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兒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四章



  一星期後,李慕唐寫了封信給冰兒。

  冰兒:我要告訴你一個故事。中國有許多筆記小說,有許多傳奇故事,我要告訴你的這個故事很短,出自一本名叫《琅雨記》的書。據說,有一位書生,名字叫沈休文。有一天,沈休文在他的書房中獨坐讀書,當時天正下著小雨,風飄細雨如絲。沈休文忽然看到有個女孩,手裡拿著紡紗織布用的絡具,她一邊走,一邊把雨絲收束起來,用絡具紡著雨絲。就這樣隨風引絡,絡繹不斷。紡著紡著,她就走進了沈休文的書齋,把她用雨絲所紡成的輕紗,送給了沈休文,並且告訴他說:「這絲名叫冰絲,送給你做成冰紈。」說完,這女孩就不見了。沈休文後來把冰絲做成衣裳,又做成扇子,終年隨身,視為珍寶。冰兒,這故事好短,就這樣結束了。我常常想,沈休文這一生,還能拋開那冰絲嗎?還能忘記那紡雨的女孩嗎?那細雨如絲,隨風引絡的畫面會從他眼前消失嗎?還有--還有--那女孩真的消失了嗎?這是中國古代的故事,真不相信這些記載。原來,中國這民族,自有她浪漫的一面,浪漫得那麼美,浪漫得那麼「不真實」。然後,我要告訴你一個現代的故事。同樣的故事,發生在今年年初,一個「風飄細雨如絲」的晚上。有個很笨的醫生,名字叫李慕唐。李慕唐獨坐在他的診所裡,忽然有個女孩出現了,雙手握著兩束雨絲,穿著長裙曳地的白禮服,笑吟吟的走進門來,把她手中的「冰絲」送給了李慕唐。冰兒,這是一個開始。冰兒,讓我告訴你我是怎樣一個人吧!當你在那雨夜裡出現以前,我一直是個平凡的、努力的、追求一種樸實生活的男人。我不浪漫,也沒有幻想,更不做夢。我和細菌、病症、人體器官打交道,從沒有想到過我會碰到什麼浪漫的事,更休提這浪漫的事還會改變我的一生。我一直對那些神話一般的愛情小說,認為只是「解悶」的工具而已。不能相信,無法相信,也不去相信的。然後,你出現了,有冰雪般的純淨,有火燄般的熱情,有畫一般的美麗,有詩一般的幽情。你怎樣強烈的震撼了我!你怎樣強烈的吸引了我!你怎樣打開了我的視野,把我一下子就帶入了你那個浪漫的世界裡去了,而這世界,居然如此彩色繽紛,光怪陸離,使我心魂俱醉,而目不暇給。我想,就在那個晚上,你已經將你手中的冰絲,織成冰紈,披在我的肩上了。冰兒,我非鐵石,我乃血肉之軀,這件冰紈,來自仙境,一旦附體,居然把我包裹得緊緊的了。冰兒,如今回憶起來,我身上這件無形的外衣,就是你那天晚上給我披上的。從此,我就不由自主的捲進你的神話世界裡去了。冰兒,我很希望我這封信寫得有條有理,但是,我執筆時,心情已十分迷糊,如果凌亂,請你把絡具拿出來,不妨重新絡過。我前面寫了那麼多,只是要告訴你,一個很平凡的醫生,對愛情根本沒有憧憬與夢幻的醫生,怎會被你捉住的。哦,冰兒,不要以為是你把我灌醉了,不要以為我相信自己是個大草原--都不是。真正網住了我的,是那個下雨的晚上,你紡雨為絲,把我網住了的。從此,我就沒有脫下我的冰紈,從此,我就一頭栽進去,不可救藥的愛上了那個紡雨的女孩,她的名字叫冰兒。好長一段時間,我欺騙著我自己。我跟著你、阿紫、徐世楚四個人一起玩,看著你和徐世楚卿卿我我。我認為我是個旁觀者,與整個故事無關。瞧!冰兒,我一上來就說過,有個「笨」醫生。我愚魯如此,遲鈍如此,我怎配得上你那件冰紈!可是,要發生的仍然發生了。記得那個晚上嗎?你第一次走進我的單身宿舍?當你對我說:「請允許我,為你重新活過。」我心已醉,我魂已飛,我的思想和心靈,都「醉死」在你的軟語聲低裡。啊,冰兒,那晚,你把第二件冰紈又披上了我的肩。接下來的日子,你紡過雨,你紡過陽光,你紡過霧,你紡過月光,你是生來的織女。你把紡好的每件冰紈,都一一拋在我肩上。冰兒,我就是這樣,被你的冰紈裝飾起來了。有一度,我以為我會發光,而這光彩會吸引你,事實不然,發光的是冰紈,那一層一層的冰紈,每件冰紈,都是你織的,不是我造的。如果有一天,你把冰紈再一件件收回,你就會發現,那裸體的我,只是一具平凡的軀體而已。冰兒,我不知道我有沒有把我的感覺說清楚。上星期,你和我「分手」了。從來,我沒有如此痛楚過。生平第一次,我承認那些小說家筆下「心碎」的字樣。那「心碎」兩字,實在不科學,醫學大辭典裡,從沒有「心碎」這種怪病,想想看,「心碎」是什麼局面!再大的撞擊力,也不會把心撞「碎」的。這種既不通又不合邏輯的名詞,真不知道那些沒「知識」的人怎麼會發明出來!