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兒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五章



  信是直接送到冰兒的信箱裡去的。

  十天的日子靜靜的過去了,天氣轉涼了,傍晚時分,天上飄起了一陣濛濛細雨。風飄細雨如絲,這種季節,令人惆悵。下班後,照例是夜深了。李慕唐關好了燈,鎖好了門,拖著疲乏的腳步,走上四樓,往他的單身宿舍走去。

  在房門口,他驚奇的站住了。

  冰兒正斜倚在門邊等待著。她穿著件非常簡單的白衣長裙,臉上未施脂粉,潔淨而雅致。頭髮已經半長了,鬆鬆散散的垂在耳際。她渾身上下,乾淨得一塵不染。她就這樣站著,雙手交握的放在裙子前面,臉上帶著一個無比溫柔、無比沉靜的笑。「哦,冰兒,」他怔著。「怎麼不去診所呢?」

  「我算準了你的時間,並沒有等你多久。我想,在你家門口,是應該有個平凡女人在等待的時候了。」

  他的心狂跳了幾下。不,不用自我陶醉,歷史往往會重演。他把房門打開,兩個人一起走進了門內。

  關好了房門,他們靜靜相對。「哦,冰兒,」他說:「你到底來做什麼?」

  「我用了三天的時間看你的信,」她說,坦白而真誠的盯著他。「左看一遍,右看一遍,直到我能倒背如流。然後,我用了三天的時間來想你的信,左想一遍,右想一遍,直到我認為我已經懂它的含意了。我又用了三天的時間來分析我自己,到底是凡人還是仙子?到底對紡雨成絲的工作是不是樂此不疲?左分析一遍,右分析一遍,直到我認為總算把自己弄清楚了。所以,我在今天白天,去看了徐世楚,今天晚上,我再來看你。」「哦?」他應著,心臟沉穩的跳動,他的眼光緊緊的盯著她,她的眼睛是黑白分明的,那麼純淨,那麼溫柔,那麼堅定--他有些昏亂,有些迷糊,有些惶惑,有些期待,他甚至不敢說話。「我跟徐世楚,」她繼續說:「從來沒有如此理智而平靜的談過話。當然,剛開始有點困難,他是那種從不肯安安靜靜談話的人。但是,我總算--」她喘了口氣,如釋重負。「讓他弄明白了,我和他將永遠是好朋友,僅止於好朋友,再也不能往前走一步了。換言之,我和他終於在友善而平靜的情緒下,結束了我們三年來,像演戲一樣的愛情。」

  李慕唐一眨也不眨的盯著她。

  「再一次的結束?」他低聲問。「準備結束多久?你確定是結束?真正的結束?」「我知道我有前科,但是,請相信我的真誠吧!」

  他沉默著,忍不住上上下下的打量她。

  她也沉默了。然後,她也開始上上下下的打量他。

  最後,還是他沉不住氣了,他問:

  「你在看什麼?」「一個認識『仙子』的『凡人』!」她微笑起來,忽然幽幽的嘆了口氣。「這世界上從沒有仙子,對不對?所有的仙子都是凡人的夢。」他不語,心中一片讚許。

  「所以,」她加重了語氣。「那個什麼紡雨絡絲的女孩,不過是沈休文南柯一夢,你知道,中國古人很愛做夢。有些現代的醫生,遺傳了這種特性,也會做起夢來。」

  「嗯。」他哼著。「你到底要說什麼呢?」。

  「我本平凡。」她吐出四個字來,仰頭望著他。「你說過,如果我對平凡感興趣的時候,你願意和我談談平凡人的未來。」他的心再度狂跳,他的呼吸又變得急促,他盯緊了她,啞聲問:「你知道嗎?平凡人的未來都很平凡?」

  「例如呢?燒鍋煮飯,待客烹茶?」她問。

  「那倒不一定。每個家庭有每個家庭不同的平凡,生活的方式是可以協調的。問題是,平凡生活中都有些類似的平凡--」「例如--」冰兒接口:「這個星期天,我必須跟你回台中,讓你的父母弟妹認識我。下個星期天,你必須跟我回高雄,讓我的父母弟妹認識你!」

  「冰兒!」他驚呼著,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然後,我們需要兩位證人,一張證書。證人,徐世楚和阿紫可以充當,徐世楚要我轉告你,他之所以會輸給你,是因為他壓根兒不知道有個什麼《琅雨記》!不過,他對於你說的,他被我悶得不能透氣這件事頗有同感。他說,他讓開了,因為,他還不想做很平凡的事,平凡到去買證書,上禮堂什麼的。但,他祝福我們!他說--」她又加重了語氣:「如此平凡的事,也需要一點勇氣去做的!」她頓了頓,靜靜看他:「我說了這麼多,我還不知道你是不是願意和我做這件平凡的事呢?平凡到去--結婚?」

  他屏息兩秒鐘,然後輕聲說:

  「冰兒,你怎麼敢做這麼大的決定呢?」

  「因為我是真正的從雲端落到地面來了。從頭細想,仔細思量,我說了,我費了九天九夜才弄清楚,我到底是怎樣的人?我到底愛誰?慕唐,發現自己只是一個凡人的時候,我覺得好幸福!發現有另一個凡人,如此了解我,如此關懷我,如此欣賞我,而且肯如此費力的喚醒我,我覺得更加幸福!我知道了,我這一生,或者做了許多傻事,但我不能放走我的幸福!這種幸福感,是徐世楚從沒有給過我的。和這幸福感同時產生的,是一種歸屬感。突然發現,自己只是個平凡的小女人,想為一個自己所愛的男人,做一點平凡的事,例如--生兒育女。」她停住了,注視著他,忽然有點擔憂起來。「或者--或者--」她礙口的說:「我誤會了你的意思,或者--你並不想--結婚。是嗎?是嗎?」

  「不,」李慕唐深思著臉色嚴肅。「我在想另外一個問題。」

  「哦?」她焦灼的仰著臉。

  「我們的新房裡能不能不漆桃紅色?我痛恨那個顏色!」「噢!」她喜悅的笑開了,用手一把環抱住了他的脖子,她大叫著說:「我們全用綠色!一片綠,像一片大草原;你就是那大草原,綠油油的,寬闊、廣大,而充滿了生機!」

  唉唉!冰兒。他想,你的「仙氣」尚未除盡,順手織就的冰紈又拋了下來。他伸了伸脖子,仿佛把那件無形的外衣給穿上了。這一會兒,就讓我們當一當神仙吧!即便是凡人,偶爾也會飄飄欲仙的!我們的故事,結束在所有平凡故事的「結局」上。「他們終於走上了結婚禮堂。」故事是不是就這樣停止了?

  不,人類的故事,永不停止。「結婚」只是平凡人生活中的一個句點。句點以後,往往是另一個故事的開始。婚姻的學問,比戀愛複雜太多太多!婚姻中的章節,是另一部「長篇」。但是,讓我把故事結束在這個句點上吧。因為,我本平凡,我仍然喜愛這種平凡的結局!

  一九八五年七月四日初稿完稿於台北可園

  一九八五年八月十七日修正於台北可園

冰兒 - 目錄