在哪裏,也不敢打聽。

  周又鈴是個很有毅力又很有能力的人,但她不長情,不懂珍惜。

  所以,當現在,周又鈴又對林森露出無比感興趣的神情時,章令敏沒有上輩子那樣,就算心中發苦發酸,也大方地將林森介紹出去,並以「我學長」三個字來表示兩人間的清白,將自己定位在「小學妹」位置上,以至於在後來,只能成為周又鈴的情書信差,成為周又鈴指定的眼線與愛情顧問,而失去了競爭者的資格……

  由於章令敏沒有立即回應周又鈴的問話,向來主動而強勢的周又鈴當然就大方地對林森自我介紹起來了--

  「你好,我叫周又鈴,是令敏的高中同學,而且還是好朋友。令敏的朋友我全都認識,當然,除了你之外。你叫什麼名字?可以告訴我嗎?」

  林森眼神淡然地望著周又鈴,沒有馬上回答。並不是高傲的不予理睬,而是他是個做事有著自己獨特節奏的人,不會因為遇到了個急驚風,就為之調快自己的語速或行動。

  對於不認識的人湊到他面前,他會定定地望著那人的眼,幾秒之後,才會有所回應。不失禮但也不熱情地給與基本回應。

  「我叫林森。」

  「林森?是森林的倒寫嗎?好特別的名字!那我想,如果你有兄弟姐妹的話,應該都是以木字部首來取名的吧?真有意思。你有其他兄弟姐妹嗎?像我是獨生女,名字沒機會做太多文章。但其實也是有典故的,讓我賣個關子,下次見面再告訴你。」周又鈴打起全部精神在關注著這個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吸引著她,讓她不由自主以喋喋不休的方式來維係著與他的交流,一點也不想被別人介入。

  林森對周又鈴自來熟的熱絡,也只是淡淡地看了眼,沒有接她的話,便轉向江明紹--這個在一分鐘前還在跟別個女人熱吻的男人,此時正以著非常不恰當的目光緊緊鎖住章令敏,仿佛在看自己的擁有物一般,這讓林森感到很不愉快。

  雖然沒有刻意記住。但林森記得在一個半月前是見過這個男子的,就在劉吉陽家的別墅裏,那時他抱在懷裏親熱著的,記得是一個混血美女。

  這男人很明顯是個男女關係相當隨便的人。林森在心中這麼判定。

  「那個晚上我其實就想好好認識你的,本來想跟你們姐妹好好聊聊,彼此了解一下的,但才一坐下就被其他的事絆住了,後來整個晚上就沒有再見到你們了。我是一直想再見你的,本來想找章雅敏說一聲,但最近她交了男朋友,在學校根本找不到她,這事也就耽誤下來了。今天能見到你真好,我想這就是緣分吧!」江明紹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喋喋不休。

  章令敏接不上他的話,也沒辦法違心地說自己很遺憾,只能靜靜地聽他說。

  而這個唯我獨尊的大少,何止忘了前一刻還在纏著他的周又鈴,他甚至沒看到章令敏身邊站著一個男子!

  兩個話多的男女,對上兩個寡言的男女。四個風姿獨具的俊男美女,就站在餐廳門口,遠遠看著,制就非常的賞心悅目,作所以圍在他們身邊打轉的人也挺多的。尤其這裏是T大商圈,往來的都是大學生。他們或許不認識還是高中生的章令敏與周又鈴,但對林森這個天才跳級生,算是有所耳聞的,而江明紹這個F大的校草,也沒少到各校去聯誼交流,認得他的人也不少,自然就招來更多人的指指點點了。

  在周又鈴與江明紹熱情地說完一串話之後,因為另外兩個人太過沉靜的表現,當下有些冷場。冷靜些許的周又鈴這才想到要問林森與章令敏的關係。直言道:

  「令敏,你什麼時候認識林森的?怎麼沒跟我提起?還有,你跟他今天怎麼會來這裏?」

  「我們來吃飯。」章令敏看著周又鈴淺淺一笑。反問:「你們用餐了嗎?」

  「嗯,剛吃完。」周又鈴冷淡看了下江明紹,道:「剛吃完分手飯、順便吻別。所以今天起,我正式回歸單身行列。」既然剛才的熱吻肯定被看到了,周又鈴也不扭捏,直接說明情況,並撇清與江明紹的關係,當然,主要是說給林森聽的。邊說話,眼波還不時掃向林森。