可是啊,冰兒,我終於承認,心會碎了,因為,我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我們分手後,阿紫來看過我。好心的阿紫,是另外一個織女,她也紡紗織布,織出的是紗布,專門包紮傷口用的。她那麼急切的想包住我的傷口,當她發現我心已碎時,她甚至穿針引線,為我縫紉起來,她把我「縫」得更痛楚了!但是,她說:「如果你會痛,也痛這一次吧!」所以,冰兒,我知道了所有的故事。關於電視公司的編劇,關於那個大學生,關於我。如今,我坐在這兒給你寫信,請你相信我,我已經心平氣和。阿紫曾問我恨不恨你。哦,冰兒,我怎會恨你呢?如果不是你給我披上那件冰紈,我怎知道還有另一個世界?不。冰兒,你送給我的東西,來自一個神仙世界,不是每個凡人都有機會獲得的。你瞧,世界上還是有千千萬萬沒披過冰紈的人,在那兒拚命攻擊「浪漫」、「愛情」和「夢」呢!我原本也是那些人中間的一個啊。不,冰兒,我一點都不恨你。非常非常誠實的說,不論你在誰的身邊,我對你,都只有感激。只有深深的感激。現在,讓我們來談談徐世楚吧!徐世楚,一個好優秀的男孩子,帥氣、聰明、幽默、熱情,同時,還具備最好的儀表。這種男孩一向就是女孩子所喜歡的。冰兒,你當然愛他。可是,我現在必須提醒你一件事,你不是個凡間的女孩,你是來自神仙境界的。你有紡雨絡絲的本能,你又喜歡把織好的冰紈披在你身邊的男人身上。那徐世楚,他和你認識已久,交往多年。他的身上,早已被你左一件冰紈,右一件冰紈披了個密密層層。於是,你看到一個好亮好光好閃爍的徐世楚。你忘了,發光的只是冰紈。你就那麼熱愛著這個發光體了。但是,徐世楚畢竟也只是凡人,當那些冰紈把他悶得透不過氣來的時候,他會掙扎,他會撕掉那些外衣--於是,他的光彩暗淡了,於是,你就開始痛苦,開始受傷了。其實,徐世楚也是無辜的。本來,去和一位「仙子」談戀愛,就是件痛苦的事。徐世楚生為凡胎,是入不了仙籍的,這並不是他的錯。我們這些人,本就庸庸碌碌,都是凡胎。徐世楚和「仙子」談戀愛談累了,總會退而求其次,去找幾個屬於「人間」的女孩來輕鬆一下。當他「變」時,你驚慌失措,於是,也去「人間」抓兩個傀儡「應變」。你們的故事,就是這樣反覆重演的。我相信,到我為止,這故事仍然沒演完,還會繼續重複下去。所以,我真為你耽心。冰兒,這封信已經寫得很長了。我仍然不明白,你到底有沒有看懂我的意思。這些日子,我仔細思量,我真為你耽心。冰兒,你已經紡雨絡絲,忙了好些年了。你會不會有一天,突然失去紡雨的能力呢?也會不會有一天,你突然失去紡雨的興趣呢?當那一天來臨的時候,你將如何渡過你的歲月呢?冰兒,這世界上充斥的都是凡人。在我遇見你以前,我想過,我將娶一個溫柔賢慧的女孩,過一份平靜而安詳的生活。雖然平淡,卻很幸福。與你相遇以後,由於你給我披的那件外衣,使我的感情世界,忽而在山巔,忽而在深淵,忽而在火中,忽而在水裡。這種水深火熱的戀愛,我總算經歷過了。可是,回轉身來·我脫下冰紈,站在鏡子前面,還我本來面目,我承認了,我本平凡。我不再要求水深火熱的愛情了,雖然我知道它是「存在」的。我只要求平凡。所以,冰兒,我寫這封信給你。你確定你是位「仙子」嗎?你確定要繼續「紡雨絡絲」嗎?無所謂。冰兒。不過,要認清你自己,也認清你周圍的人。你可以繼續絡雨為絲,不過,去找一個「認識」你的人吧!只要那個人「認識」你生來不凡,他才懂得欣賞你,愛護你,而不會被你的「冰紈」悶死。徐世楚,他大概並不認識你!他從沒有真正認識過你。這世界上到底有誰「認識」你呢?有一個笨醫生,經過水深火熱的提煉,大概有些認識你,但是,那個笨醫生,只是一位凡人,毫無仙骨,大概也配不上你。哦,冰兒,我真為你耽心,你這樣繼續當仙子,只怕高處不勝寒。我不知道「仙子」有沒有年齡限制,我們一般凡人,到了老年,就失去少年時期的衝勁幹勁了。如果「仙子」也會老、再也紡不了雨,織不成絲,那麼,她必將孤獨!哦,冰兒,孤獨的凡人猶可耐,孤獨的仙子恐怕比凡人更悲哀!冰兒,請為你的未來想一想吧!最後,謝謝你,冰兒。謝謝你給過我的美好時光。謝謝你那件「冰紈」,我將把它摺迭起來,收入我的樟木箱子裡,永遠珍藏!但是,我不會再穿它了。我總算把它脫下來了--我已甘於平凡。冰兒,珍重!珍重!珍重!永遠愛你的慕唐寫於十月十一日燈下。

  又及:如果有一天,你對「仙子」的生涯厭倦了,不妨來找我聊聊天。我雖平凡,對於你的「境界」仍然是了解的。又又及:如果有一天,你對「平凡」的生活感興趣,請務必來找我,我將請你喝杯淡淡的酒,談談「平凡人」的未來。

冰兒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