  江明紹有些被氣笑了。前一刻他還是個被糾纏輕薄的苦主,幾乎沒直接被撂下「不會放過你」的狠話呢,真是翻臉如翻書,轉眼問,他就是個舊情人了。

  不過他反正也早想擺脫周又鈴了,這女人還真不好惹。現在她轉移目標,雖然有點讓他沒面子,但他可不會因為這麼點微不足道的面子硬撐,這個女人他算是受夠了。

  再說,他對章令敏這個小女生的興趣打第一次見面就很濃厚,偏偏沒機會有所交流。以為不出幾天就會忘掉,但直到今天再見,他才發現他從來沒有忘掉她,還記得特別牢。

  章令敏不是他見過最美的女孩,但她就是很吸引他,不知道為什麼。而奇特的,他覺得她是那種很耐看、愈看愈美的女孩。他還沒在哪個女孩身上發現這種特質,或許,這正是「情人眼裏出西施」說法的由來?

  就在周又鈴與江明紹都在苦苦思索著要如何把今天的偶遇延長成會談,讓彼此可以好好攀個交情時,章令敏輕聲道:

  「我們訂位的時間到了,抱歉不能跟你們多聊了。」

  「你們有預訂位置啊?訂幾點?」周又鈴可不想就這樣別過。

  「十二點四十,就現在。」章令敏看了下手表。

  「不急,我跟裏面的領班很熟,可以叫他通融一下,晚點進去也沒關係。」

  「我們下午還有事。」林森開口道。

  「是嗎,是什麼事?如果有我幫得上忙的地方我可以--」

  「又鈴,謝謝你的熱心。」章令敏忍不住打斷她的話。然後禮貌地看著江明紹道:「再見,江先生,我們先走一步了。又鈴,學校見。」

  因為偶遇而招來的莫名糾糾纏纏,若沒有當機立斷地說再見,章令敏相信眼前這兩人絕對有辦法東拉西扯到天黑--只要他們有心,就會做到。幸而上輩子對這兩個人太了解了,所以現在才能很容易地對他們道別。

  當然,在林森開口之後,章令敏就知道林森不喜歡現在這個情況,才令章令敏迅速說出再見,而不放任這兩人的糾纏。

  「嗯,好吧,再見。改天跟你姐一同出來聚聚吧?」江明紹算是相當識趣,退開一步,沒有再扯些有的沒的,直接給下次再見發出客套的邀約。

  「好的,有機會的話。」以同樣的客套回應。

  周又鈴咬了咬唇,雖然有些不甘心,但她可不是個笨蛋,不會看不出來林森態度的冷淡,如果再糾纏下去,絕對無法給他留下好印象不說,反而壞事,所以她也退了一步,讓出走道,讓他們進餐廳。

  當兩組人馬錯身而過時,周又鈴突然轉頭出聲問:

  「對了,令敏,你跟林森是什麼關係?他是你親戚嗎?」

  章令敏沒有馬上回頭,她閉了閉眼,想起記憶裏,周又鈴也曾經這麼問過她和林森的關係。而那時,她說出了一個很安全的答案:「我們只是學長學妹的關係。」但現在,她還不是他的學妹,她也沒想好要怎麼回答……

  這一個多月來,他們每個週末都會見面,一起去圖書館,一起去買書,他為她講解數學理化上的難題,甚至有時只是在公園走一走……現在這樣,算什麼關係呢?普通朋友?別人的普通朋友可能是這樣的,但他是林森啊,林森不會是這樣與普通朋友相處的人!

  這次,她應該怎麼答?

  章令敏的這個苦惱沒有太久,當她垂在身側的右手被包裹進一隻溫暖的大掌裏時,她美眸不由自主瞪圓,呆呆直視前方,心跳失序。耳邊依稀傳來林森清冷的聲音,他正在回答周又鈴的問話:

  「我們正在交往。」

  原來,她跟他,正在交往嗎?

  這一個月來,見過五次面。在F大校慶偶遇的那天,他們正式認識了,然後,在他送她去大禮堂時,他問了她的電話號碼,令她驚訝了好久,當然,電話號碼乖乖給了。

  第一次接到他的來電,她握著電話筒,表情傻得像被雷劈到--幸好當時她是在房間裏接聽的,沒人看到。幾乎都可以在空氣中聞到焦味了……

  那時,他以他清冷好聽的聲音道:「星期六下午,我打算去國家圖書館查找一些資料,若你沒有別的安排的話,要一同去嗎?」

  這是……約會嗎?章令敏屏住了呼吸,腦袋亂成一團,忘了回答。

  「令敏?」

  「啊,我在!我是令敏!」她連忙立正站好,聲音揚高了幾度。然後羞愧地拿自己額頭輕撞著立直的枕頭,決定悶死自己。

  「上回提到你打算報考中文係。那麼你應該會對國家圖書館四樓的善本書室、微縮資料室感興趣,不妨先去體會一下中國文學的氣氛,加深你對中文係的了解。」像是知道她正羞窘得說不出話,他既沒笑話她,也沒對她的狀況給予更惡化的逗弄,反而仍是以清淡的語調說著週末下午的安排。「你願意一同去嗎?」

  「當然願意!呃,我是說……如果不麻煩的話……」章令敏再度感到很想死,為著自己接連的失態。

  「不會麻煩。到時我得去三樓的期刊文獻中心找一些資料,可能會花上兩個小時的時間,可以嗎?」

  「呃,沒有什麼不可以,你為什麼這麼問?」

  「也許你會對這樣的行程感到乏味無趣,覺得被冷落了。」

  「不會的,我習慣靜。」

  「我也是。」

  章令敏心一緊,覺得他似乎是笑了。

  於是他們第一次邀約就此定下。

  然後,第二次,仍是週末,他約她到市立圖書館看書寫作業。第三次,他們約在市立圖書館旁的一間安靜的簡餐店,他們用完午餐後,點了一壺茶,他開始為她講解高二的數學與理化習題。第四次,沒有看書、沒有寫作業,就只到植物園散步,走了好幾圈,偶爾找個石凳坐下閒聊,但談的並不多;更多時候,兩人都安靜坐著,享受安寧的午後時光。

  第五次,也就是今天,他們遇到了江明紹與周又鈴。他約她來這裏用餐,是打算用完餐後,帶她參觀T大校園的。

  期待了一整天的好心情,被中午的突發事件給滅了個乾淨,與那兩人道別後,章令敏一直就有些神思不屬。林森當然發現了,但他沒有馬上拉回她的注意力,只靜靜地望著她,想著她眉頭微微染上的憂色是從何而來。

  是因為那兩個人?還是他說的話?

  「你因為我的話而感到困擾嗎?」在T大的林蔭步道上走了好一會,他問。

  「不是困擾,是……覺得自己幻聽了。」她低頭看著自己被牽住的右手,小心地吸口氣。從沒想過他與她之間,是可以這樣的。

  他也低頭看著兩人的手。「那麼,你還喜歡這個幻聽嗎?」他將她的手給抬起,他的手掌住下方,張開攤平,而她的手貼在他的手心上,被他托著。

  這是個選擇。任由她選擇繼續被握著,還是離開。

  她的手沒有動,只是看他。

  「為什麼?」他怎麼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肯定了這樣的事?太容易了,這是不是太草率了……

  她沒有忘記上輩子,這男人花了十二年才接受了周又鈴。而在那之前,他誰也不接受,一心與他的學術研究熱戀著。

  他這樣一個可以用一生來研究一個可能沒有結果的理論的男人,又怎麼可能在他的愛情上隨便做出決定?必是反反覆覆的探索觀察研究,先擺平他自己,然後再深刻地去了解他的對象才是吧?

  才見了不到十次面,不應該就做出交往的定語啊……

  「這世上總有意外。」林森想了下,似乎明白她心中的疑慮,說道。

  「意外?」

  「你。」他直視她的眼,不讓她有閃躲開的機會。

  「……這這……你不是那種……對意外逆來順受的人……」她又開始結結巴巴了。

  「我本來也這麼以為。但事實證明,做人不可以太自負,世事無絕對。」他認真地點頭,眼中卻帶了幾絲笑意。「誰知道你會出現呢?」

  轟!她的耳朵麻麻的,不知道這樣清冷的聲音,居然也可以帶電!這真是太過分了……

  「令敏,對你來說,也許太早。對我來說,其實也是。但既然遇上了,我就不想錯過。」他輕輕地道。

  那麼,你同意我們這是在交往嗎?

  這一日,以夢遊的姿態被領著逛完了T大校園,被送了回家,在恍恍惚惚對他揮手說bye-bye之前,他在她耳邊問。

  她點頭,只能點頭,想笑,卻在關上門的那一刻,落了滿臉的淚。

再也不乖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